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起來每人都四、五百萬,儘管對在座的人來說,都談不上傷筋動骨,可誰能不有點肉痛?

“來人,給我換一百萬的籌碼!”惱火的黃繼久拿出銀行卡,兩隻眼睛很不善的看着對面。

他很不甘心,他要找回場子!

“算了,繼久,今天已經不早了,大家也都有點累了,回去休息吧!”魏子峯卻不想賭下去了,他感覺陸晨有點邪,不贏則已,贏就會贏大的,他有一種預感,再繼續賭下去會輸得更慘。

“不行!”黃繼久不幹,剛纔他太丟面子了。

賭陸晨爆點是他發起的,是他堅持的,其他人都是在支持他,結果可倒好,大家一起輸精光。

太丟面子了,他們在圈子裏混,最重要的就是面子,丟了,一定要找回來。

“先生,您的卡里餘額八十萬美金,請問你要用別的銀行卡嗎?”刷卡的時候就出問題了。

“啊?”黃繼久這纔想起來,他已經取五次了,超過三千萬軟妹幣,卡里的錢也快用光了。

心疼啊!

他是大衙內不假,也有一些來錢的買賣,可三千萬對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數目。

“算了,今天就到此爲止了。”魏子峯站起來說道。

“好啊!”陸晨也意識到差不多了,再賭下去可能就要鬧大了,他贏得已經夠多的了。

“不行,我用扳指換你一百萬籌碼,我們繼續!”黃繼久摘下手上的扳指,推到陸晨面前。

陸晨拿起來看了一眼,好東西,能保存如此完好的扳指,實在是罕見,他一看就喜歡上了。

扳指的內側,居然還用微雕技巧,雕刻出一首小詩,落款是乾隆。

皇帝用的東西,除皇帝本人不管是誰雕刻的,都不能留下名號,惟有一個人例外,陸子岡。

膽大包天的陸子岡,居然敢在他雕刻出的御用玉器上留下名號,最終觸怒皇帝被下令抄斬。

“五十萬!”儘管是御用扳指,可要用一百萬美金買下來,也就沒什麼賺頭了。

“我是在拍賣會上,用八百萬買下來的。”黃繼久火大了。

“繼久,把扳指拿回去,我幫你換籌碼!”魏子峯一看勸不了黃繼久,就阻止他用扳指換籌碼。

“不用,五十萬就五十萬,來人,再用卡里的錢換五十萬!”黃繼久沒用魏子峯換籌碼。

魏子峯暗自嘆息一聲,黃繼久嫌丟面子,不用他的錢,今天他找來的五個人,平均每個人都輸三千多萬,是幫他才輸的,他必須有所補償才行,否則以後再有事,誰會肯出力幫他呢?

不過一想每人三千多萬軟妹幣,他就恨上陸晨了,要不是他,怎麼會出這麼多麻煩?

“就我們兩個,玩個痛快的,一局定輸贏,你我各拿一副牌,洗牌,然後我從你手裏抽三張,你從我手裏抽三張。”黃繼久也懷疑陸晨邪氣,可能是老千,所以他不要別人幫助發牌,看陸晨有什麼辦法作弊。

好!

陸晨一點都沒猶豫,因爲他雖然作弊了,可只是透視,黃繼久不可能屏蔽他的能力。

陸晨拆開撲克,隨便洗兩下就放在桌上,不像是黃繼久足足洗了七次之多,還上下倒換順序。

兩人的撲克都放在面前,散開成扇形,牌面向下誰也看不到。

“你先來!”陸晨笑了,讓黃繼久先來。

黃繼久一點都不客氣,猶豫了一下,把兩頭各自取了一張,中間又抽出一張,在手心裏偷偷看。

喜笑顏開!

黃繼久啪的一聲,把三張牌甩在桌子上,得意洋洋地看陸晨,居然是二十點,只差一點滿貫。

陸晨伸過手,在黃繼久的牌中看似隨意的抽出三張,也不看就扣在桌子上。

“怎麼,你害怕了?”黃繼久十分得意,二十點,在二十一點的玩法中,已經是很大的了。

想正好拿到二十一點,很難!

尤其是在固定張數的情況下,難度就更大了。

“不,我是在想你萬一再輸了,會是什麼表情!”看到黃繼久一直針對他,陸晨的脾氣也上來了,他和魏子峯有衝突,和黃繼久卻沒有任何恩怨,幹什麼他總是窮追猛打,就像是仇人?

