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片藥田,方圓接近百里,遍地都是稀世靈藥,這些靈藥,哪怕在神域都是非常珍貴,沒想到這裏竟然有這麼多?”

夜寒知道,這些靈藥都是那核心弟子種植在山谷中的,用來自身修煉,或者賞賜嵐煙峯中的內門弟子。

在青冥宗中,每一座核心弟子的山峯,都相對獨立,就像是一個附屬的小門派一般,山峯中的外門弟子,內門弟子,以及一切大小事務,都由各個核心弟子全權管理,宗門都不會過問。

這也是爲了培養這些核心弟子的能力,畢竟核心弟子是宗門的希望所在,將來的宗主便是從核心弟子中篩選出來,所以從一開始就要培養他們的管理能力。

夜寒已經得知,嵐煙峯的核心弟子名爲慕雲煙,是一個女子,實力深不可測,早早達到了劍王境的修爲,即使在青冥宗八十一核心弟子之中,都算的上是一號人物。

登上嵐煙峯的山腰,周圍的霧氣突散去了許多,面前豁然開朗,巨大的山體之上,一座座房屋大殿連綿坐落,其中有很多劍士穿梭着,都是嵐煙峯的內門弟子。

這裏便是嵐煙峯諸多內門弟子日常修煉的區域。嵐煙峯非常雄偉高大,內門弟子雖有數千,不過依然不顯得擁擠,有些地方,甚至還有一些荒涼的感覺。

夜寒通過成爲外門弟子時得到的信息,對嵐煙峯上的一切也是輕車熟路,很快就來到了一座大殿的面前。

這座大殿坐落在嵐煙峯的中軸線上,金碧輝煌,雕樑畫棟,氣勢恢宏,深處掩蓋在朦朧的煙霧中,不知道到底有多大。

夜寒站在這裏,仔細觀看,發現這大殿竟帶有一種天人合一的意味,恍惚間似與天地相合,籠罩在雲霧中,彷彿天宮。

而周圍的諸多建築,則是衆星捧月般將這座大殿圍在中間,更烘托出了它的氣勢。

“雲煙殿。”

大殿正前方,三個大字飄渺輕靈,若有若無的劍氣繚繞在周圍,透着一絲鋒銳之意。

“這就是嵐煙峯最大的大殿了,據說在大殿的深處,就是核心弟子慕雲煙的修煉之處。”

夜寒心裏想着,信步走進其中。

大殿之中,幾個內門弟子聚在一起,看到夜寒走來,都是一愣。

“這個人,周身氣息不過劍靈境巔峯,怎麼有資格進入雲煙殿?”

“難道是山門守衛疏忽,讓他混了進來?”

“不對,外門弟子,如果擅闖嵐煙峯,根本不可能承受住雲嵐彌天陣的壓力。”

“咦?他竟是來報道晉升內門弟子的?”看到夜寒直奔大殿中的內門弟子報到處,這些人都聚集了過來,議論紛紛。

“內門弟子選拔還沒開始吧,難道這小子是被破格提升成內門弟子的?”

“我聽說,試煉場最近出現了一個任務,是去地底魔淵擊殺暗淵魔主,如果完成,就可以直接升爲內門弟子,前幾天聽說那任務被接了去,該不會就是這小子吧?”

“劍靈境巔峯的修爲,就能擊殺暗淵魔主,看來這小子也不是一般角色。”一個內門弟子的目光在夜寒身上掃過,似是要將他看穿。

不過,夜寒卻彷彿對這一切都沒有看見一般,一直走進報到處,拿出自己的外門弟子令牌。 內門弟子報到的流程,和外門弟子相差不多,夜寒拿出令牌,真氣一催動,其中試煉長老的意念就顯現出來,爲他做證明。

