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雪梅不露聲色的道:“那好,擂臺比武完了以後你去找他談談吧。”

擂臺上,此時的林雲已經完全佔據了上風。修羅九擊雖說還只是個半成品,比起顧偉那種經過千錘百煉的武技來還差得遠,不過因爲這是他自己在幻境裏經過無數廝殺才自創的武技,能夠如臂使指的完全發揮出武技的威力。而顧偉的武技雖然厲害,但他還沒有完全掌握,兩者一比之下就拉近了差距。再者修羅九擊一直完全以殺戮爲目的的武技,氣勢上遠勝顧偉,所以一百多招一過,顧偉就完全落在了下風。

“叮”的一聲,顧偉的***帶着呼嘯的風聲切向林雲的左肩,林雲不避不讓,流螢劍直刺顧偉的心窩。如果顧偉不讓,固然能讓林雲重傷,他自己則是必死無疑。

顧偉沒經過林雲那種無數的生死搏殺,在此情況下他只能選擇避讓,林雲則乘此機會劍勢不變快速上前兩步。顧偉只覺得眼前一花,流螢劍已經抵住了他的咽喉,他的皮膚都能感覺到那種森冷的冰涼。

“我輸了……”顧偉苦澀的說道,拖着***頭也不回的下了擂臺。

“好!”臺下的七門五族的弟子終於揚眉吐氣了,齊聲歡呼。

“啪啪啪啪啪”,趙特使拊掌大笑,“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寧宗主,你們百花宗後繼有人啊!”

寧雪梅謙遜的道:“趙特使過獎了,貴派的顧偉也很不錯,只是歷練少了一點,如果多歷練一番,日後成就不可限量。”

趙特使笑咪咪的道:“不知道貴派的林雲剛纔使的是什麼劍法呢,這應該不是百花劍法吧?”

寧雪梅在此之前已經聽葉紫鳶說起過林雲的事情,不慌不忙的道:“雲兒的劍法乃是自創,相信趙特使也知道,百花劍法最適合女子習練,雖說經過改良後男子也能修煉,但畢竟效果還是差了一點。所以雲兒幾年前就出門遊歷,時至今日纔回歸,他自創的劍法能有如此高度卻是我也是沒有想到的。”

這番話在不知道林雲底細的人聽來的確是無懈可擊,趙特使沉吟了一番突然對還在擂臺上的林雲說道:“林雲,你的天份之高實乃我平生所僅見,就我個人而言,如今的天夢大陸已經容納不了你了。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與我到無極聖宗進修呢,在那裏有更廣闊的天地供你飛翔。” 寧雪梅聞言大怒,這不是當着她的面挖自己的腳嘛,雖然林雲不是自己宗門的弟子,但外人不知道啊,一旦真讓無極聖宗把林雲挖走了,那麼百花宗的臉面還往哪裏放?無極聖宗這麼明目張膽的引誘自己門下的弟子,這簡直就是一點也沒有把百花宗放到眼裏。

深吸了一口氣,寧雪梅強自把怒氣壓下,她深知無極聖宗的可怕,如果真狠下心來用不了多大力氣就可以徹底滅掉百花宗,淡淡的道:“趙特使,雲兒是我一手培養大的,你這般似乎不大好吧?”

趙特使這才做出恍然大悟狀,“是我唐突了,剛纔我只是愛才心切,寧宗主莫要見怪啊,哈哈。林雲,你考慮得如何了?”

林雲對這個看似和善,實則囂張和陰毒至極的趙特使半點好感也欠奉,行了行禮道:“趙特使,對不起,師傅對我恩重如山,而且我呆在百花宗也很愉快,恕我不能答應你。”

吳小蓮喝道:“大膽林雲!我師傅看得起你纔會起意招你入我無極聖宗,你莫要不識擡舉!”

趙特使的眼裏射出一道精光,不讓吳小蓮繼續說下去,笑眯眯的道:“很好,很好,年輕人知道知恩圖報是好事啊,林雲,我看你的那把劍很不錯不需要更換了,就給你這一瓶青陽丹吧,這是你戰勝了顧偉的獎勵。”說着又財大氣粗的把一瓶天階丹藥扔到林雲手裏,眼睛都不眨一下,彷彿扔出去的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罷了。

林雲也不客氣,樂呵呵的把青陽丹收起來,再次向趙特使拜謝。

趙特使的笑容愈發和善了,“林雲,我看你自創的劍法已經有了雛形,假以時日必然會在天夢大陸上大放異彩,你的這套劍法現在起了什麼名字?”

