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女頓時啞然。

陳鈔票嘿嘿一樣,望了望地上的被子和毯子什麼的直接就倒了下去,蓋上被子開始睡覺。

凌菲蝶和劉茉兒兩人有些懼怕的看着地上的陳鈔票。

怕陳鈔票突然爬起來,然後就把她們倆一起給吃了。

劉茉兒雖然嘴上花花,真到了條件具備的情況下,她就怕了。

但二女更多的則是好奇。

片刻後,均勻的呼吸聲傳到了劉茉兒與凌菲蝶耳朵裏。

二女對視一眼,劉茉兒疑惑道:“那麼快就睡着了?”

“有可能!”凌菲蝶說道,隨後便趴在牀邊看着地上的陳鈔票。

此時的陳鈔票雙眼緊閉,真的是睡着了。

“真是個豬,那麼快就睡着了!”劉茉兒也趴在牀邊說道。

“要不要整整他?”隨後劉茉兒惡趣味的說道。

萌妻難追:總裁爹地太難纏 “你去整啊,小心等到你把他給惹惱了,直接把你按在牀上OOXX了,到時候我可不幫忙!”凌菲蝶說道。

“切,要OOXX也是先OOXX你,你們可是接過吻,親過嘴,還摸過了呢!”劉茉兒嘻嘻笑道。

凌菲蝶臉一紅,隨後便趴在牀邊看着陳鈔票。

一個人在熟睡的時候,面容都是很放鬆的,自然的,看起來也顯得很舒服。

對於陳鈔票,凌菲蝶多多少少還是很好奇,對於陳鈔票的身份,她有些懷疑,還有就是陳鈔票這個人,給他一種看不明白的感覺,至少她現在感覺不到陳鈔票到底想要什麼。

“看我的!”劉茉兒直接嬉笑道,隨後下了牀,直接蹲在了陳鈔票的腦袋旁邊,伸出手直接捏住了陳鈔票的鼻子。

睡夢中的陳鈔票頓時一惱,本能的一巴掌扇了出去,直接把劉茉兒弄倒在了自上。

“哎喲……痛死姑奶奶了……死傢伙!”劉茉兒罵道。

“看吧,這下好受了吧?”凌菲蝶嬉笑道。

剛剛陳鈔票是真的睡着了,但現在卻是醒了,但卻沒有睜開雙眼,你要整我,我自然要得整整你,想着陳鈔票嘴角便露出了一個邪邪的笑容。

此時劉茉兒坐在被子上撫摸着她被陳鈔票撓了一爪子的手臂……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鈔票的手又伸了出來,腳也伸了出來,好像想要抱住什麼東西,一下便便抓住了劉茉兒,直接拉了過來抱在了懷裏。

