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若猛這廝路數直來直去,現在他與我打的久了,也懂得一些巧妙之道了。”阿獸看着迅速站在一起的兩人,笑道。

駱葉對若猛的能力並不懷疑,他真正注意的, 是紫龍的戰鬥力,畢竟這是他的首戰!

同一時間,若猛的第一式,斬國無雙也已經劈了上來。

凜冽的刀鋒,像是從天而降的星際隕石,轉瞬即逝,光過留痕,十分美麗。

叮!

一聲清脆的撞擊聲,在場包括駱葉,所有人都臉色齊變,若猛的刀鋒打在紫龍身上時,竟然只是迸濺出一絲火星。

這是什麼怪物傀儡?

https://tw.95zongcai.com/zc/66657/ 駱葉不禁汗顏,紫龍的實力強悍,他不會懷疑,可他也沒敢想象,紫龍竟然強悍如斯,若猛的斬國無雙是何等氣勢雄渾、霸道絕倫,可這一刀實實在在的劈上去,連一點刀痕都沒有。

“這、、、真的只是傀儡?”寧雷傻眼了,駱葉聽到這句話先是一泄氣,但旋即啞然失笑,他總算明白了當初白熊一日唸叨幾千遍的感受了。

若猛也吃驚不小,但他心性單純,看到這一幕非但沒有萌生退意,反而更加勇往直前。

斬國刀在空中來回旋轉,竟被他舞動的像是一把板斧,而他那龐大的身軀,也演繹的極其鬼魅,如同幽靈一樣在紫龍身體周圍穿梭,渾身籠罩強烈的殺氣,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給出致命一擊。

比起兄弟樓的修者,他的優勢明顯,但劣勢也十分突出,龐大的身體讓他在戰鬥中目標極大,若不是阿獸悉心教給他閃躲幻化之術,或許他還是以前那個只懂揮刀的蠻橫武士。

對於若猛來說,只要克服了這一點,他的實力就攀升了好幾個臺階。

他嘴角淡漠一笑,揮出了第二刀,被他的身影包圍住的紫龍也沉凝起來,不敢再用鱗甲硬接,祭出了殺麟蛇矛。

一刀一矛,相互衝撞起來,碰濺出十分激烈的火花,這一番對決,速度簡直快若閃電,從駱葉他們這個角度看來,就好像是那矛化爲了一把利刃,將若猛的刀鋒生生斬開!而紫龍的身影,則是緊跟在殺麟蛇矛其後,他身後兩道刀氣如同船行時船身兩邊揚起的水線,煞是壯觀。

這下,不由得讓若猛認真起來了,他臉色越發凝重,連續兩式《斬國神技》,都沒能讓紫龍傷上分毫,難道要用那一招?

“什麼?他竟然能破開若猛的招數?”阿獸心中一跳,大驚失色,他看了一眼同樣有些呆滯的駱葉,不免沉思起來,“駱葉是從哪裏弄來這種傀儡的?”

當他將思緒轉過來時,看見若猛被打的節節敗退,眸子裏募得也燃燒起憤怒的火焰。

隨即他就用神識傳音過去,“用大輪迴斬吧!”

若猛轉頭看了他一眼,暗暗點了點頭,一聲長嘯,半空中,身形扶搖直上,渾身戰意鼓盪,不斷的攀升,當升到最高點時,斬國刀恰巧旋轉飛回他的手中,妖力源源不斷的注入進去,頓時彷彿置身在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爐之中,每一寸肌膚都在忍受着灼痛。

《斬國神技》中所記載的大輪迴斬,是當年刀帝最霸道無匹的招數,共有六刀,綜合輪迴中六道的屬性,每一刀都有其不同的威力,若論其品階,估計足足有了六品之高!

而若猛這一斬,便是大輪迴斬中最注重威力的修羅斬,修羅道是六道中爭鬥意志最爲強烈的一道,一旦出手,不贏不休!

