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肖冬雪的這記冰神錐可是不一般,乃是當年冰神王縱橫星海的成名絕技,所以洛雪身前的龍血光盾竟然被一擊破滅。

洛雪也不慌張,嬌喝一聲,雙拳往下一紮,一道更爲強盛的龍血光盾再度出現,堪堪擋住了肖冬雪的這一擊。

只是,這纔是剛剛開始,隨着對面的肖冬雪大手一揮,億萬個冰神錐接踵而來,億萬道藍色流光瞬間擊中了洛雪。

這一幕,何其熟悉,這兩人的攻擊,何其相似。

“嘭嘭嘭……”洛雪身前的龍血光盾不斷炸開,凝聚,炸開,凝聚,足足數千萬次,才徹底擋住了肖冬雪的這一擊。

想必之下,洛雪這一次對攻,竟然落了下風。 “洛雪,你沒事吧。”程川連忙過來,扶住了洛雪,關切問道。

“我沒事,真是過癮啊,果然不出我所料,冬雪姐融合完能量生命體之後,實力已經邁入了天尊境。”

“只是因爲這裏並非在冰神星,她無法獲得冰神星天地法則的認同,無法晉升天尊境罷了。”

“主人,等會你要注意保護沈夢,我會跟冬雪姐來一場殊死較量,徹底把她體內的能量熔鍊成一體。”

“這樣,到時她體內的先祖意識和天選之女的意識,就會爭奪這具身體的歸屬權。”

“我們等到那兩道意識兩敗俱傷之後,再由沈夢妹子出手,困住其中的冰神星先祖意識。”

“而我們則是趁機制服天選之女的意識,讓她跟冬雪姐定下主從契約,這樣,冬雪姐就可以回來了。”