所以陸晨決定給黃繼久一個狠狠的教訓,重重打擊。

“等你贏了我再說!”

“好!”陸晨說着掀開第一張牌,是紅桃七,再掀開第二張牌,是黑桃七,已經有十四點了。

“你不會告訴我,你第三張牌也是一張七吧?”黃繼久笑了,兩張七肯定是巧合,不會有第三張。

“如你所願!”陸晨掀開第三張牌,黃繼久的笑容凍結了,讓他說中了,第三張是梅花七。

三張七,二十一點,黃繼久輸了!

難以置信,太難以置信了,隨便摸三張牌,居然就能湊出二十一點來。

更令人不敢相信的是,三張全都是七,機率太小了,反而出千的可能性非常大。

“我不相信!你出千!”黃繼久一把掀開他洗的牌,如果陸晨是出千,三張七就不是來自黃繼久洗的撲克牌,如果能在他的撲克牌中找到兩張七,就足以證明這一點了,所以他才找。

只有一張七,方片七,說明陸晨的三張七,的確是從這副撲克牌中抽出來的。

黃繼久不信邪的翻陸晨面前的撲克牌,結果四張七都在,還是沒找到任何陸晨作弊的證據,儘管沒找到,可他已經認定陸晨能贏不是巧合,必然是一種作弊的手法,只是他們眼力不行,要是換成一個賭桌高手,即使贏不了,也能看破陸晨的手段。

“小子,你好自爲之吧!”沒找到證據,黃繼久氣哼哼的走了,魏子峯等人也紛紛離開了。

威脅!

陸晨聽得出來,黃繼久已經恨上他了,肯定會採取手段對付他的。

然而男子漢大丈夫,做了就做了,不後悔,只是以後要小心應付,不要被他們坑了。

就在這時他收到一封短信,是徐子怡的,說家裏有急事,已經先行離開遊輪回去了。

走得匆忙,來不及找陸晨,只好用短信告別。

陸晨回短信安慰她,然後叫過服務生,讓他幫忙把所有籌碼帶走。

服務生盡心盡力,作爲一個普通包間,一次有三千萬美金的賭資,不菲的提成讓他心情愉快,迅速把陸晨的贏來的籌碼,扣除賭場抽成的份子,然後兌換成指定的貨幣,打進陸晨銀行卡。

回到房間,陸晨迅速作出決定,要儘快離開豪華遊輪,魏子峯他們走的時候全都氣哼哼的,等他們湊到一起一合計,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說不定會不擇手段的報復,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氣死我了,我要讓他死。”魏子峯六個人剛回到一個房間裏,黃繼久氣哼哼的灌下一瓶冰水,冰冷的液體不僅沒澆熄他熊熊的怒火,反而燃燒的更旺盛了,隨手扔掉又拿出一瓶來。

我的長安探花郎 “我也想讓他死,可是他和吳老有關係。”魏子峯臉色陰沉,今天的計劃全面失敗了。

“那個吳老?”韓飛宇問。

“廖城古玩協會會長,你們都應該知道他的身份吧?”魏子峯恨恨的說。

“麻煩了,要真是他,我們還真不能輕舉妄動。”莫海奇說。

“是啊,這老爺子影響力太大,他一句話就能讓我們的家族陷入麻煩中。”韓飛宇也熄火了。

“我管不了太多,我一定要他好看。”黃繼久一聽火就大了,怎麼連報復都不行了嗎?

“好,聽你的,不過你們都聽好了,忘掉今天的談話,對誰也不準提起,包括你們的父母,我要是有麻煩,你們一個也別想跑了,明白吧?”魏子峯一咬牙,他的怒火併不比黃繼久小,甚至更旺盛。 晚上入睡前陸晨就預定快艇了,他明天早上就走,是非之地不宜就留,以免魏子峯狗急跳牆。

夜深人靜,陸晨被奇怪的聲音驚醒了,他聽到門響了,有人在試圖打開他的房門。

對方很小心,不可能是走錯房間的醉鬼,他瞬間想到一種可能,莫不是有殺手要來殺他吧?