這一斬,需要的是妖力堅凝如一,沒有一絲一毫的發散,將所有的力氣全都凝聚起來,有一分泄漏就是失敗,就容易走火入魔!

血脈噴張,幾欲爆裂,無數細碎的刀氣嘭打在若猛的身上,在他如石塊一般的肌肉上留下淡淡劃痕,但他統統都不理會,將所有心神都放在這一斬上,全身的妖力和戰意,瘋狂的朝斬國刀上涌去。

刀神嗡嗡巨顫,綻放耀眼奪目光芒,這層耀眼的光芒,竟然將整個兄弟樓都籠罩了近乎一半。

這光芒匹練如華,如一滴墨滴在宣紙上,迅速朝四周暈染開來,看的所有人都禁不住一愣,旋即紛紛擇路而逃,生怕被傷及分毫。

但有一人始終都呆如木雞,紫龍那木然的表情直盯着若猛,沒有一絲煙火氣息。

“紫龍會怎麼應對?”駱葉看到這樣霸道的一刀,不禁又爲紫龍擔憂起來,這可是他花費了他好多寶貝才煉製出來的妖衛,如果就這樣被若猛弄傷了,他哭都沒有地方哭。

小蚨也是興致勃勃,“你仔細看着。”

話音剛落,紫龍的殺麟蛇矛就已經揚了起來,依舊是非常簡單的招數,突槍一刺,溫度驟降下來,空氣都化爲了一團霧氣,消逝不見。

“這是?”駱葉愣如木魚。

小蚨吹噓道,“他的大輪迴斬纔不過只是一式修羅斬,有何可懼,紫龍這一槍,雖無名號,但卻足有毀滅萬物的氣息,單比威力的話,完全不輸大輪迴斬!”

果真如他所說,當這兩人又發生激烈碰撞的時候,誰都不肯讓誰,兩股滔天威力互相消磨,發出震天徹地的響聲。

兄弟樓中的人們,也都聽見響聲,紛紛出來觀看,青衣錦妍與斑痕看到這些的時候,不禁呆立當場,個個都沒了魂兒一般。

若猛痛嚎一聲,狂熱的眼睛裏戰意涌動,歡快的大笑兩聲,“好哇,駱葉,你這個跟班還真是厲害,竟能傷的到俺,阿獸,以後俺就不與你打了,俺要每天都跟這傢伙打,大戰三百多回合!”

“錦妍,我沒聽錯吧,駱葉的一個跟班都這麼厲害?”斑痕長大嘴巴,目瞪口呆。

青衣錦妍也是不能置信,但想了很久,還是無語的默認,許久才說道,“他是個怪胎!” 小連燕漲紅着臉,羞澀得向前拱了拱身子,駱葉朦朦朧朧之間,就感覺到自己的道心已經完全失守,心裏唯一的一絲理智也煙消雲散,喉嚨裏乾嚥了一口唾沫,“你不怕我?”

“你剛剛、、、說了,娶了我便是。”環抱住駱葉健壯的身體,小連燕溫柔似水,口吐香蘭,芳香的氣息吹拂的駱葉胸口癢癢的,讓他越來越難以遏止自己的慾望。

駱葉的腦海中,如一團亂麻,但他不傻,能讓小連燕做出這樣的舉動,說明小連燕真的下定決心了。

“我知道自己很笨,煉製靈藥的功夫也提高不上去,修劍又總是出岔子,可是,駱葉哥哥,其他的我都可以,我能爲你做很多事情的。”說到後面,小連燕几乎哭了出來,“雖然與我結成道侶,不能在修行上給你什麼幫助,不過我會很努力的,很努力的、、、修煉雙修之術、、、”

此時的小連燕,如同剛剛剝了皮的荔枝,細嫩的能夠滴出水來。

“呃,這個、、、”駱葉汗顏,但他卻明白這番話從一位女孩子口中說出來,是何等的勇氣,不禁心生感動,鼻子微酸,忍不住寵溺說道,“傻丫頭,兩人成親,怎麼還會注重對方的修爲高低。”

