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武技的黃色巨人!這又是莊風的創造了。

受到黃色巨人劇烈衝擊的骷髏兵將們竟然開始組成了不同的小組,妄圖進行車輪戰攻擊。

在莊風仔細揣摩這些忍術和骷髏的騎兵的時候,一堆骷髏騎士趁空突入,一杆鐵槍正中黃色巨人的脅下,誰知只沒寸餘,兩股突逢的巨力竟使長長的槍桿發生了彎曲。

隨後,斜裏又殺出兩騎骷髏騎兵,風馳電掣地突刺過來。莊風不方便挪動珠子,贏了算自己的運氣。

唐文的風頭豈能被莊風奪取?只見唐文箭步竄出,已經闖進了骷髏兵將之中,人在半空如龍翻旋,一連幾個變幻騰挪骷髏兵將竟然無法近身。

莊風一愣:和張三瘋一樣,又是一位會武功的修仙者! 怪陣再次顯示出了它的威力。當骷髏兵將的死亡數超過一半時,怪陣會突然黑光和紅光同時大冒,隨即再次補充出一堆骷髏兵將。

陷身於這麼多的骷髏兵將之中,而且與之相鬥很久,饒是唐文武藝超凡,體力也微微有些不支。尤其是,面對着抗擊打能力極其的骷髏兵將,武功的威力就受到了很大的壓制。無論是骷髏步兵還是骷髏騎兵,都漸漸地生出了對抗唐文的方法。前者防禦較強,集合起來硬抗,後者機動性強,開始利用衝鋒消磨壓力。

至於唐文的刀盾兵,則被怪陣的碧焰和投石炮壓制,不能給唐文很多幫助。最終,真正能夠給唐文形成助力的,反倒是莊風召喚的土靈巨人。

最終,唐文一撩飛腿,跳出了骷髏兵將的攻擊範圍,當即從懷裏取出一把金光燦燦的小劍,倏地金光一閃,再次衝進了骷髏兵將中。

衆多的骷髏騎兵突見有道金光落在中間,不由分說一齊挺槍搠去,猛見金芒暴起,唐文短劍的流光已經幻出一面若有實質的巨大光盾,將數杆利槍皆盡格開,接着,他的手臂一旋,徑達丈許的巨大光盾立時跟着變化,由豎轉平,再次變成劍芒使勁一削,幾顆骷髏頭便離軀飛去。

無畏的骷髏騎兵收槍重刺,短劍再次幻化成光盾格擋,然後又再變幻,剎那間又將幾個骷髏騎兵連人帶馬整齊削斷,響起一片十分難聽的割骨之聲。

好厲害的短劍,竟然能在劍與盾之間變幻,融合了唐文的武技之後,威力又更大了一重。

眨眼間,一半全副盔甲的骷髏騎兵人仰馬翻,散架般摔沒於塵土之中。可惜,怪異的法陣實在太厲害,一旦骷髏騎兵和骷髏步兵大量死亡,便會重新生出一批。不過,莊風和唐文都確信,法陣召喚的骷髏兵將不可能是沒有限制的,就像是修仙者的召喚法術一樣,不停地使用,總有靈力用光的時候。

想到這,莊風掏出了自己那枚黑箭法寶,丟了出去,一次性殺死了全部的骷髏步兵。隨後,莊風像是鍛鍊自己的法術一般,一連串的火球不斷打出,配合自己的土靈巨人開始折磨那些骷髏兵將。

唐文看到自己的劍術殺傷力依然有限,很快就從懷裏再次掏出東西。不過,這次掏出來的,不是豆子,而是一個黑色的球體,有土豆那般大小。

土豆般的黑色球體丟出去之後,第一時間並沒有什麼動靜。就在莊風微微詫異的時候,刻有法陣紋理的地面突然間凸拱起來,六個無比粗壯的怪物從掀翻的泥土裏爬出,搖搖擺擺地站了起來,每個竟高達丈許,都和莊風召喚的土靈巨人一般大小。這些怪物的膚色呈青黑色,嘴巴黑大,肌肉有力,每次走動,都帶來地面的震顫。

奇怪的是,地面的法陣並沒有因爲地面被動物破壞而受到影響,剛剛骷髏兵將正好又消耗到低於一半的數量,法陣再次亮起,又有一大批骷髏兵將出現。

六個大傢伙突然出現在骷髏兵將中間,頓時吸引了大量的火力,周圍數杆**和斧頭呼嘯而至,一齊深深扎入那六個怪物的身軀。這些怪物竟然沒有躲閃,一開始就受傷了!

