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丁就是小學生的意思。

蘇北正準備拿出電腦更新小說,不由停下來,把貝貝姐抱在懷裡,惡狠狠在佳人臉頰上親了一口當做報復,然後繼續惡狠狠地說道:「鄭秀晶,你這麼說你姐夫我,還想不想吃牛肉了?你才是初丁呢」 「嘻嘻,還說自己不是初丁,居然拿肉來威脅人。」小水晶在那頭笑得更歡了,她忽然道:「姐夫,告訴你吧,其實我在家呢,大毛也在旁邊笑你呢。」

大毛二毛是鄭氏姐妹之間的昵稱。

蘇北不動聲色,道:「她要是笑,也不給她肉吃。」

聊了一會,蘇北道:「上次你和你們隊的成員在我這野營感覺如何,怎麼還想著再來一次呢?」|

「上次姐夫你不在,我們光吃肉了,都沒去野營,就是在海邊散步烤肉,然後游泳來著。」小水晶那是以自己是吃貨為榮的,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喜歡吃肉肉有什麼不好。

蘇北就喜歡她這個小吃貨的可愛勁,笑著道:「那你們來之前準備好野營的東西,去野營只有自己準備帳篷和睡袋什麼的,野營起來才有意思,自己先上網查野營的攻略,然後採購準備,到野營的時候可以用到自己親手買的準備,那感覺是不一樣的,海邊比較冷,記得帶厚一點的衣服。」

小水晶回道:「好的,我讓我姐姐和你們說一會話,她在旁邊催我給她手機呢。」

蘇北兩人又和傑西卡聊了一會,才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貝貝姐問道:「小北,我們家裡有野營裝備? 盛夏是擁有你的最好時光 嗎要不要也買呢?」蘇北和小水晶說的話提醒了她,要是和小北一起採購裝備,然後一起在海邊搭帳篷,野營,相依聽海浪的聲音,肯定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蘇北自然清楚貝貝姐心裡想什麼,笑著道:「空間里有一套,不過那是放在空間里用的,咱們也上網再買一套雙人用的裝備。」說完,用電腦上了韓國這邊的購物網站,開始搜索野營裝備。

「小北,咱們以後說准聖空間盡量不用空間這個詞,就說那裡面,這樣避免有時候有別人在的不會一不小心口誤了。」李貝貝一邊和蘇北一起選購野營裝備,一邊說道。

蘇北點點頭,拉著貝貝姐的手握在一起,道:「好……貝貝姐,今天晚上就要雙修了,緊張嗎?」

貝貝姐先點點頭,又搖了搖,道:「本來是緊張的,但是一想到小北在,就不緊張了,再說,你教我的功法我已經背的很熟了。」

蘇北緊了緊握著的手,道:「放心吧,有我在,你只要像普通夫妻那樣享受就可以了,到時候我體內的氣機會牽引你體內的內氣運轉,我教你的功法,只是最後鞏固的時候搬運。」

蘇北說到「享受」這個詞,讓貝貝姐羞紅了臉。一想到過了今晚自己將從少女變為女人,臉上的羞紅就更濃了。不過還是隱隱有點期待,能身心都成為小北的女人,是她歡喜的。

網上野營裝備的選擇非常多,兩人花了二十多分鐘才選好。

時間已近黃昏,本來蘇北想吩咐蘇歸去做晚餐,不過貝貝姐制止住了,她看著蘇北說道:「咱們以後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我想偶爾像普通夫妻那樣,一起做飯一起吃,好嗎?」

這樣小,而且很有情調的希望,蘇北自然不會拒絕,蘇北慵懶只是一種氣質,並不是真正的懶惰,他平時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會很勤快,比如說創作寫小說,和貝貝姐一起做有情調的事情就是他很喜歡的。