得知夜寒的戰績,主管內門弟子報到的幾個長老面面相覷,都是露出了吃驚的神色,畢竟夜寒才劍靈境巔峯而已,竟能跨越天人之隔,擊殺劍魂境強者,足以稱之爲天才。

“果然是完成了這個任務,才被破格晉升爲內門弟子,這小子好強的戰力!”就連那些內門弟子都忍不住發出嘆息。

即便是青冥宗這樣的主宰勢力,能在劍靈境修爲就被破格晉升成爲內門弟子的,都屬於鳳毛麟角。

“我在劍靈境的時候,都沒有越階挑戰的本事,這小子若是突破了劍魂境,實力怕是不會在我之下。”一個劍魂境三階的內門弟子道。

“不過劍魂境可不是那麼好突破的,沒有足夠的悟性,哪怕是他有再強的戰力,也無法觸摸到天道。”另一個內門弟子道。

“這小子潛力不錯,倒是可以吸收進我們絕鋒會。”一個身穿白衣,目光凌厲的男子緩緩地道。

就在這些內門弟子議論的時候,夜寒已經完成了所有流程,手裏拿着一塊代表着內門弟子身份的令牌。

現在,他算是真正成爲了嵐煙峯的內門弟子。

接下來,就是拼命修煉,儘快提高實力,爭取早日突破劍魂境,在嵐煙峯上立穩腳跟。

得知自己身世之後,夜寒似乎經歷了一場蛻變,整個人彷彿都變得沉穩成熟了許多。

想要登上青冥宗的宗主大位,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要從內門弟子,核心弟子,一點點向上爬,其中艱辛不可勝數,唯有真正擁有大毅力,大智慧,大機緣的人,才能坐上那個位置。

不過爲了能讓母親復活,夜寒已經不顧一切,連生死都已經置之度外,拼盡全力,搏那一線機會。

正當他準備離開雲煙殿的時候,遠處那幾個議論紛紛的內門弟子突然向他身邊走來。

“各位師兄可有事?”夜寒止住身形,目光掃過這一羣人,問道。

“你叫做夜寒?我是內門組織絕鋒會的周堯,在絕鋒會中也算得上是高層人物,以你的本事,如果加入我絕鋒會,一定會有更好的發展,勝過自己在內門中獨自打拼。”那個目光凌厲的白衣男子平淡地道,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絕鋒會?”夜寒一愣,他剛來到嵐煙峯沒多久,對這裏瞭解有限,倒是沒有聽過絕鋒會的名頭。

“你剛從外門晉升上來,不知道絕鋒會也是情有可原,今日既然你我有緣,我便將內門中的一些勢力跟你介紹一番。”周堯看到夜寒的表情,頓時明白了一切。

“嵐煙峯的內門弟子,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全都是劍魂境的高手,想要獨自一個人混出名堂來極爲艱難,嵐煙峯中資源有限,故此自然而然產生了很多組織和團體,我們絕鋒會就是其中之一,會長師兄的修爲已經達到了劍魂境七階的境界,就是在整個內門中都算的上是高手了,你加入了我們絕鋒會,以你的潛力,絕對能獲得會長師兄的培養,比你自己苦修要好很多。”周堯緩緩道來。

夜寒陷入深思,若真的如周堯所說,內門弟子中有各種各樣的小團體,他一個人想要在其中混得風生水起,還真的極爲困難,畢竟雙拳難敵四手,就算是再強的人物,也無法和一個組織抗衡。

不過,他現在卻並不想立刻加入什麼組織。林夢溪和天天早已經來到了嵐煙峯上,他要先和她們匯合。

“抱歉,我暫時不想加入。”夜寒拒絕道。

“你居然敢拒絕?”聽到夜寒拒絕,周堯頓時一愣,隨後露出冷笑:“我絕鋒會可不是誰想進來就能進的,我今日邀請你,是看重了你的潛力,是你的莫大榮幸,別不識擡舉!”

