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虧當初周杰用的那個異能攻擊比較低端,手印上較爲簡單。周浩還在暗自慶幸的時候,沒想到周杰這小子反而給自己豎起中指,鄙視他剛纔的那個失誤。

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躍然臉上,彷彿再述說自己的優秀,周浩不如他。周浩也微微一笑,也不跟周杰計較,他知道周杰這麼做是想轉移自己剛纔的失敗心態,不讓它影響到自己。這種挫敗感周浩確實有那麼一刻的感受,不過他也只是在那麼一刻而已。

浪費這麼點異能對他來說問題不大,從體內珠子中調出大量的異能,周浩定了定神,等到異能再次充滿體內,周浩把剛纔失誤的地方在腦海之內又演練了幾次,確認這次應該不會再有什麼失誤,他才重新快速的施展這套沙漠風暴的手印。

身體周圍的能量再次從周浩體內噴薄而出,周浩神情專注,每一個手印他都比起上一次熟練許多。

周浩的手印剛剛完成,三個人就看到來自不遠處的天邊出現了一股直通天際的巨大龍捲風,向着他們的方向快速襲來。

“我的媽呀!周浩你事先有沒有打聽清楚啊!你這是要弄掉這些煙塵,還是要我們的命啊!”周杰也不管他的聲音能不能夠傳遞到那個火焰巨人的耳邊,一臉驚慌失措的看着周浩。

“我也沒想到有這麼大的威力,早知道直接把這個扔前面去了,我想也夠那傢伙喝一壺的了!”周浩也是無語道,他倒是不擔心他自己,這倆隊友怕是有難了!

說話的當間,周浩就聽到那個巨大的聲音出現了,這次簡直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前後都有追兵,他們該往哪裏躲!

“有了!你們還記不記的那個我們做飯事用的柱子?剛纔路過的時候還看到不少,你倆就暫時抱着這些柱子試一試,讓沙漠風暴跟火焰巨人鬥一鬥,咱們撿現成的。

“到這個時候了,你還想這些,快跑!它追來了!”耳邊的聲音已經到了身邊,三個人急忙在煙塵之內穿梭,靠着腦海中微弱的印象,掐着時間,趕在沙漠風暴到來之前找到那幾根石柱。

沙漠風暴來的很快,它經過的地方,煙塵都被吸了進去,這講道理的確是一個好辦法,只可惜被周浩用錯了地方,他不該從後使用這一威力巨大的異能攻擊的。

“找到了!”周杰大喊一聲,在最緊要的關頭,沙漠風暴淹沒了周杰的聲音,周浩站立在風中,一陣凌亂。

還好!還好!

煙塵的消失,周浩能夠清楚的看到苦苦支撐的兩人,抱在那岩石柱上。見到兩人暫時安全,周浩這纔在沙漠風暴之中回過頭來,看到了那個他無法想象的一幕。

通體確實由於柳夢痕講述的那樣,都是由石頭組成。每一塊巨大的岩石之間都由冒出體外的火焰連接,在巨石的縫隙之中,還有不少岩漿滲出。

就在火焰巨人快速跑動了幾步,想追上週浩的時候,就被更加強大的風系異能沙漠風暴給吸到了天上,在龍捲風裏,夾雜了更多的煙塵之後,周浩也看不清楚它的下場到底是什麼。

沙漠風暴來的快,去的也快,手法乾淨利落。原本被煙塵籠罩的地區,都被它清理的乾乾淨淨。

“我說,都過去了,還抱着岩石柱幹嘛?”兩個人還保持着原來的姿勢,一動不動,讓周浩十分不解。

“你當我們想啊,你那什麼破沙漠風暴,威力真大啊,我一開始都以爲我撐不過那一關了,現在手臂和腿都脫力了,動都動不了,你快幫我看看是不是脫臼了!”周杰一聲哀嚎,埋怨周浩說的輕巧。

周浩知道自己鬧大了,要不是及時想到這個辦法,現在這兩人也一併跟着火焰巨人不知道刮到什麼地方去了。他跑過去檢查了兩人的情況,從表面上看有可能就是脫力了,但是他還是不放心,悄悄的隔着身體,讓體內的珠子用木屬性異能給他們身體徹底恢復了一次。

“哎,你還別說,周浩這無話八門的異能手段優勢挺多,剛纔你用的就是木屬性異能吧?從沒有聽說你還會這個?”周浩被木屬性異能經過治癒,身體也感到一陣的輕鬆。甩了甩還有一些發酸的手臂,在石柱旁做了幾個恢復動作,隨口表揚了周浩幾句。

“巧合學到的,咱不是樣樣通吃麼,這點本事不算什麼!”周浩也厚着臉皮往上爬了。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你說那火焰巨人被刮到什麼地方了,沒想到這威力這麼大,那麼大的個頭都能刮飛,你這一手以後還是少用爲妙,異能消耗不少吧?”

