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

一下子,李德秋眼睛睜得有銅鑼鍋大,死死盯着杜荷。

好一會李德秋纔回過神來。

“那個,女將軍,小聲點,本少能聽到,那麼大聲說出來,怕外人聽不到似的。”

杜荷馬上小聲報怨道。

“杜二,你咋知道,有證據嗎?”

李德秋詢問道。

杜荷搖搖頭。

“沒有證據。至於爲什麼知道,那是因爲本少有這方面的天賦,絕對不會出錯。”

杜荷早想好的藉口。

天賦那種東西,誰也說不清、道不明白,有點玄乎,現實中確實存在。

一些天賦突出的人,在某一方面真的很強。

李德秋扭頭看向杜荷,象看怪物、熊貓似的。

“那個,那個,女將軍,本少只是個傳奇,別那麼看本少,會害羞的。”

杜荷裝逼道。

噗!

李德秋一聲嬌笑,笑得百花失色。

丫的!

這個女將軍真是一朵帶刺的玫瑰,嬌豔無比,卻沒人膽碰,擔心扎到手。

“杜二,本小姐才發現,你太自戀,太愛裝逼了。”

媽蛋!

有這樣夸人的嗎?

“好了,女將軍,笑過了,咱們還是趕緊向李大帥報告,這事可不簡單。”

杜荷開口道。

“走吧!”

此時,李德秋心中掀起一絲絲情愫。

以前覺得杜荷等人就是紈絝子弟、公子哥,現在看起來,並非如此,還是有可取之處。

別的不說,杜荷身上那種愛國、報國熱情,絕對騙不了人。

剛到幽州,救下那麼多百姓。

爲了給帝國爭取出兵時間,義無反顧的朝頡利可汗二十萬突厥鐵騎發起攻擊。

死死拖住二十萬突厥鐵騎整整一週時間。

正是這一週時間,唐帝國增援趕到,讓頡利可汗失去南下入侵中原的機會。

那樣的勇氣不是一般人敢爲之。

李德秋到幽州,經過一番調查,得知情況,對杜荷才改變看法,心中生出一絲絲好感。

“女將軍,你臉咋紅了,不會是生病了吧!”

杜荷開口詢問道。

哼!

“閉嘴!本小姐的事,要你多管閒事。”

李德秋呵斥道。

一下子,杜荷傻愣。

丫的!

女人心海底針,讓人無法捉摸。

杜荷那傻腦子,加上情商不高,如何猜得透小女孩的心事。

被罵是理所當然,不被罵纔怪。 “交什麼保護費,你能保護我什麼?我也沒貢獻點!”林楓知道在鎮上,三個宗門的弟子都絕對禁止打鬥,否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從小習武的他,對這幾個和他同齡的人,是不會怕的。

“別不識相,惹毛了,走出鎮外就弄死你!”那人也怕被人聽見,低聲威脅道。

“就憑你?大家都是同期進入宗門的師兄,努力修煉,憑本事賺取貢獻點。這樣做,對你沒好處!”林楓說完,揚長而去。

“下次千萬別在鎮外遇到我,否則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威脅無果,他扔下了一句狠話。

外門弟子崇尚實力,宗門也不會管弟子之間的相互打鬥。沒有靠山,勢力弱小之人,受欺負是普遍現象。進入宗門四個多月,林楓遇到過不少這類以強凌弱,以大欺小的場面,實力不夠,被打、被侮辱,只能自認倒黴,誰也不會替你主持公道。

西山種植靈草的人反倒相對好些,大家的修爲都低,只要不去招惹別人,不自討沒趣,修爲高的人瞧不上你,就不會爲難你。林楓購短劍的目的,當然是爲了防身,“我不惹你們,但兔子逼急了也會咬人!”

搭陸師兄的紙鷂回到宗門,差不多就到了中午時分,在外事堂裏換了生活物品,這次賺了貢獻點,說好要請趙師兄一起在‘一壺醉’吃午飯,將背篼就放在他那裏,正說要在鎮上等他,卻遇了田師兄。

“田師傅,你好!”