在他身旁,還有幾個人,似乎也是絕鋒會的成員,與那周堯一唱一和,氣勢緩緩升騰而起,對夜寒壓迫過來。

而大殿中的那些長老,卻似乎對眼前的一切看慣了一般,根本不去理會。

“我不想加入絕鋒會,難道你還要強迫不成?”夜寒冷哼一聲,身軀一震,就將那些人的氣勢壓迫破去,轉身就要離開。

身邊幾個不屬於絕鋒會的內門弟子見此情景,頓時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

周堯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

他本以爲,夜寒聽到他的介紹,會欣然接受,畢竟,有劍魂境七階的大高手罩着,在內門行走絕對會方便很多,而絕鋒會在內門的勢力也算不錯,夜寒這一拒絕,頓時讓他有些下不來臺。

“夜寒小子,別以爲你能斬殺暗淵魔主,破格晉升爲內門弟子,就是天才人物了!在內門之中,你現在什麼都不是,我翻手之間就能將你鎮壓!”周堯臉色森寒,眸光犀利似劍,竟是準備要動手了。

若是在平時,被拒絕也沒什麼,可這次是在大庭廣衆之下,更有很多其他組織的成員在這裏,夜寒這樣拒絕,無疑是讓他很沒有臉面。

“就憑你?”夜寒突然猛一擡頭,雙眼直視着周堯,渾身氣勢也勃然而起,和他針鋒相對。

這周堯始終是高高在上的模樣,不斷逼迫夜寒,讓他忍無可忍,此時竟然還要出手,更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然而,夜寒這一句話,卻彷彿一石激起千層浪,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震動了起來!

“這小子是瘋了麼,居然敢這麼和周堯說話?”

“周堯可是劍魂境三階的強者,遠比那個暗淵魔主強得多,這夜寒就是再有本事,也不過是劍靈境的修爲,難道他真的以爲,自己可以跨數階作戰?”

“這次他算是徹底將周堯激怒了,此事怕是不能善了!”

“哈哈哈,你小子還真是猖狂!”周堯怒極反笑,玩味地看着夜寒,喝道:“我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真正的內門弟子,到底有多強!”

說着,他大手探出,劍氣迸發,猛地向夜寒籠罩下去! 周堯自恃是劍魂境三階的修爲,絲毫不把夜寒當回事,連劍都沒有拿出來,一掌拍出去,劍氣在指尖迸發,空氣被撕裂,傳出爆鳴聲,想要將夜寒直接鎮壓。

“哼!”夜寒嘴角勾起一絲冷笑,若是這周堯用盡全力和自己對抗,自己倒很難輕易將他打敗,最多是不分上下,但他竟然如此託大,以爲憑一掌之力,就可以將夜寒擊敗,卻是大錯特錯了!

在那劍光手掌距離夜寒一尺遠的時候,夜寒突然出手,動如閃電,殘虹聖劍的劍氣暗暗蘊含在右手之中,轟然迎上!

這一掌,夜寒是故意要給周堯一點教訓,施展出了全力,這一刻,他的手掌的堅韌程度已經堪比聖劍,掌心之中,更是有世界虛影在其中浮現而出。

“嘭!”

劍氣激盪而起,兩人碰撞的位置傳出了劇烈的波動,周圍的空氣都被這一股力量排擠出去,形成了一片真空。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那些內門弟子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只見那氣焰囂張,不可一世的周堯,在與夜寒相對一掌之後,直接倒飛出去,重重落在地上,嘴角滲出點點血跡,竟然受傷了!

“怎麼可能?”

“怪不得他敢頂撞周堯,實力居然如此強橫!他真的只有劍靈境?”那些弟子全都是以一種看怪物的眼睛看着夜寒,周堯的實力他們都清楚,那可是劍魂境三階的強者,就算剛剛沒有用出全力,也不是劍靈境的高手能抗衡的。

“他居然也沒出劍,僅憑肉掌,將周堯師兄一招擊敗?”幾個絕鋒會的成員再看向夜寒,不由得露出了些許懼意。

“小子,找死!”周堯猛地站起來,抹去嘴角的血跡,怨毒地看着夜寒。

這一下,他算是徹底臉面全失,被一個劍靈境的新晉內門弟子一招擊敗,流傳出去,恐怕他都沒臉見人了。

“你的實力倒還真是讓我出乎意料。”周堯死死盯着夜寒,咬牙切齒,恐怖的氣息在醞釀。

“不過,你徹底將我激怒了,必須要付出代價!”