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一人做一個菜,然後再合做一個湯,兩菜一湯正好兩人吃。

貝貝姐打算做一個青椒炒雞蛋,蘇北則準備做牛肉炒芹菜,然後合作一個西紅柿雞蛋湯。

兩人來到廚房,蘇北先去淘米,貝貝姐則洗菜,廚房裡有蘇歸備好的各種材料,用秘法保鮮。

「小北,你說我們要不要就在別墅旁邊再開拓一塊蔬菜園子,以後想吃什麼,就直接去菜園子里採摘,都不用蘇歸這樣每天備這麼多食材了,有時候吃不完就算有秘法保鮮,終究也沒有當即採摘的新鮮了。」貝貝姐切青辣椒的時候,忽然說道。

蘇北覺得貝貝姐的提議非常好,立即道:「那就在後院,後院過去和竹林之間還有一片不小的間斷,正好可以利用起來,種上各種蔬菜,有釋靈陣在,不過是什麼季節的蔬菜,我們都可以吃到最新鮮的,品質最好的,距離這麼近,到時候我們淘了米再去採摘食材,也是可以的。」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做飯,沒多久,簡單的兩菜一湯就出爐了。

雖然菜品做的不如蘇歸做的好,但是兩人吃著一起做出來的飯菜,都覺得特別的香。

吃完晚餐,貝貝姐抱著考研的書開始學習,而蘇北則拿出電腦創作存稿。

時間在淡淡的溫馨中慢慢流逝,漸漸的,夜逐深了,洗漱完之後,蘇北簇擁著貝貝姐走進卧室,輕輕關上房門……

第二天早上,貝貝姐波不急待地拉著蘇北進了准聖空間,她早就好奇空間里各種水果蔬菜的味道了,平時和小北吃的食材就已經足夠沒味了,可是空間里的水果蔬菜,小北說還要美味許多倍。

唱過一片空間桃肉之後,貝貝姐知道蘇北沒有誇大,除了味道之外,更多的是那入口即化的桃肉會化作一股暖流匯入自己體內剛剛產生,還沒多少的內氣中。

「貝貝姐,趕快坐下來,用我教你的方法煉化一下。」

二十來分鐘之後,貝貝姐站起來,看著蘇北道:「看來以後還是不能多吃,吃一片桃肉就要我煉化二十多分鐘了,才一小片而已。」

蘇北笑著道:「嗯,我們人類雖然智力高,但是肉身相對脆肉,而且你目前還只是凝氣一層,所以不能多吃,等以後修為越高,既可以吃更多了。」

貝貝姐好奇地問道:「你現在是凝氣六層,可以吃多少呢?」

蘇北道:「我不一樣,因為我體內有準聖空間存在,我吃多少也沒問題,不過為了凝固修行的根基,不讓自己的修為藉助外力過分增長,我也不會多吃,修鍊上,打一個堅實的基礎是很重要的。」

貝貝姐點點頭,她對修鍊的事情不是太關心,蘇北說過,有他在,兩人雙修,她以後的修鍊進度不會很慢,而且將來能達到一般修鍊者不敢想象的高度,甚至不需要她費多少努力,只要像普通夫妻那樣,和自己的小北過夫妻生活就可以了。 “你覺得我還有必要騙你嗎?算了,我也懶得和你廢話,還是讓你自己去和他談吧。”見雲煙獸雖然還是有些擔憂,但語氣卻已經是柔和了下來,聶辰也是不由的鬆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說着也沒等雲煙獸反應過來,手一揮便將其送入到了無盡血海空間當中,打算讓雲自在自己去和雲煙獸把事情說清楚,這樣的話,也許更能讓雲煙獸接受吧。

在無盡血海空間當中……

“這,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居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嗜血氣息?”再來到無盡血海空間以後,雲煙獸立刻被無盡血海中的景象和氣息驚呆了,有些畏懼的說道,雖然聶辰的記憶和實力都缺失了不少,但卻絲毫都沒有影響到無盡血海空間的成長,再加上聶辰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裏一直都沒怎麼動用無盡血海的力量,以至於現在無盡血海空間中的血海之力比之聶辰巔峯時期還要在強上一籌,就連實力降到六級巔峯的雲煙獸都感到有所壓抑。

