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臉兒通紅,雖然平常大大咧咧沒心沒肺的,但是程筱筱一直還是很有底線。

今兒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王八蛋!”程筱筱踢了一腳王浩小腿。

王浩咧嘴一笑,“我眼睛都髒了。”

“去你大爺的!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程筱筱又是一陣面紅耳赤。

嘟囔着嘴,“王八蛋!”

狠狠地掐了一下王浩。

惡狠狠的吃了一口包子,那感覺就像是把包子當成了王浩一樣。

穿鞋的時候,程筱筱又轉頭看向王浩。

“你老實說,是不是都看到了?”

“看到什麼?”王浩裝傻道。

“你大爺的!你說呢?”

王浩賤兮兮笑道,“你們家是不是有什麼誰看過身子就得嫁的傳統?要是這樣的話,我可沒看見你屁股。”

啊啊啊啊!!!

程筱筱張牙舞爪的撲了上來。

滿臉通紅。

打鬧了幾分鐘後,程筱筱嘟囔着嘴,小臉兒還是通紅,耳垂都是微微粉紅色,就像是精雕玉琢的陶瓷娃娃一樣很是好看。

“王八蛋!把這件事忘掉!聽到了沒!”

王浩一臉懵逼,“忘掉什麼?屁股嗎?我真沒看見。”

啊啊啊!

王浩賤笑着。

看了眼時間,“不鬧了,走吧,不然趕不上時間了。”

程筱筱嘟囔着嘴,走在前面,王浩跟在後面。

車上。

程筱筱使勁提了提褲子。

王浩本來喝了口水,看到這個小動作之後,直接一口水嗆進了嗓子眼兒。

“嗆死你!你個王八蛋!”

程筱筱整理了一下衣服。

王浩嗆得有點兒猛,咳了好久還沒有停下來,程筱筱側身拍着王浩後背。

“沒事吧土包子?你可別嚇我。”

王浩擺擺手,“沒事。”

半晌後。

王浩才呼了口氣。

看了眼程筱筱,不知道爲什麼,就是想笑。

程筱筱狠狠揪了一下王浩耳朵,

“王八蛋!不許笑!笑你大爺!”

終於到了拍賣行。

楚雨晴已經在等着了,安然和楚雨晴站在一起,看到王浩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

“快開始了嗎?”

“還沒呢,還有一會兒。”楚雨晴道。

程筱筱捧着楚雨晴的臉,“雨晴,你臉色怎麼這麼差,昨天熬夜了嗎?昨晚咱倆不是通視頻一起睡的嗎?”

楚雨晴輕笑一聲,“沒,昨晚處理了一點事情,睡得有點晚。”

安然掃了眼王浩和程筱筱。

“筱筱,你和王浩進展挺快啊,都住到一起去了,還是說你們沒什麼,你倆騙誰呢?” 程筱筱對安然的意見本來就很大。

“是,我倆已經睡一起了,我已經懷上王浩的孩子了,我倆給我們小寶寶的名字都已經想好了,行了嗎?滿意了吧。”

安然就像是憨批一樣,“我去,你倆進展挺快的啊,都已經懷孕了,你倆是準備奉子成婚嗎?”

程筱筱被氣到了,懶得搭理聽不懂人話的安然了。

“咱們進去吧。”楚雨晴岔開話題。

王浩沒有着急進去。

“給我根菸,我抽根菸進去。”

程筱筱停了下來,從包裏拿出來煙盒,抽出一根遞給了王浩。

“剩下四根等你想抽的時候再給你。”

王浩點點頭。

楚雨晴沒搞懂,“什麼還剩四根?”

程筱筱拉上拉鍊,“我給他規定的,每天只能抽五根菸,爲他身體好。”

楚雨晴深深地看了眼王浩。

王浩點上煙,吞雲吐霧。

安然站在旁邊也沒有進去。

“王浩,等會兒拍賣會結束的時候,咱們幾個聚個餐,吃頓飯。”

王浩瞥了眼安然,“我有事,沒時間。”

安然嗤笑一聲,“你能有什麼事,對了,我聽說給天盛國際的那三十個億美金是你幫忙借的,我挺好奇,你以前在國外到底是幹什麼的。我正好在國外也有朋友,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你這麼一號人。”

王浩彈飛菸灰,咧嘴一笑,沒說話。

“對了,咱倆得賭約你可別忘了。”

“忘不了。”

安然接着道,“我準備和雨晴訂婚了。”

王浩吸了口煙,“真的假的?”

“這件事情我已經給楚叔叔說了,他說他問問雨晴,不過楚叔叔對我很滿意,這件事基本上就算是已經定下來了。”

王浩點點頭。

“你沒什麼要說的嗎?”

“沒。”

安然看向遠處,“我聽楚叔叔說,你和雨晴之前本來還有婚約,是嗎?”

王浩抽菸的動作一頓,“是有,但是楚總已經跟我退婚了。”

安然掃了眼王浩,“雨晴提出來的退婚?”

王浩嗯了一聲。

安然這個人挺噁心的,要是說王浩提的退婚,安然肯定會逼逼很長一段時間,要是說楚雨晴提出來的退婚。

安然肯定能夠接受,還能夠很開心的接受。

不過,這段時間下來,王浩把楚雨晴也當成了半個朋友,從朋友的角度來說。

王浩並不希望楚雨晴嫁給安然,這個人太陰暗了,完全沒有一點兒大家公子的樣子,王浩見過很多大家族的公子哥。

那幫人很多人雖然都玩世不恭,但是多多少少都很有能力,只有少部分缺愛的纔會心理扭曲。

安然屬於第二種。

嫁給這種人,楚雨晴剛開始可能還好,時間一長,肯定會不幸福的。

王浩彈飛菸灰。

鬥婚,步步驚情 果不其然,就看到安然眼神之中閃爍着興奮。

“我就知道雨晴不可能看得上你的。”

王浩懶得搭理。

安然接着道,“王浩,我和雨晴訂婚的時候,你可得來啊,咱們可是好朋友。”

“成。”

“但是一碼歸一碼,打的賭還是不能忘,估計我倆訂婚的時候,咱倆得賭約應該就能夠見效了。

到時候,我也不要你在我倆訂婚宴上面給我送禮物,你只要在我訂婚宴上,當衆給我跪下磕三個頭。我就當那是你送給我的禮物了。”

王浩吸了最後一口煙,掐滅菸頭,“如果你輸了呢?”

“我不可能輸!

如果我輸了,訂婚宴上,我給你磕頭怎麼樣?咱倆昨兒已經發過毒誓了,誰要是違背賭約,誰就被車撞死行不行。”

王浩扔了菸頭,“隨你便。”

說完話,王浩進了拍賣會。

人來了很多,來的基本上都是銀州市的一些有錢人。

畢竟文化仁手中的好東西可不少。

從地產到手機桌椅板凳這種小物件兒,應有盡有。都拿出來拍賣,賣的錢充公。

王浩進去的時候,看到楚雨晴和程筱筱旁邊就剩下一個空位置了,沒等王浩過去,安然已經小跑過去坐在了旁邊。

程筱筱一陣皺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