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丁牧剛剛恢復過來,就再一次朝着樹妖衝了過去,無數劍意開路,將沿途的低階樹妖斬殺,左手長劍對着樹妖再度刺出。

隨着丁牧身上的氣息波動再次消散,樹妖體內剛剛汲取過來的生機也開始快速消散,隨後它的身體上就出現一個可怕的傷口。

就在丁牧發起進攻的時候,殺意分身也動了。

雖然殺意分身的最終目的是殺死丁牧,但他也是最瞭解丁牧的,因爲他本身就是丁牧凝聚出來的,自然知道應該在什麼時候做出什麼樣的攻擊來配合丁牧。

殺意鐵劍再次刺進樹妖的身體,冰冷的殺意擴散開來,再一次肆意破壞樹妖體內的生機。

樹妖吃痛,身體劇烈掙扎,然後粗壯的枝條再次出現,抽向殺意分身,殺意分身不敢力敵,急忙躲閃,然後粗壯枝條就朝着丁牧抽了過來。

但是這一次,沒有枝條牢籠阻擋視線,丁牧又怎麼會被粗壯枝條抽中?

快速躲閃,避開粗壯枝條的同時,左手長劍輕輕一劃,那粗壯的枝條竟然直接斷成了兩截!

看起來只是稀鬆平常的一劍,但也是實實在在的自在歸真劍,威力之大,粗壯枝條自然抵擋不住。

樹妖失去粗壯枝條,身體抖動更加厲害,丁牧的腦海裏響起一聲怒吼。

“你!你竟然敢如此對我,你死定了!!”

丁牧懶得理會樹妖的怒吼,如果單憑怒吼就能殺死人的話,那丁牧都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

陰陽劍揮動,上萬道劍意飛射而出,籠罩了方圓百米的範圍,將周圍十五階一下的樹妖斬殺殆盡,然後左手長劍再度刺出,樹妖還沒來及汲取生機恢復,就再一次失去靈氣波動,身上又一次出現了一個可怕的傷口。

殺意分身則是趁機迴歸,殺意鐵劍化作紅光刺進樹妖的身體,樹妖的掙扎更加劇烈了。

哪怕樹妖身高超過了五十米,身軀龐大,但也禁不住丁牧和殺意分身如此攻擊,只要再來幾次,它肯定也堅持不住。

但十九階的樹妖不可能只有這點本事,眼見丁牧和殺意分身咄咄相逼,樹妖竟然放棄防禦,周圍的枝條突然收回,片刻之後,竟然從身體里長出幾十條粗壯的枝條!

丁牧見識過這些粗壯枝條的威力,隨便一根枝條都擁有將他打傷的力量,若是殺意分身被這粗壯枝條抽中,怕是就要直接消散,所以丁牧也不敢小看這些粗壯枝條,急忙躲閃。

殺意分身反應更大,急速後退,幾乎已經退到了粗壯枝條的攻擊範圍之外。

利用粗壯枝條將丁牧和殺意分身趕出攻擊範圍之後,樹妖急忙從周圍低階樹妖體內汲取生機,恢復傷勢,補充消耗。

丁牧見狀,知道不能再這麼耗下去,依仗自己肉身強悍,再一次朝着樹妖衝了上去。

頓時十根粗壯枝條朝着丁牧抽過來,丁牧急忙施展自在歸真劍,斬斷其中的三條,避開七條的攻擊,但就這麼一耽誤的功夫,樹妖的身體竟然再次長出來幾十根粗壯枝條!

只要有源源不斷的靈氣和生機,樹妖就可以不斷生出新的粗壯枝條,對丁牧和殺意分身形成強大的威脅。

丁牧見狀,也不往前衝了,反而再次退出來, 朝着周圍的樹妖衝了上去。

既然十九階樹妖長出了這麼多粗壯的枝條,正面和樹妖對抗就顯得非常不明智,不如利用樹妖移動不便的特點,先對周圍的低階樹妖出手,只要能將這些低階樹妖的數量減少到一定程度,再回來和十九階樹妖打消耗戰,勝算就大了很多。

殺意分身也領會到了丁牧的意思,和丁牧一左一右衝向了周圍的低階樹妖。

十九階樹妖發現了丁牧和殺意分身的意圖,龐大的身軀開始移動,追着丁牧跑,奈何它的身軀太過龐大,移動緩慢,根本追不上丁牧,只能眼睜睜看着周圍這些樹妖被丁牧殺死。

它有心讓這些樹妖逃跑,但又怕這些樹妖逃跑之後,丁牧反過來打它,到時候沒有樹妖提供的生機和靈氣,它如何是丁牧的對手?

