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是好好療傷!這裡還是比較安全的。」童川笑道。

見晏紫眼中的恐懼逐漸消失,童川輕笑一聲之後便離開山洞,就算已經是不惑中期修仙者,也無法完全擺脫人間煙火。

不過多時,童川便帶回一頭野獸,整理一番便搭架生火。

而此時的晏紫雙眼緊閉,身體周圍無數元氣包圍,比起童川當時聚集起來的元氣多數倍有餘,而其中原因不但因為晏紫實力比童川強,也因為其身旁放著數個玉瓶。

這些玉瓶之中全是元液,有了元液的輔助,對於恢復傷勢自然事半功倍。

數個玉瓶之中足有數百滴元液,如此數量的元液卻用在恢復傷勢上,這便是大勢力的手筆,讓童川一陣羨慕,雖然他身上也有不少元液,但是卻不捨得如此浪費。

元液在修鍊者的世界中,便是金錢,有時還能夠關係到修鍊者的xìng命,這個道理童川明白,雖然看似他現在能夠算作小富,但是這修鍊一途可不是短暫的時間,這一點從阿浩身上最能夠突顯,已經半百年紀,卻只有元道巔峰的實力,就算是趙野等人,也不過才神虛巔峰實力而已,距離童川的目標還有遙遠距離。

或許是因為香味的原因,又亦或者因為晏紫已經恢復到一定程度,緊閉的雙眼緩緩張開,而出現在眼前的便是一塊散發出誘人香味的jīng肉。

看了一眼童川,晏紫接過其遞來的烤肉,無論前者是什麼身份,至少現在看來對她沒有任何惡意。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那不過是一種特殊手段,我也無法多次使用。」

見到晏紫眼中還有異sè,童川無所謂道,而事實也的確如同他所說那般,純陽因為這次的出手,消耗了才恢復了神識,若再次使用的話,恐怕將會陷入昏迷之中。

這一點童川可不願看見,純陽雖說是一件武器,但是對於他來說卻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別的不說,光是那見識就能夠讓他免走許多彎路。

當兩人都補充之後,再次進入冥想狀態,這個時候對於兩人最為重要的便是在第一時間恢復傷勢。

「你怎麼不動用元液?」

當晏紫看見童川並未動用元液恢復的時候,眼中猶豫之sè閃過,最後開是開口,不過聲音之中卻帶有陌生冰冷的感覺。

聞言,童川張開雙眼,心中無奈暗嘆一聲,雖然他已經解釋過了,也消除了一些晏紫心中的顧慮,不過後者依然還是對他很懷疑,這一點從態度上便能夠看出。

「太過浪費了,我身上的元液也不多,雖然這傷勢比較嚴重,但是沒有xìng命危險,也用不著使用元液。」童川道。

在童川聲音落下的時候,晏紫眼中出現一絲疑惑之sè,半響之後才道:「任何修鍊者在受傷之後都會動用元液幫助恢復,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童川搖頭,這事他還真不知道,也從未聽誰說起過,當下將疑惑的目光望向晏紫。

「對於修鍊者來說,若是沒有遇到奇遇的話,想要最快速度提升實力的話,便要抓住兩個機會,其一便是悟道,悟道對於修鍊者來說,是至關重要的事,能夠在瞬間讓實力暴漲,甚至還能夠悟出屬於自己的攻擊手段,而其二便是恢復傷勢的時候,每一位修鍊者在恢復傷勢的時候,自身都會從外界吸收,若是在恢復期間能夠有足夠的元氣提供的話,不

但能夠減短恢復時間,也能夠在這個時候吸收元氣幫助提升實力,雖然元液與外界元氣有些不同,但是平時兩者同時吸收不會有絲毫問題。」晏紫道。

童川露出恍悟神sè,當下也不矯情,單手一揮,三個玉瓶便出現在身前,其內也有數百元液,雙眼閉上,進入冥想狀態。

在童川閉眼的瞬間,其意識便來到一個黑暗的空間之內,不過在這黑暗的空間內卻又無數聲音傳來,有樹葉落下的聲音,有山洞內水流的聲音,甚至還有代表著晏紫的聲音,不過最讓他在意的還是從三個玉瓶中傳來的聲音。

這聲音如同找到一個傾瀉點一樣,瘋狂湧入童川體內,沒有絲毫浪費。

隨著三個玉瓶之中的聲音瘋狂湧入童川體內的時候,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傷勢的恢復速度大幅度提升,不但如此,連實力他也能夠感覺到出現細微升動。

