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這時候沒有撒天雪這個能量者的時候,陳博士必然會像楊大錘一樣垂頭喪氣的。

“是啊,太多的事情都會事與願違。”楊大錘的臉上閃過一絲讓人琢磨不透的表情:“博士,不知道你現在是否是並沒有事與願違啊?”

陳博士當即哈哈一笑:“我也不希望文仲受傷,畢竟現在輸贏還沒有定論,少了文仲一點,我們至少就會少百分之十的取勝把握。”

“但多了撒天雪一點,我們似乎是至少多了百分之四十的取勝把握,即便是減少文仲的這百分之十,似乎也無傷大雅吧。”楊大錘的臉色顯得特別不好看。

陳博士沒有再說話。

朋博士是聰明人,看得出兩個人內心的一些矛盾,這種時候他還是不說話的好,因爲他無論站隊在誰的一方面都不好。這種時候朋博士似乎纔是最難做人的一個。

但比起共德拉基地內的混戰,他們這點勾心鬥角就算不上什麼了。

風掣帶回了越澤和撒天雪,悄無聲息之中就給大家恢復了能量,這時候的支援來的實在是太及時了,每個人再次鬥志昂揚了起來。

變化成一張普通臉的初夏很快意識到了這一點,她很清楚撒天雪一定是來到了現場!

初夏的目光在人羣中尋找,一個得到輸入能量從而恢復戰鬥力的人會有異於常人的表情,很快,初夏就在徵易的表情上捕捉到了!

徵易是個能量消耗巨大的傢伙,他在擁有能量和能量耗盡的時候,表現的差距非常大!

所以初夏斷定了徵易身邊就有隱藏的越澤和撒天雪!這時候她可顧不上自己能傷到誰,無論是傷了撒天雪,還是傷了越澤都好。

若是能直接殺掉撒天雪固然好,即便是一擊殺不掉撒天雪,殺了越澤也是好的,撒天雪只要失去了隱身的保護,就完全是她隨時可以取走性命的囊中物了。

能力特殊的撒天雪自身的攻擊力和防禦能力可以說是幾乎爲零,根本不可能抵抗她的突擊。

做出決定之後,初夏便毫不猶豫的出手了,身影猶如鬼魅一般直接在人羣中襲向徵易身旁!

這一幕恰恰被後面居高臨下的王聰發現,如此之快的身影必然絕非是小角色,王聰幾乎是在初夏啓動的一剎那便意識到出手的人是初夏!

王聰的身體也在同一時間彈射而出,迅猛的爆發力讓他在一秒之後便跟上了初夏的速度!

噗——!

初夏的刀刺中了王聰的身體,而王聰也在同一時間扣住了初夏的手腕!被王聰擋在身後的撒天雪徹底驚呆了,一個幾乎沒有任何交情的人,居然會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幫她擋住致命的一刀。

不管是出於任何理由,也不管這個男人的自愈能力是可以讓他毫髮無損的自信,這對於撒天雪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人情。

被王聰扣住手腕的初夏想要掙脫,但王聰卻死死的不肯出手!

抓住這次機會他就絕對不會再放掉這個危險的人物了,初夏的左手剛纔被蜜糖傷到了,現在右手又被王聰抓住無法掙脫,瞬間失去了自己速度上的巨大優勢。

而這時候,能量充沛的徵易也毫不猶豫的揚起了他巨大的雙拳!

初夏在王聰的控制下無法掙脫,更別說去躲避徵易的攻擊了!徵易的雙拳全力內夾暴擊,狠狠的擊中初夏兩側太陽穴!初夏只覺得眼前一黑,耳中一陣嗡鳴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對,是徹底的!而且永遠都不可能再清醒過來了,徵易的拳頭力量足夠讓初夏整個腦袋都被震成漿液,就算是王聰被命中,恐怕都沒有活下去的可能,更何況是初夏呢?

