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位上,七劍山掌門萬劍子,注視著走下戰台的韓棠,臉上有著清晰的不可思議之色,片刻后,微笑著感嘆道。

「根本就是陰險!」

歐陽楚的師父,無暗峰首座松雲,盯著韓棠,冷聲道。

萬劍子並未理他。

「韓棠!」

「韓棠!」

隨著韓棠走近,不少熱血弟子再也按捺不住,蜂擁上前,爭搶著將韓棠抱住,在高聲歡呼中,將他一次次拋起來。

而不遠處,幾乎昏迷的歐陽楚,看著這一幕,忍不住一口血吐出。

徹底被眾人無視。

清風吹過會場,與熱烈氣氛相得益彰。

其他幾峰的首座,跟風默關係不錯的,悄然過來向風默賀喜,原本在角逐中出於劣勢的鳴竹峰,因為韓棠的終極決勝,聲勢暴漲。

風默微笑著一一回應。

目送完幾峰首座后,風默神色慢慢冷清下來,先是看了韓棠片刻,爾後目光再度轉向了天邊,浮雲遊動,他又陷入了某種思索。

風靈雪坐在旁邊,並未注意。

她的全部心思,都投入到了大受歡迎的韓棠身上。

「該做決定的時候了!」

風默轉回目光,又看了眼被拋起的韓棠,沉聲低語道。

他沉穩站了起來。

風靈雪有所注意,稍微愣了下,但並未詢問,因為韓棠脫離了眾弟子的熱捧,正穿過眾人,向著這邊走了過來。

「師父!」

韓棠明媚地笑著,沖著風默親切喊道。

「你做到了,很好!」

風默醇厚一笑,伸手輕拍著韓棠的肩頭,親切道:「交戰非常激烈,消耗很大,快坐下休息,待會兒師父會有重大宣布。」

「師弟,快坐下!」

風靈雪殷切地拉過韓棠的手,讓他緊挨著坐下來,沒有理會周圍投來的艷羨目光,徑直伸出縴手替韓棠擦去臉頰的汗。

親昵之狀,讓人羨慕。

「師姐,我喜歡你!」

韓棠忽然握住了風靈雪的手,神色隨即肅然下來,靜靜注視著她,語氣沉穩地說出這樣一句話。

「嗯……」

風靈雪愣了下,俏臉瞬間布滿紅暈。

「這麼多年,我一直在等這個機會,現在,終於具備了這種資格,我不想再錯過。」韓棠語氣深情,如若無人地傾訴著。

「其實,師姐一直都知道。」

風靈雪俏臉緋紅,有點不敢直視韓棠,聲音卻越發輕柔:「我也喜歡你,一直都是!」

「謝謝你,靈雪!」

韓棠深情注視著風靈雪,稱呼悄然改變。

風靈雪嫣然微笑。

「下面,我宣布,本屆七劍山盛會的終極決勝者是,鳴竹峰弟子,韓棠!」等待片刻后,萬劍子從高位上站起來,快速掃視過全場,高聲宣布出來。

「韓棠!韓棠!」

高呼之聲再度如浪,席捲全場。

「他是個傳奇,日後必能創造更大傳奇,光耀我七劍山!」萬劍子越說越激昂,無形中再度增加會場的氣氛。

嘩!