受傷的怪物掙扎起來,身上泥沙俱下,有的部位已給扯帶下大片土塊,卻猶悍然不倒,反倒是瘋狂地揮拳反擊,紛紛襲向身旁的骷髏步兵。這時候,它們身手矯健的程度遠遠高於受傷之前,看起來是必須受到刺激才能爆發的種。

時間很快顯示出這六個怪物的可怕。他們個個力大無窮,而且抗擊打能力極強,越是受傷,攻擊越兇猛。在六個怪物的聯合衝擊下,幾十個骷髏兵將竟然阻擋不了,人仰馬翻,亂成一團。

這時,莊風注意到,地面法陣紋理的光亮度在降低,透射出來的靈力也不如之前那般洶涌了。看起來,法陣靈力的消耗也已經達到一個臨界點了。

唐文對於自己的召喚怪物也是十分欣賞,略有點得意地對莊風說:“和你召喚的土靈巨人一樣,我召喚的也是土系的,不過叫做土精。有這六個土精和你的土靈巨人,再加上我的刀盾兵,應該能夠對付得了這些骷髏兵將了!”

莊風也由衷稱讚:“你的土精確實厲害,我的土靈巨人比不了。不過,憑你的身手,爲什麼甘心在碧玉蟾宮做一個雜役?”

唐文一笑:“這也是我想問你的問題。”說完,二人對視一笑,彼此心照不宣。潛入碧玉蟾宮做雜役,看來各有各的隱私,都不方便對對方言明。

就在二人愜意交談的時候,法陣卻又有了變化。只見法陣的黑光和紅光突然齊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藍光。

骷髏騎兵和骷髏步兵的死亡數量雖然超過一半,可是法陣已經不再進行補充。只不過,不補充骷髏兵將,卻補充了別的東西。這是一個頭大小若牛、頂上有角、周身披麟的怪物。它通體呈淡藍色,有如冰雪雕成,神情十分安詳,彷彿在熟睡一般。

它出現在之後,土靈巨人、土精和刀盾兵都非常忌憚,變得畏畏縮縮。哪怕是和它同出自一個法陣的骷髏兵將,看到這渾身都是鱗片的怪物,也害怕得全部後退。

“麒麟?”莊風和唐文同時猜疑到。說完,莊風驚訝不已,這可是比朱雀還要微微強大些的神獸。不過,麒麟是一種瑞獸,怎麼會出現在陵墓裏,與骷髏爲伍呢?莊風想不明白。而且,這種上古就很少出現的神獸,不在深山大澤出現,卻跑到了這種地下陵寢來,而且是憑着法陣召喚出來的,簡直讓人抓狂。

可是,神獸畢竟是神獸,在它剛一出現的時候,唐文和莊風都打起了它的主意。收服它作爲妖寵,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爲,對於神獸,收服它的最佳時間是在它剛出生不久,精神還處於矇昧時才行。稍大點的神獸,必須擊敗它纔有可能,而且,自己的品質還必須得到神獸的認可。不然,哪怕是殺死它,它也不會坐你的妖寵;既然不能打敗它,殺死它獲得它的內丹、皮毛、骨骼、精血也是做不到的;出賣麒麟出沒的消息也行不通,鬼才相信麒麟會出現在這裏,哪怕是相信了,等自己帶人前來到這裏,這麒麟是活的,早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所以,很快,最初看到麒麟出現的興奮慢慢地就在莊風和唐文的心中變淡了。麒麟的出現,除了讓他們震驚和詫異,竟然給他們帶來不了絲毫的好處。哪怕是日後吹牛——實際上根本不算吹,是說大實話——說自己見過麒麟,也沒有人會相信。

可是,麒麟的出現並不是表示沒有故事發生。很快,莊風和唐文便更加高興不起來了。

看到莊風和唐文召喚的土精、土靈巨人和刀盾兵之後,這原本溫文爾雅的麒麟突然睜目,竟是猙獰無比,瞬間便暴如奔雷地縱起,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六個土精、一個土靈巨人外加二十多個刀盾兵,轉眼之間便死得乾乾淨淨,渾身變成了碎渣。尤其是它殺死土靈巨人,這個塊頭最大的傢伙的那一幕,讓人心中爲之一寒,因爲麒麟竟然是抱住土靈巨人,“咔嚓”一口咬碎了土靈巨人的腦袋,隨後一爪子將土靈巨人堅實無比的身子撕碎了。

萌寶來襲:買個爹地9塊9 發狂的麒麟隨即又撲向了不再增加的骷髏步兵和骷髏騎士,只聽到折裂之聲此起彼伏,不知有多少根骨頭斷碎,很快,所有的骷髏兵將消失殆盡。

麒麟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做出上述這些攻擊時,身體只剩下光影,確實只是眨眼的工夫。

唐文有點瞠目結舌:“這到底是神獸還是怪物?”