“這裏是我所創在出來的空間,無盡血海空間,怎麼樣,看起來還不錯吧。”正當雲煙獸對這個空間滿是疑惑的時候,一個輕佻聲音卻突然從他的身後傳了過來,轉頭一看,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聶辰竟然來到了他的身後,只是他沒有發現罷了,但很快雲煙獸便反應了過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聶辰說道:“你,你剛纔說什麼?這裏是你的空間?怎麼可能?你才什麼境界,又怎麼可能就創造出川屬於你的空間呢。”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哦對,也不能說這就是我創造出來的空間,因爲我和這個空間本身就是共生關係,所以這個空間是完全由我所掌控的。”看到雲煙獸那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聶辰卻是不由得挑了挑眉頭,隨即彷彿想到了什麼又開口說道,而在聽了聶辰的這番話以後,雲煙獸的心情非但沒有平靜下來,反而更加的無語和羨慕,衆所周知九州大陸上的人都有達到魂聖級別才能獲得自己的領域,達到魂神級別纔可以開闢專屬於自己的空間,但曾得到過祖先傳承的雲煙獸卻知道還有一種特殊情況,可以在沒有達到魂聖級別就擁有類似領域的特殊空間,那是一種可以無視實力,種族並隨着主人成長而成長的特殊空間,名曰:先天共生空間。

當然,這種堪稱變態空間也不是那麼容易出現了,根據雲煙獸從祖先傳承哪裏得知的,從上古時期到現在能擁有這種“先天共生空間”的人或者魂獸,也只有不到五個人,從這裏也可以看出這種空間的出現有多麼罕見,而且但凡獲得了先天共生空間的人(獸),也盡數成爲了他們那些時代的頂尖人士,全部都是魂神級別的超級強者,所以在他人看來,先天共生空間基本上就可以算是魂神級強者的標誌了。

“好了,廢話少說,我還是先帶你去見自在吧。”沒有給雲煙獸太多思考的時間,聶辰淡淡的說道,說着便向着無盡血海的深處飛去了,而云煙獸也是緊隨其後,不過這一次雲煙獸在看到聶辰的眼神當中,似乎又多了些什麼東西,沒辦法,在遠古時期先天共生空間就已經被人們視作魂神的標誌了,但是在那個時候可沒有現在所有的魂神封印,所以魂神級別的強者雖然稀少,卻也並不是完全沒有,但自從上古之戰以後,九州大陸上就在也沒有魂神級強者了,那麼擁有着先天共生空間的聶辰又是否能夠打破這個懸浮在九州大陸上千百年以來的噩夢呢。

“啊,好痛,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也就在雲煙獸正在思考着聶辰問題的時候,卻無意中被洶涌的無盡血海血水站到了腿上,強大的腐蝕力量令雲煙獸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慘叫,連忙再次提高了距離海面的距離,而聽到雲煙獸慘叫的聶辰則是有些幸災樂禍的笑了一下說道:“哎呀,不好意思,我忘記提醒你了,這片無盡血海中的血海之水蘊含了一種極其恐怖的腐蝕力量,如果只是沾到一點的話,頂多也就是疼一會兒,但如果被大片的海水沾到身上的話,可是會連你的靈魂都腐蝕掉的,所以一定要小心一點啊。”

“該死的,這麼晚才告訴我,這個傢伙絕對是故意的。”聽着聶辰的話,再加上聶辰臉上那絲毫不作掩飾的幸災樂禍,雲煙獸那裏還猜不出來聶辰這擺明了是在報復自己之前不聽他解釋的事情,但沒辦法,誰讓這裏是聶辰的地盤,再加上自己的實力又因爲之前的戰鬥大減,根本就不是現在的聶辰的對手,所以無奈之下,雲煙獸也只好咬着牙,將自己的身體與血海的距離再次提高了不少,以此來避免被那些血海之水沾到身上……

在無盡血海深處,由天誅劍魂專門提升上來的那片擂臺上,此時雲自在正在和廖乾坤一起練習魂術操控……

“自在,先停一下,過來,你的老朋友來了。”就在廖乾坤和雲自在正連在興頭上的時候,得到聶辰通知的天誅劍魂卻突然趕了過來,叫停了雲自在的訓練,將雲自在叫了上來說道,而在聽了天誅劍魂的話以後,雲自在則是露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說道:“嗯?在這裏的人除了我和乾坤以外,不都是老大以前收復的人嗎,怎麼還有認識我的嗎?”