賭局散場的時候,黃繼久可是被他氣得很厲害,要不是身在賭場裏,不是在自家的地盤上,他們可能馬上就動手了,即使如此他們離開的時候,黃繼久也留下狠話了,陸晨知道他不是嚇唬人。

對他們這些人來說,沒什麼不可能,頭腦一熱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的,網上很多荒唐的***、富二代,做出來事簡直令人難以理解,根本就是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找殺手不是不可能。

想到這陸晨毫不猶豫,抓起枕頭塞進被子裏,然後下牀躲在牀頭櫃的側面。

他剛躲好門就開了,有一個人一閃身竄進來不帶半點聲音,進來的人臉上蒙着黑巾,顯然是怕人看到真容,然而對擁有金光的陸晨來說,區區黑巾根本擋不住,就是鐵打的也照樣能透視。

房間裏光線暗淡,陸晨把蒙面人看得一清二楚,蒙面人卻受限於普通人的眼力,看到的東西只是大致輪廓,所以在看到牀上被子隆起,就認爲是陸晨在睡覺,根本沒想到被子下是枕頭。

蒙面人從腿上抽出一把匕首,躡手躡腳的來到牀邊,然後一揮手匕首狠狠刺下去。

匕首刺下去的位置很準,要真有一個人在被子下,肯定會正中胸口,即使不當場被殺也會重傷。

噗!

匕首很鋒利,然而被子下沒人,只是刺穿被子,扎破枕頭,毛絮亂飛。

不等蒙面人反應過來,陸晨已經飛起一腳,出其不意用盡全身力氣踹過去。

嘭!

蒙面人剛刺破被子,陸晨的腳就踢上他的左肋,而且是一點防備也沒有的被踢中了。

他當時就被踢趴下了,安靜的夜裏,沉悶的撞擊聲,還有清脆的骨折聲,都清晰的傳出來。

蒙面人倒也硬氣,肋骨被踢斷至少三根,竟然只是悶哼一聲,就咬牙挺下來了。

蒙面人從地上一躍而起,卻沒站穩踉蹌了一下,肋骨被踢斷了,再劇烈運動,產生的痛苦太大了,即使是經過嚴格訓練的人,也難免會受到影響,換成是一般人,可能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了。

蒙面人踉蹌一下,給了陸晨第二次進攻的機會,一拳,直奔蒙面人的腦袋。

蒙面人用手一擋,然而他低估了陸晨的力量,沒擋住,被打的一個滾翻和陸晨之間拉開距離,倒地的蒙面人而是從懷裏一摸,就摸出一把手槍來,黑黝黝的顯然是一把真槍,殺人的槍。

陸晨頓時一陣頭皮發麻,他的速度很快,尤其開啓金光領域的時候,可再快也快不過子彈啊!

看到蒙面人槍口指向他,他馬上就向旁邊一撲。

噗!

帶***的手槍,射擊聲音非常小,即使在深夜,只要不是很近距離也聽不到。

看到陸晨避開,蒙面人微微一愣,可手上的動作一點都不慢,槍口調轉第二槍就打出來了。

這一槍陸晨沒能避開,他畢竟沒受過專業訓練,而蒙面人的槍法,顯然是受過嚴格的訓練的,已經達到眼之所見既是槍之所指的地步,根本就不用思考,也不用仔細瞄準就能做到百發百中。

他的一腔正好命中陸晨的胸口,心臟部位,當場陸晨就軟到在地毯上。

蒙面人一看陸晨胸口的血跡就心中有數,不過爲保險起見,他還是小心翼翼地走過來確認。

此時陸晨的脈搏已經消失,射進他胸口的子彈,已經摧毀了他的心臟。

蒙面人確認之後,出門,然後迅速來到不遠處的一個房間,開門後無力的躺到牀上,他嘴角有血跡,傷很重,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陸晨一腳結結實實的踹上,哪能不付出代價呢?

好半天,蒙面人纔有點緩過來,從牀上坐起來,手摸肋骨,檢查一下傷情,痛得滿頭都是冷汗,他很慶幸肋骨雖然折斷了,卻沒有插進內臟裏去,否則不僅殺不了人,可能還會把命搭上。

“成功了?”蒙面人拿出一個手機,撥打出去,他還沒說話對方就急着詢問。

“成功了,但是你提供的情報有誤,再打五百萬過來。”蒙面人咬牙切齒,纔想起來匕首丟了。

“做夢,我已經給了你一百萬。”通話的對方顯然十分惱火,毫不猶豫拒絕蒙面人的要求。

“你沒告訴我他是一個練家子,我受傷了,你要是不給我再打過來五百萬,後果你很清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