莊風看了看麒麟邪異的表情,說道:“多半是怪物吧?”

莊風的話音剛落,彷彿是爲了印證莊風的話似的,麒麟的爪子一揮,骷髏兵將後面唯一的生命——無憂道人,直接成了一堆碎骨爛肉。

唐文看着眼前的麒麟,身上汗涔涔地說道:“下一步是不是要對着我們發泄了。媽的,速度太快,我們不會遁術,根本就跑不了。”

唐文說完,麒麟已經風馳電掣地奔過來了,蓄滿千鈞之力的蹄子直接踢向了唐文的胸膛。

唐文早有準備,疾退出法陣的範圍,可是,與麒麟之間的距離還是很快拉近,勢必躲不開這雷霆一踢。

按照之前麒麟展示出來的實力,這一蹄子若是踢實了,唐文是必死的下場。

可是,唐文卻沒死。

麒麟的蹄子堪堪在就要落到唐文胸前的時候停了下來。莊風一看,恍然大悟,這麒麟竟然出不了法陣的範圍!也就是說,只要莊風和唐文都不進入法陣,麒麟是無法對他們展開攻擊的。

猜到了這個關節之後,唐文和莊風對於麒麟的恐懼都不由放鬆下來。

可是,麒麟出了肉體的攻擊之外,還是會法術的。只見這麒麟四蹄攢動,隨即可以見到大量耀眼的白光在麒麟的身上閃爍,周圍隱隱閃現出玄奧的金色符篆,一道金光驀地厲嚎着奔向了莊風!

麒麟的法術,一樣威力驚人! 金光衝來,莊風根本來不及躲閃,也來不及施展靈氣護甲術,只覺左肩劇痛,隨即看到血紅色的骨屑和肉屑紛揚如粉。莊風看到自己的左肩竟然被打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空洞,汩汩的鮮血不斷涌出,疼得他幾乎昏了過去。

只用了一下,麒麟便重創了莊風!

麒麟還沒有罷休,再次一道金光射出,直奔唐文而去。唐文手中的短劍已有準備,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盾,護住了自己。誰知道,麒麟的金光行到中途,莊風和唐文陡聞“蓬”地輕響,金光忽地拉成長線,瞬化做上百道金色流星電掠過來,齊射前面的身體已經被光盾護住的唐文,當然,目標卻是他的後背。

唐文大驚,扭轉光盾已經來不及。只聽到一聲慘嚎,唐文的後背竟然被打出了幾十個細小的孔洞,深深地扎進骨肉,傷口嚴重程度,不下於莊風的。

如果說擊傷莊風的第一下,麒麟憑藉的是強橫的力量,擊傷唐文,憑藉的則是對於法術完美的掌控。

兩個照面,莊風和唐文雙雙負重傷倒地!

莊風和唐文的心都已經降到了冰點,因爲,麒麟只需要再來兩道金光,莊風和唐文就會雙雙斃命。

誰知道,重創二人之後的麒麟,又恢復了剛剛出現時的寧靜與安詳,彷彿地上兩個渾身鮮血、不住**的人跟它沒有一絲一毫關係似的。

然而,身負重傷的莊風和唐文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其他幾位同伴也都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這樣下去,莊風和唐文也會因爲傷口失血過多而死。

莊風小心地從儲物袋中掏出了最初從洪泰來那裏得來的療傷藥,分給了唐文一粒。洪泰來給的療傷藥僅剩這兩粒了,莊風嘆息了一聲,將藥丸丟到了自己的嘴裏。

唐文很詫異莊風瞬間像變戲法一樣取出藥丸,他沒有想到莊風會擁有如此神奇的儲物袋。不過,趴在地上的唐文也從懷裏取出了兩顆藥丸,交給莊風一枚,自己吞服了一枚。

唐文的藥丸和莊風的療傷藥一樣,對於小傷的作用應該很明顯,可是對上麒麟製造的這種大型創口,作用就很小了,幾乎連血都止不住。好在,莊風感覺到自己流血的速度慢了下來,短時間內不會有失血過多而死的可能。

