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我們的手在撓痒痒,大概是不小心指向了少爺逃……不,走掉的方向。」僕人們都不好意思的刮著臉。

「哦,那麼巧啊!」龍邪一副『我信了』的樣子,卻讓僕人們更加害怕。

「還請少爺責罰!」僕人們立刻溜熟的請罰,他們的經驗總結出,在少爺猶豫不決的時候請懲罰,絕對比在少爺想好懲罰內容后要輕鬆的多……

「嗯……」龍邪猶豫了一下,自己還沒想法懲罰什麼呢。

「有戲!」僕人們立刻相互暗暗的豎起了大拇指。「還請少爺責罰!」僕人們立刻同聲叫道。

「嗯?……」龍邪在糾結。

「還請少爺責…」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些僕人級忠誠呢。

「別啰嗦!我在思考懲罰內容!」龍邪大叫道。

「就是為了打斷你的思路才出聲的。」僕人們心裡明白的很。「還請少爺責罰!我們犯了錯,就應該受到懲罰。」僕人們再次打斷龍邪的思路。

「煩死了,煩死了!」龍邪被一次又一次的打斷思路,煩惱的揉著頭。

「你們都給我去打掃房府!有一點不讓我滿意的地方我就給你們一點『好處』!」龍邪大叫到,然後掃興的走掉了。

「是!」僕人們高興的點頭,生怕這少爺反悔,紛紛快的離開。

「吶,前輩,為什麼你們都那麼積極的領罰?」

「你不知道啊,當少爺想好了,你就基本完蛋了。」

「怎麼說?」

「少爺的懲罰異常的『恐怖』啊…我想想就已經汗毛直豎了。」僕人似乎想到了什麼,打了個冷顫。

「不會吧,我看少爺挺和氣的啊。」

「有句話說得好『天使的面孔下,往往藏著一顆惡魔的心』不信,你可以找機會讓少爺試試。」

「我,我還是算了,我安分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唉,你這想法是不錯。但是,有時候,你是進退兩難…哎,等你遇到的時候你就知道了。」資深的僕人拍了拍新來的僕人的肩膀,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讓新來的僕人遐想翩翩……

「對了!龍兒啊,你都快16歲了,有沒有什麼想要的?父親幫你搞定!」洛奇自信的拍著胸膛。

龍邪壞壞的說道:「嗯……那我要龍皇的寶庫。」

大6游寶者有句諺語「當你擁有了龍皇的寶庫,那麼,你就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了……但是,當你擁有了聖魔龍的寶庫,那你將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人。」

「什麼?!」洛奇大驚,他聯想了一下————

「吶,大個子,把你的寶物送我點…只要一點點就好…」洛奇對著一座城堡那樣巨大的巨龍談條件,但是他的高度卻只能和一個腳指頭說話……

「什麼?要我的寶物,你去亡靈之地拿吧!」那巨大的腳掌直接想踩蒼蠅一樣,一腳把他踩成了肉餅……

洛奇狠狠的打了個冷顫,收回了遐想,一副討好的樣子:「兒子,換個,那個大蜥蜴窮酸得很,沒什麼寶物的。」

如果被龍皇聽到,非踩扁了這傢伙不可,老子沒寶物?你丫眼瞎了嗎。別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龍邪也不揭穿自己老爸著撇腳的借口,思考了一下:「那你去和老媽說,我不去學……」

「不行!」若琳緩緩的出現,直接打斷了龍邪。

洛奇看到若琳出來,立刻裝出嚴肅的樣子:「就是就是,怎麼能不去學院呢!你還小,必須去學院多學習。」

若琳看著洛奇教育兒子的樣子,滿意的點了點頭。

「兒子,這件事比搶龍皇的寶物還難啊。」洛奇悄悄的對著龍邪說道。

龍邪一副『沒骨氣』的樣子看著洛奇,洛奇吹著口哨視而不見。

「嗯……兒子的生rì啊,16歲啊。哎,不能向以往一樣打了。」若琳皺著眉頭思考著。

「合著我以前都是被打的!」龍邪沒敢說出來,心裡狠狠的大叫著。

「16…16…對了!16?!」若琳突然想起了什麼,對著洛奇突然大叫,「洛奇!已經過了16年了!」

「嗯?什麼過了16年了?」洛奇被若琳一說,也想起了什麼,「難道是?!」

「啊?」只有當事人絲毫不知道生了什麼,滿頭的疑問。

「兒子,既然你不想娶小公主的話,那我們就送你個『妻子』怎麼樣?」洛奇與若琳突然想到了什麼,同時出聲,不過,臉上卻有些壞壞的表情。

「嗯?」龍邪奇怪得不知所云:妻子能送嗎?