陳鈔票這一系列動作雖然是裝的,但卻非常想,有些人在睡覺的時候一些喜歡抱着枕頭,一些喜歡抱着被子,一部分人都有這種習慣,本能的習慣,睡夢後的習慣。

而陳鈔票此時在凌菲蝶和劉茉兒的眼中就是本能的習慣,抱住東西睡得習慣。

“放開我……”劉茉兒慌忙叫道。

但就在下一刻,她傲人的雙峯直接貼在了陳鈔票的臉上,而陳鈔票則把頭埋在了她的雙峯中。

好軟啊……

陳鈔票心中一陣感嘆,對於這對胸他可垂涎許久了,平時只能看着,碰都不能碰,雖然這個做法很猥瑣,但陳鈔票這貨就是一猥瑣的傢伙。

陳鈔票一隻手攬住了劉茉兒的腰,一隻腳靠在了劉茉兒的雙腿上,整個人都直接掛在了劉茉兒身上。

“放開我……”劉茉兒不斷掙扎想要掙脫出陳鈔票的懷抱。

凌菲蝶驚奇的看着這一幕,這也太巧了吧……

劉茉兒雖然不斷在掙扎,可是她怎能掙脫出陳鈔票的懷抱呢。

陳鈔票不斷在心中壞笑。

由於掙扎劉茉兒的睡袍不禁開了,陳鈔票的頭直接埋在了罩罩裏。

“菲菲,救我……”劉茉兒擡頭看向凌菲蝶,直接開始了求救。

“我纔不管,罪有應得,是你自己要弄他的!”凌菲蝶直接說道,隨後便轉頭躺在了牀上。

“菲菲,我求你了,你就救救我吧!”劉茉兒再次哀求。

她也不想把陳鈔票給弄醒,因爲弄醒了陳鈔票,她衣冠不整的樣子又被陳鈔票給看到了。

“不管,你就讓他抱着你睡一晚上吧!你不是說,你要推倒他咩?現在是很好的機會喲!我睡了!”凌菲蝶說道,隨後直接把燈給關上了。

“菲菲,不要啊……”劉茉兒發出了哀嚎,可是凌菲蝶根本就不理,直接蓋好被子睡覺了。

可悲的劉茉兒直接讓陳鈔票這猥瑣男給抱着褻瀆了。

陳鈔票心中一陣壞笑,劉茉兒身上散發着淡淡的香味,只要劉茉兒一動,那雙峯就在他的臉上揉來揉去的,非常舒服。

雖然舒服,但陳鈔票卻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因爲劉茉兒的胸實在是有些大,如果直接狠狠貼上去,說不定能憋死一個人。

不久後,劉茉兒直接面對了現實,不在掙扎。

搖頭嘆息一聲,低頭看着陳鈔票的頭,小聲嘀咕道:“姑奶奶的胸,直接讓你就這樣給褻瀆了……”

陳鈔票差點兒就笑出了聲,不這樣褻瀆,還有別的方式咩?

不久後,凌菲蝶也睡着了。

劉茉兒根本就睡不着,被陳鈔票這樣抱着,這怪異的姿勢根本就讓她難以入睡。

“鈔票,醒醒……醒醒……”劉茉兒直接在陳鈔票耳邊小聲說道。企圖把陳鈔票給叫醒,回到牀上。

就算不能回牀上,你總得也讓人換個好點兒的姿勢吧?

陳鈔票早就纔出了劉茉兒的企圖,並未回話,直接手上的力道鬆了鬆。

劉茉兒長出一口氣,隨後直接往被子裏縮了縮,頭靠在了陳鈔票的身旁,睜着眼睛看着陳鈔票。

陳鈔票一愣,他本以爲劉茉兒會藉機逃走,因爲他剛剛鬆開,劉茉兒是有機會逃走的,如果他強行要抓住劉茉兒,勢必要暴露他是醒了的。

可是劉茉兒卻是沒有逃,反而直接鑽進了被窩,讓自己抱着她。

這尼瑪什麼情況?

陳鈔票有些疑惑了…… 難道這妞兒真的喜歡自己?

陳鈔票心中疑惑,當初他本以爲劉茉兒只是頭腦一時發熱,找不到別人陪她玩,約他出去玩,畢竟有些時候凌菲蝶和劉茉兒在一起也會覺得悶的。

片刻後,劉茉兒更是伸出手直接摸向了陳鈔票的臉。

陳鈔票發覺劉茉兒沒想逃,手上也沒有加力了,整個人都有些發懵。

之後劉茉兒的手直接在陳鈔票的臉上輕輕撫摸,劉茉兒的手很軟,皮膚也很好,雖然是被摸,但陳鈔票也感覺挺舒服的。

陳鈔票微微的睜開了眼睛,藉着窗外的月光,陳鈔票隱約間看到了劉茉兒嘴角的笑容。

這尼瑪什麼情況?

這小妞兒真的喜歡我?