可不讓樹妖逃跑吧,它們面對丁牧的時候又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只是平白送菜而已。

無奈之下,樹妖發出一聲怒吼,一個聲音在丁牧腦海裏響起。

“住手,我可以放精靈一族離開,但你也不能繼續對我們樹妖一族出手!”

丁牧冷笑,“到了這個時候,你覺得你還有資格和我談條件嗎?”

不是丁牧不給樹妖面子,而是十九階的樹妖能夠讓丁牧提升至少一千層的修爲,只要能將這隻樹妖的元神吞噬,丁牧就能成功突破到入禪境,所以丁牧怎麼可能放棄?

樹妖看到丁牧不肯讓步,發出恨恨的聲音,“這是你逼我的!既然你不肯讓步,那就死在這裏吧!”

“無盡牢籠!起!!” 隨着樹妖這充滿恨意的聲音在丁牧腦海中響起,丁牧就感覺到周圍的靈氣開始出現極爲異常的波動。

如果之前只是樹木復活,化作樹妖,那麼如今就是遍地的小草竟然都擁有了生命氣息,化作一根根枝條,編織到一起;而那些已經化作樹妖的樹木則是將整個身體都化作無數枝條,朝着丁牧席捲而來!

面對漫天的枝條,丁牧急忙發出劍意抵擋,奈何這些紙條都很堅韌,而且數量極多,就算丁牧能在頃刻之間發出上萬道劍意,而且源源不斷,依舊無法破開這些枝條,頃刻之間被這無數枝條包圍,一層層包裹之下,枝條牢籠格外堅固,就算丁牧全力出手,短時間內也無法破開。

再一次被困住,丁牧沒有慌亂,左手長劍對着樹妖所在的方向點出,下一秒,樹妖的身體上再次出現可怕的傷口!

但是樹妖不躲不閃,甚至沒有理會身體上突然出現的傷口,而是將數十跟粗壯的枝條朝着丁牧所在的牢籠抽了過來。

下一秒,牢籠破碎,丁牧再一次被抽飛出去,但這還沒完,樹妖耗費這麼大精力施展出來無盡牢籠,怎麼可能就這點效果?

在丁牧倒飛出去的時候,周圍無盡的枝條再一次將丁牧鎖定,頃刻之間編織出第二個枝條牢籠,然後粗壯枝條再次抽過來,丁牧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再一次被打飛,在空中連續吐出幾口鮮血。

丁牧此時也是無奈,他剛剛施展了自在歸真劍,體內靈氣還沒有完全恢復,只能憑藉強悍的肉身抵擋主要的攻擊,又被這枝條牢籠影響了視線,根本躲不開粗壯枝條的攻擊,結果就是徹底落入下風。

好在丁牧停止施展自在歸真劍之後,氣息波動和靈氣開始快速恢復,識海里的小草發出勃勃生機,幫助丁牧恢復傷勢。

然後,丁牧和樹妖之間就陷入了一個循環,樹妖不斷藉助枝條牢籠和粗壯枝條對丁牧發起攻擊,丁牧恢復靈氣之後倒是能夠勉強感知到粗壯枝條的動向,奈何這粗壯枝條的數量太多,他根本不可能完全躲過,結果就是一下接着一下被抽飛出去。

而丁牧則是藉助識海里小草散發出來的生機,不斷恢復傷勢,時不時抓住機會,施展自在歸真劍斬斷幾根粗壯枝條。

但不管丁牧如何攻擊,這些粗壯枝條的數量卻從來沒有減少,丁牧斬斷一根,樹妖就再長出來一根。

殺意分身看到丁牧和樹妖僵持起來,有心上前助戰,但周圍總有十幾根粗壯枝條對他發起攻擊,他沒有丁牧那般強悍的肉身,不敢和粗壯枝條正面碰撞,只能遊鬥,所能發揮的戰力極其有限。

當丁牧再一次被抽飛的時候,意識到這樣下去不行,樹妖森林太過龐大,雖然他和殺意分身聯手殺死了不少樹妖,但誰也說不清這裏到底還有多少樹妖,丁牧也不敢保證識海里的小草能夠一直提供勃勃生機,幫助他恢復。

任何東西都是有盡頭的,萬一識海里的小草蘊含的生機耗盡,他要怎麼辦?

眼看粗壯枝條再次抽過來,丁牧不再躲閃,任由枝條抽中自己,吐血後退的同時,借力改變方向,儘可能地和樹妖拉開距離,如是幾次之後,丁牧終於脫離可樹妖的攻擊範圍。

此時樹妖的攻擊範圍,可比之前的攻擊範圍擴大了數倍不止。

但不等丁牧鬆口氣,周圍竟然出現無數細小枝條,將丁牧包圍起來,再次構成一個枝條牢籠,將丁牧困在其中。

整個樹妖森林,都是樹妖的攻擊範圍!

