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這盒子裏面所記錄的是一種火油的製造方法。

可能是因爲要臨時的加工一些東西,所以這盒內的東西是借閱而來,在資料的底部還有一些特殊的符號,看上去有點像某個家族的家徽。

一個很大的金子,外面還有一個圓環。

由於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標記,葉南也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家族,由於在葉家時身份低微,這種別國的資料屬於機密,一般人是沒有資格查閱的。

火油的製造方法出奇的簡單,主料是一種燃油,而輔料就是大量的棉花和一種叫做黑油的東西,資料上寫着,這種黑油味道腥辣,只能密封保存,不能顛簸,否則會着火爆炸。

把一切東西全部記下,葉南妥善的安置了所得到的資料。

閉上眼睛思考了一會,又想到了前線的製造基地。

如果能夠在前線裏掌握製造能力,無疑將會加大自己部隊的威力,不管是補充還是運輸,都有着極大的優勢。

自己這一方也應該有這種部門存在,這畢竟是一種優勢。

兩軍交戰,威力大的一方絕對會掌握戰局,而怎麼才能威力大呢,所依靠的當然是源源不斷的補給能力。

仔細思索,葉南又有些茫然起來,自己一方現在身處險地,雖然有屯糧所可以暫時安身,但是兩側都是敵軍,說不好什麼時候就會有敵人找上門來。

雖然有將近兩萬多名士兵,可是兩萬人說多也多,說少也少。

在動輒幾十萬的帝國級戰場上,兩萬人只能是個炮灰級別的存在。

“怎麼樣才能把這些東西做好呢?”葉南手撫下頜,心中默默想着。

突然,一道靈感閃了出來。

手指一動,幾百個靈魂球出現在手心裏,葉南眉頭微皺,手指中突然閃出一道金色光芒。

意識一動,七名嫡系推門走了進來。

葉南有些猶豫接下來要做的工作,最終卻還是狠下心來,手掌捏成一團,緩慢靠近嫡系的魂晶,一連七八枚靈魂球全部竄進嫡系的魂晶裏。

嫡系的身體一陣抽搐,最終迴歸平靜。

“怎麼樣?”葉南意識忽然問道。

嫡系傳達了一個還行的消息,葉南心中才安慰下來。

接下來把七名嫡系全部添加了靈魂球,做完這一切的葉南才長出了一口氣。

靈魂添加是神所教導的幾種方式之一,可以讓兩團具有不同能力的靈魂互相疊加,讓原本弱小的靈魂變得強大起來。

這一次所添加的靈魂是從敵軍集結點所偷偷採集到的靈魂,如果那裏真的是一個製造基地的話,那些沒有反抗能力的人之中一定有不少是專門從事製造的人才。 仔細思索,葉南又有些茫然起來,自己一方現在身處險地,雖然有屯糧所可以暫時安身,但是兩側都是敵軍,說不好什麼時候就會有敵人找上門來。

雖然有將近兩萬多名士兵,可是兩萬人說多也多,說少也少。

在動輒幾十萬的帝國級戰場上,兩萬人只能是個炮灰級別的存在。

“怎麼樣才能把這些東西做好呢?”葉南手撫下頜,心中默默想着。

突然,一道靈感閃了出來。

手指一動,幾百個靈魂球出現在手心裏,葉南眉頭微皺,手指中突然閃出一道金色光芒。

意識一動,七名嫡系推門走了進來。

葉南有些猶豫接下來要做的工作,最終卻還是狠下心來,手掌捏成一團,緩慢靠近嫡系的魂晶,一連七八枚靈魂球全部竄進嫡系的魂晶裏。

嫡系的身體一陣抽搐,最終迴歸平靜。

“怎麼樣?”葉南意識忽然問道。

嫡系傳達了一個還行的消息,葉南心中才安慰下來。

接下來把七名嫡系全部添加了靈魂球,做完這一切的葉南才長出了一口氣。

靈魂添加是神所教導的幾種方式之一,可以讓兩團具有不同能力的靈魂互相疊加,讓原本弱小的靈魂變得強大起來。

這一次所添加的靈魂是從敵軍集結點所偷偷採集到的靈魂,如果那裏真的是一個製造基地的話,那些沒有反抗能力的人之中一定有不少是專門從事製造的人才。

等做完七個嫡系的靈魂添加之後,葉南一直觀察了很久,生怕出現什麼意外。

好在一段時間之後,七個嫡系除了身體有些顫抖之外完全沒有任何特殊情況,這讓葉南原本懸掛着的心稍微平靜了一些。

可是,事情總是會在人沒有防備的時候突然發生,就在葉南以爲一切平穩過渡的時候,異變突然誕生了。

原本,這些嫡系體表都覆蓋着一層固體的像琥珀一樣的外殼,因爲是透明的,所以很難讓人發現,並且非常堅固,完全可以抵抗普通士兵的奮力一擊。

就在原本以爲平穩的時候,這層琥珀突然閃爍起一種藍色的光芒,一波巨大的靈魂感應忽然從葉南的意識裏劇烈波動起來。

這種意識感應無影無形,只有葉南才能體會的到,這是一種讓人渾身都感覺到壓抑的感覺,似乎氣壓突然降低,有一種很沉重的重量直接壓在心臟之上,每一次跳動都會讓人窒息一般。

