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林豹大喊,堂堂一個武館館主,竟然被搞到大小便失禁,太丟人了。

“於歡,你特麼敢玩老子?”林豹徹底怒了。

“別那麼激動,你沒發現體內的冰火符,已經被解決了嗎?”

聽見於歡的提醒,林豹感受一番,發現體內的冰火符還真被破解了。

夢回大漢 他頓時喜出望外。

守護在門外的那些徒弟們,也第一時間趕過來。

驚喜大喊:“館主,你真的好了。”

“既然已經救活了你,我們走了,記住你許諾我的話,宰了楊火。”

於歡提醒一聲,拉着古麗仙就要走。

“站住!”林豹突然出聲攔住他們。

“還有事?”於歡轉過頭。

“你雖然解救了我,不過也把我坑的挺慘,真以爲我會放過你?”

林豹看着滿地自己的污穢物,眼中在噴火。

“喂,我說你這人也太不要臉了吧,明明剛纔都答應放過我們了。”古麗仙不爽道。

“哈哈…那是你們太愚蠢的兵不厭詐的道理都不懂?”

“去!給我把他們都抓住。”

幾個徒弟立即衝過去,圍住於歡和古麗仙。

於歡滿臉淡然,根本不害怕。

“林豹,我就知道你這傢伙言而無信,所以特意留了一手。”

林豹雙目微微一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摁下自己的小腹,看看疼不疼吧。”於歡提醒道。

林豹照做了一下,小腹疼痛無比,像是被火燒一下。

再摁一下,又異常冰冷。

林豹瞬間暴怒,“於歡,你特麼的敢耍我?”

“是你自己不講信用在先,怨不得我。”於歡冷冷道:“你的生命依舊掌握在我手中,乖乖的,不然大家同歸於盡吧。”

“你!”

林豹咬着牙,想想後沉聲喝道:“好,算你小子聰明,你們走吧。”

於歡帶着古麗仙趕緊離開。

跑了好一段距離後,古麗仙跑不動了,渾身香汗淋漓。

“不跑了,反正那傢伙還有把柄在你身上,不怕他們。”古麗仙大口喘氣。

於歡白了她一眼,苦笑道:“冰火符施展需要特殊材料的,你不會真以爲我能做到吧?”

“啊?這麼說的話,你剛纔……”

“騙他的,那貨冰火符剛剛被解除,隱患殘留,摁着不疼纔怪呢。”

“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發現,以防萬一,咱們先跑到安全地點吧。”

“可我跑不動了啊。”

於歡無奈搖頭,背起來古麗仙,繼續跑。 一路上,於歡都感覺後背傳來的異樣。

“不愧是‘大’明星啊。”於歡由衷感慨一句。

“你說什麼?”這話正好被古麗仙聽見。

於歡臉色一變,忙解釋,“沒什麼,我自言自語呢。”

很快把古麗仙放下來,於歡道:“這裏相對安全了,他們應該不會再追過來。”

“嗯。”

古麗仙擡起頭,看見天都亮了,個人都是懵的,他們這一晚上,都經歷了什麼啊。

轉過頭再看於歡,古麗仙忽然道:“於歡,你能教我《太玄祕術》嗎?”

於歡頓時一愣,“你也想學《太玄祕術》?”

古麗仙嗯了一聲。

“《太玄祕術》可是太玄門的,你要是修煉了,以後弄不好會有人追殺你。”於歡故意這麼說,想要嚇唬住古麗仙。

怎料古麗仙根本不害怕,撇撇嘴道:“我纔不在乎呢,求你了於歡,教教我吧。”

古麗仙抓着於歡胳膊,開始撒嬌。

這特麼誰頂得住啊。

於歡強壓制着心中邪火道:“《太玄祕術》我不能交給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小氣鬼!”古麗仙幽怨蹬了於歡一眼。

於歡無語的搖着頭,“這不是小氣不小氣的事情。”

“教我吧,你要是不教,我就對外說,你晚上欺負我。”古麗仙忽然壞笑起來。

於歡臉黑。

“你這是威脅我?信不信我真的欺負你一下?”

於歡伸出兩隻手……

“啊!”

古麗仙嚇得大叫,趕緊護住。

於歡呵呵一笑,“我要回家了,你請便。”

瞧見於歡油鹽不進的樣子,古麗仙氣的直跺腳,還是馬上跟過去。

彼時。

楊火等待許久,終於等到林豹等人歸來。

瞧見他們滿身狼狽,楊火愣住,忙問道:“林館主,你們這是……失敗了?”

“楊火!”

林豹衝着楊火怒吼道:“這次你讓我殺的人,不簡單啊,我們不僅失敗了,還被戲耍的很慘。”

“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給我弄死他!”

林豹毫不墨跡,直接動手。

幾個徒弟衝過去,分分鐘就把楊火的人撂倒。

林豹也瞬間制服住楊火。

楊火慌亂,着急大喊:“林館主,你可是收了錢的,不能這麼對我們啊。”

“少廢話,我林豹做事,還用你教嗎?”

林豹抓住楊火左胳膊,狠狠的一用力,竟是活生生扯下來,鮮血亂噴。

“啊!”

楊火傳來殺豬般的慘叫,躺在地上打着滾,渾身直哆嗦。

林豹可沒準備放過他,一隻手捏住他脖子,就要宰了。

嗖!

一陣勁風聲傳來。

林豹眉頭一皺,感覺到危險的他,趕緊向後退。

Www.ttкan.c ○

可還是慢了一步,被一腳踹飛。

“白起!”

楊火看到來人是白起,鬆了口氣,知道自己有救了。

“閣下是什麼人?”林豹盯着白起,滿臉凝重,本能感覺出來這是位高手。

白起一句話沒回應,直接動手。

砰砰砰!

十招不到,林豹已經招架不住,單膝跪地,狂噴着鮮血。

擡起頭盯着白起,眼裏全是恐懼。

這面無表情的傢伙,太可怕了。

實力遠在他之上。

“鳳小姐,要殺了他嗎?”白起看向不遠處走來的葉鳳清。

葉鳳清搖着頭,“區區螻蟻,放他滾吧。”

“多謝!多謝!”林豹對着葉鳳清連磕了好幾個響頭,趕緊逃離這裏。

“多謝鳳小姐救命之恩。”楊火也在這時給葉鳳清磕頭。

葉鳳清冷冷瞪着他,喝道:“白起,給我掌嘴!”

“遵命!”

白起揪起楊火頭髮,一巴掌怒扇過去,讓他半邊臉都腫起來。

“還不夠!”

白起聽話繼續。

連續扇了三十個耳光,把楊火牙齒扇碎好幾顆,葉鳳清才讓白起停下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