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各大小風筷子代理商看着倉庫裏堆積着的小風筷子,他們真是滿臉愁容,不停地搖頭。

財力雄厚的代理商還好一點,那些靠着貸款進貨的代理商則是愁死的節奏。

一夜鎖情,總裁先生請溫柔 “怎麼樣,情況如何?”光頭男子沉聲道。

“老闆,小風筷子依舊是賣不動,看來這個產品是徹底完蛋了。”

光頭男一聽,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他之前就是看到小風筷子熱銷,所以才貸款進貨的,誰知道遇到這樣的事情。

“看來這次是失算了,這麼多小風筷子賣不出去。”光頭男沉聲道。

“是啊,現在這批筷子佔據了我們很大的庫存,賣不出去,搞不好,我們真要損失慘重啊。”

“是啊,好端端的就出這樣的事情,真是夠倒黴的。”

房間裏的氣氛顯得非常的壓抑,大家望着眼前堆積如山的小風筷子,一個個犯愁了起來。

然而就在他們犯愁的時候,一大波人正在趕往超市的路上…… 超市這一邊爲了將小風筷子銷售出去,因此他們便將小風筷子擺在最顯眼的位置,但效果並不理想。

Www¸TTκan¸C○

超市的員工看着這一堆小風筷子,他們紛紛搖頭了起來。

“看來這小風筷子是真的賣不出去了,都兩天了,一雙小風筷子都沒有賣出去。”

“是啊,當初這小風筷子可是非常熱銷的,完全是供不應求,所以老闆還特地貸款進貨,沒想到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啊。”

“確實如此,若不是出了這事情,這小風筷子早就賣完了吧,倒黴了。”

此時在超市門口外面出現了一大批人,這些人爭先恐後地朝着超市裏面走去。

他們走進超市,很快便看到了擺在顯眼位置的小風筷子,這一刻他們的眼睛綻放着光芒,就像是看到了寶藏一樣。

“你們好,請問你們需要些什麼?”

超市工作人員見到這麼多人涌進超市,他們都有些驚訝起來,連忙上前詢問情況。

“我們要小風筷子。”

“額。”超市工作人員愣了一下,有點不確定說道:“你剛纔說什麼,要小風筷子?”

“哎呀,你不要在這裏囉嗦了,趕緊給我閃到一邊去,我要小風筷子。”其中一名客戶不耐煩說道,他趕緊朝着小風筷子擺放位置衝去。

而其他客戶見狀也不甘示弱,同樣朝着小風筷子擺放位置衝去,一時間原本無人問津的小風筷子便成了香餑餑。

“哈哈,小風筷子,我終於拿到小風筷子了,我要多買幾雙才行。”

“那是必須的,小風筷子質量好,爲了表示對小風的歉意,我要買十雙。”

“喂喂喂,拿到小風筷子的兄弟們麻煩你們讓一讓,後面還有很多人等着購買呢。”

“前面的兄弟別下手太狠了,好歹給我們留一點。”

現場一下子變得熙熙攘攘了起來,大夥兒完全將快準狠發揮得淋漓盡致,拼命地將小風筷子拿在手上。

“嘶——”

在場的超市員工看到這一幕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你看我,我看你,一個個全都被眼前這一幕給驚訝得不要不要的。

他們剛纔還在討論小風筷子不會有人購買,小風筷子絕對完蛋了,但一眨眼的功夫便是另一種場景了。

從無人問津到爭先恐後地購買,這怎麼能不讓超市員工震驚。

“臥槽,我不是在做夢吧,他們竟然在爭先恐後購買小風筷子。”

“啪”的一聲。

“臥槽,你幹啥呢,幹嘛打我,疼死了。”

“既然你都覺得疼,那就不是在做夢了,他們真的在搶購小風筷子。”

“真是難以置信,之前還無人問津,現在卻這麼多人爭先恐後購買,真是恐怖如斯啊。”

超市員工紛紛驚呼了起來,他們看着這麼多人搶購小風筷子,整個人瞬間激動了起來。

因爲大家瘋狂搶購,原本堆積很多的小風筷子順便搶購一空了,而且還有很多人沒有搶到,抗議聲瞬間響了起來。

“你們這超市怎麼回事啊,怎麼沒有小風筷子了,我們還沒有買到呢。”

“就是啊,這麼大的一個超市怎麼備貨這麼少啊,我還沒有買到小風筷子呢。”

“你們還不趕緊將小風筷子拿出來,不然我們以後堅決抵制你們這家超市。”

那些沒有購買到小風筷子的人紛紛不爽了起來,他們看着別人手中的小風筷子,那叫一個羨慕,怎麼能不讓他們着急上火。

“各位不要着急,我們還有很多小風筷子。”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趕緊去將小風筷子拿出來啊,我們可等着購買呢。”

“就是,趕緊麻溜點。”

“好好好,我這就去將小風筷子拿出來,你們稍等片刻,稍等片刻。”消瘦男子趕緊說道,然後飛一般地朝着倉庫位置跑去。

此時光頭男正帶着員工從倉庫裏面出來,一個個臉色都非常沉重,這滯銷的小風筷子已經成爲了他們的心病。

“老闆,老闆,不好了……”

就在這時候,一道急促的聲音傳了過來,只見消瘦男子奮力朝着倉庫這邊跑來。

“老闆,老闆,超市裏一下子涌入了不少的客人,他們,他們……”消瘦男子喘氣說道,話都說得斷斷續續的。

“他們怎麼了?”光頭男子沉聲道,雙眼看着對方。

“他們,他們都在搶購小風筷子,之前擺在超市裏的小風筷子全都被搶購一空。”

“什麼!”光頭男一聽立馬驚呼了起來,雙眼睜得大大的,雙手直接抓住對方的手臂,“你剛纔說小風筷子被搶購一空,真的嗎?”