陳鈔票微微一愣。

片刻後,讓陳鈔票更加詫異的事情發生了。

劉茉兒盯着陳鈔票的雙脣,隨後朱脣輕啓,直接湊向了陳鈔票,對着陳鈔票的嘴脣輕輕吻了下去。

但也只是親親吻了一下而已。

陳鈔票嘴脣也動了動,吻是一個讓人感覺很奇妙的東西,甚至會上癮,而此時陳鈔票就很想直接把劉茉兒抱在懷裏,然後狠狠吻下去。

雖然是抱着,但他不能主動吻劉茉兒。

起初,陳鈔票已經設定好了,劉茉兒就是後宮的一員,就算劉茉兒不喜歡他,他也要把劉茉兒給泡到手。

但現在那些計劃都沒有用了。

因爲只要把那層窗戶紙捅破了,劉茉兒就會答應他。

但陳鈔票又遲疑了,身邊紅顏衆多,對他有好感的不少,同時他也對她們有好感,所有人之間都隔着一層紙,關係曖昧,都沒有去捅破那窗戶紙。

就連凌菲蝶和他,還有柳媚和他,兩個人都與他發生了一些很曖昧的事兒,但那窗戶紙依舊沒有捅破。

雖然所有人的眼中凌菲蝶就是陳鈔票的女朋友,但實際上不是。

凌菲蝶和他距離男女朋友關係只有一步之遙,但兩人在這後面兒都沒有去說……

陳鈔票是覺得自己資格還不夠,而凌菲蝶則是因爲他是一個女人,要矜持一些,沒有去說。

隨後劉茉兒又往陳鈔票懷裏貼了貼,那浩大的雙峯直接頂在了陳鈔票的胸膛上,兩人緊密的貼合在一處。

早有有了反應的小鈔票,受到刺激,直接直立了。

劉茉兒也感覺到了那個東西的存在,隨後輕哼了一聲,嘀咕道:“色鬼,睡着了居然還做春夢!”

陳鈔票一陣無語……

但兩人之後都沒有做什麼,不知不覺,兩人都睡着了,依舊抱在一起。

次日清晨,陳鈔票手機的鬧鈴響了。

凌菲蝶睜開雙眼,隨後趴在牀邊看着陳鈔票說道:“把你鬧鈴關了!”說話間眼睛半閉半睜,好像還很困。

“吵死了,快關了!”劉茉兒直接一爪子撓在了陳鈔票的臉上。

陳鈔票直接醒了過來,看了看懷裏的劉茉兒,隨後驚訝道:“你們在這兒?”

“快去把你鬧鈴關了!”劉茉兒根本就不理會陳鈔票的話,此時,睡覺重於一切。

陳鈔票笑了笑,這樣效果正是他想要的,隨後起身直接關掉了鬧鈴,站在房間裏,看着地板上的劉茉兒,還有穿上的凌菲蝶微微一笑。

此時凌菲蝶的睡袍也鬆了,隱約間陳鈔票便看到了那黑色的蕾絲罩罩,加上凌菲蝶那嬌豔的朱脣,陳鈔票心中一陣悸動,看了看地板上又睡過的劉茉兒,微微一笑,隨後直接走到凌菲蝶身前,對着凌菲蝶的額頭就輕了過了。

凌菲蝶猛的睜開雙眼,一下就醒了,隨後看見是陳鈔票,目光閃爍了一下,小聲說道:“昨天晚上抱茉兒還沒抱夠?”

“呃……”隨後陳鈔票又說道:“人家也想抱你!”說話間滿臉羞澀的表情。

凌菲蝶撇了撇嘴,但臉上卻有些笑意,並未生氣,顯然是高興。

陳鈔票微微一笑,面對這種情況,自然摸杆往上爬,隨後翻身就躺在了牀上。

“輕點兒,等下把茉兒吵醒了!”凌菲蝶說道,說話間十分小聲。

陳鈔票點點頭,隨後伸出手直接把凌菲蝶摟在了懷裏,對着凌菲蝶就吻了下去。

他不可以吻劉茉兒,但不代表不可以吻凌菲蝶。

雖然兩人沒說是什麼男女朋友,但親親這種事兒不是第一次了,凌菲蝶也並未拒絕,兩人直接抱在了一起親吻着。

片刻後,兩人分開,陳鈔票心裏那個舒暢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