初夏的身體倒下,身體也變回自己的模樣,王聰一把拔出被初夏刺進身體的匕首,他用最後一絲力氣治癒身體以後,撒天雪的手便輕輕的放在了他的後背上,源源不斷的力量讓王聰重新恢復了精神。

在遠處看到這一幕的筱清風當時就慌了神,初夏若是完蛋的話,他可不敢繼續留在這裏了,這樣看來,共德拉就大勢已去了!筱清風轉身就逃!他纔沒那麼傻,留在這裏斷送自己的性命。 越澤眼尖,看到逃走的筱清風,馬上對風掣道:“帶我去追上他!”

風掣看了一眼筱清風的方向,抓住越澤便瞬移過去!這時候他們已經不需要擔心撒天雪的安全了,因爲對方中最危險的初夏已經被廢掉了,剩下的其他人即便是想給撒天雪致命一擊恐怕都沒有機會。

有王聰站在撒天雪的身前,誰敢來犯?

這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也就是王聰能發揮的淋漓盡致!

初夏的死似乎是整個現場戰局的最終轉折點,這一刻所有共德拉的人似乎都無心戀戰了,即便是顧媚也沒有了往日的神采,當她發現自己無法對付王聰的時候,她就已經沒有了自信,而這一刻,她似乎是心灰意冷了!

突然擊倒雷電瘋狂霹下!蜜糖抓住了最好的機會,給了顧媚重重的一擊,這一擊恐怕是顧媚完全沒有想到的,她居然倒在了那個看起來如此不堪一擊的蜜糖手中!

殘存亦末路,兵敗如山倒。

這一下整個局面徹底被王聰他們所掌控了,共德拉剩下的人只有面對節節敗退,毫無招架之力!

越澤在風掣的幫助下直接攔在了筱清風的面前!筱清風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你……你……怎麼會……”筱清風不敢相信的看着越澤。

“這裏交給我就可以了。”越澤對風掣道,風掣知道這種個人恩怨沒有人想要別人插手,所以也就沒多說,點頭扔下一句多加小心便離開了。

反正風掣也知道筱清風最多是再一次把越澤變成黃金唄,最多是他再把越澤帶回去找朋致遠幫忙。

所以風掣走的非常痛快。

現場只剩下了越澤和筱清風,筱清風似乎變得沒有之前那麼緊張了,只是面對越澤的話,他相信自己還是有勝算的,畢竟之前越澤偷襲他都沒能把他拿下,現在他已經有了防備,自然更是不需要害怕了。

“越澤,我們有必要一定要鬧得如此不愉快嗎?”筱清風試圖先用友好的方式來和越澤緩和一下現在的劍拔弩張的情緒。

只可惜越澤似乎對此並不感情趣:“我們之間就不需要那麼多廢話了吧,今天,在這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越澤,其實你根本就沒有必要緊抓我不放吧?現在你有你的生活,我們已經是完全不同的兩路人了。”筱清風道:“這樣,我給你一個承諾,只要你需要錢,任何時候來找我,我都可以給你無數的黃金,只要你開口,我全部都答應!只要今天你放過我,我們兩個不要相互浪費體力和精力了,你看這樣好嗎?我給你的這個條件應該非常足夠了吧?”

越澤冷笑一聲:“只可惜我不喜歡黃金,我只想要你這條命!”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那個能耐了。”筱清風見浪費口舌也沒有什麼意義,便不在多言:“想上那就來吧,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我沒多大能耐,但是殺你卻足夠了。”越澤說完就消失了。

筱清風馬上擺開架勢!只要他能碰到越澤一下,他就能贏!所以他相信自己還是有很多機會的!

然而,就在筱清風做好一切準備的時候,一把飛射而來的匕首卻噗呲一聲沒入了他的心口窩!緊跟着,第二把匕首也飛過來刺穿了他的肺部!

筱清風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起來。

“越澤……你……你陰我……”筱清風萬萬沒想到越澤居然會用這種方式來對付他!