好在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原本閃爍的藍色光芒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流水一般的波紋在嫡系的身體外面以極快的速度流動着。

“這是什麼?”葉南驚訝無比,忍不住問出聲來。

沒有任何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波紋持續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只有幾分鐘而已,當波紋的涌動停止之後,原本透明的琥珀層突然消失不見了。

用手一摸,卻發現不是沒有了,而是變得更加透明瞭,在體表將近五釐米的地方可以感覺到一種很柔軟的存在,就像肌肉一樣。

“如果一直附加靈魂,會不會真的變成人類?”葉南意識裏忽然閃爍出一種怪異的直覺。

“你們感覺怎麼樣?”意識裏,葉南問道。

“主子,我們感覺很好。”意識裏有個聲音回答着,說道:“好的不得了,比以前更加強大了。”

“怎麼強大了?”葉南眯起眼睛。

“更加有力量。更加快速。”嫡系猛的打出一拳,巨大的拳風忽然響起。

“別的呢?”葉南並不是很在乎嫡系身體的強大,事實上如果有能力,完全可以尋找到更好的材料,更加能夠強化嫡系的身體,所想要的是智慧的提升,如果能夠把製造基地的靈魂記憶留下,那纔是葉南最想要的。

嫡系思考着,說道:“好像有些東西在腦子裏。不過不是很深刻。”

“我知道了,你們先休息一下吧。”葉南並沒有過於着急,這些畢竟是自己的嫡系,如果有事情一定不會瞞着自己的。

畢竟剛剛融合靈魂,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適應纔能有結果的。

正在交談,門外忽然響起一陣腳步聲,卡瓦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門口,想要推門進來。

門口負責警戒的傀儡哪裏能夠放行,很乾脆的把卡瓦攔了下來。

“我想見葉南,彙報一些事情。”卡瓦高昂着頭,儘管這些人是葉南的嫡系,可因爲身份使然,眼神中還是透出一種不滿。

卡瓦畢竟是十三參的高級將領,葉南還是有些不想讓嫡系和他產生不快,意識裏命令他們把卡瓦了放進來。

剛一進門,卡瓦就發現房間裏有七個士兵正圍在葉南身邊,以爲葉南是在交代什麼事情,眼神有些尷尬,說道:“要不要我先回避一下?”

葉南揮了揮手,七名嫡系魚貫走出了房間。

“不用迴避。”葉南揮手示意卡瓦找位置坐下,問道:“有什麼事情要彙報?說吧。”

“是這樣的。”卡瓦摸了摸鼻子,說道:“就在你走之後,我考慮了一下,有個想法想跟您請示一下。”

“什麼?”

“現在我們有了騎兵,雖然攻擊力並不是很強大,卻至少有了速度上的優勢。”卡瓦頓了頓,說道:“所以,我想是不是先派出一部分騎兵先去找找唐納德大將軍現在的位置?如果有什麼情況的話也好支援一下。”

“這個暫時沒有必要吧。”葉南手撫下頜,緩緩說道:“雖然這些騎兵速度還勉強算是可以,但是畢竟沒有經過正統的訓練,如果遇到了正規騎兵,恐怕會沒有任何優勢可言。”葉南補充說道:“你也知道的,現在我們隊伍兩側都有不少騎兵。這種情況完全可以發生。”

“可是我們窩在這裏也不是長久之計。”卡瓦據理力爭,說道:“我們前面是敵人,左邊是敵人,右邊也是敵人。如果不能儘快的找到唐納德大將軍的大部隊,將會是一個勢單力孤的局面。假如過幾天佔領卡布爾的敵軍再次前進,那個時候將會以合圍的形式把我們圍在中間,那我們可就真的是一枝孤軍了啊。”

看到卡瓦面色難看,葉南心中突然猶豫起來。

孤軍…… “現在我們有了騎兵,雖然攻擊力並不是很強大,卻至少有了速度上的優勢。”卡瓦頓了頓,說道:“所以,我想是不是先派出一部分騎兵先去找找唐納德大將軍現在的位置?如果有什麼情況的話也好支援一下。”