“可是,道侶之間,不都要互助雙修嗎,否則豈不是白白浪費了自身精氣。”

駱葉不禁失笑,“那是別人,不是我。”

“真的?”小連燕忽然從他懷中擡起了頭,一雙水汪汪的眸子盯着他的下巴,滿臉期待。

仔細想了想,駱葉撓撓頭,露出一個足以媲美若猛的憨厚笑容,“如果能採陰補陽,做些簡單運動就能提升修爲的話,那當然最好。”

小連燕嬌嚶一聲,又撲入了他的懷中,臉頰火辣,緋紅緋紅。

藉着這股勇氣,她忽又擡起那雙靈氣十足的秋水眸子,恍若大雪初晴的風情,輕聲道,“駱葉哥哥,等那些妖兵們都退了,我、、、我給你生孩子好不好?”

駱葉一愣,旋即大笑,“生,生一窩!”

現在正值三九深冬天氣,這裏又是陰暗的山洞,二人相互抱了一會兒,駱葉擔心她剛剛恢復的身體,經受不了寒風侵蝕,將衣服盡數爲她穿好,帶她一起走出山洞。

期間,他遇見了進山洞尋他的段峯,只見段峯跑的氣喘吁吁,一臉焦急。

“樓主,有些修者自稱耀輝城的人,說要見你。”

說道耀輝城的時候,段峯眼中閃過一絲厲色,顯然他對這座城池的印象十分不好。

耀輝城?

駱葉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這個名字自己聞所未聞,不過當他看到段峯這副神態時,臉色也沉了下來,想必這定不是什麼好事。

“我沒聽說過什麼耀輝城,他們來做什麼的?”駱葉神色冷然。

段峯迷茫搖頭,“不知道,他們個個都氣焰囂張,看着就讓人不舒服。”

“好,我去看看,對了,裏面的山洞有些小連燕的血漬,你去處理一下。”

說罷,駱葉便帶着小連燕離開了。

他見到那幾人的時候,發現白熊和蕭錄已經面色不善,他的心索性一沉,厲聲道:“你們是?”

“這位便是我們兄弟樓的樓主,駱葉。”蕭錄朝那幾人的首領介紹道。

那人上下打量了駱葉一遍,本就傲慢的姿態變得更加昂然,慢悠悠道,“樓主?我要見的是金水城的城主,並非是什麼樓主。”

蕭錄冷笑不已,“樓主他不喜那些虛名,這城是百姓和衆位修者的,並非他一個人的,故而纔不稱城主。”

“哦,原來是這般。”那人做恍然大悟狀,忽又反問,“難道是樓主馴服不了這城中的百姓?豈有此理,他們也太刁蠻了,欺負樓主一個少年不成!樓主大人,您別往心裏去,有空我幫您收拾一下這幫刁民。”

說完,他大笑起來,身後那些人,也附和的低聲淺笑,看向駱葉的眼神充滿了輕蔑。

駱葉眼睛一眯,眼中寒光一閃而逝,厭惡的擺擺手道,“行了,你們一個個都閒的蛋疼?來我這裏扯淡,有事說事,別沒事找事。”

爲首的那人臉色一沉,目露兇光,“你說什麼?”

“隊長,咱們是來傳令的,不是來鬧事的。”他左手邊站着一位白麪修者,生的一副狐狸面孔,賊偷賊眼,一看就詭計多端。

那人聽後,冷笑一聲,掏出一塊玉簡,“這是耀輝城的進城令,你前些日子在明雪城的一番作爲,頗受我們城主的賞識,故派我等前來徵召,限你在一月之內,將兄弟樓及金水城中精英力量抽去一半,到耀輝城報道,若逾期未至,自有重責!”

“徵召?”