林雲在趙特使看到自己身上的時候渾身都忍不住顫慄了一下,彷彿有什麼危險到來,忍住心裏的不適感,恭聲回答:“我的這套劍法也是剛練成不久,我把它叫修羅九擊。”

“修羅九擊?”趙特使撫掌而笑,“好名字,劍法更好,林雲,我看你的這修羅九擊還遠未達成,還需要多加磨礪。這樣吧,向秦,你下去和林雲好好的‘切磋切磋’,不要傷了和氣。”最後幾句話是對着他身旁的向秦說的,在切磋切磋這幾個字上面加重了語氣。

“不可!”寧雪梅沒想到趙特使招攬不成竟然想直接廢了林雲,急忙阻止,“趙特使,向秦的修爲已經是武靈六品了,雲兒纔剛修到武靈二品,兩者實力相差太遠了,恐怕不好切磋吧。”

趙特使微笑,微笑裏帶着說不出的陰森,“無妨,兩個人修爲相近了互相切磋才危險,向秦的修爲是高過林雲不少,可是他的控制力能夠讓他不會傷到林雲了。林雲,你覺得是不是這樣?”

林雲知道避不過去了,而且就算向秦的修爲比他自己高四個小層次,他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至少自保應該沒問題,當下不動聲色的道:“林雲求之不得。”

“雲兒!”寧雪梅焦急的叫了一聲。

林雲對這個第一次見到的“師傅”還是有幾分好感的,微笑着點頭示意她放心。

“林大哥加油,你一定會贏的!”臺下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林雲看過去,百里慧正衝着他揮舞着小手作出勝利的姿態。心裏說不感動就假的,當下也給她揮了揮手。

花清清在看臺上看到了百里慧和林雲的關係匪淺,酸溜溜的道:“那個女孩子是誰啊,看上去和林雲挺熟。”

小玉兒沒心沒肺的笑着,“肯定是林雲的妻子啦,要不就是未婚妻,或者是馬上要成親的好朋友,嘻嘻。”

花清清裝作不在意的道:“那個女孩子肯定長得不怎麼樣,她以爲戴上面紗就是大師姐啦,會變成大晉王朝的第一美女啊,哼哼。”

寧雪梅和葉紫鳶對視一眼,都發覺了花清清的不對勁。估計小玉兒還真說對了,花清清這丫頭真陷進去了,估計她自己都還沒有發覺這一點吧?不過她們對這種事情也沒有辦法,只有順其自然了。

向秦沒有飛躍上擂臺,而是一步一步的走過去,再從臺階上一步步的走上去。他每走一步,氣勢便強上一分,待走上擂臺站定的時候氣勢已經達到了最巔峯,咧嘴一笑,“無極聖宗,向秦。”

林雲的手不自覺的握上了劍柄,眼睛眯了起來,從向秦開始走第一步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這個人是勁敵。向秦不是前面顧偉這些沒人太多實戰經驗的新人,林雲能感覺得出來,他的手上至少有幾百條的人命。比起林雲來略有不足,但是他修爲比林雲高出不少,林雲覺得自己不使出幾個殺手鐗估計很難從擂臺上全身而退。

“百花宗弟子林雲見過向兄。”林雲凝重的拱拱手道。

向秦自信滿滿的道:“我的修爲比我高,你先攻過來罷,我讓你三招。”

林雲自然不會傻到拒絕,抽出流螢劍來便使出一式“修羅滅輪迴”來,他深知面對比自己強的對手如果不搶攻的話很難佔據主動。

“好劍法!”向秦讚歎的說道,同時足下彷彿沒有走動一般徑直滑過三尺多遠,躲過了這一招,如約沒有還手。

林雲隨即尾隨而至,流螢劍舞起來無數的劍花,燦爛繽紛,煞是好看。

剩下的兩招很快過去,林雲在向秦一兩丈外停下沒有再次進攻,剛纔對方讓自己三招都沒有得到好處,更別說現在了。

“林雲,你的劍法很不錯,但其中的破綻也很多,希望你能在有生之年完成它!”向秦對林雲的劍法還是很敢興趣的,這種完全以殺戮爲目的的劍法很少見,他不由見獵心喜,可是想起他師傅的吩咐,對林雲只有說一聲對不起了。手中長劍微顫,如靈蛇吐信一般攻了過來。

