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狀,那葉欽俎哈哈大笑道:「哈哈,我倆都為九重煉尊之境,但是卻從未真正交過手,不過,我比你強,」

葉欽俎見到宸醉拿出利劍,不甘示弱,手掌一握,一柄鋥亮大刀便是出現在其手中,

大刀斜指火熾,在氣勢上亦然毫不示弱,

聞言,宸醉冷哼道:「哼,那便試試,」

宸醉的目光陰沉,腳掌猛然一踏地面,身形便是陡然掠出,

利劍帶起一道凌厲的劍芒,狠狠的掠向坐於黑虎獅背之上的葉欽俎,

「艹,宸醉,你這是在找死,」

葉欽俎的眼神瞬間一厲,手中的鋥亮大刀武動不停,縱身飛天,

然後,葉欽俎手中的鋥亮大刀成倒拔山河之勢,朝著下方手持利劍的宸醉轟擊而去,

轟,場中響起一道炸響且距離較近之人都是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耳朵,

但是他們的眼睛卻是死死盯視著,絲毫不敢懈怠,

「葉欽俎,你竟然突破到了九重煉尊巔峰之境,」

未過多久,宸醉的身形便是在場中顯現而出,而後震得蹬蹬直退,在地上擦出一道丈許長的痕迹,

嘩,見到一擊之下,宸醉便是有些落入下風,

宸耀傭兵團的人頓時出一些擔心的嘩然聲,所有的人此時心怕提到嗓子眼了吧,

這時候,葉欽俎出聲說道:「宸醉,我方才便是說過,我比你強,」

「而且,我比你強的不是一星半點兒,既然今天你想動手,那我便在此解決了你,」

葉欽俎眼中有著凶戾之色閃動,而他竟是並不打算收手,

旋即,葉欽俎身形一閃,猶如烈獅猛虎一般暴沖而下,手中的鋥亮大刀,帶起極端兇悍的力量以及天地靈力波動,狠狠的朝著宸醉轟擊而下,

鏘鏘鏘……

利劍大刀相擊,爆出陣陣火花,一股股兇悍的先天之力波動猶如衝擊波一般的爆射開來,

竟然,直接將地面上震出一道道裂縫,而宸醉在這一擊之下,其臉露痛苦之色,

顯然,在這一重擊之下,宸醉便受傷不輕,

「哈哈哈……宸醉,我不知道像我這樣的攻擊,你還能夠抵擋住幾次,」

此時,兩道身影不斷在空中交錯,而那葉欽俎臉上的哈哈大笑卻是不停,

這場對決,葉欽俎很顯然是極有信心,

然而,反觀此時的宸醉,方才渾身釋放而出的霸道氣勢卻是減弱了不少,

而且,連帶其握著利劍的虎口都是被力量震得流出了殷紅血液,

鏘,又是一次兇悍的碰撞,一聲巨響,而利劍竟直接被震脫而去,

葉欽俎見狀,其眼眸中的凶戾之色閃動,

這時葉欽俎手中的鋥亮大刀,在雄渾先天之力的包裹下且當頭便朝著宸醉的胸膛狠狠地轟擊過去,

至此看這架勢,宸醉如若是被轟擊中的話,整個胸膛都是會被轟成碎渣,

「宸醉,給我去死吧,」

葉欽俎面色猙獰,鋥亮大刀轟出,

然而,就在其鋥亮大刀即將轟擊中宸醉的身體時,

咻咻咻……

突兀的一道凌厲勁風,陡然破空而來,帶起一陣陣刺耳的嗚嗚破風之聲,

「誰,」

轟,銀色利槍與鋥亮大刀相撞擊,一道轟響之聲響徹而起,

此時,卻見得一烏衣少年腳踏步法,救下了宸醉,

不過,秦凡的身形卻也蹬蹬地倒退了兩三步,方才停穩站定,

然而,手握鋥亮大刀的瑙殘傭兵團的團長葉欽俎此刻卻是暴喝一聲,滿臉怒目猙獰,

畢竟,剛剛是除掉宸耀傭兵團的大好機會,竟然就這麼被破壞了,

這難怪那葉欽俎會如此的生氣,要知道剛才那樣的機會,對於葉欽俎來說,可算不得多,

宸醉方才面對鋥亮大刀的轟擊,全身亦然不自禁冒出了一身冷汗,

此刻,在待到看清救下自己的人的面容之時,宸醉語帶詫異出聲道:「林楓小兄弟,」

雖然林楓厲害,但是看方才那葉欽俎的勢頭,施展出來的攻擊,必定極其兇狠,

林楓能夠在抵擋住攻擊之餘,還能夠救下宸醉,

莫非這林楓六重煉尊之境,便可以與九重煉尊巔峰之境修為的武者抗衡,

可是,這怎麼可能,

武煉大陸的武者每差一小境界,實力便是天差地別,

而且,這林楓就算是再逆天,他也不會逆天到如此程度吧,

宸醉知道先前自己等人在黑暗森林,只是見到秦凡施展身法,