“修煉之事怎樣了,到房間來!”田師兄說道。二十七、八歲的田子清,據趙師兄私下講,已修煉到了六層巔峯境,修爲同張主事相同,只是他這人性格怪僻,不合羣,很少與人打交道。

“能感覺到有天地靈氣入體,就是不能突破到一層,田師傅,有什麼方法,能讓我突破到一層?”待他輸入真氣探視之後,林楓問道。

“林師弟,聽了之後,你不要太難過。你的經脈經過這幾個月的修煉,的確擴展了不少,其他師弟再努力也不及你。但是,儘管接受了如此多的天地靈氣,你的丹田卻沒法將其儲存下來,因此不能迴流到身體的經脈中來改造你身體的骨骼、血液、肌肉組織,達到重塑身體、質的飛躍,更沒法使用它。

憑我對脈理的鑽研、認識,若你的丹田和其他人相同的話,別說突破到一層,就算達到兩層、三層,我也不會感到絲毫意外,你這幾個月努力修煉的效果,就算用修煉奇材來形容,也決不過分。這種特殊情況,我從未遇到過,更沒法幫你,所以今後別再叫我師傅,就叫我一聲師兄吧!”

“田師傅,什麼叫做‘漏斗形’丹田?掌門人探視過我身體,我聽他對丁長老私下說過!”

“就是不能儲存真氣的丹田,他說得一點沒錯,你別太難過。張主事是我的師兄,他誇你膽量奇大,一人住敢住在山上。現在,身體完全恢復了,或許你在其他方面努力,說不定今後也會有很大建樹。宋師兄當年也算是修煉奇材,只可惜英年早逝,…”

“您也認識宋師兄?他的事,我聽張主事講過了”

“我們三人是過命的兄弟,他出事後,我們卻無法湊夠丹藥錢,求天天不應,眼睜睜看着他流盡最後一滴血,讓我自責到今天,… 宗門大佬,根本就不在乎弟子的死活,再求也沒用,… 回去吧,別太難過,千萬自己保重、小心。說實話,聽他如此誇你,我也很佩服你的膽量!”

“我真的不能修煉嗎?”同趙師兄在‘一壺醉’吃了午飯,林楓回到山林中的家,坐在門坎上。田師兄的話,在他腦海中老是揮之不去,讓他感到份外的沮喪。“第一次與張主事見面,他在林中,其實也表達了同樣的意思,只是我當時沒意識到而已,…”陷入悲哀之中的林楓,將進入宗門來的點點滴滴之事,全都串在了一起,越想越失落,越想越無望,甚至想到死。

“如果我就這樣去死、沉淪下去,難道就不報滅族之仇了嗎,… 他們的修爲再厲害,敢讓毒蛇咬一口,別人說我是廢材,我就自暴自棄嗎?

在山上的這兩個多月,自我感覺是越來越強大,在這之前,我哪可能追得上野鹿?就算真的不能提高修爲,我也比普通人要強大得多!”坐在那裏整整想了一個下午,終於從頹廢、沮喪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都認爲我不行,我就偏要逆天而行,做出個樣子讓他瞧瞧!”關上院門,心中如有一團火焰在燃燒,在山林中狂奔,用這種近乎虐待自己的方式,來減輕心中的煩惱、壓力,沿着崎嶇小道向山上跑去。

跑得腿肚抽筋、精疲力竭的林楓,累得實在不行後,坐在地上不自覺地運行起‘煉氣訣’,當他心情剛纔平靜,腦海中突然查覺,一道細若遊絲的氣流從丹田中涌出,自行沿着經脈運行,不靜下心來,根本就感覺不到。

“咦,我的丹田不是漏斗形嗎,怎麼可能儲有這道氣流?”爲此失望了一下午的林楓,此刻是大惑不解。只是仍在運用‘真氣運行篇’,讓這道細若遊絲的氣流按‘修煉訣’有序地沿經脈行走,最後又歸入丹田。

七週天后,那絲氣流又消失在了丹田,人卻感到舒適無比,先前的疲勞不僅完全恢復,更是覺得神清氣爽,渾身反而充滿了力量,比未奔跑前的狀態還要好得多。

“難道是要將全身力氣耗盡,丹田內這道恢復疲勞的氣流纔會出現?”似乎悟出了這層關係,林楓望了望四周的山林,擡起腳來又開始了更爲瘋狂的奔跑。

“再堅持一會兒!”累得兩眼冒金星的他,心裏卻不斷地鼓勵自己。比前次更甚、直累得喘不過氣來,雙腳完全在打顫,想撲倒在地上時,坐下來打坐修煉。沒讓他失望,那道氣流似乎更爲粗壯了些,凝神就感覺到了,幾個周天運行後,身體又得以完全恢復。