丁牧心中頗爲無奈,這次還真是遇到硬茬子了。

好在丁牧沒有直接施展自在歸真劍,依舊保持了對靈氣的感知,很快就感應到十幾根粗壯枝條朝着牢籠抽打而來,丁牧自知不可能完全躲閃,只能激發靈氣,憑藉強悍的肉身正面硬抗這一擊。

轟隆一聲,牢籠破碎,丁牧再次飛出去,不過這次他有所準備,只是受到一些震盪,隨着識海中小草不斷散發出勃勃生機,這種小傷頃刻之間就能恢復過來。

雖然整個樹妖森林都是樹妖的攻擊範圍,但樹妖森林也是有邊界的,既然暫時沒有辦法殺死十九階樹妖,那就暫時離開這裏,再想別的辦法。

於是樹妖森林內就出現了這樣一幕,數十根粗壯的枝條和無數細小枝條混合在一起,細小枝條不斷構建牢籠,將丁牧困住,粗壯枝條則是一次次將牢籠擊碎,以此擊傷丁牧。

但是丁牧憑藉強悍的肉身和識海中小草源源不斷提供的生機,不斷恢復傷勢,沒有給樹妖任何機會。

十幾分鍾後,丁牧衝出樹妖森林,周圍的樹妖倒是想追上來,奈何速度太慢,根本追不上丁牧,只能作罷。

殺意分身因爲沒有受到樹妖的重點照顧,此時也衝出了樹妖森林,身形看起來頗爲狼狽。

十九階樹妖也追不上丁牧,發出一聲聲怒吼,隨後樹妖的聲音在丁牧腦海中響起:“你如果還敢進入樹妖森林,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滾!!”

萬界修仙傳 丁牧冷笑,不需要樹妖放過他,他也不會放過樹妖。

不說他已經答應了卡米爾要把精靈一族從樹妖森林中救出來,單說十九階樹妖今天給他帶來的傷害,以及十九階樹妖能給他帶來的提升,他都不會放過這隻十九階的樹妖。

樹妖雖然難纏,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

如今能對樹妖造成傷害的手段有兩種,自在歸真劍和殺意鐵劍,但是因爲丁牧自身修爲不高,這兩種方式都無法在短時間內將樹妖殺死,所以丁牧必須從其他方面入手來對付樹妖。

想來想去,似乎也只有血焰大陣才能完全剋制樹妖,但丁牧對血焰大陣的研究並不深,就算佈置出來,也不可能將血焰大陣的威力完全發揮出來。

把林詩慧叫過來,又太危險了,畢竟十九階的樹妖,不是十七階樹妖能想比的,以林詩慧目前的修爲和戰力,一旦被粗壯枝條擊中,怕是就直接死了。

所以只能暫時放棄血焰大陣,要換一個方法來對付樹妖。

經過一番思慮之後,丁牧想到了一個方法,混沌訣。 混沌訣可以吞噬一切屬性的能量,靈氣、魔氣、氣血之力都可以吞噬,樹妖體內的生機自然也不在話下,如果丁牧能夠衝到樹妖身邊,施展混沌訣,全力吞噬樹妖體內的生機和靈氣,就可以源源不斷地提升修爲。

考慮到樹妖可以從整個樹妖森林內汲取生機和靈氣,幾乎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只要操作得好,丁牧完全可以通過混沌訣不斷吞噬生機和靈氣,突破到入禪境!

但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丁牧在施展混沌訣的時候,不能受到打擾,尤其是樹妖那些粗壯的枝條,否則丁牧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施展混沌訣提升修爲。

所以丁牧把主意打到了殺意分身上,希望殺意分身能幫他拖延時間,給他爭取足夠的時間吞噬樹妖體內的生機和靈氣。

殺意分身感應到了丁牧的想法,發出一聲冷哼,雖然表示出了不屑和不滿,但也沒有反對。

想要殺死樹妖,只能用上一些手段,他也不願意承認失敗。

於是丁牧在樹妖森林外修整一個小時,精神狀態恢復到最佳狀態之後,再次施展殺意分身,又將殺意分身凝聚到自己左手之上,左手拿着殺意鐵劍,右手拿着長劍,衝進了樹妖森林。

十九階樹妖早就料到丁牧不會這麼簡單就放棄,周圍的樹妖還沒有完全散去,卻也沒有直接對丁牧發起攻擊,而是讓丁牧深入樹妖森林,這樣丁牧想要再次逃出樹妖森林,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丁牧也有意和樹妖分一個勝負,無視了周圍這些低階樹妖,朝着十九階樹妖衝了過去。

“哼!你還敢回來!!找死!!”