“笨蛋,我什麼時候告訴你是空間裏面的人了,是小辰剛剛從外面把你的一個熟人帶來的,算了,他們馬上就過來了,你先在這等着吧。”聽着雲自在的話,天誅劍魂卻是不由得挑了挑眉頭說道,說着天誅劍魂的臉上卻露出了一副複雜的表情,“焚神御火術”這可是那位大人的獨門祕術,號稱是絕不外傳的無上神術,就算是當初其他五道的道主聯合起來斥以巨資希望從那位大人手中換的這一祕術,那位大人都沒有同意交換,可爲什麼聶辰卻會使用這種祕術呢,這也令天誅劍魂百思不得其解了起來……

“呼……終於到了,就在那裏,你自己……”在聶辰的指引下,雲煙獸終於來到了無盡血海的深處,指了指雲自在所在的地方,聶辰鬆了一口氣對雲煙獸說道,可是還沒等他把話說完,早已心急如焚的雲煙獸便化成了一道白色幻影衝了過去,看的聶辰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也連忙跟了上去……

“雲煙大哥,你,你怎麼來了?”原本還在差異聶辰到底是帶自己的哪位熟人來看自己,但是在看到拿到熟悉的白色幻影,雲自在頓時就興奮了起來,連忙迎上去頗爲激動的說道,竟是直接將緊跟其後的聶辰無視掉了,看的聶辰在哪裏一陣無語,但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給天誅劍魂使了一個眼色,二人(魂)便悄悄地離開,把空間留給了雲自在和雲煙獸這兩兄弟。

“怎麼樣,沒事吧?”來到不遠處用來臨時休息的小島上,看着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的聶辰,天誅劍魂則有些擔憂的詢問道,以他的實力自然不難感應到此時聶辰體內的力量已經降到了有史以來的最低點,現在的聶辰可以說除了肉身以外,再也沒有對戰的能力了。

“沒事,就是消耗太大了,畢竟再怎麼說那個傢伙也是七級魂帝級別的強者,可以說如果不是這一次雲煙獸輕視我的話,單憑我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它的對手。”對於天誅劍魂的擔憂,聶辰卻是擺擺手說道,說者眼中還閃過了一絲凝重的光芒,沒辦法,這一次贏得實在是太懸了,如果不是雲煙獸一開始的時候太輕視聶辰了,再加上聶辰接二連三的將自己的底牌盡數施展出來的話,那麼就算後來聶辰領悟了焚神御火術,也絕對不是有着七級魂帝級別的雲煙獸的對手。 一整天,蘇北和李貝貝都膩在一起,甚至連去廚房做飯都拉著手。

這天蘇北什麼事情都沒做,甚至也沒有創作存稿,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用在幫李貝貝熟悉和掌握修行的力量上,貝貝姐一夜之間擁有凝氣一層的修為,力量暴增,需要好好適應一番。

到了正月初十,也就是陽曆的2月2日上午,貝貝完全適應了突增的力量之後,兩人才靜靜的坐下來商量未來的事情。

「上次和我爸媽說過辭職的事情,父親不怎麼不高興,但是最終還是說尊重我的選擇。」貝貝姐依偎在蘇北的懷裡,一邊看電視,一邊說道。

蘇北看著電視里的韓語節目,心思也不在電視節目上,本來在考慮小說的情節,聽到貝貝姐說起這事,道:「老丈人不高興也是正常的,你這麼年輕能做到今天的職位實屬不易,就這麼辭職了,誰都會覺得可惜,大家都不知道咱們壽元會那麼長,用普通人的視角來看待這事的話,我也覺得很可惜,不過對我們來說,隨心所欲的生活,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李貝貝點點頭,道:「我已經遞交了辭職申請,不過元宵節過完,得去再上一段時間的班,工作性質特殊,不能像私企那樣,說走就走的。」