他話音剛落,又是兩把鋒利的匕首插入了他的後背!筱清風哐噹一聲整個人都栽倒在地!滿地是血,現在就算是有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若是說玩兒陰的,有誰能玩兒的過你筱清風?”越澤重新出現在筱清風的面前:“我爲什麼要光明正大的和你玩兒?對付你這種卑鄙小人,就應該用這種卑鄙的手段。”

筱清風想開口說話,可是一開口就不斷噴出血漿,他現在只能等死,毫無脾氣的等死。

“我以前一直都想不明白,你爲什麼一定要陰我,但現在我明白了。”越澤看着一點一點嚥氣的筱清風道:“因爲像你這種人,就是那麼賤。”

筱清風死了,眼睛瞪的很大,似乎是想看清楚自己身體內流出的每一滴血。

越澤報仇之後便迅速返回戰鬥,而這時候王聰他們的優勢已經越來越明顯了!除了顧媚被蜜糖終於喪失了戰鬥力之外,佟小宛也倒在了冰冰的烈焰之刃的劍下!

而百合雖然有些不忍,但仍然還是要將柳如詩冰凍在了原地,再也無法動彈半分!陳沅沅的所有分身都被夜鶯擊破,剩下的真身被寧一天控制住!

傷了古虎的馬湘籃此刻已經一點能量也沒有了,面對氣勢洶洶上前給予她還擊的古虎,她似乎是完全沒有半點招架之力就被古虎捶飛……

眼看着秦淮八豔就這樣崩盤了!

金鑫一把將卞瓊按在地上,手中的靈魂之刃直接橫在了她的脖頸前面:“說,你究竟能不能恢復阿蔥所有的記憶!”

“不能。”卞瓊搖了搖頭,她的確沒有這個能力。

而神劍局的一隊長就在金鑫身旁,他似乎沒有想要給共德拉的人留下一點活口的意思,突然上前直接用刀抹了卞瓊的脖子!

“你做什麼呢!我還想要在她身上找回阿蔥的記憶呢!你爲什麼要殺了她!”金鑫氣的瞪眼直罵。

“她太危險了!剛纔取走了我手下兩個兄弟的記憶,害的他們和我們互相殘殺!我當然不能饒了他!我必須親手殺了他,給我的兄弟報仇!”一隊長完全沒有抱歉的意思。

共德拉的潰敗來的如此巨大!

終於在第一個人帶頭轉身逃走的一刻,所有還苟延殘喘的傢伙們都紛紛丟盔棄甲想要逃走!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卓不羣終於出現了!

“我看誰敢逃走!”卓不羣一聲怒斥,那些奮不顧身想逃到後面的傢伙們在經過他身邊的時候,突然一個個都扼住自己的脖子,雙腿再也無法前進半分,撲騰一聲跪倒在地,直接死掉了!

王聰等人看的是一頭冷汗啊,這個卓不羣果然是不簡單啊,他究竟是掌握了什麼樣子的能力,居然可以在轉眼之間就取掉這麼多人的性命?

瘟疫?

這可真的是有些太誇張了點吧……

“在我的面前,永遠只有兩個字!那就是忠誠!任何時候都要絕對的忠誠!”卓不羣高聲道:“若是誰想要背叛我,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越澤已經提前一步將撒天雪拉到自己身邊,讓兩人進入隱身狀態。

因爲越澤可以肯定,如果他們在卓不羣控制生死的範圍內,絕對會是第一個被處理掉的!

“今天,即便是所有人都戰死也絕對不能夠逃跑!逃跑就是對我的不忠誠!”卓不羣的聲音有些顯得歇斯底里了,這次的打擊對於他而言實在是有些太沉重了!

他居然損失了那麼多人,看看他手下這些精英們的一個個慘相,卓不羣的心裏就像是比吃了馬蜂窩還熱火!