麒麟還在法陣中靜止不動,彷彿睡着了一般,同來的侍從依然在地上昏迷不醒,莊風和唐文身負重傷,依然倒在地上不能動彈。這種局面,不知道要持續多久。最低,對於莊風和唐文而言,每一秒鐘都是煎熬。誰也不知道,這個古怪的地方會不會在突然出現什麼怪物。哪怕是出現一個骷髏步兵或者是骷髏騎兵,也能要了兩個人的命。以兩個人現在的狀態,沒有疼昏過去,已經是很不錯的表現了。

就在莊風和唐文陷入絕望的等待之中時,那個詭異奇特的法陣又動了。

只聽到已經變成藍色的法陣上依稀傳來潮汐的聲音,隨即,莊風的前方出現了一線銀白,彷彿是大海之中的波浪洶涌地逼近自己一般。銀線越來越寬,顏色漸漸變成藍色上面堆着白色,與波浪的形態更加接近。

瞬間,莊風覺得天旋地轉,很快昏了過去。

等到莊風醒來,猛然發現自己竟然真的躺在海邊,而靠近大海的一側,並不是鬆軟的沙灘,而是陡峭的懸崖。強勁的風正從大海吹來,吹得莊風的衣服獵獵作響。

莊風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發現那裏並不疼痛了,低眼一看,卻發現傷口已經癒合。

奇怪了,難道轉眼之間,自己的傷口就已經恢復?還是自己身在幻境之中,傷口還在,只不過自己看不到也感受不到?

莊風緩緩地爬起身來,走到了懸崖邊,俯瞰下去,只見無邊的大海中波浪翻涌。怒立的潮頭前仆後繼地拍打在岸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隨即,一排排巨浪被摔打成如煙如霧的細碎水花,在風中緩緩吹起,又緩緩落下,最終融入到大海之中。

莊風望着遼遠壯闊的大海,陡然生出了一種身在天地之間,渺小如塵埃的感覺。站在懸崖之上,迎着海風,想一想人生百年,不斷地奮鬥,去追逐修仙的夢想,又有種心馳神搖的感覺。

此時,莊風的頭頂漸漸現出了點點星光,身在百尺懸崖,莊風竟然突然生出了跳進大海的衝動。

好在,莊風的心智雖然被眼前的景象所迷,但是在莊風的心裏,還是保持着一絲神魂的情形的。

伴着海鳥的鳴叫,莊風轉過身,回頭看了看大海相反的地方,在那裏,是無邊的茂密的叢林。

莊風踮起腳尖,縱情地吸了一口大海略帶腥氣的空氣,開始朝着無邊的密林走去。莊風想,無論如何,得先弄明白這裏是哪裏,然後再尋找回碧玉蟾宮的辦法。在這種情況下,大海中是無法尋覓到什麼信息的,莊風的途徑只能選在密林之中。

可是,黑漆漆的密林樹立在那裏,就像是個怪物張開了大嘴,要擇人而噬一般。這個林子裏極有可能潛藏着什麼危險,可是,莊風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踏進密林,上有大樹遮天蔽日,下有灌木勾衣纏足,十分難行。而且,最然是夜晚,有海風吹動,但是密林中卻是一絲風都沒有,極其潮溼悶熱,空氣潮得似能擰出水來。在這裏,看不到人蹤,聽不見雜聲,只有偶爾一兩聲夜鳥的鳴啼,在潮聲的襯托下,顯得格外響亮。然而,這還不是最嚴重,最嚴重的是越往裏面走,四周越黑暗,沒有月亮的天空,星光是根本照不進來的。雖然談不上是伸手不見五指,但是卻也到了每走一步,不得不停下來摸索一下自己是否會在下一步撞到樹上的程度。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莊風感覺到自己竟然是在走下坡路。莊風不禁有些奇怪,畢竟,自己在走向大海相反的方向,按理說地形應該是要逐漸升高才是。哪怕自己是從百尺懸崖那裏走過來的,也不該如此。