此時光頭男內心緊張,激動又忐忑。

“千真萬確,還有很多人沒有搶到小風筷子,他們非常生氣,要我們趕緊將小風筷子拿出去,不然就抵制我們超市。”消瘦男子激動說道。

“譁——”

在場人員一片譁然,他們剛纔對小風筷子滯銷問題感到頭疼,但是現在卻聽到小風筷子被搶購一空,這反轉實在是太大了。

“偶買噶,這,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小風筷子怎麼會變得這麼暢銷了?”

“是啊,我都有點不敢相信,這到底怎麼回事?”

“真的假的,你該不會是跟我們開玩笑吧?”

消瘦男子見這些人還在懷疑,他急忙說道:“老闆,咱們趕緊將倉庫中的小風筷子拿出去吧,要不然他們就會去別家買了。”

“這可是銷售小風筷子的好機會啊,我們千萬不能錯過。”

“對對對,大夥兒趕緊將倉庫中的小風筷子拿出去,快點,別耽誤時間了。”光頭男趕緊命令了起來。

開玩笑,現在這麼多人搶購小風筷子,他光頭男要是還藏着掖着,那就是大笨蛋了。

幾分鐘的時間,衆人便將倉庫中的小風筷子全都弄到了超市裏面去,當光頭男等人走進超市的時候,他們紛紛被眼前的一幕給震撼到了。

“我勒個去的,這,這也太多人了吧。”

“是啊,這人山人海的,要不是親眼所見,真是不敢相信他們全都是衝着小風筷子的。”

“哈哈,這說明小風筷子又變回了爆款,真是太好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整個超市一下子變得異常熱鬧了起來,光頭男將所有人全都調到了這邊來,目的就是維持秩序,避免發生意外。

“太棒了老闆,小風筷子的庫存已經消掉了一半兒,按照目前的銷售速度下去,估計用不了半個小時,剩下的那一半庫存全都被消完。”

“嘶——”

饒是光頭男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當他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自己還是被深深給震撼到了。

光頭男的內心如同暴風雨中驚濤駭浪一樣翻涌滾動,內心久久無法平靜下來,在這之前,他可是犯愁小風筷子滯銷的問題,如今這個問題解決了,他心情大好了起來。

“老闆,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大夥兒搶購小風筷子,但我還是建議儘快進貨,避免斷貨給我們造成損失。”

“哈哈,我想肯定是張總解決了這個問題,到時候肯定還會有更多的人過來購買小風筷子,不能讓小風筷子斷貨才行。”光頭男連忙點頭說道。

光頭男是一個生意人,現在小風筷子又熱銷了起來,他當然要從中狠狠轉一筆,斷貨,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想到這裏,光頭男便拿出手機給銘豐餐具公司銷售部打了一個電話。

“光哥你好,雖然我知道你很想退貨,很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是這還沒有到承諾的期限,所以還請光哥耐心等待一下。”

“退貨?”

“誰說退貨了,我要加倍進貨。”光頭男十分豪爽說道。

電話的另一頭直接被光頭男的這番話給驚訝到了。

“光哥,你,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加倍進貨?”

“誰跟你開玩笑啊,現在小風筷子熱銷,我之前進的那批貨都快賣完了,趕緊的給我加倍進貨,別耽誤了啊。”光頭哥連忙催促了起來。

“哦好的好的好的,我這就給光哥安排下去,保證不會耽誤光哥的生意。”

就在光頭男的電話掛掉沒多久,銘豐餐具公司銷售部這邊的工作人員又接到了其他代理商的電話,這些代理商紛紛喊出了“加倍進貨”的口號,這可把銷售部的工作人員震驚得不要不要的。

“我的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代理商一個個都說加倍進貨,我不是在做夢吧?”

“是啊,真是難以置信啊,之前這些代理商紛紛跑到公司鬧退貨,這纔多久啊,一個個都說加倍進貨。”

“管他那麼多呢,既然他們要求加倍進貨,那我們就報單上去就是了,反正有生意必須要做。”

整個銷售部人員一個個心情大好地討論了起來,這個消息讓他們一掃之前的擔憂,大夥兒都變得非常有幹勁兒。

訂單越多,他們的業績就越好,這樣一來提成肯定是不少的,有錢,那就是動力。

銘豐餐具公司的幾個股東聚集在一個房間裏。

“這都兩天過去了,我還是沒看到張濤拿出什麼實質性行動,我猜他也是束手無策了吧。”

“他能有什麼辦法,現在網上那麼多人抵制小風筷子,要不然那些代理商也不會來公司鬧退貨了。”

“哼,這是張濤咎由自取,以爲取得了一點成績就盲目擴充,現在好了,庫存那麼大,這肯定讓公司損失慘重啊。”

“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等了,呈現在公司還沒有倒閉,趕緊將手中的股份賣掉吧。”

“對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的,將手中股份賣掉,以後公司生死跟我們無關,先保住我們的利益再說。”

這幾個股東不得不說還是很精明的,他們看到公司陷入危機中,他們想的並不是該怎麼拯救公司,而是自己該怎麼逃離這個危機。

“行了,既然大家意見統一,那我們就跟董事長攤牌吧。”

“走,我們現在就去找董事長。”

隨後這幾個股東便起身朝着董事長辦公室走去,當這些人走進董事長辦公室的時候,他們看到張濤也在裏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