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包括舜自己。

林風的強,遠遠超出他的預計。

「林風的實力,已經百分百的超出堯帝,深不可測。」舜之所言,如一枚重磅炮彈在桃源炸開,令的眾聖者心震不已。桃源,有著濃郁的堯帝氣息,其下徒子徒孫數之不盡。然今時今日這一役,林風已是用毫無爭議的實力,真正取代堯帝,成為了南方域的主人。

不止是如此,更是名副其實的——

人皇!

這個封號,再不會有任何的異議。

提起『人皇』之名,所有人第一個想到的,必定是那以一敵萬。視聖王級強者如草芥般的超級強者。

南方域,林帝!

唯獨。一個人很平靜。

林風。

並未趁熱打鐵攻擊八大域,亦未落井下石去追殺八大域武者,只是靜靜的觀望,靜靜的退去。爭權奪勢從非自己所願,便是登上人皇之位,也是因為一份責任。一份義務。

對自己來說,比起權勢,很多東西重要的多。

譬如親人,譬如實力。

僅僅只是交代了舜幾句,在桃源露了次面。在天幕簡短講述了幾句安撫民眾的話,林風便是進入踏星府。如此居功不傲,穩重刻苦更讓的南方域眾武者心生佩服。

然對林風來說,這確實並不算什麼。

這場戰役,打從未開始自己便已是猜到結果,沒有驚喜亦沒有失落,過程完全能夠想像。儘管猊無雙的出現在意料之外,然卻僅僅只是一個小小插曲,與整場戰役的過程和結果,都沒太大影響。

八大域,終歸慘敗。

而自己一戰成名,更是穩固南方域的『政權』。

人心,已是盡向自己。

但這些,都屬於預料中的『收穫』。

「八大域恐怕會萎靡好一陣子,再不會對南方域產生任何威脅。」林風眼眸炯然,心之暗忖,「便是妖族,巫族想要動南方域腦筋,亦會權衡利弊得失。起碼相比南方域,攻佔八大域聯盟更簡單,更輕鬆,得到也更多。」

有八大域聯盟在自己前面遮風擋雨,宛如一道城牆,南方域便能安心一分。

起碼,有什麼八大域聯盟頂在前方,而自己則有時間慢慢躊躇準備。

「而我,便能順利進行『造神計劃』。」

「如今第一階段已是風風火火的展開,相當順利,也差不多是時候……」

「該進入第二階段了。」

林風心之微忖,點了點頭。

造神計劃,是自己很重要的一步,對提升南方域整體實力,有著不容替代的樞紐作用。

而第二個階段,需要本體的輔佐。

真實之盾!

修鍊環境!

人類武者之所以提升緩慢,資質是一方面,修鍊環境更是另一方面。

儘管佔據斗靈世界大片陸地面積,處處都有人類武者的存在,然這些都僅僅只是『虛像』。大,並不代表一切,自己也是在芎御苑通讀許多書籍后才是知曉,斗靈世界的陸地其實早有明確劃分。

中立種族,佔據著據大多數陸地靈氣密集之地,幾乎都是不為人知,先天後天的隱蔽性極強。

譬如紫月一族,便有大陣守護,其靈氣之密集放眼整個人類九大域,哪個能與之媲美?相差何止千萬里。同樣資質的武者,在紫月一族修鍊和在人類地域修鍊,成就必然大不同。

天靈三大皇城,更是集斗靈世界陸地最精華地域為一體,哪怕巫族如今勢力通天,亦只是以三大皇城為中心區域,建立巫族境,與之相共存。

而人類所佔據的『領域』,說難聽點其實就如同廢地一般。

為各大種族瞧不上眼,挑剩下的地方。

其中靈氣最佳,地傑人靈之處,便形成後來的人類九大域,然和其它種族相比卻是天壤之別。人類,空占著大片領土,實則卻如撿破爛般,苟且偷生。

「人類先祖亦有遠見。」林風心之暗道。

「將人類種族擴展到地域更廣闊的海洋,妖族領地。一則為保人類血統,多留一線則多一分希望;二則期望能在比陸地更廣闊無垠的海洋,尋找到真正的『寶地』。」

「然,人類又怎爭的過妖族?」

林風輕嘆。

自己想到的,人類先祖也必然想到。

之所以仍是如此去做,便是連一絲一毫的希望都不願放過,期待奇迹誕生。看似龐大的人類種族,佔據著斗靈世界第二位的數量,實則卻如野草般,僅有數量而已,沒有半分價值。

「造神計劃,第二個階段。」

「提供那一百個人類精英強者,進入真實之盾空間。」

林風目光粼粼。

這一點,自己籌謀已久。

真實之盾,是能夠『實化』的,這是它的能力所在,就如當日自己進入真實之盾空間修鍊一樣。其中不止有著極強的靈氣可供修鍊,更有無數『陪練』,讓武者學習,提升,進步,甚至人類武者可以領悟其精妙絕倫的『配合』之法。

好處,還不止。

包括桃源之地自己也將分離出來一部分,給予那些潛質優秀的星域級強者。隨著那一百個人類聖者進入,桃源之地空曠許多,加上星域級強者所佔用的靈氣資源遠遠不到聖者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桃源所能容納的人數自然更多。

「之前的八十八個,加上舜,炎王在內,加上後來挑選出的十人,第一批造神計劃的名額已然達到。」林風心之所忖,很滿意。

和自己之前所準備的,估計的一樣。

百人隊伍不多不少,剛好能竭盡全力的培養。

人多是非多,口更雜,難免良莠不齊,倒不如像現在這樣集中培養,而自己亦能提供最好的修鍊條件,修鍊環境給他們。用不了多久,這一百個『造神計劃』的人類聖者,必將給自己一個相當驚喜。