就在莊風胡思亂想的時候,莊風感覺到自己腳下突然一空,接着,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向下翻滾下去。只聽得耳邊“噼裏啪啦”的聲響不斷,想是自己壓倒了不少樹木。同時,身上火辣辣地疼,應該是被碎石墊破了。不過,就在不久之前,莊風還經歷了麒麟那殘酷的一擊,已經體驗過無比痛苦的他,面對着這點小傷,還是不會在意的。

也不知道向下翻滾了多久,反正是莊風的手一直亂抓,可是翻滾的速度太快,愣是沒抓住什麼結實的東西。哪怕是自己偶爾抓到一些樹苗,接下來也是連根折斷。小樹苗根本就承受不了莊風的重量和向下翻滾的威勢。

既然抓不住東西,莊風只能聚斂自己的靈氣和神識,等待着自己停下來。可是,這等待好漫長啊,這樣滾下去,哪怕是停了,自己估計也得摔成肉泥。

好在,沿途的坡度終於慢慢地變緩,莊風不用擔心被摔死的危險。

不過,終於停下來之後,莊風還是被摔得“撲通”一聲,渾身上下如散架了一半疼痛。莊風並沒有急於起身,而是摸了摸四周的東西,發現全是潮溼的苔蘚,沒有任何別的東西。

在那裏趴了一會,補充了一下體力,莊風才徐徐地站起來。沒有幾步,便聞到了迎面撲來一股惡腥。莊風湊近了仔細觀看,心不由地“怦怦”跳起來,因爲前方的一塊大石頭上,竟然堆着一大堆內臟。看這些內臟的外形、大小,莊風可以確認,這些內臟是屬於人類的。光看到那一堆亂七八糟的心臟,莊風就不由地有點毛骨悚然,這可是多少人的生命啊!而且,四周的天氣實在是太潮溼炎熱了,刺鼻的惡臭委實讓人喘不過起來。

“撲哧,撲哧!”莊風聽到,不遠處,竟然有腳步聲傳來。

莊風來不及到別的地方躲閃,只能微微地蹲下身子,試圖藉助夜色,躲過來者的視線。

腳步越來越響,可是莊風躲避的辦法顯得有些行不通了,因爲在前方,竟然亮起了淡淡的火光!

莊風終於看到,竟然是幾個骷髏兵走了過來!

這些骷髏兵和莊風在昭陵地下通道看到的差不多,無論是裝扮還是實力。它們也是全副武裝,只不過是武器變了,變成了長戟。它們每個都有一身硬邦邦的盔甲套在身上,看起來,也不是平凡的盔甲!

這些都還罷了,最讓莊風吃驚的是,在它們的手中,竟然都舉着火把!要知道,火和骷髏這些黑暗生物可是死敵,幾乎沒有和解的可能,可是眼前的骷髏戟兵,卻是一副十分受用這些火光的景象。

莊風暗暗地召喚出土靈巨人,在他看來,這些骷髏戟兵還是比較厲害的,莊風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 就在莊風將要出手的時候,目光卻怔怔地盯在了這幾個持戟骷髏的後面。在那裏,竟然有一個三丈餘高的巨型骷髏向這裏走來。這個巨型骷髏的全身上下全部由人骨搭成,兩手更是分別握有象牙一把粗大的武器。原本看起來強壯碩大的土靈巨人在這個巨型骷髏面前,有如一個小孩子立於大人面前,變得不值一提了。這是莊風有史以來見到過的最大的怪物,在萬骨山上見到的高達三米的由聞大師變身的骷髏,若是在它面前也是渺小的,不過,都有種非凡的氣勢。

目睹到這個龐然大物,莊風不由地冷汗直冒。就在剛纔,若是自己稍稍有一點移動,恐怕已經被發現了。在土靈巨人的幫助下,殺死幾個持戟骷髏的難度並不大,但是對於這個骷髏巨人,莊風卻是望而生畏,沒有任何信心。單單是見到他走路時一路掃倒的樹木,莊風就由衷地心寒。

召喚出來的土靈巨人,由於屬於最穩定的土系生物,所以並沒有暴露自己的靈氣波動,而且,只要不是莊風命令,它也不會隨意走動。莊風自己,自從發現了這個巨型骷髏之後,也是不敢動彈。所以,莊風並沒有暴露目標。

手持火把的持戟骷髏在前,巨型骷髏在後,就這樣慢慢消失在叢林之中。莊風很快又在不遠處的叢林裏發現了巨型骷髏踩踏的痕跡,仔細觀察,莊風發現它們就是在這個密林裏面繞圈子。不過,圈子很大而已。看起來,巨型骷髏就是帶着持戟骷髏在原地轉來轉去,有點像是巡邏一般。