林雲剛接了向秦幾招就感到壓力巨大,他的招式似乎總是能找到林雲劍法的破綻在攻擊,弄得林雲狼狽不堪,十招後就感到有些撐不住了。

向秦心中殺機凜然,每一招都攻向林雲的破綻處,再往他的要害招呼。

林雲自攬月峯下山以來,這是遇到的最艱苦的一戰,如果不是前一段日子在修羅血戒的幻境裏苦練身法,現在他說不定已經敗下去了。不過現在他的劍法也不是威力最強大的時候,因爲要配合他自身的殺意才能把修羅九擊推到極致。

“不管這些了!”林雲的心裏閃過這麼一個念頭,收斂在全身的殺意噴涌而出,修羅九擊在這一霎那彷彿也有了靈性,前後好像是兩套劍法。

向秦被林雲突然釋放出來的殺意逼得後退了兩步,呼吸有些急促起來,他實在沒想到這個比他還年輕五六歲的年輕人竟然有如此濃厚的殺氣。他自己也殺過不少人,但殺氣的比起林雲來還是遠遠不足的,這得要殺多少人才能積累到這麼多的殺氣啊。而且看起來林雲神智清明,竟然沒有被這麼濃厚的殺意變成一個只知道殺戮的瘋子。

向秦的驚訝很快就變成了戰意,這樣纔有意思嘛,一面倒的屠殺多聊?!

“好!”向秦很快就反應過來,大喝一聲,也把自身的氣勢發揮到極限,至少不能讓林雲的殺意影響到自己。隨即長劍快得猶如變成了一道閃電般揮舞,灌注滿真元的長劍在揮動的過程中在擂臺的條石上劃出了一道道一指多深的劃痕。

林雲沉着應戰,只要他人身在自己的殺意籠罩下,修羅九擊的威力就呈直線上升,在向秦的攻擊下竟然和他對攻。雖然處在下風,但是看上去一時半會還不會有戰敗之虞。

“妙哉,修羅九擊!”趙特使在看臺上擊節讚歎,“原來修羅九擊要在殺意的配合下才能把威力發揮到極致,如此一來,待林雲把它完成之後,配合殺意這劍法足可抵得上聖階武技!”

霸無雙和雪無痕一臉呆滯,原來他們已經很高估林雲了,可是現在他們才知道林雲使出全力竟然如斯強大。林雲現在就能暫時與一個武靈六品的高手戰成平手,等他們追上的時候,林雲估計已經在前方行走了很遠了。

他們兩人對視一眼,都有了同病相憐的感覺,遇到這麼一位近乎妖孽的朋友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一定要把他招攬入百花宗內,不惜一切代價!”寧雪梅暗暗下定了決心。

百里慧癡迷的看着在擂臺上英姿勃發的林雲,我喜歡的男人是最色的!

花清清神色複雜,彷彿又回到了當日林雲抱着她一路殺出重圍的那一天,不自禁的癡了。

“當”的一聲,林雲和向秦的長劍再次交擊,林雲到底是修爲不夠,被震得連續退了好幾步。向秦得理不饒人,長劍帶着呼嘯的風聲直刺過來,林雲相信如果他擋不住這一招的話,向秦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或者廢了他。

“小心!”看臺上很多人一齊驚叫起來。 林雲在這種絕境下反而愈發的冷靜下來,他本來想退出擂臺直接認輸的,輸給一個比自己強太多的對手也不丟人。可是向秦那一劍竟然給他一種退無可退,除了硬接別無他法的感覺,林雲知道這並不是真的沒法退了,只是向秦的那種氣勢給人的一種假象罷了。不過就算如此,很多人也分辨不出來。

在向秦的長劍臨身前,林雲用一個橫移躲開了那一個必殺的一刺。

“有意思!”向秦帶着冷酷的笑容,他手中的長劍劍尖上突然多出了一層淡淡的光芒,彷彿劍延長了一截一般,繼續不停的攻向雲。

“劍罡!”寧雪梅和陳平等一衆七門五族的高層都站了起來,寧雪梅焦急的叫道:“趙特使,還不叫向秦住手,他都用出了劍罡了,這還是比武嗎?”

