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打過去的時候,對方已經刪除了楚雨晴。

不僅是王浩懵逼了,楚雨晴也傻眼了,顯然是沒想到程筱筱竟然會這麼決絕。

楚雨晴立馬換了一張卡打電話。

但是過去之後,對方已關機。

楚雨晴一時間像是被抽走了力氣一樣,整個人神色茫然。

王浩進屋要來王滿的手機號給打了過去。

還是無人接聽,直接給掛了。

再次打過去的時候,又一次拉黑了。

王浩捏着手機,看着手機,加了程筱筱的微信。

但是程筱筱根本就沒有同意,王浩又給備註消息。

“蠢女人!加我!”

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王浩一肚子火不知道往那個地方發。

“操!”王浩低喝了一聲。

楚雨晴擡起頭看着王浩,“對不起,是我太自私,對不起。我一定會把筱筱給你找回來的。”

說完話轉身就走了。

王浩想說什麼,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目送楚雨晴遠去,王浩點了根菸。

王滿和王改同時出來,問了一下情況之後,王滿沒有說話,只是拍了拍王浩的肩膀。

“阿浩,筱筱是個好姑娘,你要是把她娶進門,咱們家都會認可。”

王浩狠狠地吸了一口煙。

王改道,“二哥,你想辦法把嫂子找回來吧。

雖然這個楚總人也不錯,但是相對而言,這個楚總太過於文靜了,不適合咱們家的氣氛,反倒是嫂子,和咱們家很能夠合得來。”

王浩沒說話,只是低着頭抽着煙。

王滿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就走了,王改想說什麼,但是看到王浩的神情之後還是轉身走了。

轟隆隆……

悶雷滾滾。

電閃雷鳴。轉瞬間傾盆大雨,王浩站在走廊的窗戶前面看着外面的瓢潑大雨。

一根菸接着一根菸的抽。

王浩心裏面有一股無明業火,騰騰往上冒,但是就不知道這股火是怎麼來的。

楚雨晴的那一句程筱筱哭着跪在她面前求她救王浩,就足夠王浩沉寂的心瘋狂動搖了。

有這樣一個女人,願意放下尊嚴給人下跪求人救王浩一命。

足夠了。

王浩思緒翻飛,最終打了一個電話。

“幫我查一查手機號的主人在哪裏,要快。”

“好。”

王浩一根菸接着一根菸的抽。

不知過了多久,電話打了過來。

“王,很抱歉,手機號已經註銷了。”

幹!

王浩一拳砸在了牆壁上。

掛了電話,王浩使勁搓了搓腦袋。

“蠢女人!”

王浩又一次加了程筱筱的微信,還是沒有加上。

下樓開車,直接去了程家。

程鯤不在,問了家裏面的傭人,程鯤出差去了,程筱筱也去出差了。

什麼時候回來沒有說。

但是傭人聽說程筱筱是出國了。

王浩只感覺墜入了萬丈深淵。

深陷於漩渦之中,不斷的沉沉浮浮,整個人大腦一片空白。

一盒煙已經抽完了,王浩把煙盒捏成了一疙瘩。

轉身消失在了茫茫大雨之中。

開車在大街小巷漫無目的的遊走。

不知多久。

王浩停下車,去旁邊的便利店買了一包煙。

跳上車去了一個棋牌室。

下車之後,棋牌室門口的兩個臉上都有紋身的青年走了過來,攔住了王浩。

“幹什麼的?這裏不讓進。”

王浩直接兩個大嘴巴子,給兩個人幹翻了。

點了根菸,朝着裏面走進去。

裏面坐着各種各樣形形**的人。

都是在玩牌,但是桌子上沒有放錢,每個人的身前放着一堆瓜子。

每個人身前的瓜子多少都不一樣。

王浩的突然到來,讓這裏看場子的人不由得看了過來。

其中一個壯漢給一個戴墨鏡的遞了個眼神。

戴墨鏡的朝着王浩走了過來。

“劉奶奶家裏的瓜子今天賣的怎麼樣?”

一上來就和王浩對暗號。

王浩一把抓住戴墨鏡的頭髮,往下一壓,一記膝撞直接給撞懵逼了。

橫抱起來帶墨鏡的大漢,王浩就像是扔垃圾一樣朝着旁邊扔了出去,當即就把旁邊一個賭桌給砸裂開了。

“操!跑到我們興義會的地盤來鬧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那邊看場子的壯漢大吼一聲,立馬從四面八方跑出來了十幾個大漢,朝着王浩衝了過來。

王浩抄起旁邊的一把椅子,左右開弓,噼裏啪啦。

十幾個人全部倒地不起,手中的鐵椅子已經嚴重變形了。

王浩扔了椅子。

本來熱鬧非凡的賭場瞬間安靜的落針可聞,所有人瞪着王浩,本來還有賭徒因爲王浩的大打出手心情煩躁,準備要幹,但是現在屁都不敢放一個了。

王浩摘了菸頭扔在地上踩滅。

“銀州市有規矩,不讓賭毒,不知道嗎?”

壯漢一隻手摸向後腰,“兄弟,紅骷髏的人?” 王浩沒有着急回話,重新抽出來一根菸。

掏出打火機點菸,但是打火機愣是沒有打出火焰來。

王浩使勁甩了甩打火機,還是沒有打着。

所有人安安靜靜的看着王浩的一舉一動,一個人愣是壓的在場的所有人大氣不敢出一聲。

王浩轉頭,看向離得最近的一個賭徒。

“借個火。”

那賭徒雙目赤紅,頭髮又油又亂。臉上也全都是油。

聽到王浩問話,沒有反應過來。

“借個火。”王浩再度道。

那人伸手去口袋裏面找,掏出打火機之後不敢遞給王浩,就扔了過來,王浩沒有接,打火機直接扔在了地上。

王浩看了眼賭徒,賭徒只覺得渾身冰涼,頭皮發麻,就像是被洪荒猛獸盯上了一樣。

果不其然。

王浩抄起旁邊的椅子直接給賭徒幹翻在地。

轉頭看向旁邊的一個青年賭徒,同樣是雙目赤紅,眼球之上充滿了紅血絲。

“借個火。”

青年連忙掏出打火機,跑上來給王浩點菸。

顫顫巍巍的點了煙之後連忙跑開了。

那邊的壯漢咬着牙,一隻手摸着身後的槍。

“兄弟,我們興義會不是和你們說了嗎,地盤一人一半,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來我們這裏幹什麼?”

王浩緩步朝着壯漢走去。

順手拎着旁邊的一把鐵椅子。

壯漢指着王浩,“別過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