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妲己給凌羽楓打電話的時候,凌羽楓正在忙。

但即便再忙,他還是接通了電話。

一接通電話,就聽到蘇妲己說道,“老公,我交了個新朋友,她遇到了**煩,我想幫她,可以嗎?”

說着,蘇妲己就把跟古力娜娜之間的對話,簡單的跟凌羽楓講了一遍。

之前她向古力娜娜誇下海口的時候,是因爲憤怒,沒有想太多。

現在跟凌羽楓說的時候,忽然有些忐忑不安。

尤其是當她說到在東海,沒有人敢惹她,凌羽楓突然不說話了。

蘇妲己頓時就一陣緊張,小心翼翼的問道,“老公,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凌羽楓淡淡笑了笑說道,“我好像沒說過在東海沒人敢惹你吧?”

蘇妲己聽到這話,一下子慌張了起來說道,“啊?”

可是蘇妲己明明記得凌羽楓曾經跟她說過這樣的話啊。

隨後就聽到凌羽楓霸氣的說道,“我說的,不僅僅是在東海,是在整個華夏,也沒有人敢惹你。”

蘇妲己聽到這話,一下子愣住了,心中一股暖流劃過,半天沒有回過神。

凌羽楓已經掛掉了電話,但是蘇妲己依然癡癡的看着手裏的手機。

因爲蘇妲己用的是擴音,所以古力娜娜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一下子愣住了。

一個人要多麼霸氣,才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呆了半天,古力娜娜才問:“妲己,你給你老公打電話呢?”

蘇妲己點了點頭。

她忽然覺得,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沒有之一。

古力娜娜很好奇的問道:“這麼霸道的老公,他是不是個霸道總裁啊?”

蘇妲己這個時候才緩了過來,笑着說道,“哪裏?他就是個普通人。”

不過古力娜娜沒有之前那麼擔心了,從凌羽楓的語氣裏,倒是能夠聽出來,這件事情他能夠搞定

天王機場。

幾個凶神惡煞的人走出了機場,看上去很強壯。

當先一人掏出手機,撥通電話,說道:“吳少爺,我們已經到東海了,古力娜娜的位置也已經確定。”

吳少爺冷笑一聲說道,“好,很好,今天就把她帶回來,老子一定要好好玩玩她。”

那人皺了皺眉頭說道:“吳少爺,東海最近名聲挺大的,要不要跟上頭說一聲?打個招呼。”

吳少爺冷哼一聲說道,“一個小小的東海,名聲再大,能大到哪裏去?最多就是在華東區厲害,不用擔心,只要你們報出吳家的名號,沒有人敢攔你們的。”

那人應了一聲,掛掉了電話。

江海市,華夏一線城市。

跟京城平起平坐。

吳少爺沒有把東海放在眼裏,也是可以理解的。

江海吳少爺辦公室,把電話掛了,冷眼看着古力娜娜的經紀人李文強,幽幽的說道,“你真的以爲古力娜娜能跑得了嗎?就算她是個孫猴子,也逃不出我如來佛祖的手掌心。”

李文強渾身不停的顫抖着,他的身上多了很多傷痕。

不用想,就知道是吳少爺打的。

李文強顫抖着聲音說道:“吳少爺,古力娜娜還是個小姑娘,你千萬不要跟她計較啊。”

吳學力伸手就給了李文強一巴掌,李文強嘴角滲出了鮮血。

重生之防基友崩壞手冊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這樣講話?你們老闆在我面前也得恭恭敬敬的,老子還告訴你,古力娜娜這個人,我一定要弄到手,而且我還準備投資個電影,讓她來拍,當然,是小電影。”

李文強聽到這話,臉色蒼白,古力娜娜現在是華夏當紅歌星,如果拍了小電影,那豈不是身敗名裂了?

李文強趕緊說道:“吳少爺,求求你一定放過她吧,她不懂事……”

後面的話沒有說完,吳學力擺了擺手說道,“把他給我扔出去。”

有幾個手下就拖着李文強出去了。

東海。

吳學力的手下楊德權已經來到了會所。

正準備進去,卻被人攔了下來。

“抱歉,今天我們會所不營業。”

楊大利已經吩咐過了,只要是蘇妲己到會所,會所就暫停營業。

這是凌羽楓的命令。

這樣可以百分百的保證蘇妲己的安全。

楊德權皺了皺眉頭,嘴角微微翹起說道,“說什麼狗屁話呢?如果不營業,爲什麼其他人可以進去?”