所謂劍罡,就是武者把真元灌注到自己手中的武器上,在劍上和長劍的金精之氣經過複雜的組合,形成的懸浮於劍外面的一種特殊的罡氣,這就叫做劍罡。劍罡威力極大,無堅不摧,特別是武者被劍罡直接傷害到會在身體裏殘留罡氣。這種罡氣會對武者的肉體造成很大的破壞,而且極難驅除,所以一般擂臺比武這種場合是不能用劍罡的。

趙特使不慌不忙的道:“寧宗主,稍安勿躁,我看林雲還有不少的潛力可以挖掘。在這種生死一線的情況下他的潛力可以更好飛發掘出來,而且我相信向秦會注意分寸的,不會真的傷害到林雲。”

“趙特使你怎地如此……”你寧雪梅氣極,一時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了。一旁的葉紫鳶趕緊把寧雪梅扶着坐下來,低聲道:“師傅彆氣着了,我相信林雲會沒事的。”

擂臺上,林雲和向秦還在追逐。

林雲在發現自己完全不是向秦的對手就放棄了硬碰硬的對抗,用自己的身法在擂臺上輾轉騰挪,打算覷準時機就跳下擂臺認輸。他還不相信了,自己跑到七門五族弟子中間去,向秦還敢下來追殺他。

向秦似乎也發現了林雲的打算,手中長劍帶着劍罡把林雲能退下擂臺的路都封死了,林雲只能在擂臺中間躲閃,而且活動的範圍也在逐漸縮小。

林雲如果用上自己的殺手鐗到也不怕向秦,運氣好甚至可以殺了他也不是問題,可是如今的情況在衆目睽睽之下他怎麼也不敢用出來。財不可露白這個道理他比其他人都懂,以前孫元爲了上古洞府裏的幾樣寶物就可以反目成仇,更何況現在林雲身上好多樣上古寶物?像修羅血戒、上古功法、幾個小神像等等這些寶物每一件都能讓人眼紅耳熱,就算七門五族還有無極聖宗這個超級勢力都會出**奪的,那時候天夢大陸雖大,卻沒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當然,在生命受到危險的時候那也顧不了那麼許多了。

劍罡對武者的真元消耗是非常大的,也只有在武靈境界才能開始使用,如向秦這般武靈六品的修爲最多也就半柱香的功夫就能把真元消耗得七七八八。向秦很清楚這個缺點,所以在看到一時半會奈何不得林雲的時候就不得不把劍上附着的劍罡散了,以自己的修爲和武技去逼迫林雲。

林雲在看到向秦散去劍罡的時候頓覺壓力一鬆,一邊抵擋向秦的進攻,一邊找機會跳下擂臺。

“當”的一聲,向秦斬過來的一劍被林雲舉劍擋住,巨大的力量讓林雲騰騰騰的後退好幾步,握劍的右手虎口都震裂了。若不是天衍訣這個上古功法對肉身有溫養的作用,這一劍足可讓他把劍脫手飛出。

向秦把劍往前一劃,一道銳利的勁風呼嘯着撲向林雲,隨即又揉身追上,準備下一輪的攻擊。

林雲感到這次就是最好的脫離擂臺的機會,沒有阻擋向秦的這一道勁風,反而向後退。勁風及體,林雲把真元都集中在勁風所觸及的區域,在生命神殿的寶物倉庫得到的黑天軟甲雖然不會讓他受到外傷,震盪卻免不了,用真元可以有效減輕內傷。

林雲彷彿覺得自己的胸口遭到一記猛烈的拳擊,好在自身的真元化解了不少衝擊力,沒有當場吐血受傷。藉着這股勁風,林雲後退的速度猛然加快,幾乎以凌空的方式摔下擂臺,然後迅速的躲入了人羣之中。

向秦來到擂臺邊,他眼睜睜的看着林雲在自己劃出的勁風的幫助下逃離擂臺,林雲退下擂臺就意味着自己的任務失敗,這下他沒辦法向自己的師傅交代了。

林雲壓下自己體內翻騰的氣血,在臺下拱拱手道:“向兄修爲高深,武技精湛,林雲實在不是對手,佩服。”

向秦也着實對林雲感到有幾分驚歎,至少他在林雲這個年紀的時候修爲沒這麼高,武技也沒有這麼好,也不可能在自己沒怎麼留手的狀態下全身而退,神色複雜的道:“林雲,你很不錯,了不起。”說完轉身就走,回到趙特使身邊領罰。

百里慧擠到林雲身邊,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顆丹藥來,藥香撲鼻,“林大哥,你受傷沒有,把這一顆藥服下去吧,是很好的傷呢。”

林雲接過丹藥,就聽到寧雪梅清雅的聲音,“雲兒,你過來,嗯,把你身邊的那個女孩子也一起帶過來吧。”