洛雪怕程川擔心,用神念迅速跟程川解釋了一番,程川這才放鬆了下來。

說實話,洛雪和肖冬雪任何一個受傷,他都不想。

“洛雪,你身上還有沒有祖龍脈精元珠,我想跟你一起戰鬥。”程川滿眼柔情的望向了洛雪,洛雪突然展顏一笑。

“好……”洛雪右掌一揮,三顆祖龍脈精元珠打入了程川體內,瞬間引爆,程川的氣息瞬間暴漲至仙尊境高階。

程川終於明白了那種舉手擡足間,毀天滅地的感覺了。

“天一滅神拳之裂魂……”程川一上來,並沒有直接用最厲害的一招,他怕打傷了肖冬雪。

“主人,小心,千萬別留手冬雪姐現在是堪比天尊境存在……”洛雪的呼聲瞬間傳來,但是爲時已晚。

程川的一拳已經被肖冬雪輕易接住,而後,程川被肖冬雪一記冰神錐擊飛萬里。

所幸的是,程川的肉身強悍無比,饒是如此,程川依舊被冰神錐強大的衝擊力擊成了內傷。

吞了一瓶極品胎元丹之後,程川再度衝了上去,這一次,他全力以赴。

“嘭嘭嘭……”相比於洛雪,程川的攻擊更加瘋狂,簡直像是不要命一般。

暫時提升到仙尊境高階的程川,戰力已經可以和洛雪互相媲美,只是洛雪的攻擊更加接近於本能。

見到程川戰得過癮,洛雪也不甘示弱,衝了上去。

面對發瘋似的程川和強勢的洛雪,肖冬雪也不得不全力以赴,三人頓時在虛實幻界之中戰做了一團。

這一戰,只打得天崩地裂,江河倒流。

沈夢剛剛恢復過來的虛實幻界,再次被打得支離破碎。

所幸的是,這一次沈夢的虛實幻界,融入了程川的黑白兩氣,暗含陰陽生死的奧義。

加上她本身的幻境異能,這虛實幻界幾乎每次在崩滅之際,都會恢復如初。

二十分鐘不到,三人已經對戰百億回合,肖冬雪也算是使盡了全身的力氣,可惜依舊只能跟洛雪和程川戰成平手。

“啊……”能量開始衰弱的肖冬雪,突然雙手捂頭,一頭砸落在地面。

卻是她體內的冰神星先祖意識和天選之女的意識開始產生了分歧,開始爭奪這具身軀的控制權。

冰神星先祖的意識活過了無數的歲月,知道適時退避的道理,想避戰,找機會逃離。

而天選之女的意識心高氣傲,非得要死戰到底,分出勝負。

這具能量生命體對於兩人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存在,失去的話,再無機會擁有。

所以,兩個意識的爭鬥開始越來越激烈。

只見那肖冬雪的身軀,一時竄向高空,一時砸入深淵,一時撞碎山嶽,一時撕裂大海。

“洛雪,冬雪姐沒事吧?”遠遠觀看的程川滿心擔憂道。

“你擔心啥,冬雪姐現在是能量生命體,不會有事的。”洛雪白了程川一眼。

程川這是典型的瞎操心,就肖冬雪這樣的自殘,根本無法損傷那具能量生命體一絲一毫。

對付能量生命體,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一擊湮滅,否則,只要有一絲能量逃逸,都能死而復生,端是神奇非凡。

這也是洛雪之前眼神中閃過一絲羨慕的緣由,能量生命體,已經算是達到了滴血重生的大道境。

“差不多是沈夢出手的時候了。”洛雪轉頭望了一眼身旁的沈夢,眼神中充滿了期待。

誰料下一刻,虛實幻界突然飄起了大雪,而且這雪越來越大,很快,整個虛實幻界化作冰雕玉琢的一片。

如果程川和洛雪去過冰神星,就會發現,沈夢的虛實幻界,此刻化作了跟冰神星一模一樣的存在。

還在掙扎中的肖冬雪突然停住了身形,呆呆的望向了一處地方,那裏有一顆高約萬丈的冰樹。

冰樹底下,有一個閃着冰藍神芒的洞口,遠遠望去,那洞口深處,有一片無邊無際的冰湖。

冰湖的中央,佇立着一個巨大的冰藍水晶,冰藍水晶之中,有一團精粹的能量。

而且那團能量看起來,似乎比肖冬雪現在的能量生命體還要強盛百倍。

“怎麼會這樣?冰神星的星源之地,什麼時候又誕生了一個如此強大的能量生命體?”

肖冬雪呆呆的遙望着那個冰藍水晶,口中喃喃自語道。

“哈哈哈,肖冬雪,這個能量生命體是我的,這具留給你。”

肖冬雪的口中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而後一道冰藍色的光影,瞬間從肖冬雪的眉心遁出,直奔遠處的那個冰藍水晶,一頭紮了進去,開始進行漫長的融合。

“好好好,這具身體是我的了。”肖冬雪的口中再度傳出一道驚喜的聲音。

“哼,想得美……”誰料,就在此時,冰神星的大長老突然出現在肖冬雪的身前,怒哼了一聲。

“大長老?大長老你沒事了?”肖冬雪驚喜道。

“哼,你當然是想我有事啦,肖冬雪,沒想到你竟然是如此狠毒之人,我代表冰神王的意願和冰神皇族,再次宣佈,剝奪你的力量,你被逐出冰神族了。”

白髮白鬚白袍的大長老直接對着肖冬雪伸出一掌,一道玄妙的光印罩住了肖冬雪。

天選之女突然感覺自己跟這具能量生命體失去了聯繫,失去了力量,而後化作被凝成了一個光點,隱藏在了肖冬雪的神庭穴中,陷入了沉睡。

片刻之後,肖冬雪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虛實幻界也變回了原來的模樣。

程川面帶微笑的站在了肖冬雪的面前,對着肖冬雪張開了雙臂。

“冬雪姐,歡迎回來……”

程川一句話,肖冬雪瞬間淚崩,身形一動,撲入了程川的懷中,泣不成聲。

“唉,沈夢妹子,沒想到冬雪姐也栽在主人手中了……”

遠處的洛雪拉着沈夢的手,感嘆了一聲。 “嗯,洛雪姐,主人是最厲害的了。”沈夢望着遠處終於相擁在一起的程川和肖冬雪,好生羨慕。

“這次按我說,還是沈夢妹子最厲害,沒想到你一出手,便直接拿下了冰神星先祖的意識。”