「嗯,我的貝貝姐,自然是一個負責人的漂亮女人。」蘇北小小的拍了個馬屁。

到了中午的時候,兩人沒有再自己做飯,吃了蘇歸準備的午餐,收拾了一下,便前往碼頭,一是去碼頭領取已經郵寄到了的野營裝備,一是接小水晶和傑西卡姐妹倆。

上午第一班輪渡到的時候,碼頭的的工作人員就打過電話到牧場,通知蘇北他的包裹到了。為了不引起人的懷疑,蘇北特意牽了小紅去做馱力。

在碼頭工作站領了包裹,蘇北和李貝貝兩人親自打開,然後檢查了一遍,看看商家有沒有寄錯東西,確認無誤之後,便整理好綁在小紅身上,牽著馬來到碼頭旁邊的草地,兩人坐在草地上等待著,任由小紅這匹外表看上去神駿的有點騷氣的馬在周邊漫步。

大海、海岸、青草地、駿馬、伊人,組成一幅美麗又美好的畫卷。

等待鄭氏姐妹到來的時候,李貝貝和蘇北說起了小水晶。

「傑西卡因為她所在的團隊人氣極高,所以個人熱情也很好,不過小水晶所在的組合人氣比傑西卡所在的少女時代要差很多,一直不慍不火的,這孩子心裡壓力也大,你別看她平時在咱們面前表現的很活躍很開朗,其實心裡有很多苦楚不知道和誰說。」李貝貝想起小水晶這個自己認的妹妹,忍不住有點為她擔憂:「娛樂圈的競爭太激烈了,看上去光鮮,其實比一般行業的競爭更加激烈。」