周浩點點頭,連續兩次大量消耗異能,他的精神上也有一點微微不振的感覺,這種無視敵我差別的攻擊確實應該少用,指不定以後會誤傷到誰。

“好了,咱們先別浪費時間了,趁着煙塵消失的時間,咱們繼續往前走吧,順便找找那個火焰巨人,它的一些情況還是讓我很感興趣的。”

見到兩人恢復的差不多,三人繼續前行,在漫長而又平緩的山坡上,幾個人一路都能看到他們使用過的器具,鍋碗瓢盆什麼都有。摔在地上扭曲的不成樣子,看情況已經用不成了!

經過一個拐角處的時候,柳夢痕第一個發現了特殊情況!

“你看那是什麼!”柳夢痕第指着遠處的巖壁下,地下散落着很多冒着火的巨石。這些巨石給他們的感覺似曾相識,就在這個時候,地上的那些巨石顫動起來,開始往一起滾動!

這難道就是剛纔吹走的火焰巨人? 還在對那些摔壞的器具品頭論足當間,三人拐過斜坡一角,他們幾乎是同時發現那一堆冒着火的巨石散落在一處。

火焰巨人的石塊散落一地,此刻當着他們的面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故,三個人同時後退,事情沒有明瞭之前,他們都不敢貿然上前。

冒着火焰的巨石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重新組裝,一個高大威猛的火焰巨人又活生生的豎立在他們的面前。

“這。。。”三個人一時無法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直愣愣的待在角落裏大氣都不敢出。

“怎麼辦,還不容易弄走了它。這下好了,人家藉着順風車跑前面又攔住了我們的去路。”周杰又忍不住低聲開口說道。

周浩剛忙回身捂住這張把不住門的嘴,他們離對方這麼近,這傢伙還有心情開玩笑。火眼巨人重新組裝好身體,在道路兩旁開始漫無目的的走動。

周浩做了一個往後退的舉動,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他們真該好好想想對策了,從剛纔的結果上來看,他那一記高強力的風屬性異能,效果並不顯著,確切的說是拿這個火焰巨人沒有作用。

一連後退了幾百米的樣子,隔着一座厚厚的石壁,相信他們的說話聲傳不到火焰巨人那裏,三個人這才舒了口氣。要是火焰巨人是一個跟火靈一樣的能量體構成的,以周浩現在的實力,或許不會把它放在心上,隨手收拾掉就可以了。但是問題在於,這傢伙是集巨石和火焰構成的特殊生命體,周浩也不敢大意。

這麼大的體型,它的移動速度上是佔有很大優勢的,從地表的坑洞看出,火焰巨人的火屬性能量比起火靈強出不知道多少倍,一個不小心挨它這麼一下,他們這幾個肉體凡胎,就被砸成肉泥的可能。

周浩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兩人,這似乎成了他們三人的一種習慣,在行動前都會聚在一起,把敵我雙方的優劣都做一個簡單的總結匯報。

“事實確實如此,從你沙漠風暴產生的效果看,咱們面對的這個傢伙對於物理攻擊有很強的免疫作用,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只是碎了一地。到頭來還是可以重新組裝在一起的,這倒是給了我一個思路。”柳夢痕沉思了片刻,接過周浩的思路繼續說道。

“說說你的這個思路,你這個狗頭軍師總能在一些時候想出一些別人想不到的地方。”周杰好不容易逮住了讓他繼續說話的空檔,插嘴道。

柳夢痕白了周杰一眼,找了一塊還算平整的石塊坐了下來,並且撿起地面上的幾塊巨石,繼續說道:“你們看,比方說這就是我們剛纔看到的那些散落一地的巨石,我們試想一下,是什麼讓它在碎了一地的情況下,還能夠重新恢復它原來的樣子?”

柳夢痕說到這裏,來回看着他身邊的兩個人,讓他們做進一步的猜想。

“這誰能猜的出來,這裏的東西都很奇怪,完全由能量體構成的都見過,還不讓人家變點花樣?”

柳夢痕不用猜都知道這是周浩這二傻子說話了,他也懶去辯駁,不過有一點他倒是說到位了,那就是能量。

火屬性的能量!

“在這樣一個完全是由火焰構成的世界裏,無論他們如何變化,都脫離不了火屬性能量。它們以火爲生,火是它們生命的源泉!”