洛雪沒想到沈夢一點就通,迅速提升了虛實幻界的威力,並且抓住了肖冬雪意識混亂的機會,一擊得手。

特別是她模擬的冰神星和能量生命體,簡直可以以假亂真,怪不得騙得那個冰神星先祖的意識會被騙得團團轉。

“嗯,洛雪姐,那道意識實在是太笨了,就這麼一頭鑽進去了,你看……”

沈夢莞爾一笑,手中多了一塊冰藍色的水晶,連忙蜷縮着一團白白的霧氣,正是冰神星先祖的意識。

“哈哈哈,我的沈夢最棒了,來,獎一個。”就在此時,程川也拉着肖冬雪走過來了,在沈夢的額頭親了一下。

“哪裏啊,主人,你不要笑我了,我會害羞的。”沈夢兩臉一紅,鑽入了程川的懷中。

“洛雪,謝謝你。”肖冬雪走過來,緊緊的抱住了洛雪。

“冬雪姐,你回來了就好,以後不要離開主人了哦。”

洛雪低聲在肖冬雪耳邊說了幾句,肖冬雪瞬間臉紅得如同火燒,低下頭瞄了程川一眼。

“我們出去吧。”程川大手一揮,帶着衆人離開了沈夢的虛實幻界,回到了星際堡壘之中。

很快,在崑崙山巔修煉的衆人得知肖冬雪和沈夢甦醒的消息,全部趕了過來。

程川麾下的勢力,一下子多了三名仙尊境強者,加上冰女,足足有四名仙尊境強者了,程川瞬間底氣足了不少。

當然,如果加上程川的巔峯戰力,足足有五名仙尊境戰力強者,足以橫掃這批異星強者。

只是,程川一點都沒有跟這些異星強者動手的意思,還有四顆異星的強者沒來,他在等着湊齊了一起收拾。

在他的眼裏,這些人未來都是自己的部下,決不能浪費了。

當然如果這些人實在囂張放肆,無可饒恕,那他也不會客氣的。

就在此時,富士山頂的那條綠色甬道終於有動靜了,無數巨大的樹根從甬道中穿了出來。

而後,是一棵巨大長約萬米的巨樹從甬道中橫穿了過來,一出來,那棵巨樹瞬間立了起來。

“哎,這個傳送通道什麼時候能夠做高一點,每次都要橫着傳送,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我是躺屍呢。”

巨樹之中傳來了一陣抱怨的聲音,而後眼神望向了崑崙山脈的方向。

“嗯,我問道了星源的味道,很正宗,很純淨,想必味道不錯。”

巨樹發出了一陣口水吞嚥的聲音,而後身下無數的樹根開始刺入了大地,開始快速往崑崙上方向移動。

“這是神木星的樹人?實力看起來不錯,天仙境高階啊。”遙遠的程川通過天眼系統分析了一番。

那棵巨樹之後,那條綠色甬道之中,陸續穿出十七棵巨樹。

每一棵巨樹都是天仙境中階以上的存在,只此一項,秒殺一衆崑崙山巔異星一族的實力。

“主人,神木星不是六級巔峯文明?爲何會有這麼多仙尊境的樹人呢?”沈夢疑惑道。

文明觀察日記之中,有關於宇宙星海億萬文明的介紹,當真就有神木星的記載。

據稱這神木星乃是九級文明,神木文明崩滅後,逃逸的星源重組的生命星球,跟冰神星有點相似。

“或許是因爲神木星沉澱超過了近百萬年,所以,仙尊境的樹人數量有這麼多也不奇怪。”

程川眼望這那十八棵巨大的樹人跋山涉水而來,突然對他們很感興趣。

“據稱,這些樹人的生命力旺盛無比,是煉製恢復氣血的丹藥聖藥。”程川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看得他身邊的衆人沒來由的一寒,程川這是又準備要對這些樹人挖坑了。

不過根據文明觀察日記的記載,這些樹人並不好對付。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