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幹什麼?”我問玲瓏。

“你再幫我吸取一點陰氣好不好?”玲瓏嬌嗔的聲音讓人受不了。

“不是短時間內不需要吸取了嗎,爲什麼…”我話沒有說完,玲瓏就用嘴堵住了我的嘴。然後,就是一夜的未眠了。

第二天,我出了房間,到正堂吃早點,碰見了百合。

“啊,邢湛,你怎麼這麼憔悴啊?”百合關心的問。

“身體過度使用唄,不斷的自我修復消耗太多體能了,我需要吃點東西。”我叫了些吃的。

“這麼說,昨天師傅和你在一起咯?”百合低落的說。

“是啊,我都想跑了,可惜玲瓏比我厲害,修煉兩百年就是不一樣。”我表示很無奈。

玲瓏也來了,看見了我們就趕緊做過來了!昨天晚上被我吸收了不少陰氣,玲瓏現在氣息很強大,已經是虛無境界了。百合見玲瓏來了,說起了昨天晚上的事。

“天都好繁華,晚上都有很多人。天府門在天都中心位置,是進入天府的必經之路。天府門很開闊,如果四周有埋伏的話,進入天府門,就很難突破出來了。疾風斬首位置就在天府門正中位置。”百合昨天原來去查看地形了。

但是,我還是必須自己去看,百合爲我帶路,很快就來到了天府門。天府門是一個巨大廣場,西面是進入天府的必經之路,天府圍繞着巨大的城牆,佔據整個天都四分之一的地方。天府門東面面對商市,明天肯定會聚集很多百姓;南面是名族望門的府邸,會有天朝軍把手;北面是官道,就是唯一逃脫的地方。 首席的溺愛 肯定會設下埋伏。

疾風被關在天牢,位於天府內,明天疾風將從天府押出來,只能是等疾風距離北面官道最近的時候才能下手。按照這個地理位置講,就是斬首臺離北面官道最近,斬首臺是臨時放置的,以往都是擺放於天府門最中心位置的。斬首臺的擺放是卯時,到時候一定要留意。

不管天朝是不是爲了引出我,天朝不都一直想對我進行詔安嗎?我先對天朝妥協,看能不能救下疾風,如果天朝確實要斬疾風,那我唯有劫法場了。

疾風身上肯定被加持了限制能力的法術,天朝瞭解我的能力,到時候天府門怕是會設下結界。最壞的打算就是整個天都都被天府下了結界了。我要如何突破呢?

我回到客棧,玲瓏在房間裏等我。

“邢湛,你回來啦!天朝今天天黑前將關閉城門,禁止通行了。而且發佈公告說明天斬首要犯,希望百姓不要觀望,否則不保障安全。”玲瓏從天都妹妹幫分派得來的消息。

“想劫法場,幾乎是不可能的,天朝擁有那麼強大的實力,明天至少會有虛無高手在,希望天朝只是想利用疾風引我出來而已。如果是這樣,我就先妥協,只要疾風沒有事就好。”我如今也不知所措了。我甚至連雪兒和翎兒的法力都感覺不到。

“邢湛,不能妥協的,只能劫法場,否則,你一旦妥協了天朝,我們就處於被動了,就算真的要斬疾風,我們也失去主動,那時候救疾風的可能性就非常小了。”百合提醒我。

被百合一提醒,我才慢慢反應過來。沒錯,不能妥協。否則真如百合所說的那樣,我們就真的無力迴天了。

“我必須想辦法補充我的靈力。只能從地下吸收了。我要如何打碎天府門的地面呢?”我自言自語的說。

玲瓏聽到我的話,說:“內部我們去搗亂,你在外圍見機行事。”

“不行,這會影響妹妹幫和天朝的關係的。你們不能出手。”我拒絕玲瓏的提議。

“放心啦,邢湛,我和師傅一直在花居園,除了長老們,沒有幾個人知道師傅的身份的。”百合說。

“你騙誰,玲瓏是天朝四大美女,誰不知道她就是妹妹幫幫主啊!”我纔不會被你蒙呢。

“那個是幫里人胡亂吹出來的,真正的玲瓏都沒有幾個人見過的。”玲瓏解釋說

“也不行,不能讓你們冒險。”我依然拒絕。

“邢湛,你攔得住我嗎?”玲瓏傻傻的笑了起來。

“你們不值得這樣做啊,爲什麼?”我無奈的說。

“因爲我喜歡你(因爲我喜歡你)。”百合和玲瓏異口同聲的說。

“我去睡覺了,百合,卯時之前叫醒我。”我已經拿他們兩個沒有辦法了。先休息吧!