“哈哈,哈哈,我並不是修煉廢材,只是身體比別人特殊點而已,知道今後該怎麼做,纔能有助於提升修爲了!”這次有意將力氣耗盡,得出了這個結論,將先前的陰霾、沮喪,絕望完全清掃去了。

“我這是在哪裏?”先前只顧着去應證待解的疑團,完全沒管腳下的道路。此時,就着月光,望着陌生的山谷,完全辨別不出方向,徹底地迷路了。

“管它的,朝山下走,總歸可以回去!”踏着輕快的步伐,林楓悠然自得地想穿過一片森林,朝山下走去。

一道腥臭氣流無風自起,帶着令人震顫、恐懼的氣勢,撲面而來,讓原本心情大好的林楓,莫名地感到了危險。

隨着“昂…”的一聲長嘯,林楓前面不遠,一對銅鈴般、明亮如電、綠油油的邪惡眼神,直直地向他射來,銀灰色的身軀,在幾丈開外,隨時都可以向他撲來。林楓腦海中一下反應出來,“遭了,遇到了難纏的‘嘯月天狼’!”

按外事堂晶石公示牌上的記載,這種體型、身上有鱗片的成年天狼,至少應歸結爲四階靈獸,未達到煉氣六層修爲之人絕不可去招惹,否則是必死無疑。

四目相對,相隔就幾丈遠,此時的林楓,儘管兩個多月來,天天晚上都在與野獸打交道,見對四階的天狼,當然未狂妄到敢與它正面交鋒的地步。腳下抹油,轉身狂奔,奪路而逃。

面對奔跑如風,縱身一跳就是兩、三丈的四階天狼,他哪能輕易逃得掉。隨着一聲狂暴的長嘯,飛縱而來,要將這個人類撕成碎片,成爲它今天的腹中食物。

慌不擇路、狂奔下的林楓,只能憑感覺、利用樹木、地形來避開它的直面攻擊,幾次無果的攻擊,更是將它激怒,怒吼着飛縱過來。

據說四階的靈獸,已開了一些心智,幾次撲空之後,可能是看清了眼前這個狡詐人類所用的伎倆,這次它撲來的線路,正好封死了林楓逃跑的方向。四階天狼可能心中在想:“看你這個小小的人類,還能朝往哪裏逃?”

林楓沒有修爲,可在森林中與野獸搏鬥的實戰經驗,卻比許多修爲高的師兄強得多。此時,發揮出了重要作用。天狼的飛撲,林楓身體的重心已偏離,眼看是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就要血染當場時,林楓卻做出一個就地打滾的動作,險之又險地避過了天狼這必殺的一撲。

“可惡的人類,我定要將你撕成碎片,…”又一次沒將這個人類留下,天狼更是怒火中燒,轉身又蓄勢撲來,心裏在想:“該死的人類,這次看你又往哪逃?”

森林裏狂奔,剛纔又避開了必殺的一着,林楓的衣袍,早已被林中的樹枝、荊棘掛得不成樣子,臉上,身上也被劃破了許多口子,渾身是傷痕累累,皮膚表面流了不少的血。沒想過要出遠門,身上沒有一樣防身的東西。此刻的林楓真是着急啊,猛然間,摸到了那柄新買的短劍,也就比匕首長几寸,電光石火般下就抽了出來。 杜荷、李德秋二人走到李靖大帳前,李德秋直接走進去,杜荷則停下來。

“報告!”

杜荷大聲吼了一聲。

重生–舐血魔妃 шшш¸ Tтkд n¸ ¢ 〇

李德秋能隨意進入大帳,杜荷可不行,得報告,對方同意才能進入帳中。

這一點常識,杜荷是清楚的。

“進來!”

杜荷這才挺起胸脯走進去,看了下大帳中,除李靖外,還有程咬金、秦瓊、侯君集等人在。

系統,察看這些人的四維屬性。

遵命!

不是真正察看,是爲了檢查一下是否有間諜。

接下來要報告間諜一事,若是大帳中有頡利可汗的間諜,那就不能胡亂講了。

一番察看,沒發現什麼問題。

杜荷心中才放下來。

“報告大帥,發現幾名突厥人間諜,請問大帥要怎麼處理?”

杜荷開口道。

啥!

間諜?

一下子,大帳中的將軍們瞬間傻眼、呆滯!

連李靖也震撼無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