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青峯的腿傷易治,但初八的眼傷卻是沒法治,想要治好初八被石灰灼傷的眼睛,真的很難,眼睛不同於其它部位,用一些生肌活膚的丹藥就能除舊換新,恢復健康。

想要治療灼傷的眼睛,只有找到傳說中的神丹【龍眼丹】,或是元嬰期高手花費大能耐,給初八換一雙眼睛,否則初八隻能變成一個瞎子。

目前,初八已經跟隨藥師回到葛家隱世修煉之地……

五門八派都盤踞着在洞天福地之中,這些靈氣聚集的地方,藏於華夏卻不納入華夏地圖之中,屬於五門八派私有之地,可見他們勢力有多大!

話說回葛青峯,他老爸好不容易給他派了個高手過來,可卻是個草包,以築基後期修爲去對付築基初期的葉東,還能被葉東弄瞎雙眼,不是草包是什麼?

現在葛青峯又沒有對付葉東的力量了,每天看到葉東和葛靈兒出雙入對,他就想捏碎葉東。

今天,葛青峯透過關係,得知一個地下懸賞網站,這個網站主要發佈一些殺人懸賞,發佈之後,只要價格讓人心動,就會有很多人去暗殺被懸賞之人。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價格底線,懸賞發佈之後,這個網站會派人調查被懸賞者,看看是否屬實,以及任務難度分類,最後纔是地下殺人接單。

葛青峯抱着筆記本,來到樓頂曬太陽,然後輸入那個懸賞網站的地址,當他按下回車鍵時,一個彈窗蹦了出來,需要輸入口令,才能進入這個網站。

“599usa*****”

葛青峯輸入朋友給的口令,然後按下確定鍵,這一次順利進入網站,網站分類很簡單,三大類,一類待發布懸賞任務,一類以完成懸賞任務,最後一類纔是懸賞任務。

葛青峯點入懸賞任務這一類,頓時蹦出數十個懸賞任務,有些標着紅色標籤,說明任務有人接下,如果完成,這個任務會歸納到完成懸賞任務類中,如果失敗,那個紅色標籤會撤掉,撤掉之後其他人才可以接單。

當葛青峯把一個個懸賞任務看過之後,非常吃驚,這些任務之中,無一不是刺殺他國政要,或是福布斯富豪榜前百的人物!

最讓葛青峯吃驚的是已完成任務中,這裏有着許許多多他國政要、達官貴人的名字,其中最爲顯眼的島國前任首相,居然是被人暗殺的,當時媒體報道可是意外身亡啊!

“連島國國家一把手都能暗殺,那麼區區一個葉東,應該不在話下。”

葛青峯暗自想到,然後立馬點擊發布任務欄中,去發佈懸賞,葛青峯由於痛恨葉東,所以懸賞的價格非常高,一億美金,居目前懸賞網站最高一個懸賞。

任務發佈後,立即就有數十人對這個單子進行最高關注,等待網站方確定任務等級,可以接單時,他們便會以第一時間接下這個高額懸賞單子。

此時,在葛氏大廈,葉東還不知道,他已經被殺手界高度關注,甚至有些殺手已經動手買機票,準備先行一步,來實地考察。

其實當任務發佈時,許多殺手都知道被懸賞者葉東,就是曾經的傭兵之王葉東,不過在高額錢財下,這些人根本不會顧及那麼多,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管你是傭兵之王,還是殺手之王,爲了錢,總會有許許多多不要命的人前仆後繼的涌入江南市對付葉東。

……

葛氏集團,總監辦公室內。

葉東一覺睡到11點,才被林蓉蓉給拍醒。

“懶蟲,起牀啦。11點了,我們去吃飯吧!”林蓉蓉俏皮道。

“這麼快就11點啦,時間過得可真快啊!”葉東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歉意道:“蓉蓉,我恐怕不能和你去吃飯了,有點事,我要回去一趟。”

“哦,沒關係,那我和我靈兒一起去。”林蓉蓉勉強的笑了笑。

“對了,靈兒呢?”葉東問道、

“靈兒姐,去洗手間了。”

林蓉蓉回答道。

“哦,蓉蓉,那你和靈兒說說,我出去一趟,中午回來。”由於現在已經11點,葉東要趕着給林雪漫送午飯,所以沒時間等葛靈兒出來親口和她說。

“好的。”林蓉蓉點了點頭。

“蓉蓉,你真好,讓我親你一口,算是給你的報答吧!”

