不過,怎麼都好,總算是解決一個大問題了。

但是,這並不表示她們能夠鬆一口氣了,因為還有另外一個問題並沒有解決呢!

「夢子,有發現東方他們的行蹤了嗎?」

魅魔向女僕小姐問道,已經過了好幾天了,那兩個人卻依舊是音信全無。

「非常的抱歉。」

被她問到的女生當即低下了頭去,儘管她有派出不少人前去搜索,可是到目前為止,依然是半點進展也沒有。

「城內我們都基本找過了的,但是始終沒能夠找到東方大人他們。」

「這下可麻煩了呢!」

心中的預感應驗了,讓魅魔不由得皺起了眉來。

畢竟偌大的魔界可不僅僅只有眼前這座城市,在此之外,還有更加廣闊的空間呢!萬一東方遙和自己那個笨徒弟恰好落在了魔界某個特別偏遠的地方,那尋找起來可就困難重重了。

而對於並不熟悉魔界的他們來說,也肯定是沒辦法自己找到這裡來的。

「但願他們還在幻想鄉就好了。」

那是最好的結果,然而魅魔也清楚,這樣的希望並不大。

「放心吧,魅魔大人,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找到東方大人和魔理沙小姐的。」

即便是看在那位大人救過自己的份上,夢子無論如何也要完成這個任務。

惡靈小姐沒有說再多,只是點了點頭。

「那就拜託你了。」

……那麼,此時此刻的東方遙與魔理沙,又到底身在何方呢? 轉悠了大半天,魔理沙不得不相信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她迷路了。

空間傳送出現了問題,她一個人被扔到這個不知名的地方來了。飛到空中放眼望去,能夠看見的只有連綿不絕的群山。

整一片人煙罕至的荒山野嶺。

這裡應該不可能是幻想鄉,因為幻想鄉是沒有面積那麼廣闊的針葉林的。

不過隨即她又有點不怎麼確定了,畢竟她也不是把幻想鄉的每個角落都勘察過了的,有許多地方依然充滿了未知。

總而言之,還是先找個人問一下路吧!

就不知道其他人跑到哪裡去了?東方那傢伙還真是沒用,居然會讓傳送出現問題了啊!下次遇到他的時候,說不得要好好罵他一頓才行。

這個時候,魔理沙不禁有些慶幸自己出發的時候習慣性的把魔法掃帚也順手帶上了。雖然說就算不需要藉助道具,她也是能夠飛得起來的,但的確沒有那麼快捷方便。

「嘿喲咻。」

少女跨坐在魔法掃帚上,握緊前端,就準備離開這裡了。

「嘩啦啦!」

還沒考慮好接下來該往那邊走,旁邊密集的樹叢中卻忽然傳來了一陣輕響,同時激烈地晃動了幾下。

「嗯?」

魔理沙立刻停了下來,是野獸嗎?或者說是人類。

啊,更有可能,是自己的同伴也說不定。

然而樹叢只是搖了搖,接著便沒有其他聲響傳出來了。

「咦,難道都不是嗎?」

少女不禁感到有些失望,說的也是,怎麼可能會那麼碰巧的呢?

「走吧走吧!」

現在可不是把時間浪費在這裡的時候,自己必須先掌握好如今的處境才行。

「啪嗒。」

十分輕微的響聲,卻讓魔理沙渾身一震。

這個聲音顯示,有什麼東西正穿過樹叢朝著這邊靠近。

「出來吧!我知道你在裡面。」

少女把手伸進懷中,將迷你八卦爐掏了出來,對準了再次開始搖晃起來的樹叢。

不管裡邊的是什東西,要是膽敢襲擊她的話,首先就給它來一發。

樹叢的晃動再一次靜止,突然之間,一張猙獰可怖之極的臉孔從其中鑽了出來。兩排陰森森的白色大牙,一對眼睛彷彿深不見底的洞穴,黑漆漆的沒有絲毫光芒。在頭部的兩側,還各有兩根圓管一樣的物體,更加增添了幾分兇惡的氣息。

「嗚哇啊啊!」

這張臉實在太嚇人了,魔理沙下意識的向後仰去,結果沒能夠保持好平衡,立刻從掃帚上摔下來了。

「唉喲!」

地面算不上是特別的堅硬,然而經過這麼一摔,倒是把她給摔醒了。

對了,怎麼那張巨大的怪臉看起來不是一般的眼熟啊?就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

怪臉其他部分也從樹叢中鑽出來了,底下一雙大眼睛好奇地望住了癱坐在地上發獃的少女。

「ヲ?」

「啊,果然是你這傢伙。」

魔理沙差點氣炸了,這次居然又被對方嚇到了呀!

都怪她頭上那頂帽子一樣的東西實在太可怕了,不管是誰,忽然之間見到了,都會被嚇得跳起來的。

「ヲ,ヲ。」

wo醬似乎是被樹枝卡住了,試了幾次,也沒能夠從裡面鑽出來。

「別亂動,我來幫你。」

魔理沙迅速從地上爬起來,跑過去拉住了對方的雙手。

生氣歸生氣,可怎麼說也是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的人,總不能夠見死不救的吧?

「好了,一二三,一二三……」

折騰了半天,才總算把這孩子拖出來了。

「呼,呼。」

少女再一次癱坐在了地上,不過這回是被累得的。

想不到只是打算拉一把對方,卻意外的非常吃力呢!

wo並沒有感到疲憊,但也學她那樣,坐在了地上。

「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魔理沙喘了幾口氣,才發問道。

見到是這個丫頭的時候,她的確感到異常驚訝。前往魔界的隊伍當中,應該是沒有對方的吧?

咦,難道說,她跑回到冥王島了嗎?

「不對。」

魔理沙驀然想起來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即將出發的時候,她依稀聽到東方遙在叫喊,好像又有另外一個人也跑進傳送陣來了。

難不成,就是眼前這個傢伙?

「最後一個進來的人,是你嗎?」

「ヲ。」

儘管沒辦法像某個男人那樣,聽得懂wo醬所說的話。不過見到對方點頭,魔理沙就知道自己猜得沒錯。

「吖嘞吖嘞,這次可真的是被你害慘了da☆ze!」

少女也只能夠苦笑了,自己的運氣實在是太糟糕了啊!

但是跟剛才相比,又稍微好了那麼一點點,至少她現在不再是獨自一人,而是有個伴了。

「啊,對了,wo醬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ヲ。」

搖頭。

說的也是呢!連自己都不清楚,更別用指望她了。

「總而言之,先離開這裡再說吧!」

住習慣了大房子,魔理沙可沒有在山裡邊過夜的興趣。

重新坐上魔法掃帚,她朝女孩招了招手。

「你也坐上來吧!」

「ヲ!」

wo醬點了點頭,海洋屬於她的領域,但是天空就和她無緣了。

她對於飛行並不怎麼擅長,或者說,完全不會飛才對。

女孩輕輕一跳,坐到了魔理沙的後面去。

「啊咧?!!」

原本與地表平行漂浮在空中的魔法掃帚,在wo醬坐上去的一瞬間,尾部猛然急速沉了下去。魔理沙甚至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拖下去了。

「啊啊啊啊!」

「轟隆。」

沉重的悶響聲傳來,彷彿墜落的並不是兩個人,而是兩顆隕石似的。

「好疼疼疼!」

好半響,魔理沙才按著腰哼哼唧唧地爬了起身。

這都什麼事啊?短短的十幾分鐘內,她竟然接連從自己的飛行道具上掉落了兩次。這一次更加慘,她的腰都幾乎要被摔壞了啊!

會出現這種情況,明顯是因為嚴重超載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