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其中有一桿長槍能夠發揮出百分百的威力,但是其餘的長槍,氣息好像不是很強,想要毫髮無損,根本就不可能,除非找到替代,如今我被眾多長槍圍攏,早已鎖定,只能找到替代我的東西才能幸免於難,包子啊包子,恐怕我們要暴露了。」

噬的臉上帶著苦笑,已經猜測到最終的結局,此刻滿臉的沉凝說道。

那長槍不是凡物,除非噬能夠拿出與其心神相連的寶物出來當替代品,否則的話,不管是跑到哪裡,這長槍都是要將其追上擊殺的。

於是,倒霉的包子再次出場了,只是,這一次,是用它來扛包的,如果沒被破壞殆盡,噬決定以後絕對會好好的對待包子。

「其鋒銳不可纓鋒。」

噬沒有大喊『風緊扯呼』,而後判斷了敵我雙方后,準確的做出了決定。

原地,噬的身影再次憑空消失無蹤,而原地,突然出現一個身高超過了一丈的小巨人。

它正是包子,此刻臉上帶著委屈,眼看著自己的主人消失了,而作為心靈有聯繫的自己成為了主人的替代品,接受諸多長槍的打擊,可想而知,即便是傀儡,那也是十分的無奈的。

「叮叮噹噹」

包子兩頭四臂,此刻全力揮舞著四臂中的兵器,原地更是掃蕩起了狂風,瞬間就與射來的上百柄長槍。

傀儡是不知道疼痛的,雖然其手中的各類兵器等已經極為的快速了,連揮之下抵擋住了大部分的長槍,但是,即便如此,也有少部分沒有被集中,紛紛射向包子。

一陣金屬交擊的聲音響起,將周圍所有人都給完全震懵了,這是怎麼回事?原地怎麼突然多出來一個渾身散發著銀白光芒的人形生物?

而且,那人形生物忒厲害了,竟然將大多數的長槍都給抵擋住了,但是,也只是大多數而已,讓人還有七八根長槍深深的沒入了包子的四肢。

『吼』

包子長嘯,燕子看著極為恐怖,它原本就已經不太成樣子的身軀此刻更是顯得破爛了。

其胸口上,有一個兒臂粗的洞口,直接將包子給貫穿了,幸好,它的晶核並不足胸口內,否則的話,這樣的一擊之下,包子就要變成一堆廢鐵了。

「你…你是那個傀儡?我早該想到的,我早該想到的啊,之前就感覺你這個小子身上有一股子熟悉的氣息,好像之前我們見過般,竟然是你,噬!」

看到傀儡的剎那,華天宇眼前都是一陣搖晃,竟然又是這個傢伙,這個傳聞中跟羽化仙門死磕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一個多月以前,就破壞掉了自己的計劃,從而導致自己被龍女追殺擊成重傷,只是沒想到,一個多月之後,兩人竟然再次相見,而且這傢伙依然阻擋了自己的計劃實施。

這個魂淡難道非要跟自己過不去不成?

華天宇對這個少年了解不多,只知道他就是一條瘋狗,逮住誰都想上去狠狠的咬上一口,在華天宇來看,這傢伙根本就不怕死。

當一個人連死都不怕的時候,那這個人實際上已經極少擁有破綻了,對於這種人,華天宇是不願意多加招惹的。

而且,在全天下都在通緝這少年的時候,又有誰能想到,這個傢伙竟然大搖大擺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而且還坐下了驚人的事件,因為就在不久前,這傢伙挑了整個宣府一十七名長老。

難道他就不知道,現在各方都在打聽這個傢伙么,而且很多人都在出高價懸賞噬的人頭,他怎麼就敢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而且還破壞了自己的計劃?

