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憑你這智商應該猜不到了。”江北淡淡的搖了搖頭,隨後,直接從戒指裏取出一個小瓶子。

而後,打開,五枚大還靈丹直接倒入嘴中。

“就憑這個!我爹叫江萬貫,我們家富有!懂嗎!”江北冷喝一聲,拎着小騷騷直接衝了上去。

而那道無涯瞬間意識到了什麼,原來這江北只不過是在藉着時機恢復!

而剛剛那一下,他又吞了那麼多丹藥,再加上此前江萬貫和自己對戰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得到了修整……

道無涯心裏開始慌了起來。

如果那幾招再轟一次。

他不敢保證自己還逃得掉!

同時,心裏也開始着急了起來,外面那麼多紫雲宗的人,還有大長老徐青山也在,爲什麼遲遲還不來!

“給我死!”

江北大喝一聲,高高躍起,直接朝着道無涯攻去,而一旁的江南看到弟弟出手,也再次攻來!

依舊是人狠話不多,拎着大鐵球朝着那道無涯的腦袋就掄!

是的,他記仇!

“轟!”

一聲爆響,道無涯直接與江北那一劍對上!

而道無涯右手那實質化的紫氣,卻是在他驚悚的目光之中,被江北一點點的切割開來!

就在此時,腦後一道陰風傳來,神識籠罩之下,道無涯看都不用看,便知道發生了什麼……

“嗖!”

道無涯猛地一低頭,那帶着烈火的大鐵球直接擦着他那頭皮飄過,一朵火焰,卻是將他的頭髮燃着……

與此同時,江北也退了。

連退幾大步,嚇得嘴角直接抽搐起來,剛剛他在那跟道無涯對上,江南差一點那球就砸他腦袋上了啊!

“哥!你小心點!你差點砸死我!”

江北一臉悽苦的喊了一嗓子。

“放心吧弟弟,哥有自信,肯定砸不到你。”

而那道無涯,已經把頭上的火苗給拍滅了,只不過……頭髮還是燒掉了一大塊。

雖然還沒徹底燒光,但嫣然已經有一種地中海的既視感了。

看到這一幕,江北笑了。

“老弟,你這頭髮不好看,本座還有個稱呼,名叫託尼老師,不如給你修正一下發型如何?”江北牙一呲,笑的那叫一個開心。

倒是那道無涯,面色陰沉。

只是心裏也只能乾着急,這兄弟倆隨便來上一個都好辦,但是兩個,着實要命了…… 該說不說,這兄弟倆實力極爲辣雞。

但是偏偏他們的手段異常下作,哪有當初那江萬貫一點影子?

起碼那江萬貫當年就算再不是人,也做不出來這種拿火燎人家頭髮的舉動!

道無涯面色陰沉如水,左手捂着自己脖子上的那道傷口,右手卻是伸到了自己的腦袋上。

肉眼可見,他的右手在顫抖着。

雖然他有神識,他能一清二楚的看到他的頭髮經歷了什麼,但是他不敢看……

他不敢相信。

“嘶~”

下一刻,只見那道無涯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氣,也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他被割開的脖子。

緊接着,他的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畜……生……”

嘶啞而陰森的嗓音,緩緩傳入了江北的耳中。

“喲呵?哥!這臭小子還能說話呢!”江北當時就樂了。

“老弟,我說我理髮水平很高,江湖人稱一聲託尼老師,老弟啊……你現在是地中海,你也知道,這樣不好看,太影響顏值了,要不我幫你理光了?像我一樣,我帶你皈依佛門如何?無量壽佛!”

江北牙一呲,雙手合十,直接喊了一嗓子佛號,那怎叫一個道貌岸然了得!

道無涯:“???”

這江北在說什麼胡話!他不是萬魔宗的人嗎!還談什麼皈依佛門?這是在嘲弄他不成!

怒氣值+2222

“你!找……死……”

那道無涯陰冷乾澀的聲音再一次傳入了江北的耳中,只見他還緊緊地捂着脖子,鮮血順着他的手臂流下,非常的慘烈。

“能被我爹那大寶貝砍了一下脖子還沒能活着,你道無涯也算是個強者了,就這個生命力……我江北願意稱你爲最強!”