熱烈掌聲四起。

韓棠臉上露出經歷挫折與困苦后的崢嶸微笑。

風靈雪悄然握緊了他的手。

然而,在萬千掌聲中,一個身影穿過眾人,沉穩地向著戰台上走去,清風吹過,他的銀白衣衫翩然翻飛,氣質軒昂。

正是鳴竹峰首座,風默。

他的出現,讓整個會場的掌聲快速熄滅下來。

高處掌門席位上,萬劍子看著風默,感到有點詫異,但並未質問什麼,做為鳴竹峰首座,風默的威信和口碑一直不錯,十分受弟子青睞。

他此時登場,必定有事。

風默登上戰台,快速掃視過四周,神色波瀾不驚,然後看向了台下的韓棠,忽然微笑道:「能收到韓棠這樣的弟子,是我的榮幸,我很欣慰,他能在最後時刻,證明自己!」

有零散的掌聲響起。

「但現在,我有個重大決定要宣布。這決定,關係到他,也關係到我!」略微停頓后,風默神色和語氣肅然下來。

全場陷入安靜。

韓棠和風靈雪不明所以,密切關注著動向。

忽然,韓棠眼眸一閃,想起了昨天修鍊后風默說的話,但風默所謂的重大決定,內容並未有絲毫的透露,只說是為了他好。

「從今天起,將韓棠逐出師門!」

平靜如常的話語,就那麼突兀地從風默口中說出。

致使全場眾人有著短暫的愣神。

轟!

全場隨即嘩然!

座位上,韓棠和風靈雪同時變了臉色,齊刷刷站了起來,臉上全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驚訝議論同時席捲全場。

「這個風默,瘋了吧!」

萬劍子快速回過神來,盯著風默的身影,詫異道。

其它幾峰的首座,面面相覷,有點呆愣。

「因為,像他這樣天賦曇花一現的弟子,既不適合我風默,也不配待在鳴竹峰,所以,他的最好結局是退出七劍山!」風默沒有理會場下熱議,從容不迫地說著。

韓棠悄然皺起了眉頭。

「爹爹,你在說什麼?!」

短暫愣神后,風靈雪清醒過來,沖著風默高聲質問著。

風默深深看了她一眼,又看向了一臉驚詫的韓棠,目光悄然深邃,聲音再度提高:「但我同時宣布,將風靈雪嫁給韓棠!」

【作者題外話】:賜婚喜事,記得收藏啊。 轟!

驚呼聲瞬間炸了會場。

即便韓棠性情沉穩,也被接二連三的逆天消息,震懾得反應不過來,在震天響的議論聲中,他死死盯著戰台上的風默,陷入了困惑和驚撼中。

這就是風默昨天所謂的重大宣布?

將自己逐出師門,跟自己落敗逐出七劍山,難道有很大的區別么?

韓棠悄然低頭,快速回想著過往種種,似乎在這八年中,並未得罪過師父,即便始終不具備戰鬥力,風默也從未冷落過他,甚至更為照顧。

似乎不是這個原因!

韓棠深深呼出口氣,內心疑惑重重。

清風穿過人群,吹起他的黑髮,白色衣角輕輕飛揚。

喧囂聲將他包裹起來,絕大多數弟子都盯著台上的風默,熱議不絕,只有部分弟子時不時看過來,指指點點,無形中將他冷落下來。

「矛盾的決定!」

韓棠低下頭,悄然自語道。

既然要將自己逐出師門,又為何在最關鍵時刻,解開自己的封印,讓自己迅速恢復戰鬥力?

無法做出合理解釋。

而且,風默剛剛提到的逐出理由「天賦曇花一現」,聽上去完全就是兒戲。

「將風靈雪嫁給韓棠!」

想到這句話,韓棠霍然一驚,下意識地轉頭看向旁邊。

然後,他就看到了風靈雪,正靜靜望著他,神色疑惑里,俏臉帶著一抹淺淺的羞澀。

「師姐!」

韓棠有點低沉地稱呼道。

風靈雪俏臉快速泛上誘人紅暈,輕輕點頭,似乎是因為羞澀,轉頭又看向了台上的風默,疑惑道:「我也被爹爹的話語搞糊塗了!」

韓棠有著短暫的沉默。

快速整理了下思緒,沉聲道:「也許,師父有他自己的想法吧!」

「現在你決勝了,卻為何將你逐出師門呢?」

風靈雪盯著神色如常的風默,似乎是自語,又像是對韓棠說道。

「我相信師父!」

片刻的遲疑,韓棠鄭重說道。

兩人之間的對話,幾乎全被整個會場的喧囂議論掩蓋下去。

「風默是什麼意思?」

「誰知道啊,韓棠可是七劍山的傳奇弟子,先前雖然不具備戰鬥力,但天賦無人能及,現在覺醒了,變強了,為何忽然逐出師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