然而,宸醉也只把秦凡之所以能夠抗衡魔翼虎,只是因其身法詭異而已,

但是,宸醉今日卻是未發現,這林楓不僅身法了不得,而就連攻擊力道也是如此強悍,

宸醉在心中快速的轉念著,

「嗯,」

聞言,秦凡朝著宸醉輕輕地點了點頭,

秦凡便是滿臉凝重之色的望向了不遠處的葉欽俎,方才抵擋那鋥亮大刀的攻擊,

現在,秦凡的胸膛都還起伏不定,

葉欽俎亦然不愧是一團之長,這倒是一硬茬子,

呼,

此時,在遠處的少女宸靜見得自己的父親被秦凡救下,也是在心頭長舒了口氣,

少女宸靜看向秦凡的眼神也滿是感激,除此之外竟然還夾雜著一絲情愫,

這情愫來得太過奇妙,少女宸靜她自己也不懂,

「爹啊,就是那狗雜碎打得我,」

突然間,那躺於擔架床上且滿臉血肉模糊狀的葉曉苟指著在場中出現的秦凡大吼著,

其話語之中滿是猙獰和怨毒,如若是話語怨意能夠殺死,秦凡恐怕是已經死上千萬次了,

聞聲,葉欽俎冷哼道:「哼,小畜生,你終於捨得出來了,」

葉欽俎說完,陰沉著臉,氣勢依然是雄渾無比,

緊接著,葉欽俎繼續冷哼道:「哼,哪只手打的我兒子,識相的你,自己砍下來,」

「否則,今天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凡聽著那父子倆人怨毒猙獰無比的聲音,其臉上突兀的泛起一抹冰冷無比的笑意,

這時秦凡在心中冷哼道:「哼,既然這葉欽俎今日想死,那麼,我秦凡也不介意臟手將其除掉,」

「林楓小兄弟,你要小心點,那葉欽俎很強,而且很狡詐,」

然而,宸醉在看見秦凡臉上浮現而出的那抹冰冷無比的笑意,便猜測到林楓要出手了,

導讀:本章出現的人物有秦凡,宸醉,宸靜,葉曉苟,葉欽俎, 畢竟,秦凡給了宸醉太多太多的驚奇,

而且,就連此刻的宸醉都不敢判斷這場戰鬥的勝負,

秦凡突兀間淡淡的出聲道:「葉團長何必動怒呢,你那苟兒子不懂禮數,我林楓只是幫你教育一下罷了,」

「再者,這都江郡城頗為混亂,若是遇見其他人的話,恐怕直接就將你那苟兒子給滅殺了……」

「嘖嘖,好囂張的小畜生,」葉欽俎顯然是被秦凡話語氣得不輕,

緊接著,葉欽俎面容猙獰的怒聲哼道:「哼,你算個什麼東西,就你,也配教育我苟兒,」

「桀桀,既然你喜好如此教育他人,那麼今日,本團長便是也代替你的長輩來教訓一下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

葉欽俎的話音一落,其身上的先天之力便是爆發而出,包裹周身,掄起手中的鋥亮大刀且毫不遲疑地朝著秦凡轟擊而去,

聞聲,秦凡冷哼道:「哼,老雜毛,你不配,」

秦凡面對葉欽俎的攻擊,其手中的銀色宙龍槍不停武動,直接爆擊出一道紫色光芒,朝著怒沖向自己的葉欽俎攻擊而去,

頃刻間,那葉欽俎在心頭猛地一驚,趕忙防禦,

嗤嗤嗤……

旋即,一道先天力刃在其手中成形,摩擦著空氣,發出一陣陣嗤嗤聲響,朝著不遠處的秦凡攻擊而去,

「掠影,第三重,」

此時的先天力刃看上去威力極小,就算是初級煉尊武者都可以隨意將其破除般,

但是秦凡卻從那先天力刃中嗅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那絲味道雖然極淡,

秦凡卻不敢有絲毫的馬虎大意,

這時秦凡腳步虛踏,在虛空中連續閃動,施展出掠影身法,分化出九道身影,其雙眸都直直地盯視著那先天力刃,臉色凝重,

葉欽俎見狀,在心中冷哼道:「哼,你倒我這先天力刃如此好破麽,」

話說,葉欽俎在見到秦凡分化出九道身影,在抵擋秦凡施展出的紫色光芒攻擊之餘,其嘴角也微微勾起一抹嗜血的邪笑,

葉欽俎仿若是見到了秦凡被自己的先天力刃穿破胸膛是的凄慘狀態,

哼,

旋即,那葉欽俎發出一聲冷哼,那在虛空中的先天力刃就仿若長了眼睛一般,

徑直挾帶著一抹死神的餘暉,朝著秦凡的身影中的真身攻擊而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