“邢湛。”百合叫我。

“什麼事?”我回頭問。

“今天晚上我伺候你好不好。”百合低下頭。

我被嚇了一跳,沒回過神來,玲瓏就講話了:“死丫頭,我不允許。邢湛是師傅的人。”

“啊,師傅,你怎麼這麼霸道啊,不行,今天晚上要讓給百合。”

什麼?我都沒有答應,她們吵個什麼勁啊?最後,居然兩個人都跑我房間來了。她們兩個把牀給佔了,我只好睡在房樑上了。 “邢湛,邢湛。”我迷迷糊糊聽到百合的聲音。

“邢湛,邢湛,已經辰時啦,快起來。”百合的聲音又傳來了。

什麼?已經辰時了,離午時不到一個時辰了。我趕緊翻身起牀,結果忘了自己睡在房樑上,一翻身摔了下來。

百合說玲瓏已經去了法場好久了,看我睡得香,玲瓏不讓百合叫醒我。我和百合迅速趕去法場,法場已經聚集了好多人。我可以感應到玲瓏的氣息,在最前面。

“玲瓏爲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如果這次行動失敗,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的。”我問百合。

“邢湛,師傅發過誓,誰能幫助師傅解除痛苦,哪怕是減少一點,師傅就以身相許。師傅自己一個人孤獨了兩百多年,需要一個人來讓師傅操心,讓師傅爲他付出一切,師傅說這纔是人生。邢湛就是師傅認定的那個人。”百合的話頓時讓我感覺玲瓏其實很需要愛的,我卻總是拒絕她。如今玲瓏這樣幫我,如果成功脫身,再續緣分吧。

巳時一到,天府門附件馬上出現了強大的法力波動,是融天魔術師在布結界。這個結界只是隔絕靈力而已,並沒有其他能力,看來是專門對付我的。天府門外聚集了好多高手,都是來看熱鬧的嗎?天府門內出現冰刃和土神的法力,還有那個水水的氣息也出現了。他們三個同時開始聚氣,消耗結界內的靈力。爲了對付我,做足了準備啊!冰刃和土神出現了,那佈置結界的就是閃光了。

如今萬獸山岌岌可危,想必七聖九雷正在萬獸山,他們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裏的。但是,冰刃,土神和那個閃電三個變態級人物,我怎麼從他們手上搶走疾風?

唯一的辦法就是施展紅塵滅了,只能孤注一擲了。玲瓏最多牽制住一個護法,還有兩個護法需要引開。那疾風只能是交給百合去想辦法了。

我在人羣中穿梭,有好多武聖,居然有十幾個,武尊有二十幾個。難道都是看熱鬧的嗎?不太可能吧!天朝軍嗎?不可能,這些武聖我都靠近觀察了,服飾各樣,應該是來自各地的,爲何他們會來湊熱鬧?來看天朝與戰佛的恩怨爭鬥嗎?

天皇,爲什麼你要對自己的骨肉如此狠心,難道就真的爲了引出我嗎?我邢湛做什麼對不起天朝的事情了嗎?爲什麼三番兩次的爲難我。今天我劫法場,就徹底的和天朝敵對了。以後我的路將會萬分艱辛了。還有那麼多的摩羅碎片未找到,還有蜀山之行。我甚至連雪兒在哪裏都不知道。我纔剛上道,爲何會如此坎坷。

無論如何,疾風是我結拜兄弟,就算與全天下爲敵,我也必須救出疾風。我所能做的就是使用紅塵滅了。

天府門開了,疾風要出來了。押送疾風的居然是虛無高手,是一個女人。天雷?地火?糟糕了,這下聚齊了四位天朝護法,加上閃光一共有五位,我怎麼會有成功的可能?在這裏放紅塵滅會波及太多百姓的。這次恐怕少林寺全寺出動都希望渺茫了啊!除非十八銅人願意幫我還差不多。

只有拼死一試了。

疾風被押上了斬首臺,斬首臺果然在正中位置,四位護法佔據四大方向。相比之下,水水的氣息真是恐怕啊,恐怕其餘任意兩個護法都不是水水一個人的對手,爲什麼這天朝的護法實力差距會這麼大。