說着,葉東作勢就要去親林蓉蓉。

林蓉蓉伸出把葉東推走,嗔怒道:“切,還報答,揩油還差不多,不給親。”

“嘿嘿,我走了。”

щщщ ★TTKΛN ★¢ 〇

離開葛氏大廈,葉東便開着車前往林雪漫所住小區,途中葉東去酒店打包了三菜一湯、兩份飯,帶過去和林雪漫一起吃。

四十分鐘後。

葉東來到林雪漫家門口,這次葉東沒有撬鎖,而且按門鈴。

青天白日也不好撬鎖,讓別人誤會當成小偷那就不好了。

很快,葉東按下門鈴,不到一分鐘,便傳來歡快的腳步聲,接着房門被打開,林雪漫的身影出現在葉東面前,她穿着一條粉紅色超短褲,把一雙雪白無瑕的美腿露在外面。上衣是一件白色絲質短袖,上面有非常可愛樹懶熊的圖案。

“東哥,快進來吧。人家等你帶吃的,你這麼晚纔來,我都快餓死了。”林雪漫嬌嗔道。

“嘿嘿,人在餓的時候,吃東西纔是最香的,所以現在吃正好。”

葉東嬉笑一聲,在門口換了雙拖鞋,然後和林雪漫走到餐桌邊上,把手中的三菜一湯給擺好。

“哇,好香,東哥,這你是去飯店定的午飯吧?”

林雪漫一看這些菜的花樣和造型,立馬就猜出不是路邊小炒,而且飯店燒製,也只有飯店纔會這麼注重菜的色澤和造型。

“是啊!隨便去的一家,也不知道好不好吃,吃吧,一會該涼了!”

葉東笑了笑便打開一個飯盒,坐下來先吃了。

“嘻嘻,東哥,你胃口真好。”

林雪漫看着大口大口吃飯的葉東,怎麼感覺他也不像是那些有錢的公子哥,可葉東不是有錢的公子哥,又哪來的錢買得起別墅。

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葉東是富一代,可是葉東纔多大,二十來歲而已,比她還小上一兩歲,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葉東必然是天才。

“咦,雪漫,快吃啊,看着我幹嘛?”葉東問道。

“哦,我這就吃。”

吃飽喝足,葉東勤快的把垃圾收拾乾淨,然後和林雪漫相擁在沙發上。

“雪漫,你現在是我的女人,有些事我也不想瞞你,想和你講清楚,你要聽嗎?”葉東忽然說道。

“嗯。”林雪漫點了點頭,心裏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那就說了……”

接下來,葉東把他的一切都給說了出來,首先是講述他的傭兵生涯,時刻於死神擦肩的日子,接着是回到江南市,接觸到的隱藏世俗的修真之人,以及葉東現有的女人,通通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聽完葉東所講的一切,林雪漫情緒一直在變化,首先葉東講述他當傭兵時,那種艱苦的日子,她爲葉東流下眼淚。接着聽葉東說這個世界還有修真問道之人,並且他師父就是成功問道飛昇成仙的人,她本能以爲葉東在騙她,可是當他看到葉東眼中沒有一絲雜質,充滿真誠的眼神,卻有選擇相信葉東。

可是,當聽到最後,葉東擁有的不止她一個女人時,林雪漫立即推開葉東,用複雜的眼神看着他…… 下午,一點鐘。

葉東灰頭土臉的從林雪漫家走出來。

他是被趕出來的,他沒想到和林雪漫坦白之後,林雪漫的反應會那麼激烈!

其實葉東不瞭解女人,不是誰都能和葛靈兒一樣,可以接受一個男人有大老婆、小老婆、小小老婆的……

所以,林雪漫在得知葉東今後擁有的不止是她一個女人,林雪漫痛哭了,直接就把葉東趕出她家,叫葉東以後不要再去見她,就當他倆什麼事都沒發生。

林雪漫愛葉東沒錯,但她卻做不到和別的女人分享同一個男人,現在做不到,以後估計也做不到,當到底做不做到,只有時間才能說明這一切。

然而,葉東也不能因爲林雪漫一個女人,而放棄葛靈兒,放棄柳如雲,以及心儀他的劉倩倩……這些女人目前都是葉東不能割捨的女人。

所以,葉東和林雪漫這段短暫的情緣,只能看後續的發展,如果時間的轉輪還能將兩人磨合在一起,那麼或許有轉機,如果不能,那麼林雪漫將會成爲葉東記憶裏的一個深刻回憶!

葉東在林雪漫樓下回頭看了看,期望中林雪漫的挽留並沒有出現,這才徹徹底底的拉聳着臉坐到一旁的車內。

這時,後座車門忽然被人打開了,葉東以爲是林雪漫改變主意,過來找他。可是,當他回頭往車後座看時,他失望了。

進來的一個他不認識的女人,長得非常漂亮,鵝蛋臉、黛眉杏眼,瓊鼻小嘴,額頭上有一道月亮形胎記,這個胎記不僅沒用讓她俊美的臉龐失分,反而給她加上幾分。

除了長相,女人的身材也非常好,穿着一件白色山水畫短袖旗袍,手裏拿着一把扇子,正笑眯眯的看着葉東。

“姑娘,我好像並不認識你吧?”葉東問道。

“哎呀,小哥,這麼健忘啊!昨晚我們曾有過一面之緣,這就忘啦?”旗袍美女嬌嗔道。

“昨天我們見過?”