樹妖的聲音再度在丁牧腦海中響起,隨後數十根粗壯枝條襲來,丁牧不躲不閃,朝着這些粗壯的枝條衝了上去,自在歸真劍施展出來,將面前的五根粗壯枝條斬斷,但是更多的粗壯枝條抽了過來,丁牧只能改變方向,暫避鋒芒。

此時丁牧距離樹妖的身體還有三十多米。

樹妖也發現丁牧想要靠近的意圖,無數細小枝條襲來,再次構建一個牢籠,將丁牧籠罩起來,隨手數十根粗壯枝條抽過去,將牢籠打碎,但是卻沒有發現丁牧的身影,只看到一道白光閃過,下一個瞬間,丁牧突然來到了距離樹妖不足一米的位置!

瞬移神通!

丁牧早就領悟了瞬移神通,但是在之前的戰鬥中一直沒有用出來,目的就是爲了在關鍵時刻給樹妖一個驚喜。

樹妖也沒有想到丁牧竟然還留有後手,但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做出反應了,丁牧左手中殺意鐵劍猛然刺進去,冰冷的殺意擴散開來,樹妖感受到殺意的威脅,無數枝條襲來。

丁牧順勢鬆開殺意鐵劍,取出陰陽劍,無數劍意順着殺意鐵劍造成的傷口鑽進樹妖的身體,從內部進行破壞。

同一時間,無數枝條抽了過來,殺意分身出現,手中殺意鐵劍揮動,將細小枝條全部斬斷,至於粗壯枝條,一概不管,那不是他能對抗的。

好在丁牧也沒有閒着,施展自在歸真劍斬斷四根粗壯枝條之後,抓住機會,再次一劍刺中樹妖身上的傷口,自在歸真劍的恐怖威力再次顯現,竟然在樹妖的身體上造成了一個半米方圓的傷口!

樹妖吃痛,粗壯枝條不計後果地朝着丁牧抽打過來。

丁牧不敢託大,顧不上將陰陽劍抽出來,急忙躲閃,殺意分身更是不敢硬擋,和丁牧一起躲開,隨後數十根粗壯枝條抽中樹妖的身體,帶起無數木屑,還將剛纔那個傷口又擴大了一番。

但是這個傷口相比於樹妖龐大的身體而言,就真的不算什麼了,隨着樹妖不斷從低階樹妖體內汲取靈氣和生機,傷口竟然開始恢復。

丁牧當然不會眼睜睜看着他好不容易打出來的傷口恢復,趁着粗壯樹枝的攻擊剛剛過去,再次施展瞬移,來到傷口處,自在歸真劍用出來,不僅阻止了傷口的恢復,還將傷口進一步擴大。

然後左手抓住陰陽劍,上萬道劍意在樹妖體內爆開,繼續擴大戰果。

樹妖中計,發出徒勞的怒吼,數十根粗壯的枝條再一次襲來,但是丁牧這一次卻沒有躲閃,站在樹妖傷口處,上萬道劍意飛射而出,勉強阻擋一下這些粗壯枝條的攻擊,然後就不躲不閃,用身體硬生生擋住了樹妖的攻擊,連續吐出幾口鮮血。

識海中的小草開始發揮作用,快速恢復丁牧身上的傷勢,丁牧則是順勢施展出血祭之術,又取出泣血丹一口吞下,在血祭之術和泣血丹的雙重作用下,丁牧的氣息暴漲,已經來到了窺天境巔峯,距離入禪境只差一步!

隨着丁牧修爲暴漲,劍意的威力也得到了提升,丁牧再一次將陰陽劍刺進樹妖的身體,擴大傷口。

殺意分身也趁機衝了進來,殺意鐵劍不斷對樹妖的傷口發起攻擊。

短短兩秒鐘之後,樹妖身上那原本只有半米方圓的傷口竟然擴大到了兩米長,半米寬!

丁牧沒有任何猶豫,將長劍收起來,陰陽劍交到左手,狠狠刺進樹妖的身體,右手一揮,殺意分身融進丁牧的身體,殺意鐵劍則是落到了丁牧的右手上。

隨後丁牧鑽進樹妖身上這個傷口內,藉助陰陽劍已經刺進了樹妖的身體,穩住身形,混沌訣全力運轉,源源不斷地從樹妖體內汲取靈氣和生機。

樹妖感應到體內的靈氣和生機正在被丁牧吞噬,雖然被丁牧吞噬的部分對它來說不算什麼,但這種感覺很不好,於是它再也顧不上對丁牧發起攻擊會不會對自己造成傷害,幾乎所有的粗壯枝條都朝着丁牧這邊抽過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