雖然這種實力升動的感覺很細微,但是還是沒有逃過童川的感應,當下心中一喜,若是按照這個速度來計算,當他傷勢完全恢復的時候,恐怕距離不惑大成也不過一絲距離而已,若是運氣好的話,甚至可能達到不惑大成地步。

發現這一點的時候,童川雙眼張開,眼中沒有絲毫不舍,單手一揮,又是數個玉瓶出現,旋即再次進入冥想狀態。

既然這個時候動用元液對他有巨大的幫助,那麼他自然也不可能吝嗇。 蕭凡這麼一個看似平常的動作,卻是讓那位莫長老臉色微微一變,三人來到,蕭凡只給夢如雲坐凳,很明顯並沒有將他這位武道聖地的客卿長老放在眼裏。

“蕭尊主出現在這裏,聖主可是一直想要在找您一決勝負的。”面色陰沉的對着蕭凡拱了拱手,這莫長老口中的聖主,自然就是武道聖主軒轅天絕了。

聽聞此言,蕭凡微微一笑,不在意的說道:“蕭某此次前來,只爲遁入紅塵,體驗人世百態,因此不想多惹事端,軒轅天絕若是想戰,日後機會自然多的是,何必在乎這一朝一夕?”

說到這裏,蕭凡似乎懶散的撇了一眼那位莫長老和受傷的年輕人,道:“莫長老這次來找蕭某,想必是要爲這年輕人出頭吧?”

被蕭凡這麼一說,莫長老皺了皺眉頭,道:“蕭尊主果然快人快語,你打傷的正是在下的孫兒莫問天,雖然聽聞蕭尊主修爲蓋世,但是莫雲愁還是想要試上一試。”

聽到莫雲愁說出目的,戰狂呂蒙的眉頭輕輕一皺,欲言又止,那夢如雲則是雙眼望着蕭凡,想要看看這位似乎與自己同齡的強者會如何應對。

蕭凡的表情淡漠如以往,似乎心境沒有受到一丁點的影響,抱起酒罈,將剩下的酒水一飲而盡,道:“我只出手一次。”

說話之間,蕭凡擡頭望向站在身旁的莫雲愁,六重瞳孔的眸子深邃的好像能壓抑住世間生靈的魂魄!

莫雲愁聽到蕭凡如此一說,不禁有些怒氣升騰,即使是戰狂呂蒙和夢如雲也感覺蕭凡這句話有些託大,那受傷的年輕人莫問天更是奸詐一笑,似乎看到蕭凡跪在了自己面前一般。

“既然如此,那莫某就得罪了!”鼻尖輕輕一哼,莫雲愁手中紫芒閃爍,右手化作一柄紫色長刀,劈斬向蕭凡的脖頸!

“《鬥天紫雲訣》雖然在上古算得上是絕世功訣,但是明顯你並沒有真正理解它的精義。”莫雲愁剛剛出手,以蕭凡的閱歷便認出了他所修行的功訣。

那紫色長刀僅差一點便要斬在蕭凡的頭顱,此時的他才緩緩伸手拿起擺在桌上的玉簫,在他的手觸碰到玉簫的剎那,誰也沒有看清他是何時出手的。

砰!蹬蹬蹬….

莫雲愁連退三步,即使是他身後的莫問天幫他擋了一下,爺孫兩人都同時退了三步,莫雲愁氣喘吁吁,在這飄雪的秋末,他的額頭上依舊微微冒出了冷汗。

清晰可見,在蕭凡擡頭點出的玉簫之前,一輪小巧如圓盤的六道光輪徐徐運轉,迫退莫雲愁之後,光輪隨着寒風的拂過緩緩消散,而蕭凡依舊坐在那裏,面無表情,巍然不動。

“久聞蕭尊主六道天輪蓋世無雙,今日莫某算是見識到了,多有打擾之處還望海涵!莫某告退!”對着蕭凡拱了拱手,莫雲愁一語言罷,拉起不甘心的莫問天,便快步離去。

“好,好,好!數年不見,蕭兄的實力愈加的強大,當年摩天崖,你壓我一頭,本以爲融合了上古不滅戰魂之後能夠與你比肩,如今看來還是相差甚遠啊!”呂蒙撫掌大笑,即使是說道自己不如蕭凡的時候,也是神色平靜,沒有絲毫的在意和妒忌。

“呵呵,天地三千道,條條皆可成,呂蒙兄也不必妄自菲薄。”一邊說着,一邊讓小二繼續上酒,雖然酒肆中已經冷冷清清,但是酒肆的店家還是不敢怠慢,畢竟剛纔的交鋒雖然沒有什麼驚天動地,但是凡是有點眼力的人都能看的出來,那個身穿白袍,手持一杆玉簫的年輕人是一個強大的存在。

“果然厲害,怪不得我哥哥說你是他所遇到的第一個勁敵。”夢如雲對着蕭凡甜甜一笑。

聞聽此言,蕭凡微微一愣,道:“他們兩人已走,你爲何不走?你哥哥又是誰?”