楊德權知道古力娜娜就在會所裏。

工作人員笑了笑說道,“只有我們會所的至尊會員,可以隨時進入。”

楊德權冷哼一聲,很霸氣的說道,“趕緊給老子讓開,我就不信你們敢攔我?”

說着就準備上前把工作人員推開。

但工作人員毫不懼色,突然拍了拍手,頓時從會所裏出來十幾個人。

工作人員指了一下楊德權說道,“這幾個人,想要硬闖,蘇總在裏面做保養,他們想打擾蘇總。”

楊德權聽到這話,倒是一陣詫異。

沒想到,這個會所還有這麼多人看守。

看來古力娜娜還是很聰明啊,以爲找到了靠山。

但今天他們無論如何,也是要把古力娜娜帶回去的。

十幾個人當中,有一個是凌羽楓訓練的精英。

在小隊裏排行老七。

老七冷哼一聲說道:“敢叨擾蘇總的清淨,膽量不小啊。”

老七似乎顯得很興奮,此前凌羽楓帶着光頭強他們去揚州,老七並沒有跟着,而是留在東海鎮守。

正感到無聊,沒想到竟然有人主動送上門來。

老七斜了楊德權一眼,冷冷的說道,“你們現在離開,我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不然的話,哼!”

楊德權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太囂張了,你當你是誰啊?告訴你,馬上讓開,如果讓我動手,我會瞬間讓你變成殘廢。”

說着他就把拳頭握了起來。 老七突然啓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衝到了楊德權面前。

一腳踹到了楊德權肚子上,只聽“噗呲”一聲,把楊德權踹出了一個屁來,他的身體也飛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嘴角流出了鮮血。

楊德權瞪大了眼睛,瞪着老七說道,“你竟然敢跟我動手?我告訴你,我是江海吳家的人。”

老七沒有理會楊德權,上前又給了他一巴掌,直接把楊德權的一顆門牙打掉了,臉上也多了五個手指印來。

老七冷哼一聲說道,“吳家是什麼東西?從來沒有聽過吳家,你們從哪裏來,就滾回哪裏去,想在東海鬧事,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來人,把他們扔出去。”

頓時就有十幾個人衝到楊德權他們面前,打暈之後,扔了出去。

楊德權吃了個閉門羹,沒有辦法,只好灰溜溜的溜回了江海。

老七來到一號包間,敲了敲門說道,“大嫂,剛纔外面來人說是吳家的,想要鬧事,被我打發回去了。”

古力娜娜一聽這話,頓時一臉緊張,不過隨後就聽到老七繼續說道,“大嫂放心,有兄弟們在,絕不會有人打擾到大嫂的。”

蘇妲己點了點頭說道,“好,辛苦你們啦。”

老七這才退下。

古力娜娜一臉緊張的問道:“妲己,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不會有事吧?”

蘇妲己笑了笑說道,“不會有事的,我都跟你說了,在東海沒有人敢惹事。”

蘇妲己坐起身,問道:“你現在還感覺腳疼嗎?”

古力娜娜的注意力一直在別處,被蘇妲己這麼一問,才感覺到她的腳確實不疼了。

按摩師的手法竟如此神奇。

她笑了笑,對按摩師說道,“多謝。”

按摩師很客氣的說道,“別客氣,蘇總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說完就出了包間。

蘇妲己和古力娜娜換好了衣服。

古力娜娜一直覺得像在做夢,對於她來說,這一次惹的麻煩太大了,可在蘇妲己看來,似乎都是小事。

在按摩的過程中就把事情處理了。

難道外界傳言的,東海是塊鐵板,竟是真的。

兩個人剛剛出了包間,就看到凌羽楓來了。

蘇妲己頓時很興奮,迎上前去,在凌羽楓面前,轉了個圈說道,“老公,你看看,我變了嗎?”

凌羽楓看着蘇妲己。

蘇妲己就像是出水芙蓉一樣,讓他忍不住就想上去親一口。

可現在周圍有這麼多工作人員,他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說道,“我就覺得你唯一變的就是記性沒以前好了。”

蘇妲己撅着嘴巴,哼了一聲,不就是把整個華夏記成了東海嗎?

沒想到,凌羽楓還記仇。

蘇妲己指了一下身旁的古力娜娜說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新朋友。”

凌羽楓禮貌的伸出右手,跟古力娜娜握了握手,就把注意力繼續放在蘇妲己身上,一臉溫柔。

古力娜娜感到一陣恍惚,平時遇到男人,那些男人都會把目光聚焦在她身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