周浩等柳夢痕說完,他擡頭看向遠處更高的山脈,閉起了自己的眼睛,想去感受一下柳夢痕說的那句話。能夠用火鑄造生命物種,不管它是否留存智慧,都不得不驚訝於世間的神奇。

原本在這裏看到的那些火靈,周浩以爲只是特殊環境下產生的個別現象,聽了柳夢痕這個說法以後,周浩覺得在不久的將來,他們極有可能面對的是一個能夠把控火之本源的厲害角色。

這不得不讓周浩想到另外一個問題,如此強大的生命爲何甘心待在這個地方,讓他們這些如同螻蟻一般的人在它的地盤上胡作非爲,而只是簡單的施展一種看似懲戒的攻擊,就沒有了後續。

只可惜一切都是他單方面的猜測,他沒有更多的證據來證明他的想法,答案都埋沒在這火焰山之中。只能依靠他們去進一步發現了。

周浩睜開了他久久緊閉的雙眼,眼神之中對於未知的渴求,更加堅定了他繼續前進下去的念頭,揮之不去。

“不管怎麼樣,都到了這裏了,退回去我是有點不甘心的。這個世界有大多的未知,我們總得放棄一些東西,修習異能不能躲在舒服的家裏閉門造車,這樣就算我們窮極一生也只是碌碌無爲!”

周浩的話裏的堅持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他不想什麼時候都強扭着別人的意願,但他真心的希望兩個隊友能夠明白自己的感受。

“周浩,不管今後你做什麼樣的決定,我柳夢痕既然承諾跟着你的步伐,就不會再有其它想法,你決定就好!”柳夢痕第一個表態道。

“還有我,我!”不甘示弱的周杰也急忙說道。

“你們想清楚了?”周浩再次問道。

兩人堅定的點了點頭,周浩帶心底涌上來一種濃濃的感動,上前跟兩人擁抱在一起,這一世有這樣的兄弟真好!

按照周浩設想的計劃,三個人一同回到了斜坡的拐角處,在拐角的另一面火焰巨人依舊徘徊在那裏,看來真的要解決掉它才能通過了!

四個火焰分身出現在周浩的身邊,他給每一個分身都加持了風屬性異能來提高他們的速度,由分身作爲誘餌,就算分身被毀,周浩最多損失點異能。

“等下我會用冰屬性異能來減緩它的速度,到時候我就騰不出手來援護你們,你們切記不可貪功,讓自己陷入險地。”周浩不放心的吩咐了兩句。

三個人這就準備等四個分身進入戰場,用周浩定好的計策來對付這個他們從來沒有挑戰過的火焰巨人! 四個火焰分身剛從拐角出來,就被徘徊的火焰巨人發現,火焰巨人邁着它步伐,幾步就趕到了一個分身面前。周浩還沒來得急排好陣勢,就被火焰巨人揮一拳砸在它面前的分身上!

只一擊!火系異能構建的分身就被這一拳徹底擊碎,火星四濺,一個分身就在三人的眼皮底下消失了。周杰看着目瞪口呆,暗自吐着舌頭,要不是周浩當初及時把自己撲倒在地,自己的腦袋也會像這分身一樣,**四射。

這一突然的情況,讓周浩體內的異能都跟着一同翻滾,火之領域的分身跟自己體內的異能有着緊密的聯繫,分身突然的毀滅,沒有準備好的周浩就被自己的異能反噬,舌尖一甜,周浩強忍住沒有吐出嘴裏的那口鮮血。

趕忙讓剩下的三個分身散開,把火焰巨人帶到遠處,周浩全身灌注的盯着火焰巨人的下一個攻擊目標,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教訓,周浩暫時切斷了分身之間的能量供應,等待火焰巨人的行動。

很快火焰巨人就鎖定了在東北角的一個分身,這個分身離它最近,周浩便專注於優先控制這一個分身,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依靠一個分身,來牽制火焰巨人的行動,由其他兩個分身和柳夢痕他們找機會吸收掉火焰巨人體內的火系能量。

這一操作看似簡單,可剛纔第一回合就讓周浩措手不及。他控制着分身在剛跑出沒幾步,就覺的不對勁,似乎火焰巨人的速度要更快一些,這樣下去遲早要被追趕上去的。

“不行,我得延緩它的速度,這傢伙個體太大了,分身要吃在速度上的虧!”說完,周浩調回一部分神識,在手中結印,照着火焰巨人的一條腿,一個他比較常用的寒冰衝擊就打在了上面。

幾聲呲呲作響,冷冽的寒冰衝擊就化作了一股水蒸氣消散在了空氣中,他們都還沒來得及感受久違的溼度。

好強!火焰巨人的速度根本沒有一刻停頓,依舊邁着步伐,追趕着它的目標。周浩並沒有因爲這一次失利而氣惱,冰屬性異能在手中又重新凝結,口中默唸道:“寒冰鎖鏈!”