華天宇此刻要多鬱悶就有多鬱悶了。

而反觀遠處的眾人,也都個個詫異不已。

「噬?華天宇說,那個青年名字叫噬?我怎麼感覺這麼耳熟呢?」

「笨蛋,噬啊,就是那個噬,同羽化仙門宣戰的那個,更是在前一段時間連斬六名神衛的那個少年!」

「真的假的,該不會又是華天宇的計謀吧,故意讓大家誤認這年輕人,而後借他人之手除去?要不要這麼陰險啊。」

所有人都吵開了鍋,人人臉上都帶著詫異,看向那矮個子年輕人的時候,眼中逐漸閃爍有驚人的光芒。

當然,這其中也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了柳青雲,畢竟,這傢伙前科太多,而且這樣的事情從前也多了去了,借刀殺人的戲碼,實在是讓人感覺不是多麼的高超。

「哼,華天宇你好卑鄙,竟然敢含血噴人,誰說我就是那個少年魔王噬了?你有什麼證據這樣說?難道是想要借刀殺人么?」

噬大喝一聲,再次來到包子的跟前,手臂一晃,便將包子收入了空間法寶中。

那上百的長槍早就已經消失不見,這些都是那鬼泣長槍自動攜帶的一些功能,上面是需要各種道紋來催動的,灌輸一次真元一般只能夠使用一次。

所以,噬敢出現在包子跟前,其實就已經證明,自己很安全了,因此,在噬將包子收走的時候,那包子一點都沒有反抗。

「哈哈哈哈,那傀儡就是證據,你就是噬,可能你改變了容貌,但是你的傀儡是不會變的,之前你還幫組過古族天女,駭的本少爺被天女所傷,修養了一個多月,噬,你竟然膽敢出現在四方城中,簡直就是找死。」

華天宇明白,此刻已經不需要他多說什麼了,消息應該已經傳出,很快各方勢力便都能知曉,那個名氣頗大的少年此刻來到了四方城中。

而且其中那些與噬有仇的勢力,也會派人前來將其拿下的,所以,此刻的華天宇便明白,已經不需要自己出手了,或者說,如果對方想跑的話,只要將其拖住就可以了。

「華天宇認定了那矮個子年輕人便是噬偽裝的。」

「少年魔王再現,公然出現在四方城中,挑釁各大勢力權威。」

「羽化仙門少主正在不遠處的駐地內修行,如果聽聞消息,恐怕會第一時間趕來吧,畢竟之前那少主就曾揚言,要將噬整個誅殺才能解心頭之恨,這下有熱鬧瞧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所有的明處暗處的勢力都已經通過各自門中特殊的傳訊方式傳遞的開去,畢竟,這是被羽化仙門重點統計的存在,兩者之間恐怕會有一場大戰。

周圍眾人此刻根本就不分什麼對還是不對了,一時間都開始議論紛紛起來,讓這個地方一片嘈雜。

「哼,不管怎麼說,你這誣陷我的罪名,小爺先給你記著,今日就暫且告辭離去,等改日再收拾你這個陰險的腌臢貨。」

噬一看這架勢,不禁暗暗搖頭,他知道,如今自己根本就無法辯駁了,此刻只能是先逃出去再做打算才好,但就在這時。

「噬,你逃不掉了,我羽化血仇,今日便了解了吧。」

突然,一道聲音如雷霆,在天邊炸開,接著就看到有人踩踏虛空而來,臉頰冷冽,眼中綻放神光,正是那羽化仙門的少主凌飛。 凌飛,腳踏虛空而來,腦後生光,如同神祇下凡,凌空而立,卓爾不群,青色的絲帶將黑白相間的髮絲束起,背著神劍,臉色冷厲,一雙丹鳳眼緊盯著噬看個不停。

「此人是誰?背有神劍,散發神芒,實在驚人!」

「聽聞羽化仙門,此次隨行有兩位少主,一名曰衛童,擅使長刀,一名曰凌飛,擅長使神劍,此人背負神劍而出,想來便是那羽化凌飛少主,羽化仙門十大高手之一。」

「此人果然可怕,單單站在原處,就能夠帶給別人十分強烈的威脅感。」

明裡暗裡的諸多修士此刻都是滿臉的沉凝,這名所謂的羽化少主實在太過不凡了,好似鶴立雞群般,像是謫仙下凡,丹鳳眼中偶爾有寒光乍現,耀的人眼睛生疼。

「凌飛!」

噬喃喃自語,他之前宰殺那六名羽化神衛的時候,就聽他們說過,羽化仙門二位少主,個個實力強大,如今坐鎮秘境的乃是叫做衛童的傢伙,怎麼這凌飛也回來了?