林雲一愣,隨即想起自己現在是扮演的百花宗弟子,寧雪梅的徒弟,此時不過去的話就難免讓人起疑。所以林雲一把服下手裏的丹藥,帶着百里慧來到百花宗的一行人這裏來。

看到四周的人望着自己,演戲就要演得像,否則自己名譽是小,百花宗的信譽就要完了。一咬牙,跪下去磕頭道:“徒兒林雲見過師傅,數年未見,師傅依然風采如昔。”

寧雪梅很親切的把林雲扶起來,再給他把脈看了看,發覺只是氣血震盪,不是什麼大事,就放下心來。

“雲兒,這位姑娘是?”寧雪梅有些好奇的問道,據她們所知林雲並沒有什麼親密的女性朋友。

百里慧熱切的看着寧雪梅,百花宗是大部分女性武者都很嚮往的一個門派,她也不例外,“晚輩百里慧見過寧前輩,葉仙子。”

葉紫鳶喃喃的道:“百里慧?百里……”忽然說道:“百里姑娘,你莫非是飛羽城狂龍傭兵團的二小姐,中級符文師?”

百里慧沒想到百花宗的葉紫鳶竟然也聽說過她,激動的道:“嗯,嗯,我父親是狂龍傭兵團的百里博文,我也是個符文師。”

花清清插口道:“中級符文師很了不起嗎?”她自從百里慧來到這裏後就看她哪裏都不順眼,這時忍不住出口挑刺。

寧雪梅這纔想起,自己的這個徒弟似乎也對林雲有好感。百里慧就更不用說了,一個人跟着林雲來這裏,自然是關係匪淺。如今兩個同時喜歡上一個男子的女孩子見面,氣氛是怎麼也好不起來的,她現在有些後悔把百里慧叫上來了。

……

向秦來到趙特使的身前,低着頭跪下請罪。

趙特使難道的沒有生氣,把向秦扶起來道:“這次不怪你,我也沒有想到這個林雲是如此的難纏,我都低估了他,何況是你?”

向秦低聲道:“師傅,要不我找個機會把他給殺了,沒有人會知道的。”

趙特使冷峻的笑道:“現在七門五族的人都知道我要把林雲除之而後快,這幾天林雲如果出事,他們都會把這筆賬算到我們頭上,從而和我無極聖宗保持距離。區區一個林雲還不值得我們把整個七門五族的關係全部弄僵,他一個人再怎麼成長莫非還能把我無極聖宗怎麼樣?”

向秦心悅誠服的道:“師傅說道極是,徒兒知道該怎麼做了。”

趙特使點點頭,揚聲道:“林雲,你真的很不錯,這樣吧,我手中有一份天階的劍法春蠶劍法,放在我這裏也沒有多大的用處,現在我就贈予你,好讓你早日完善你的劍法。”說着取出一份薄薄的書冊,扔了過去。這一本書冊只有十多二十頁的樣子,非常的輕,趙特使在擲出去的時候彷彿是有人託着過去的一般。十多丈的距離就好像是在身前,一伸手就到了,顯示出了深厚的修爲。

別說是林雲了,就連寧雪梅、陳平和關仲達等人也是一頭霧水,剛纔還派徒弟把人家追殺得幾乎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現在馬上又贈送一份天階劍法。如此做派,實在是難以叫人理解。

林雲接過劍譜,翻看了一下,這的的確確是一份真的天階劍譜,沒有摻假。他也不知道這個該收不該收,擡頭看着寧雪梅,直接她沉吟了一會兒,緩緩的點了點頭。行禮道:“多謝趙特使對我關愛,這本春蠶劍法我就收下了,日後必定結草銜環以報大恩。”

吳小蓮焦急的低聲道:“師傅,你怎麼把這本劍法給哪個林雲了?那可是天階劍法啊!”

趙特使低低一笑,“爲師自有分寸,這天階劍法雖好,林雲只要一修煉,他自己的劍法永遠也別想大成!” “這一套春蠶劍法你最好不要修煉,否則你自己的劍法多半會止步不前。”寧雪梅翻看着趙特使送出的劍譜,凝重的道。

趙特使等無極聖宗一行人在第二天把上古典籍挑選好後就離開了,而其他七門五族的人也都紛紛離開了,百花宗內最後最剩下林雲和百里慧兩個外人。當然,在其他人看來是一家人。

寧雪梅的分析和他自己感覺的差不多,都是不適宜修煉這套劍譜,當下就道:“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寧宗主,我覺得這套劍法還挺適合你們百花宗的。這樣吧,這套劍法我就送給百花宗了。”

葉紫鳶連忙婉拒道:“這怎麼可以,無功不受祿,這套劍法雖然不適合你修煉,可是還是很珍貴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