寒冰鎖鏈這個是冰屬性異能是方穎在異能學院裏交給周浩的,是方穎突破A級時候領悟出的,一直都被方穎當做自己的底牌,輕易不拿出來,這也說明了方穎對周浩的心意,只是她這個人外表故作冷酷,讓周浩這二皮臉都有時候摸不清她的脈搏。

寒冰鎖鏈一出,火焰巨人的巨大身體周圍都被幾根巨大的冰刺包圍,把火焰巨人鎖在了當中,身形也隨之一頓,速度跟着降了下來。

三個人看到此時,還沒等他們大喘口氣的功夫,就見火焰巨人的手臂上下揮舞,它冒火的石拳就把圍着的那些冰刺紛紛擊斷,冰屑飄灑了一地,讓地面看起來很不符合這樣的地理環境。

火焰巨人的強悍讓三人都觸目驚心,這種專門以控住爲主的冰屬性異能都奈何不了它?柳夢痕和周杰對於冰屬性異能本來就不精通,甚至可以說不了解,他們都只能眼巴巴的等着周浩有沒有下一步的計劃。

眼看着火焰巨人和分身之間距離越來越接近,要是被火焰巨人解決掉這幾個分身,周浩將受到很大的反噬,他還沒有完全熟練的掌握分身的控制技巧,體內異能的紊亂比起身體上的傷更加難以處理,他必須要花費很長的時間恢復,短期之內根本不用想在前進一步!

周浩只能硬着頭皮往上頂了,他決定不管花費多大代價,也要給分身爭取時間,讓其他兩個分身和柳夢痕兩人吸收火焰巨人的能量。

最後的尾音 周浩仗着自己有體內珠子這個強大的後備補給,寒冰鎖鏈接連的施展在火焰巨人的身上,一道道冰刺把火焰巨人的下半身淹沒在了其中。

火焰巨人被徹底禁錮在了寒冰鎖鏈之中,另外的兩分身迅速得到周浩的指令,衝了過去,躲在火焰巨人的身後,尋找到寒冰鎖鏈形成的冰刺縫隙,把它們火系異能形成的手臂伸了進去,剛好能夠接觸到火焰巨人的身體表面。

周浩心中大喜,費了這麼大的力氣,總算暫時困住了火焰巨人,只要自己一直補充寒冰鎖鏈的數量,想來問題應該不大。失去的異能,也可以通過火焰巨人體內的能量得到補充。

繼續觀察了片刻,見到火焰巨人依然在不停的依靠它的手臂鑿擊着面前的冰刺,周浩的心算是放下了大半,它的目標還繼續鎖定在它正前方的另一個分身上面,要不然早就轉過頭來對付離它更近的兩個分身了。

“周杰,柳夢痕你們也上去吸收能量吧,爭取在短時間內突破,領悟火之領域。選擇領域要依據自我本身,不要盲從,適合自己的纔是最關鍵的。”周浩經過長時間的異能消耗,也是累的不輕,短短几句話讓他花費了不少的力氣。

“好,我們知道了,你抓緊時間休息,不要說話浪費力氣了。”這時候周浩還想着關係他們,讓周杰和柳夢痕更爲的感動。

匆匆離開周浩的身邊,他們學着兩個分身的樣子,也躲在了火焰巨人的身後,可是到了近前,兩人都愣住了。沒想到周浩的寒冰鎖鏈佈置的這麼密集,再加上兩個分身一左一右的擋在大部分地方,他們找了半天都沒有再發現一處容納他們的縫隙。

周浩看在眼裏,忍不住嘆了口氣,要說智力上,柳夢痕的確勝自己不少,可是要說到異能上的變向思維,柳夢痕似乎不在行。周杰就更不用說了,真是讓人捉急。

“那個你們可以通過我的分身吸取能量,我現在要騰出手佈置寒冰鎖鏈,吸收異能的速度減緩了不少,你們正好可以補上。”周浩最終還是忍不住說出口,讓兩人的臉臊紅起來,這麼簡單的道理他們怎麼就沒想到呢? 火焰巨人持續瘋狂的攻擊着面前的寒冰巨刺,整個地面之上覆蓋了還沒有來的急消融的冰屑,讓這裏變成了一個冰雪紛飛的世界,與之環境格格不入,顯得十分怪異。