「你便是『噬』?怎麼?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么?偷偷摸摸,膽敢攪擾我羽化,肆意殺我神衛,真當我羽化無人?」

凌飛踩踏高空,周圍大道轟鳴,許多人都感覺到自己的『道』好似被鎮壓了,被一股鋒銳之氣壓制的說不出話來,可想而知,那名男子究竟是有多強。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羽化,什麼神衛,又是什麼凌飛,老子不知道,若是不惹我,尚且罷了,若是敢擋我,一併屠滅了。」

噬,猛地抬起頭,眼中殺意迸射而出,他懷疑,這些人並沒有真的弄明白自己是否就是那個殺了羽化神衛的『噬』,凌飛只是在試探而已。

「凌飛道友,吾乃華府華天宇,此人便是你們羽化一直要找的那個人,之前我跟他交過手,曾經天女親口承認過,那少年就是噬,方才的傀儡便是證據,我有一名手下當初僥倖活命,曾經看到我與少年噬的傀儡爭鬥過,如果不信,凌飛道友可搜其識海。」

華天宇眼中閃爍寒芒,化為一道流光迅速的衝上高天,仔細觀察著凌空而立的羽化少主,不禁點了點頭,而後說明來意。

「哼,華天宇道友乃是華府真君後人,自然不屑說謊,我信你!」

凌飛心中自然明白華天宇是個什麼東西,但是不管怎麼樣,今日與那個矮個年輕人都要一戰,哪怕是不能確認究竟是不是真的少年噬,起碼要表明一個態度,那就是羽化仙門對此事非常關注,必定噬要斬殺那少年的。

其實,說的再簡單點,那便是,立威!

即便你不是又如何?最終下場只能是做一個糊塗鬼而已,羽化要向天下張揚武力,否則,堂堂神州第一仙門,連一個少年郎都對付不了,豈不是笑掉天下人的大牙,而且,也容易讓人懷疑,羽化是不是已經腐朽了,不復第一仙門的名頭。

「我明白了,果然是神州第一仙門啊,行事果然霸道,恐怕不管大爺我是不是那個『噬』,恐怕今日都非死不可吧,更何況,我的死還能換來九大天府中華府的友誼,果然是一箭雙鵰的好事啊。」

「但是,你就這麼肯定你能夠殺的了我?凌飛,不要逼我大開殺戒,我如果想走,你們誰能攔得住?嗯?」

噬的眼中逐漸露出瘋狂之色,瘋狂的殺意蔓延了出去,肆意狂笑,指著高空中凌立的凌飛,大笑著喊道。

這番話一說出口,立即便讓許多人心中通透,原來如此,其實現在這年輕人究竟是不是傳聞中的少年魔王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必死無疑,因為,羽化仙門要拿其開刀,給天下人示警。

「嘉寧王,你放開我,你快放開我啊,那凌飛太強了,臭小子肯定不是他的對手,他會死的啊,我要幫他,你快放開我。」

李月落眼中滿是霧水,一臉焦急的模樣傳音給嘉寧王爺道。

其實,那嘉寧王爺還是不放心公主李月落,所以暗地裡也跟了出來,之前看李月落想要出去保那少年,就已經當先一步將李月落給束縛住了,除了靈識外,身軀根本就動不了,更不要說現在衝出去跟凌飛作對了。

「公主,你要時刻謹記,你是代表的我龍庭神朝,若是你此刻出去幫助那少年,可知道是什麼後果?這少年來歷非凡,可能與傳聞中的天靈體有關,羽化既然敢如此大張旗鼓的追殺他,就說明,這少年已經影響到未來羽化的利益了。」

「誰若是幫助那少年,間接的就等於跟羽化仙門作對,那畢竟是一個不朽的傳承,曾經出現過至尊,更是有那至尊器作為底蘊,我龍庭雖然不想承認,但不得不面對,我們確實不是對手,這樣的大勢力豈能輕易得罪?難道公主你就不為了我龍庭無數子民著想了嗎?」

嘉寧王第一次眼中帶著彷徨,不知道自己如此做究竟是對還是錯,但是,自己乃是龍庭的王爺,那麼就得時刻為龍庭神朝的利益著想,得罪第一仙門雖然不怕,但卻絕對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雖然五大神朝同氣連枝,合起來比那三大仙門還要強出一絲,但是,若保那少年,就是擺明了龍庭一方先挑釁起來的,到時候,其餘四大神朝便沒有理由保住龍庭了,其中牽扯實在太大,嘉寧王也不敢任由公主枉為。

「可是,可是,這個臭小子得罪的勢力實在太多了,恐怕真的會有危險啊,嘉寧王,我求求你,他是我的朋友,對我有救命之恩,求求你一定要幫我救救她啊。」

李月落眼中淚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周雲秀在一旁看著,只能暗暗嘆息,對於周雲秀而言,她自然是站在哥哥嘉寧王這邊的,可是,如果此刻是自己的朋友有難,自己會不會也要上去拚命?