葉東有些奇怪,這穿旗袍的美女,在他記憶並沒出現過!不對,那眼神有些熟,想到這,葉東忽然一驚,這位旗袍美女是昨晚在樓頂和大鬍子中年進行追逐戰的高手啊!

“小哥,你終於想起倫家了,好開心哦!”

旗袍美女露出燦爛笑容,彷彿一個純真少女一般。

霸道總裁你好壞 “什麼想起來了,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走吧!”

旗袍美女過來,必然是爲了把塊藏寶圖,如果葉東不知道那是藏寶圖或許會給她,但葉東不僅知道,而且還有另一塊藏寶圖,在這種情況下,是根本不可能把藏寶圖給這個女人。

“咯咯。”旗袍美女掩嘴輕笑一聲,隨即收回嬉笑表情,正色道:“咱們明眼人不說暗話,把昨晚我塞你衣服裏的東西交出來,我立馬離去。”

“什麼東西啊,我根本就沒見過你,你怎麼可能塞東西到我衣服裏?”葉東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演技挺到位,如果是其他人估計就被葉東騙過去了。

但旗袍美女是誰,她可是修真界有名的散修虞姬,綽號蛇蠍美人,她不僅有着金丹中期的修爲,還擅長一手頂尖的跟蹤識人的本事,並且她那塊藏寶圖被她做過手腳,暗藏着一種特殊氣息,這種氣息就只有她能夠識別。

目前這種特殊氣息正從葉東褲兜裏散發出來,所以虞姬百分百確定那三分之一藏寶圖就在葉東手中。

“小哥,你是真的不打算交出來嗎?”

虞姬臉色一凝,伸出香舌在嘴脣周圍舔了舔,原本硃紅嘴脣立即變成豔紅色,非常迷人,卻散發着一種讓人心跳的危機感。

面對威脅,以往葉東都是平靜對待,打不過就逃。可這一次他打心底產生一股無法抵抗的情緒,也沒有要逃跑的想法,因爲他知道眼前這位旗袍美女的速度,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思慮許久,葉東決定把他身上這張藏寶圖交出去,反正少一張是少,兩張也是少,反而把這張藏寶圖交還給虞姬,她還會去把最後一張藏寶圖給找出來,省的葉東動手去找,等虞姬找出來之後,葉東或許可以和虞姬合作,一起去尋找煉丹大師飛昇遺留的洞府!

想到這,葉東裂嘴一笑:“這位姐姐,我和你開玩笑的呢!東西就在我這,這就給你。”

葉東伸出把褲兜裏摺疊起來的藏寶圖拿出來,遞給虞姬。

“算你還識相。”虞姬把藏寶圖接了過去,然後會心一笑;“小哥,剛纔你不肯把我這東西交出來,想必你已經知道這是什麼,或許你也有一塊,如果你有的話,那麼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好,我那我也不說暗話,我的確見過和你手中一樣羊皮紙地圖,只要我要隨時都可以弄到我手中,現在我想聽聽,你要怎麼和我合作?”

葉東還是留了一手,並沒有說出他手中有一塊這樣的地圖,而是說見過,這樣有很多餘地,虞姬也不會殺人越貨。

“哦,是嘛?”虞姬半信半疑,隨即說道:“小哥,如果你把另一塊這樣的羊皮地圖給我,姐姐可以陪你睡一晚,這個交易如何?”

虞姬甩了甩頭髮,一手插着腰,胸部一挺,把原本就很突出的胸部,弄得跟圓球似的,姿勢嫵媚至極!

寂靜的車內,忽然想起一陣咕嚕聲,葉東吞了吞口水,虞姬的身材比之葛靈兒也不差,而且胸脯比葛靈兒略大一圈,加上虞姬穿着旗袍,旗袍本身就是束身形體的服裝,這麼一挺,做出這麼誘惑的姿勢,除非有着柳下惠那坐懷不亂的神功,不然都會被誘/惑。

不過誘/惑歸誘/惑,葉東還不至於爲了和女人睡一覺,把藏寶圖拱手相讓,這說眼前的虞姬可是性格多變,讓人看不透,給了也不一定能和她睡,搞不好會人財兩空。

而且,葉東在正常狀態下,定力還是不錯的,有便宜佔,他不會放過,但卻不會被迷惑。

“姐姐,你這個提議很讓人無法拒絕,但我可能會讓你失望了,因爲我不喜歡和陌生女人睡覺。”葉東拒絕道。

“哦,是嘛!那你說怎麼才能把那羊皮地圖給姐姐呢?你說什麼姐姐都答應你。”

虞姬開始轉移政策,不管葉東說什麼他都先答應下來,到時兌不兌現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真的什麼都答應?”葉東做出一副心動的樣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