駱葉愣住了,看看白熊和蕭錄,發現二人也一臉茫然,索性他反應還算快,反問道,“什麼徵召?”

“就是從今日起,你就是耀輝城中的一名修者了。”

“我又不知道哪裏是耀輝城,沒興趣。”駱葉直接的回拒了他,並做出送客的手勢,“如果沒有其他事,各位請便,這裏地方窄小,留不住各位。”

雖然他不明白對方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但在他看來,從對方那趾高氣昂的態度上便能看出,這耀輝城定不是什麼好地方!

那人又驚又怒,“你敢違抗城主之名?”

說這話時,他將己身的殺氣盡數釋放出來,居然凝結成塊,十分的強橫。

駱葉心中暗訝這人的實力,但神情卻絲毫未變,冷漠道,“我也算一城之主,與他同等地位,何來違抗?”

“啊?”

那些人個個大眼瞪小眼,旋即猖狂大笑,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聽見沒,他說與咱們的城主同等地位!”

“就他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竟然這樣不識擡舉,哈哈。”

“行了,原諒他吧,一孩子而已,學了點功夫難免會自負。”

呼!

一聲灼烈的火焰烘烤聲,讓他們的笑聲戛然而止,一把九種火焰纏繞的詭異劍意,在他們的視野中急速變大。

笑容凝固在爲首的那人臉上,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敢對自己動手! 但駱葉的九離火併沒能讓他們亂了陣腳,所有人迅速站成緊湊隊形,身體齊齊緊繃,殺伐之氣徒然鎖定駱葉。雖然都聽聞駱葉收復金水城、又幫青衣家掀翻整個紅衣家族,但在這些人的眼中根本不算什麼,很有徒有虛名的修者,想要投靠耀輝城,全都被他們欺負的呆不下去。

爲首的那人笑容玩味,駱葉的出手雖在他意料之外,但他並不介意打一架,若不給對方一個教訓,到了耀輝城怎麼會懂那裏的規矩?

無數劍氣交織在一起,勾畫成爲一堵牆壁,徒徒將他們包圍在了裏面,這是耀輝城中最廣爲流傳的六丈光牢,一開始只是押解犯人之用,後來發現防禦力奇高,便成爲了其標誌術法。

這些人一看便是究竟訓練,對危險氣息的嗅覺極爲靈敏,在駱葉用出九離火劍的同時,六丈光牢就儼然成形,爲首那人怡然不懼的臉龐,在光牢之中隱隱約約間出現,眼神不屑。

“哼,讓你看看耀輝城修者的厲害!”

“老大,我們這麼多人欺負他一個,是不是有些過分?”

“過分嗎?”爲首那人狐疑一下,問向另一個同伴。

“不過分。”

爲首那人哈哈大笑,諷刺道,“那就再過分一點!”

話音剛落,六丈光牢徒然變幻形狀,光芒更加奪目刺眼,漸漸遮蔽住這些人的身影,只能聽見爲首那人猖獗的聲音,“來吧,隨便打我們就是,樓主不必客氣、、、”

乒!

一聲清脆的碎裂聲,讓他的發言戛然而止,一抹斑斕九色的劍尖,在他的視野中急劇靠近!

怎麼可能!

驚懼徹底掩蓋了他要閃躲的本能反應,身體僵硬在原地,一動不動,眼看着這柄劍就要刺入自己的眉心,倏得,劍身停止,傳來嗡嗡的劍鳴聲,這劍意雖十分凝聚,但在這麼近的距離處,還是有些細碎的小劍意,悉數嘭打,如跳動的皮球一樣彈在爲首那人的臉上,讓他忍不住慘叫一聲。

他終於反應過來,驚駭得後退了幾大步!

可他的表情卻還是異常的駭然,一直堅若磐石的六丈光牢,竟然在對方一擊之下,土崩瓦解!

耀輝城主流防禦術、、、自己全力施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