「唉,公主,本王雖然不能保他一命,但是,只要大家一刻沒有真正識破那少年的身份,本王必定在其中周旋,盡量救下他的性命便是。」

嘉寧王眼中帶著深邃,他也不想看著未來的一顆璀璨明星就此隕落,因此,這也是對公主承諾的底線了。

「謝謝,謝謝嘉寧王爺,你一定要替我救下那個臭小子啊!」

李月落淚汪汪的大眼中閃爍出激動的神色,她相信,以嘉寧王的實力及影響力,如果從其中出力,自然能夠幫的上大忙的。

「吼!」

「護衛少主!」

突然,遠空,鐵蹄隆隆,有異獸奔於高空上,每一頭都帶著凶狂的氣息,眼中更是閃爍著血色的光芒,丈高的麟角獅出場,整整三十六名神衛,很快便來到了近前。

「羽化神衛,整整兩隊,近三分之二都是御天境的強者,果然可怕。」

「羽化三十六騎到了,那矮個子年輕人插翅難飛啊。」

「大動干戈,是要像天下人警醒,羽化神朝威嚴不容侵犯啊。」

無數人,此刻紛紛聚攏而來,不斷的有消息傳遞而去,不斷得有修士飛馳而來,這一世間已經越鬧越大了。

原本只是一個年輕男子來見好友柳青雲而已,最後竟然劍拔弩張,跟宣府的長老們幹了起來,而且最終還贏了。

隨後又有華府二少前來趁火打劫,誰知,那矮個子年輕人竟然受到柳青雲所託,為宣府上下挺身而出,到這裡,不得不說那柳青雲果然重情重義,即便此刻身不由己,卻依然挂念著眾多的門人。

再就是華府二少識破矮個子年輕人身份,竟然是傳聞中的少年魔王,屠殺羽化神衛的少年『噬』,因此又惹出羽化此番的當家人之一,少主凌飛。

事情越來越熱鬧了,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樣到處亂飛,很快第一重秘境便傳遍了,甚至第二重秘境中都有修士飛出,朝著四方城的方向而來。

少年魔王找到了!

天下嘩然,時隔月余,終於還是被羽化仙門尋到了那個少年?所有人都拭目以待,自然要看羽化此番要如何處理了。

「不管你如何狡辯,如今我有人證在此,雖然不知道你是如何隱匿身份改容換貌的,我羽化威嚴不可丟,今日你必死!」

凌飛傲然,雙目中有劍光在閃爍,其周圍被無形劍氣所阻,所有人都能聽到錚錚劍鳴之聲,震撼了天下。

噬也是雙目微凝,此人乃是用劍的高手,其劍道恐怕也只是僅次於劍神孤劍,是一個大勁敵,而且此人修為境界極高,自己恐怕不是對手啊。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羽化仙門好大的威風,難道這個天下沒人能阻止你羽化了嗎?你想殺誰就殺誰?甚至連罪名都這麼的無力,今日你可以殺我,明日便可以以莫須有的罪名殺他人。」

「如果哪日你想殺劍神了,便可以對劍神說,你便是那少年魔王假裝而來,哪日你想殺嘉寧王了,也可以說,那嘉寧王爺是少年魔王所偽裝,羽化勢大,小爺自認不敵,但是,想要殺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噬已經表明了態度,那就是死不承認,反正自己有改變本源氣息的秘法,大不了等一下亂了套,自己迅速改為其他人的氣息,迅速的逃跑便是,當然,其中逃跑的秘訣只有一個字,那便是『亂』。

「哈哈哈哈,如今你敢如此辯駁,怎麼,該不會是心虛了吧?我羽化一門當興,敢於阻擋在身前者,必定是被屠戮的下場,不用想著拿那幾位來做擋箭牌,今日誰都保不了你,就算是你說的什麼劍神嘉寧王爺,也同樣救不了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