周堯大喝一聲,手中出現一把銀色長劍,再次向夜寒衝過來。

他現在對夜寒已經怨恨到極點,不殺夜寒難解心中之恨。

領教過夜寒的實力,他這一次也是不敢再託大,劍勢一展,施展出劍魂境三階的最強戰力,溝通天道,背後緩緩浮現出一方世界來。

“給我破!”

夜寒睥睨着那氣勢恢宏的一劍,依然沒有任何動容,右手上揚,殘虹聖劍與右掌合爲一體,讓那手掌化作了絕世神鋒,對着那長劍就劈了過去。

“什麼,他竟然敢用手掌接劍?”看到夜寒的動作,那些內門弟子再次大吃一驚,縱然是劍魂境巔峯的強者,恐怕都不敢空手接這樣的劍招,普通人的肉身,就算是修煉到了劍魂境也遠遠無法和劍鋒相比,更何況,這一劍中,還帶着周堯體內的海量真氣。

這個時候,就連在一旁默默關注戰局的幾個長老都露出驚駭之色,他們雖然都是劍魂境高階的強者,但自問也不敢這樣做。

“狂妄!”周堯露出了猙獰的笑容,真氣狂涌,威勢再次增加,猛地向夜寒劈了過來,想要將他的手掌直接斬斷。

“當!”

兩相碰撞,竟然發出了金鐵相撞的聲響,夜寒手掌呈現出幽黑的顏色,一點赤色細線蜿蜒其上,這是他徹底融合了殘虹聖劍的表現。

這一刻,他的右手就是殘虹聖劍,勢大力沉,無堅不摧,直接盪開了周堯的長劍,隨後微微一震,一股冥冥大力爆發而出,沿着那銀色長劍,向周堯轟擊過去。

“嗡!”

巨大的力量降臨在銀色長劍之上,那長劍發出劇烈震動,同時,周堯也被那股力量打得連連後退。

“什麼?周堯全力施展劍法,竟被擡手間擋了下來?這夜寒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空手接劍,這要有多強的肉體力量才能做到,難道他的肉身是神金打造的不成?”

“我聽說,有一種傳說中的體質,肉身強度舉世無雙,修煉到巔峯,甚至可以硬撼神劍,他不會就是那種可怕的體質吧?”一個內門弟子似是想到了什麼,突然道。

“你是說,不滅王體?”經他一提醒,立刻有人反應了過來,再看看夜寒,頓時不由得後退了幾步。

“那可是絕世體質,戰力無雙,可是,這樣的人,不應該修煉人王道嗎?怎麼會加入我青冥宗來?”

圍觀的內門弟子議論紛紛,這個時候,再沒有人敢輕視夜寒,他剛剛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足以讓所有人都震撼。

就連那個周堯,雖然神色間充滿了怨毒,但卻也不敢動手,他能感覺到,即使自己全力出手,都未必能夠奈何夜寒。

未出劍,僅憑空手便能將他逼成這個模樣,若真的全力出手,那將擁有何等的戰力?

“你今天得罪我們絕鋒會,將來在內門,我讓你寸步難行!”周堯惡狠狠地道。

夜寒冷哼一聲,直接將周堯這狠話無視了,他就算再不瞭解嵐煙峯內門的情況,心中也是清楚,宗門規定,內門弟子不能在嵐煙峯上隨意下殺手,弟子間若有恩怨,要經過雙方同意,在決鬥臺上一決勝負,如果私下擅自出手,要受到重罰。

而且,等自己突破到劍魂境,恐怕隨手就能將這周堯打敗,這人根本不足爲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