嗯?好熟悉的氣息。是悟善,還有其他兩位達摩院金剛也出現了,還有五股氣息。除了慧空,其他首席弟子全來了。他們不是應該在前線的嗎?天皇難道真的要斬首疾風,如此興師動衆不怕萬獸山突襲嗎?少林寺的人來這裏幹什麼,不會是來幫我的吧?我都覺得自己可笑,這麼幼稚的想法。

悟善他們落在了斬首臺附近,八個人圍住了斬首臺,難道?難道要啓動萬象大陣嗎?真的,真的啓動了萬象大陣。連最後一絲希望都沒有了。紅塵滅會被萬象大陣移送到其他地方的。這個萬象大陣具有穿梭空間的能力,而且無法正面突破。怎麼辦?怎麼辦?天皇,這也做得太絕了吧!如果毫無希望,我只能是魚死網破了,唯有使出禁斷第三式:乾坤碎。既然都是死,那就一起下地獄好了。如果天朝真的是浩劫降臨的朝代,那就讓我來結束這個朝代,乾坤碎,萬象重組。

時辰就快到了,我開始慢慢吸收靈力。看看天朝最後的行動。午時逼近,天皇未現身,只有幾個小官在對疾風宣判。疾風,你怎麼樣了?距離這麼遠,受結界影響,我根本無法看清你,對你也沒有任何感應。

“天朝此舉果然起到震懾天下的作用了。”我身邊有人講話。

“是啊,戰佛不願意效力天朝,天朝便斬首戰佛的好朋友,一來,可以引出戰佛,而來震懾天下,凡不服天朝者,只能落得萬劫不復的下場。”

“聽說並非戰佛對抗天朝,好像有人從中作梗啊?”

“噓,不要亂講話啊!這可是天都。”

有人作梗?莫非是冰刃和土神嗎?他們扭曲了事實?哼,無論如何,若逼我至絕境,大家一起下地獄好了。我邢湛並非什麼大善之人,若非疾風,我恐怕早已死在自己的紅塵滅之下了。況且我邢湛已經對天發誓,我和疾風,不論艱難困苦,永不離棄。

“行刑。”什麼?午時未到,居然提前行刑了。天皇真的要至疾風於死地嗎?劊子手大刀已經舉起,糟糕了,來不及發動乾坤碎了。完蛋了,疾風,是我害了你。

我毫不猶豫的啓動乾坤碎,將神識擴散,準備控制全城靈力,疾風若死,我必定讓天朝付出沉重代價,我戰佛豈容你天朝隨意玩弄。

突然,疾風身邊一陣空間波動,疾風槍出現了,震碎了將要落下的斬首大刀。並且震飛了劊子手。疾風槍出現護主了。水水立馬瞬移,出現在疾風槍前,單手握住疾風槍。疾風槍不斷抖動,但是就是無法掙脫水水的手。這個時候,玲瓏的氣息暴動了,一條白色鍛帶射向水水,玲瓏那緞帶的威力根本無法對抗水水,何以貿然行動啊!水水的氣息射出,擊向鍛帶。鍛帶中突然出現了忘情劍,刺進水水的氣息,氣息瞬間轉變爲玲瓏的氣息,然後纏繞於鍛帶,轟向水水。水水放開了疾風槍,雙手抵擋。疾風槍破開空間消失了。

水水震回鍛帶後,退下了,其他三位護法出現了。我必須支援玲瓏了。但我準備飛上天空釋放風雲斷時,傳來一個聲音:“是疾風槍,果然是龍天行。”

然後迅速從人羣中衝出了一個武聖,衝向其中一位護法。緊接着第二位,第三位,不斷的有高手從人羣中竄出。

“哈哈哈…龍天行,我等前來相助。”

“哼,龍天行殺我兄長,今日必須死。”

居然,居然沒有想到,疾風的名聲如此之大,盡然有高手前來劫法場,但是也有疾風的仇人來阻止劫法場的。有個虛無高手出現了:“師弟,師兄來晚了啊!”還有蜀山的人。

形勢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啊,我收起靈力,盯向疾風那裏。疾風處於萬象大陣中心。整個天府門瞬間處於亂戰之中。我靜靜的觀察戰場,必須尋找機會破解萬象大陣。

