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解釋都是多餘的,說什麼楚雨晴都是不會相信的。

王浩點了根菸,轉身就走。

沒想到,安然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喂?警察局嗎?我報警,安泰莊園,有人殺人!”

王浩回過頭,王敢也是回過頭,擡起裝着實彈的槍就要給安然爆頭。

楚雨晴立馬擋在了安然面前。

王浩看了眼楚雨晴,笑了笑,轉身就要走。

安然大吼一聲,“保安!保安都給我出來,攔住他,不要讓他跑了!今天我還就不信這個邪了,我就不信你不會被抓去槍斃!”

王浩回過頭咧嘴一笑,“安然,別逼老子滅了你。”

“想碰安然先過我這一關。”

楚雨晴張開雙臂道。

安然聞言神色興奮。

王浩看着楚雨晴,笑了笑,沒說話。

王敢怒火萬丈,“沒腦子的玩意兒!我二哥剛纔開了一槍,殺了你了嗎?蠢女人!”

楚雨晴愣了一下,低頭看自己剛纔捱了一槍的地方。

完好無損。

也就是說,王浩的子彈並不是殺人的槍。

可是回過頭去看,那邊地上躺着的金錢豹屍體已經變成了焦黑色,成了一灘黑水。

這就有些不明所以了。

衝來了幾十個保鏢。

攔着路不讓走。

王浩嘴上叼着煙,“要麼滾,要麼死,你們選一個。”

安然立馬道,“他的槍是個擺設,是假的,不用害怕,誰要是活捉他我給他一千萬,誰要是打死他我給他五百萬,打死了不用負責,我用我家最好的律師團隊給你辯護。”

一幫保鏢聽到有錢,立馬躍躍欲試。

爲首的一個壯實保鏢衝了上來,就像是一頭蠻牛一樣。

但是在王浩面前脆弱的就像是小孩子一樣。

王浩擡起手就是一巴掌,直接給拍的跪在了地上。

一腳。

壯實保鏢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往後飛了出去。

直接嚇了其他保鏢一大跳。

安然一看這個情況不太行。

立馬道,“一起上!好漢架不住拳多,何況他還是個垃圾呢!只要你們拖着他,等到警察來,我就給你們每個人一百萬。”

一聽說拖着就行,一幫保鏢立馬重新燃起了鬥志。

衝上來就騷擾王浩和王敢。

王敢脾氣爆,當下拔刀就要砍。

王浩扭頭道,“這幫人都是無辜之人,殺了的話,警察來了我們就真說不清了。”

王敢回過頭看了眼安然。

“老子待會兒就給安家上上下下男女老少全部綁了。”

兄弟兩個人蠻狠往外橫推而去。

兩個人實力可是比這幫保鏢強橫了很多。

頃刻間就給兩個人打翻在地。

就要走的時候。

嘭的一聲!

王浩偏着頭。

子彈擦鞋鬢角就過去了。

安然拿着一把槍正對着王浩。

“讓你走了嗎?”

王浩咧嘴一笑,緩緩回過頭。

“你有種的話,再開一槍。”

安然五指張開又合上。

“你真當我不敢嗎?”

安然就要開槍的時候,楚雨晴忽然使勁一推。

一槍打在了頭頂吊燈上面,吊燈砸落,重重的砸在了楚雨晴的肩膀上。

安然怒容浮現。

楚雨晴紅着眼,“你幹什麼?”

安然道,“雨晴,就這麼放他走嘛?他可是殺人犯!”

楚雨晴盯着安然,“那你要是殺了他呢?你不也是殺人犯嗎?”

安然兩腮肌肉滾動,隨後笑了出來。

收了槍,扶着楚雨晴的肩膀。

“其實我就是嚇嚇他,我的槍裏面不是真子彈,就是玩具槍,警笛聲已經來了,警察馬上就來,等會兒我就送你去醫院,好不好?”

楚雨晴沒說話。

警察已經魚貫而入。

“舉起手來!不許動!”

王浩咧嘴一笑,緩緩舉起雙手。

王敢還想跑,但是得到了王浩的一個眼神之後還是舉起手來。

三下五除二就被控制了。

所有人都被帶走了。

警局。

王浩和王敢被分在了兩個審訊室。

王浩呼呼大睡的時候,門開了。

從外面走進來了一個人。 睡得迷迷糊糊的王浩睜開眼,就看到了一雙究極長究極白的美腿。

順着美腿往上,大腿上有一個槍帶,掛着一把左輪,再往上,黑色小短褲。

接着往上是小馬甲。

深溝。

溝。

溝。

溝。

脖子。

漂亮的臉蛋兒。

王浩的揉着眼睛,順帶再往下看了一眼。

好傢伙。

還以爲睡迷糊又跑到了東非大裂谷了呢。

鵝蛋臉,挺直小鼻子,有點兒東方美女的典雅,又有一些西方美女的狂野。

穿着一件黑色的大風衣。

正低頭看着睡得迷糊的王浩,

王浩咧嘴一笑,“不冷嗎?”

美女抱着胳膊,似乎對王浩的開場白有些詫異。

“好看嘛?”美女微微彎腰。

王浩看了一眼。

“還成,臉蛋兒八分,身材九分,綜合下來,穿衣服八點七分。”

“那要是不穿呢?”美女接着問道。

王浩咧嘴一笑,“這我也沒看到,不好評判。”

美女雙手撐着審訊椅的擋板。

“來之前就聽說你是個油條,聞名不如見面。”

王浩打了個哈欠。

“我可以走了嗎?”

美女抱着胳膊,“你就這麼篤定會放你走?”

王浩活動了一下脖子。

“給根菸。”

美女抽出來一根菸,塞進了自己嘴裏麪點燃,又把煙遞到了王浩面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