迷竹林。

踏星府的門檻。

既在桃源,又不在桃源。

在陣法大師『舜』的幫忙下,真實之盾的『實化』便是落在了迷竹林中,佔據一部分空間。不大,對迷竹林而言完全不受影響,而且亦是不會暴露踏星府的存在,更不會為桃源武者所知,可謂一舉兩得。

一座獨立的陣中之陣。

真實之盾的力量,遠勝過迷竹林,好在迷竹林並非攻擊之陣,故而彼此相安無事,並沒有衝突。此刻在舜的帶領下,一百個人類聖者隊伍真正進入了迷竹林,進入新的修鍊之地。

「真實之地。」林風作為主人,作為造神計劃的發起者,卓然開口。

一百個人類精英聖者望著林風,眼中除了崇拜敬仰外,再看不到其它。卻是林風帶給他們的震駭著實太大,那是正中靈魂的震駭,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臣服。

斗靈世界頂級實力。

「從今日起,你們將成為南方域乃至人類真正的中堅力量。」林風望向眾人,神色平靜。

「我會提供給你們最好的修鍊環境,修鍊條件,但成才與否,能否成為人中之龍,還要看你們自身天賦,各自努力,機緣所在。」

「各位,努力修鍊,希望半年後你們能給我一個驚喜。」

林風雙眸璘亮,嘴角微揚。

造神計劃第二階段,真正開啟。

…(未完待續。。) 署長和亞騰是如此的「夠意思」,把郝仁要問的都說了。

郝仁笑道:「我的錢可不好拿。要知道,我的錢可是存在華夏國的銀行里,我寧願死,也不會說出密碼,看你們怎麼取錢?」

郝仁說得在理。署長雖然看到郝仁是通過手機轉賬的,但是這個轉賬也需要輸入密碼。要是郝仁被打死,那還真麻煩了。於是,他用緬甸語向著車外大叫:「一定不要打死,我們要留活口!」

郝仁雖然聽不懂緬甸語,卻也能猜得出署長的意思。就在署長話音剛落的時候,他突然出指,點在署長後背的「大椎」穴,這傢伙立即癱軟在座椅上。

亞騰雖然一開始就看出郝仁身手不凡,但是他自身也是個搏擊高手,本來以為憑自己的功夫能和郝仁斗個不相上下。沒想到署長竟然一招被制,他自問不比署長強太多,立即心生怯意,拉開車門就想逃。

郝仁怎麼可能容他逃脫,又是一指點出,將亞騰的「肩井」穴拿住了。亞騰只覺得半邊身子一陣酥麻,就再也動彈不得,也和署長一樣癱了下來。

「讓你們的人放下武器!」郝仁開始威逼亞騰。

「不可能!」亞騰的嘴很硬,「你要是跑了,我們就沒法向上司交待,只有死路一條。只有把你留下來,我們才有一線生機!」

郝仁眼中閃過一絲凶光:「那好吧!今天的事,不是你們死,就是我死!」

說這話的時候,郝仁已經把周圍的情況看了個透,並且制定了突圍的計劃。

最近這段時間,郝仁因為境界的提升,身法也快得驚人。在敵人開槍時,他可以迅速躲開。但是這隻限於稀疏的子彈。如果對方人多,或者使用衝鋒槍這種一扣扳機就能射出幾發甚至幾十發子彈的槍支,那就只有死的份兒了。

所以,郝仁準備從署長這一邊的車門衝出去,當然在這之前是先把署長推出去為他擋槍。同時他的身後有轎車可以擋住後面的人。只要給他衝出轎車的機會,他就可以跳出軍人的包圍,下一步就可以跳出這不到四米高的院牆了。

郝仁自以為突圍計劃很完善,但是他身為中醫,一點軍事知識也不懂,根本不知道這些軍人的子彈可以擊穿人體的。也就是說,如果有人沖他開槍,哪怕是打在署長的身上,子彈穿過署長的身體后,它所挾帶的能量也會對郝仁造成傷害。

就在郝仁即將成為「篩子」的時候,大院的門外突然傳來轟轟的聲音。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向門外看去。

郝仁趁此機會,迅速從車裡出來,仍然是把署長拉在身前,做為自己的人肉盾牌。

「轟隆」一聲,院子的大門被撞開,一輛軍用越野車闖了進來。

院子里的軍人中,一個穿著軍官服飾的人沖了過去,向那輛越野車大聲斥責。

車子停在軍官的面前,但是從副駕駛位子上出來的卻是一個和尚。

瓦力大師!郝仁一愣,他怎麼來了?

瓦力大師交給那軍官一個紙條,那軍官只看了一眼,就向著自己的部下揮了揮手,示意他們放人。

瓦力大師也向著郝仁一招手:「施主,你還不快點跟貧僧離開這裡,等著人家管飯嗎?」

郝仁一腦門子的漿糊,卻也不及多想,跟著瓦力大師上了他的越野車。那個穿著軍裝的司機立即將車從院里倒了出去。

「是不是很納悶,奇怪貧僧為什麼要救你?」車子開出去很遠一段路,瓦力大師才笑著向郝仁說道。

「請大師明示!」

「那你能否先把翡翠變石粉的奧秘告訴貧僧!」

「偶得的技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郝仁想了半天的措詞,也只能這麼說。他是不會讓一個陌生人知道他的秘密的。

瓦力大師倒是很大度:「施主不說也無妨。不過,施主想知道的問題貧僧倒是可以回答。」

「多謝大師,我洗耳恭聽!」

「此事說來話長!三年前,貧僧練成了佛家六通之一的天眼通,為了感謝我佛慈悲,我發下誓願,要建一座金塔……」

「慢著!大師,我有一事不明,你練天眼通,是自己下了苦功夫的結果,與佛家有什麼關係?」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