道無涯:“???”

這小子現在還在誇他?變了?

不對!

瞬間!道無涯的身體便猛地一震,隨後猛地想明白了,這小子只不過在拖時間!想要等剛剛吞下去的丹藥發揮作用!

下一刻,只見那江北突然扣了扣鼻子,隨後又對着他彈了一下。

怒氣值+2333

“老弟,原來你還能說話啊?會說話要不你就多說點?要不以後出本書也行?”江北牙一呲,一臉笑容的說道。

隨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表情一僵,身體一震,緩緩站直了。

露出了一臉可惜的表情,一臉沉重的說道:“哎……我不該這麼打擊你的,你這文化水平看着就不行,肯定連九年義務教育都沒接受過,而且今天過後你也活不了了。”

“我佛慈悲,今日我便先渡化了你,希望你下輩子能做個好人。”

江北說罷,再次擡起那小騷騷,直接朝着那道無涯指去!

道無涯徹底怒了,他這輩子就沒這麼被人看不起過!文化水平低怎麼了!

“找,死!”道無涯那喉嚨如同是被什麼給噎住了一般,說話都帶着水浪的聲音!

“喲呵!還浪起來了?”江北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一臉驚訝的看着這道無涯。

來自道無涯的怒氣值+2888

但是……

那道無涯到底還是忍不住了,就算是手上沒武器又如何!他要活活弄死這江北!生啖其肉都絲毫不解心頭之恨!

區區闢海三階的弱者,只會一些裝神弄鬼的手段罷了!

下一刻。

只見那道無涯悶吼了一聲,隨後直接朝着江北直接衝去!

是的,悶吼,這聲音實在是形容不出來,但是江北知道,這老小子是真的被他逼急眼了。

因爲……

來自道無涯的怒氣值+1666+1777+1888……

就算是持續性的提供着,甚至也有漲幅!

短短時間,江北直接從這道無涯身上刷了兩萬多的怒氣值!心裏那叫一個悔啊!

再看看這道無涯一副坐地要弄死自己的樣子,江北現在很憂愁。

他的靈力恢復了一半了。

但是境界的差距不是假的,畢竟他就算是加了點,也不過是闢海三階的弟弟級實力,跟這道無涯封川一階,甚至半隻腳邁入了封川二階的大佬級別實力根本就沒法媲美。

還是那句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而且,最讓江北覺得難受的,便是眼下這情況了,你說……是加點還是不加點?

加點吧,實力那肯定就突飛猛進一波,然後直接反手幹翻這道無涯。

但是……怒氣值怎麼辦?是不是就拉了褲裏了?

要是不加點吧?那很可能就被這道無涯給活生生的拍死!

那麼……是繼續刷分還是回頭直接將這道無涯幹翻呢?

這是個很容易讓人糾結起來的問題。

“砰砰砰!”

江北連續和那道無涯對了幾招之後,心裏更是犯愁了,沒什麼辦法啊,就這簡單地幾下,他就覺得一陣氣血翻涌了。

那握着小騷騷的手都覺得發麻。

這道無涯是特麼屬牛的吧!

自己今天也沒穿紅的……除了內褲!

算了,跑吧。

“追呀,你來追我呀!”江北被打得上躥下跳,但是那嘴還是極不老實的,一邊跑着,一邊還把自己那大黑袍子一撩,也不覺得羞恥。

“來呀!能追上我嗎?追得上我就讓你嘿嘿嘿!”

那道無涯心性本就狹隘,睚眥必報,誰惹到他了,那真就是恨不得當時就給人家殺了。

而且還身居高位,什麼人沒事敢跟他玩這種蹬鼻子上臉的戲碼!

他道無涯,這輩子哪受過這種侮辱!

狼性嬌妻狠狠愛 就算有,以前是江萬貫,現在是江北……這一對父子!

其心必誅!

江北現在覺得很爽。

雖然他現在有些狼狽,但是他卻是能看到自己小面板裏的數字在節節攀升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