「嗯……16年,也差不多該來了……」洛奇似乎有些懷念的露出了笑容。

「嗯嗯嗯?」龍邪滿頭問號了。

「咳咳……那麼,就這樣定了。」若琳與洛奇一拍手,決定了下來。

只有龍邪獃獃的不明白他們到低在說什麼:「啊?」…… ()「龍邪!」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糟糕!快閃!」龍邪第一個反映卻是快跑。

「等等!這次是和你說正事!」紫舞直接抓住了龍邪的后衣領。

「好吧好吧,什麼事?」龍邪奇怪的回頭。

「嗯……就是說……那個……」紫舞有些不好意思的戳著手指。

「沒事我先走了。」龍邪完全不解風情的打算開溜,不過,后衣領在紫舞的手裡,想跑也跑不掉啊。

「嗯,就是那個!」紫舞糾結了一會兒,深吸了一口氣,「今天是你生rì對不對?」

「嗯,如果沒錯的話,我想今天生rì的大概是我吧……」龍邪想了一下,確實有個叫天域*龍邪的傢伙生rì,而那傢伙恰好似乎就是自己。

「太好了,今晚是你16歲的聚會吧。」紫舞高興的叫道。

「嗯,大概是吧。」龍邪自己都不知道,反正聚不聚會都是那個樣子……

「那麼……」紫舞用腳尖畫著圈圈,「你想要什麼禮物?」

「你以後別再拉我后衣領就是最好的禮物了。」龍邪指了指依舊拉著自己后衣領的手。

「啊,對不起……」紫舞這才現自己還拉著龍邪的衣領,立即鬆手,不過由微微責怪,「還不是你每次一看到我就跑,害得我養成了習慣。」

「是嗎?」龍邪想了一下,「為什麼我遇到你就要跑啊?」

「我怎麼知道你!」紫舞鼓起嘴巴怒了,「不知道的話!你為什麼還次次見到人家就像見到死靈一樣跑!有我那麼漂亮可愛的死靈嗎?!」

「嗯……我忘記了。」龍邪糾結著眉頭。

「不說這個,你還沒說你想要什麼禮物呢」紫舞打斷了這叉遠的話題問道。

「嗯,你不是給了嗎?別在拉我后衣領就行。」龍邪奇怪的說道。

「那不是禮物!」紫舞直接對著龍邪的腦袋就是一敲。

龍邪抱著腦袋,突然想起了原因,大叫道:「哦!我想起來了!你每一次都要敲我腦袋!」

「誰叫你的木頭腦袋那麼不開竅!」紫舞叉腰的賭氣,不過看著邪龍抱著腦袋,似乎很痛的樣子,又伸出手去幫龍邪揉:「痛嗎?」

「當然痛拉!」龍邪沒有拒絕紫舞親密的動作。

「你還沒說你想要什麼禮物呢!」紫舞這才現又叉題了……

「嗯,我不想去學……」

「不行!」紫舞和若琳一樣,用不容商量的口氣直接拒絕了。

「唉?!為什麼?」龍邪怪叫,「那個破學院的東西千篇一律,我在皇家圖書館看得都比他們多!而且那些傢伙們一個個討厭得要死!」

「不行就是不行!我好不容易求父皇把你弄進和我同一個學院,你不來,我以後怎麼見你!」紫舞一副『沒有商量的餘地』的樣子環著手,不過想到什麼,又有些擔心的看著邪龍,「如果有人欺負你,你就和我說,我會幫你出氣的。」