蘇北輕輕頷首:「那是肯定的,想要得到的更多,自然付出的也更多,這對姐妹和咱們挺有緣的,小水晶那個丫頭也確實可愛,以後有機會,咱們就幫幫他。」

「嗯,以後你要拍電影的話可以找她演戲。」李貝貝笑著道。

蘇北詫異地看了貝貝姐一眼,道:「小水晶那丫頭的演技很好嗎?」

李貝貝想了一下,才道:「應該不算差,不過她畢竟還年輕,還有時間磨礪演技,再說,反正是咱們自己拍電影,主角不合適的話,就演個對演技要求沒那麼高的配角咯。」

蘇北看著貝貝姐可愛的模樣,不由笑了起來,閃電一般在那玉臉上親了一口,弄得李貝貝急忙四周觀看,露出羞澀的神情。

約莫瞪了十六七分鐘,輪渡到了碼頭,很快就看到傑西卡和小水晶開著一輛紅色轎車從船上下來。

「你們是直接開車進到牧場里,還是下來和我們一起散步回去?」

見過面之後,蘇北看著有點興奮的鄭氏姐妹,問道。

「我們一起走回去的話,車怎麼辦?」傑西卡問道。

「就放著,等下讓人開回去就好了,要不我們直接去野營地?」蘇北忽然突發奇想,反正四個人的野營裝備都在,不如直接去野營。

蘇北的話一出,立即引得小水晶的贊同,李貝貝和傑西卡想了一下,也都點了頭。

四個人裡面,野營經驗最豐富的自然是蘇北,他當初在准聖空間內用野營的裝備睡過好幾晚,其餘三個女生的野營經驗基本等於零。

不過當蘇北幫鄭氏姐妹檢查裝備的時候,卻發現兩個女孩子買的裝備很齊全,甚至像登山繩這樣自己沒有買的裝備也都帶齊了,不由贊道:「沒想到你們買的東西居然這麼齊全。」

小水晶得意地道:「想不到吧,姐夫,我連彈簧魚叉都買了呢。」

旁邊的傑西卡開口接了自家妹妹的老底:「行了,還不是你拜託公司的男性藝人幫忙給出的清單。」

「呀,大毛,你的東西還是我幫你買的,居然……」

蘇北任由兩姐妹打鬧,他把所有的野營裝備都綁在小紅身上,加起來超過了一百斤的裝備對小紅這匹如今越來越強壯的駿馬來說,還是很輕鬆的。

之後又給蘇歸打了個電話,讓他來碼頭取走傑西卡的車。

「行啦,兩個初丁,別鬧了,咱們出發,去野營。」

見蘇北已經忙完,小水晶和傑西卡還在吵鬧,李貝貝笑著把兩人分開。

小水晶聽到李貝貝的話,忽然道:「貝貝歐尼,你和姐夫才是初丁呢,姐夫是初丁,你初丁的老婆,所以也是初丁。」

平時冷顏的傑西卡立即喊道:「呀,小水晶,你這麼說不是正好說明自己也是初丁嗎,他們是我們的姐姐姐夫,姐姐姐夫是初丁,那我們兩個妹妹豈不是更加是初丁了?」

蘇北和李貝貝哈哈一笑,蘇北牽著小紅,大手一揮,走了一會來到牧場大門,然後走進去,朝著南邊指了指,喊道:「走咯,四個初丁去野營!」

(感謝書友指出的一個漏洞:首爾金浦機場雖然主營到韓國國內各地機場的航班,但是因為離仁川機場太近,所以沒有航班,不過有直達大巴和輕軌。因為vip章節不好修改,特此在這向各位書友道歉。) (求收藏、求訂閱、求推薦票、求月票)

蘇北牽著小紅走在前面,三個女生跟在旁邊邊說邊走。

四個人的睡袋,加上兩頂雙人帳篷、野炊用的工具和一起其他的工具,加在一起,綁在小紅背上,有一種堆積如山的感覺,小水晶看了有點不忍心,怕累著小紅,不由對蘇北道:「姐夫,這麼多東西,都讓小紅背著好嗎?」

蘇北放開韁繩,仍由小紅自己走,聞言看向小丫頭,眨了眨眼睛,道:「你要自己背嗎?要不我給你取下來,你背一個裝了帳篷的登山包?」

小丫頭給了蘇北一個白眼,說道:「我又不是說我要背,我只是想說姐夫你怎麼這麼笨,牧場那麼多馬,幹嘛只牽小紅一匹來,讓小紅一個負重這麼多東西。」

蘇北摸了摸小紅頭頂上的鬃毛,笑著道:「你這小丫頭,就知道變著法子來貶你姐夫我,又沒多遠,再說,小紅強壯著呢,別說這點東西了,就算兩個人都馱的起,你可不要小瞧了它,你說是吧,小紅。」末了,還故意對小紅道。

小紅似乎聽懂了蘇北的話,響應著打了個響鼻,好像在說,沒錯沒錯。

大夥看著小紅這麼有靈性的表現,都不由笑了起來,只有小水晶一個氣呼呼的,嘀咕著「不識好人心」之類的詞眼。

四人挨著牧場邊沿,也沒走果樹下的碎石子小道,反而走一排排果樹旁邊的草地,雖然有時候會遇到高低不平,連綿起伏的地勢,不過踩著深深的牧草,綠油油的牧草,別有一番滋味,甚至那寒冷的冬風,都平添了幾分野營的趣味。

「開車從首爾到仁川,累嗎?」傑西卡是四個人裡面唯一還不是太熟的人,為了不讓她有一種被隔離的感覺,蘇北主動關心地問道。

「還好,一邊聽歌一邊聊天,不知不覺就到了,不怎麼累。」傑西卡笑著回道,她笑的時候和不笑的時候氣質反差很大,不笑的時候看上去冷冷的,好像不好接觸似的,冰雪女王的稱號也是因此而來,但是一旦開心地笑起來,會露出淺淺的就我,反而給人一種甜美的感覺。

貝貝姐在旁邊說道:「西卡,是你一個人開車嗎?水晶應該也可以考駕照了,沒有去考嗎?」

「我有駕照有駕照!不過歐尼不讓我開,怕我把她的寶貝車給弄壞了。」小水晶立即在旁邊說道,一副我很不滿意的樣子。

傑西卡瞪了她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你那技術,開長途車,我怕要出事故,你想上明天的頭條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