初夏,這個在他身邊盡心盡力這麼多年的人,就這樣慘死在了對方的手中!卓不羣的心裏有多崩潰已經不是用語言可以形容的了。

“是誰殺了初夏……”卓不羣的臉上陰晴不定,這種狀態下的人是最可怕的。

在他的手下回答之前,王聰提前站前了一步:“是我!”

“不,是我。”徵易知道王聰是有意想要保護自己,在卓不羣暴怒的情況下,承認自己殺了初夏無疑會給自己遭來殺身之禍。

王聰敢承認或許是出於對自己體質的信任,而徵易不想要王聰去扛這件事情是擔心王聰扛不住卓不羣對“死亡”的控制。

徵易的心裏很清楚,這裏以王聰馬首是瞻的人有多少,而這些人日後對英雄聯盟和陳博士的幫助有多少,徵易比誰都明白,所以他寧願自己死也不希望王聰會出事情。

堇色華年 王聰一旦出事情,這些人肯定不會服陳博士的管教,到時候大家猶如一盤散沙,神劍局想要逐一擊破就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情了。

王聰是他們所有人的粘合劑,徵易甚至希望在這件事情上讓王聰欠自己一個人情,如果王聰真的會覺得欠下自己一個人情,以後對博士也會有好處,對英雄聯盟的利益就更大了。

這種情況下他做出的判斷可以說是已經非常的及時了。

“你們不需要搶……我會一個一個讓你們死!”卓不羣冷冷道:“我一個人都不會放過的!絕不會!”

王聰和徵易就這樣站在隊伍的最前方,和卓不羣怒目相瞪!

“卓不羣對死亡的控制是有距離限制的!如果沒有距離限制的話他們早就遭到毒手了。”蜜糖的反應非常快:“我們只要不貿然接近那個範圍,我們就無需去懼怕他!”

每個人的精神都處於一種緊繃的狀態下。

即便是蜜糖做出了一個對他們非常有利的判斷,這種緊張仍然是不會消失的。

“越澤!撒天雪!我知道你們肯定就在現場!”卓不羣突然道:“我從未做過什麼對不起你們的事情,你們爲什麼要選擇背叛我?還有冰冰……百合!你們兩個也讓我非常的失望!”

百合有些畏懼的低下頭。

但冰冰卻絲毫沒有害怕的意思:“什麼叫背叛?我們只不過是想要追求我們自己想要的生活,我們只是不想要做那些我們認爲不對的事情難道就叫背叛了?是你錯了,所以我們才放棄了你!”

“你給我閉嘴!”卓不羣怒斥一聲。

所有人都擔心卓不羣會“取走”冰冰的性命,但是冰冰卻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這樣一來大家就更加肯定了卓不羣這種恐怖的殺傷是有範圍的,至少在這個距離之下他是沒有辦法讓人死亡的。

“我一切一切的計劃都是因爲你這個賤人而改變的!如果不是你那天幫了這個小子逃走!現在說不定整個世界都已經是我的了!”卓不羣對冰冰絕對是恨之入骨。

冰冰冷笑一聲:“如果你這樣說的話,那我還真的是要謝謝我自己那天的決定,因爲若是沒有那天的決定,你的陰謀就得逞了。”

“我會讓你死的很慘!”卓不羣眼球中瞪出了血絲:“背叛我的人都會死的很慘!”

“別隻顧着威脅我,先想想你自己以後該怎麼辦吧。”冰冰道:“今天我們既然來這裏,要達成什麼樣子的目的你自己肯定也很清楚,現在,勝利已經站在了我們這邊,你以爲憑你自己還能改變什麼嗎?真是個天大的笑話……”

“我就是憑我的一己之力讓共德拉發展成今天的樣子!我就是有這個能力!”卓不羣已經進入了喪心病狂的狀態:“我今天就是要憑一己之力讓你們全都死!全!部!都!死!” 卓不羣敢這麼說,那就說明他有這個能力,就剛纔他毫不留情的解決掉那麼多自己的手下上來看,他就的確擁有這種恐怖的能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