“這個暫時沒有必要吧。”葉南手撫下頜,緩緩說道:“雖然這些騎兵速度還勉強算是可以,但是畢竟沒有經過正統的訓練,如果遇到了正規騎兵,恐怕會沒有任何優勢可言。”葉南補充說道:“你也知道的,現在我們隊伍兩側都有不少騎兵。這種情況完全可以發生。”

“可是我們窩在這裏也不是長久之計。”卡瓦據理力爭,說道:“我們前面是敵人,左邊是敵人,右邊也是敵人。如果不能儘快的找到唐納德大將軍的大部隊,將會是一個勢單力孤的局面。假如過幾天佔領卡布爾的敵軍再次前進,那個時候將會以合圍的形式把我們圍在中間,那我們可就真的是一枝孤軍了啊。”

看到卡瓦面色難看,葉南心中突然猶豫起來。

孤軍……

在越蘿國的歷史上,因爲孤軍而戰敗的例子數不勝數,不管你有多少軍隊,只要一變成孤軍,在沒有任何後援的情況下,即使你的戰鬥力再強大,最終也難免戰敗的命運。

如果真的如卡瓦所說,現在已經佔領了卡布爾的高廬國騎兵一路南下,而己方繼續停留在這裏,無疑將會被敵人無意中包圍,最終變成徹頭徹尾的孤軍。

孤軍的下場只有戰敗!!

直到如今,依然如此。

卡瓦的話讓葉南有些混亂,腦海裏仔細思考着種種可怕的後果,心中越發猶豫了。

打鐵趁熱,看到葉南的心思有些活動,卡瓦繼續說道:“唐納德大將軍有士兵將近五十萬,行軍速度一定不會很快,再加上我們剛剛和他們失散沒有幾天,如果這個時候去找他們的話,一定會找到的。”

說實話,現在的情勢葉南比誰都清楚,三面都是敵軍,唯一的友軍唐納德已經不知道撤退到了哪裏,附近的騎兵移動速度非常的快,說不好哪天就會巡邏到了這裏。到時候如果發現自己這支僅僅兩萬人的部隊,毫無疑問將會發動致命的攻擊。

雖然情勢如此險峻,可葉南還是有些自己的打算的。自己當初離開唐納德是奉命到這裏來誘敵的。因爲後來的種種變故,唐納德並沒有如約而來接應。雖然事實上已經完成了誘敵的任務,可是又有誰能夠證明?

高廬國幾十萬人在凌晨時分發動了襲擊,難道唐納德就一點消息都沒有?事實上葉南非常懷疑唐納德一定是先行得到了消息,而故意把自己派了出來。並且極有可能在自己帶着十三參離開的時候就已經撤離了卡布爾,否則爲什麼卡布爾小鎮裏一點動靜都沒有?

事情如果歸納到一起,很可能是一個非常可怕的計中計。

唐納德先行得到了敵軍將要攻城的消息,這個時候特意把葉南派了出來,並許諾高官厚祿,等自己一離開,馬上帶人撤離。

如果葉南沒有戰死,回到軍營的時候,唐納德一口咬定葉南沒有完成誘敵任務,並且處以軍法,這個時候又有誰能夠求情?

二王子?

能管用嗎?

就算有人求情,保下了小命,可是誰能保證唐納德會放過自己?說不好下次還會有更加陰險的套子在等着自己。

唐納德是駐北軍的大將軍,而且是那種一步一步踏踏實實走上來的大將軍,對於計謀的應用和算計人的本領,又有誰能夠防範?

這就是葉南一直很牴觸回到唐納德身邊的根本原因。

葉南原本的打算是不回到唐納德的身邊,帶着十三參以戰養戰,所以在得知屯糧所的有軍餉之後很乾脆的搶下了這裏。

但是如今的情勢越來越嚴峻了,雖然葉南已經猜測到了唐納德的一些算計,可是還是沒能避免墮入險地的局面。

高廬國騎兵只要南下,將會把自己包成孤軍。

騎兵會南下嗎?當然會的。高廬國畢竟是來佔領越蘿國的。不南下人家來幹什麼!

不回到唐納德的身邊將會變成孤軍,沒有任何外援。

但是,回到唐納德的身邊將有可能會處以軍法,即便有人求情也一定難逃下一個險惡的任務。更何況葉南明白,以唐納德如今的這種佈置,回去的路上一定會險象環生。也許橫穿整個高廬國的軍營也不一定。

卡瓦依然在嘮嘮叨叨的說着各種理由,無非是想讓葉南趕緊回到唐納德的身邊,做爲一名軍人,卡瓦這種爲下屬負責的態度還是值得讓人尊敬的,可是在不瞭解情勢的時候這種嘮叨的話卻讓葉南心中漸漸不快起來。

“你先出去吧。”葉南揮手止住卡瓦的話,說道:“我自有主張。”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