戰亂開始,如果我是魔帝,肯定會趁機偷襲。我全力開啓天目,看向萬獸山,果然,強大的妖力出現了。這時候,水水與設置結界的融天魔術師突然往萬獸山飛去。

結界消失了,天朝最強兩大護法走了,機會來了。 天府門中心。

“悟善,邢湛在那裏!這小子真的來了。”悟真說

“果然來了,天朝放出的公告說要斬首戰佛的同伴,怎麼這麼簡單就上當了。”悟美說。

“大家不要分心,現在形勢緊迫,注意維持萬象陣。”悟善始終閉着眼睛。

=====================

天府內

“吾皇,天府門已經快控制不住形勢了。”

Www⊙ ttκā n⊙ C〇

“傳令下去,二次勸退,若不從,格殺勿論。”

“是。”

天皇坐在龍椅上,左手邊有一個水晶球,水晶球放出淡淡的白光。從水晶球內傳出了一個聲音:“吾皇,並沒有狂嬰團的人出現,只是三大妖魔出來滋事。”

“嗯?魔帝居然如此謹慎。閃光,天府門失去控制,你速速趕回來,讓天雷和其他人抵擋三大妖魔。”

“臣,遵旨!”

水晶球白光消失,出現了一個人影。

天皇看見人影出現後,說:“傳密令給天賜,一定要阻止狂嬰團召喚出魔嬰。不惜任何代價。”

人影消失了。

=====================

魔妖幫

“魔帝,閃光退回天都去了。天雷和其他天朝將士正和三大妖魔糾纏在一起。”

“天皇果真已經知道了狂嬰團的事嗎?難道幫內有內奸?讓戰香她們退回來,天雷不是好對付的,不要被誤傷了,影響本帝的計劃。”

“是。”

=====================

天府門陷入亂戰,百姓一個個抱頭鼠竄,一到了生死關頭,真是跑得比誰都快。留下來的人應該是各大幫派的人,他們好像不準備趟這渾水,退到了安全區域。 大家怕波及自身,紛紛退開了,把天府門圍了起來。由於身邊的人都退下了,我變成孤身一人站在離天府門最近的地方。

冰刃被四個武聖糾纏住,無法分心;土神與那個自稱疾風師兄的虛無高手糾纏在一起;押送疾風的那個女護法不斷的阻止玲瓏靠近疾風。天朝軍、來幫助疾風的、疾風的仇人三方亂鬥在一起。我根本就分不清誰是誰。

從天府門北側又有天朝的援軍來了,兩個絕地武聖,天朝連七聖都撤回來了嗎?不對,他們過來的方向不是從萬獸山來的。

“戰佛,爲何還不現身,速速帶走龍天行。我等助你一臂之力。”誰的聲音?

與冰刃戰鬥的四個人突然衝出冰刃的法術領域,朝萬象大陣攻擊,不行,不能攻擊萬象大陣。我飛身而起,衝向斬首臺。但是來不及了,武聖們的力量已經衝進萬象大陣了。糟糕了,悟善,你們會把力量傳送到哪裏?武聖們發現自己的氣息進入萬象大陣後消失不見了,準備再次發動進攻。萬象大陣需要用五個呼吸的時間來傳送,悟善會把第一波力量返回,用來抵消武聖的二次攻擊嗎?武聖們的攻擊接踵而來。但是遲遲沒有出現第一波的力量?傳哪裏去了?

這個時候,亂鬥三方的現場突然傳來巨響,居然傳到那裏去了嗎?爲什麼?悟善他們爲什麼這麼做,那裏不是也有天朝軍嗎?而且,第二波力量依舊攪亂了亂鬥戰場。我感應到亂鬥戰場上氣息被震亂了,新的天朝軍進入戰場,那些來助疾風的人開始處於弱勢了。我身形閃現,衝過斬首臺,迅速築起靈力盾,擋下了冰刃的突襲,武聖們頓時發覺自己被偷襲了,回過頭迎戰冰刃。

“你就是戰佛吧!快去解救龍天行。”

“對,這裏交給我們了。”

“真沒有想到,天朝居然藏有如此高手。”

我退了出來,冰刃惡狠狠的盯着我,上次的事還懷恨在心吧。四個武聖,四種武器,四種進攻方式給冰刃造成了非常大的壓力。冰刃也只能是抵擋而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