「唉?我有什麼好的?」龍邪轉身就從身上拿出一面鏡子,「嗯……還是蠻帥的,難怪你天天纏著我不放。」

「才不是長相問題!」紫舞奪過龍邪的鏡子,禁止某傢伙自戀。雖然龍邪長得還算帥,但是沒有帥到可以讓一國公主傾心的地步。

「總之,除了這個,你還想要什麼禮物?」紫舞原本打算王龍邪的腦袋上一敲,但是又收回了手,鼓著嘴巴問,不容許眼前的傢伙在岔開話題。

「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麼啊。」龍邪糾結著。

「怎麼可能?不用擔心,我答應你,什麼都可以哦!我以公主的名義向你保證!只要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你想要財富,我們國家是帝國之一,不缺;你想要珍寶,我們的國庫里應有盡有;你想要坐騎,我們可以去狩獵;你想要權勢……」紫舞突然臉紅了一下戳著手指,小聲的說道,「我可以讓你當我的駙馬……總之,當我了駙馬,你什麼都有了……」

「可是我這些都不想要。」龍邪毫不猶豫的直接開口。

紫舞黑下了臉,yīn沉沉的。

「怎麼……」龍邪剛想問生什麼事了,紫舞就突然吸了一口氣:「龍邪!!你個大笨蛋!」紫舞突然生氣的大吼一聲,跑掉了……

「啊?」龍邪滿頭問號的呆在原地,「怎麼了?怎麼突然生氣了?」

「公主!小心點啊,注意安全啊!」紫舞的護衛立刻從神遊狀態恢復,疾跑著追上了9公主。

「這木頭少爺,沒救了。」龍邪的僕人都唉聲嘆氣著。

「??」龍邪依舊滿頭問號不知道那裡出了問題。

龍邪回到了忙碌的伯爵府,府上的僕人們都只是示意的向著龍邪打了聲招呼就繼續忙碌著了。

不是僕人們不禮貌,而是在大6,16歲代代表一個重要的年齡,net。晚上就是府上的小伯爵net,為了晚上,府上的僕人都辛勤的忙碌了起來,用自己的方式報答著這位和善的伯爵府。

「克蘭西伯爵來訪……淵泉伯爵來訪……曲泉伯爵來訪……」僕人在一旁念著來參加龍邪生rì聚會人的名單。

「哈哈!恭喜,恭喜!」來的人都去和洛奇大叔打招呼,卻沒一個人去搭理龍邪,畢竟一個不能修鍊的人是不受人重視的,除非他是一個無所謂不知的真理聖者。

「男爵……」僕人依舊念著參加聚會的人的名單,裡面的貴族們都聚在一起談論著話題,卻絲毫不對著這次聚會的主人打聲招呼,就連帶來的小貴族們也對龍邪不屑一顧……

龍邪無所謂,反正也習慣了,16年都過來了,還有什麼不習慣的。一個人抱著書,找個沒人的地方,靠著牆靜悄悄的翻閱著……

一張金sè的名帖交到了僕人的手上,僕人楞了下:我草,什麼人居然敢那麼囂張的用皇家金帖?抬起頭看向了來者,嚇了一跳。

「陛……」僕人看到來人,立刻跪了下來:「陛下聖安……」

「呵呵,我今天只是客人,不需要那麼多禮節,請起吧。」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僕人們有些像是在做夢一樣。帝蘭克斯陛下,帝蘭的一國之主居然會參加一個小伯爵的net禮。這讓幾個僕人打死都不敢相信……

「吶,你給我掐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一個僕人直接掐在了另一個僕人的軟肉上。

「啊!!痛死我了!不是在做夢!不對!你丫的為什麼不掐自己!」另一個僕人痛呼,突然覺了不對勁,大叫起來。

「掐自己痛嘛……」僕人有些無辜的說道。

「咳咳……」近衛軍輕輕的咳了一下,示意通報。

「啊!對不起……」僕人們立刻反映過來,想著府內大叫。

「克萊因陛下來訪!」

「!!!」隨著僕人的通報,府內的人都愣住了,同一時間看向了大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