在叢林裏,莊風不時能發現人的內臟,卻看不到一具屍體。由於看不清路,莊風身上也沾了許多內臟的渣滓。莊風強忍住想嘔吐的感覺,在林中飛快地穿行着。這個叢林裏很奇特,莊風已經沒有心思在這裏耽擱了。

就在前面,莊風看到了一點光亮,莊風放輕腳步,悄悄過去。在那裏,有兩個手持長戟的骷髏兵守着一個洞口,光亮就是從洞口裏放出來的。不過,與附近出現的其他骷髏不同的是,這兩個骷髏的身上並沒有穿着任何盔甲。難道是沒有地位的骷髏?別的骷髏是警察,這兩個骷髏只是保安?莊風笑着想。

莊風正待仔細觀察四周的情形,突然自己的腳底下傳來了幾聲脆響,莊風一看,自己的腳上不知道何時纏上了一條細線,而在細線上,分明拴着兩個鈴鐺。

竟然有埋伏?!莊風趕緊後退,已經來不及,兩個持戟的骷髏已經感受到了響動,持戟怪叫着撲了過來。

莊風發現,這兩個持戟骷髏的速度並不是很快,追上自己的可能性不大。可是,若是讓它們這般大呼小叫地追過來,萬一驚動了更多的持戟骷髏,尤其是那個巨型骷髏就麻煩了。既然已經被發現,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殺了這兩個骷髏罷了!

兩個骷髏士兵挺戟齊搠,不料長戟巨震,濺起了火星,再一看,竟然刺在了岩石一般的怪物上,正是莊風召喚的土靈巨人。土靈巨人在巨型骷髏面前屬於小身板,可是在這兩個持戟骷髏面前,卻是一個堡壘。就在兩個骷髏兵一愣神的工夫,土靈巨人粗大的手臂直接砸在了一個骷髏的身上,與此同時,莊風則是一連串的火球打向了另一個骷髏。

被土靈巨人砸到的骷髏最慘,直接被硬生生地砸成了一地骨頭渣。另一個被莊風火球術打中的骷髏也好不到哪去,一連串的火球打過來,讓它的胸腹被燒出了黑黑的印痕。就在土靈巨人再次擡起的雙臂還沒有落下的時候,莊風一枚水球打在了持戟骷髏剛剛被燒過的地方。由於那裏處於高溫狀態,驀然撞上水球,被冷水一激,直接碎了。失去了胸腹支撐的骷髏隨即倒在地上,被土靈巨人一腳踏成碎渣。

剛在那兩個法術的配合時莊風最近幾天努力的成果,當然,土靈術也屬於其中之一。莊風分析過,自己基本的法術,尤其是簡單的攻擊性法術掌握得實在不多,貿然去學習威力較大的法術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尤其是,在簡單法術的學習上,能夠獲得使用法術的技巧和經驗,這對自己這個沒有師門、沒有師父的半吊子修仙者尤爲重要。因此,莊風在加強靈氣修煉和經脈打通的基礎上,又努力學習了幾個比較容易掌握的簡單法術,比如這個水球術。

剛剛學會水球術的時候,莊風有點哭笑不得,畢竟這個水球實在是太小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威懾力。不管是打在什麼東西上,不過是濺起一片水花而已,根本就構不成傷害。莊風想了想,覺得這水球術只適合在不好尋找水源的時候用來洗臉,至於飲用,由於水有怪味,都不合適。可是,就在剛纔,莊風突發奇想,想到了物體驟熱驟冷容易破碎,於是一記水球術打來,起到了很好的攻擊效果。看起來,只要是簡單的法術使用、搭配合理,一樣能夠起到不錯的效果。

莊風讓土靈巨人躲在樹叢中,自己豎耳聆聽周圍動靜,依稀聽到洞中傳來了金鐵敲打的聲音,除此之外,並無異響。莊風用腳將這一堆骷髏骨架踢到樹叢深處,掩飾了打鬥痕跡,然後躡手躡腳走向那透出光亮的洞門。這時,莊風更加小心翼翼,生怕再次碰到鈴鐺之類的東西。

至於爲什麼去看看那個充滿未知情況的山洞,一方面是因爲獵奇心,另一方面則是除此之外,莊風找不到出去的路徑了。這個密林委實太寬廣了,若是走下去,不知道會走到何年何月。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