周浩吸收了部分火焰巨人體內的能量,通過自己的調節,讓自己紊亂的異能穩定了下來。雙方進入了一個比較平穩的階段,有了持續性的能量供應,周浩施放寒冰鎖鏈也不再需要體內珠子的供應,算的上可以自給自足了。保住珠子內的異能,就相當於給他們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後勤補給,這一點周浩知道的很清楚,他要不是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斷然不會使用珠子內的能量。

柳夢痕和周杰看到情況穩定下來,兩人這才盤坐在地,任由飛落的冰屑飄灑在身上,兩個人進入修煉的狀態,他們兩人都已經摸到了火之領域的門檻,再往前走幾步,相信可以很快領悟火之領域的,他們最大的欠缺點還是在能量上。

按照一般異能者來說,平穩度過這一階段是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首先異能者需要感悟天地能量,分離出與自身相匹配的能量,也就是他的專屬異能,通過長時間的吸收積累,達到領域要求的限度,當然,這一點還需要看個人,有很多人盲目冒進,一觸碰到領域階段,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領悟領域的力量,相比較現在的柳夢痕和周浩,這個人在領域的力量上與他們兩人相差太多,甚至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領域的力量也分爲上中下三個層次,剛纔說的就是最低層次下階領域,一般都是一些輔助型的領域能量。一般都出現在比較溫和的異能屬性裏,像水屬性異能,木屬性異能,以及比較稀有的光屬性異能,都有很多這樣的範疇。

當然,這並不是一概而論的,只是範圍上這幾項異能屬性包含的比較多一點,異能領域的成型還需要異能者個人對天地之中元素能量的感悟程度,通過自身的感悟,加上自己在戰鬥中的經驗,以及對於這種異能瞭解綜合在一起最終成型。

總之一句話,全靠自身,別人是幫不上什麼忙的。

而周浩的領悟的火之領域-分身,可以說是他有很大程度上幸運的積累,周浩對火屬性異能領悟按照層次上劃分,他屬於上階領域,這源自他在身死之間感悟突破,加上自己有了傳承記憶,對於上古符文的理解,纔會在身死邊緣中經過衆多火靈分裂的特性,感悟出來的,還要一點至關重要的就是他是無屬性異能者,身體對於任何屬性異能都不排斥並且同化,這也使得他能夠像火靈一樣以火靈體出現。

一系列的原因,才讓周浩第一個異能領域達到了上階層次。周浩很清楚自己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所以他纔會跟柳夢痕和周杰說了前面那段話,適合自己纔是最重要的。

強行想要做到自己這一點,周浩只能做到默默的祝願他們,他幫不了什麼的。

周浩時刻都盯着場中的動向,他不希望在這緊要關頭出現什麼差錯,周杰和柳夢痕都進入了關鍵時刻,成功與否都看這一階段了,一旦他兩人都領悟了領域的力量,用不了多久,異能界將會誕生出兩個S級高手,這在周浩的認知裏還是首例。

他一想到此,心中生出莫名的激動。他是打心裏爲兩人高興,也爲異能界未來高興,多少代了都沒有誕生S級異能者,不料在自己的眼前將要要誕生。

不過S級異能的突破引來的天劫,威力如何他也沒有經歷過,不知道在試煉之地中能否引來天劫,還是說等到他們離開纔會引發,這周浩就說不清了。特別是周杰,突破僞S的時候就沒有引來天劫,要是到了異能界裏,兩個天劫同時出現,周浩又不免爲之擔心,他能否安然通過。

周浩雖然心中想着這些事情,但他的雙眼還一直觀察着場中,讓他此刻意外的是,火焰巨人竟然在這時候停下繼續摧殘寒冰鎖鏈凝結的冰刺,這是一個不好的信號。周浩兩個分身傳回來的信息,火焰巨人體內還有充沛的能量,它絕不會是由於能量上的枯竭,纔有這個舉動的。

突然的不安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他不敢再做出一些動作去刺激這個火焰巨人,他的位置剛好把柳夢痕和周杰夾在火焰巨人跟自己之間,一旦自己做出什麼舉動把火焰巨人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這邊,那後果是自己無法承受的。

這詭異的氣氛持續片刻,火焰巨人兩隻巨石構成的手臂升起來,它並沒有轉移它的身形,而是做出一個看似怪異的動作,讓周浩難以摸清對方的意圖。

就在這個姿勢剛剛成型,一塊冒着火焰的巨石從火焰巨人手臂上脫離下來,以推的姿勢直指它面前不遠處的那個分身。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