“夢丫頭的哥哥就是軒轅天絕。”呂蒙隨手揭開酒罈上的封泥,一邊說着,一邊抱起來豪飲起來。

“恩?”蕭凡突然想起在碧水雲村中,莫問天想要買一杆玉簫與夢如雲琴簫合併,按道理說,兩人應該是道侶身份,但是怎麼看,這夢如雲似乎都不在意那莫問天一般。

當蕭凡將自己想法說出之後,那夢如雲可愛的捂嘴一笑,道:“我哥哥讓我從年輕一代中選一個做道侶,本來這莫問天在武道聖地中,已經算得上是出類拔萃的了,但是他卻遇到了你,這樣一個沒用的人,我找他做什麼?”

這個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是解釋的解釋,讓蕭凡和呂蒙兩人都是一愣,隨後那呂蒙哈哈大笑,曖昧的看着兩人說道:“夢丫頭,你是看上蕭兄弟了吧?”

“是又怎樣?哼!”夢如雲對着呂蒙吐了吐小舌頭,做了一個鬼臉,隨後望向蕭凡,想要看看他是作何反應的時候,卻只看到了蕭凡微微一怔,神祕的六重眸子,讓她看不出蕭凡的心中在想些什麼。

事情告一插曲,三人繼續喝酒,有話沒話的閒聊着,沒想到這夢如雲竟然也用酒杯喝了半罈子,讓蕭凡和呂蒙都有些詫異,暗歎女中豪傑。

最後分離之時,呂蒙和夢如雲兩人向東而去,他們要回去九龍山,而蕭凡則選擇留在了青城,他是來入世的,而不是來跟朋友一起逍遙的。

走出酒肆,漫步於街,雖然如今的青城已非往日,但是憑藉着心中的記憶,蕭凡還是尋找到了當初成爲一片廢墟的老家。

滿地的灰燼瓦礫已經不見,一座崛起的別院矗立在這裏,顯然是一個大戶人家,站在這處別院的門前,蕭凡不知道自己的心裏在想些什麼。

如果說是幾年前的蕭凡,他肯定會打入別院,讓這處別院的主人滾蛋,但是現如今的他,卻是情繫天下蒼生,又怎可恃強凌弱?

老家已然湮滅,地皮成了無主之物,別人另建新院,蕭凡也說不出什麼來。

嘆息的搖了搖頭,蕭凡轉身離去,離開的剎那,這份擱淺在心中的芥蒂,已經消散,與此同時,蕭凡的心境,也前所未有的迎來一陣暢快。

大雪之中,路上行人很少,但是路過的人都能夠看到,鵝毛般的大雪落到蕭凡頭頂,便會順着一道弧線,滑落在兩旁,一直在青城中走了一圈,蕭凡的身上,也沒有一片的雪花。

青城的回憶,到了這裏已經止步,當蕭凡走出青城通往神州浩土的東門之時,他連頭也沒回,片刻間消失在漫天的大雪瀰漫之中。

蕭凡的下一個目的地,便是積雷城,他所走的路線,也正是當年跟着胖子李峯的商隊所走的路線一模一樣。

偶爾也有商隊路過,而徒步獨行的蕭凡,讓人看起來是那麼的異類,猶如佛門的苦行僧,誓言要踏遍千山萬水。

蕭凡身上那種淡然世外,飄渺不驚的氣質,當然也吸引到了一些商隊好手的注意,爲數不少的商隊想要邀請蕭凡同行,然而都被他一一拒絕了。

走出羣山,步入茫茫大草原之後,雪勢越來越大,一些商隊不得不停下來就地露營,搭起帳篷,躲避風雪。

蕭凡並未停留,雖然他並沒有支撐起護罩,但是僅僅只是九爪龍王身無形間釋放出淡淡氣勢,就足以讓風雪避開,天地風雲,遠古之時盡皆從龍。

走着走着,蕭凡突然停下來,雖然大雪覆蓋了一片枯黃的草地,但是蕭凡還是能夠感覺到自己走到了當初與兮若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記憶浮現於腦海之中,手持厚土天刀的李峯大戰暗黑魔法師,道修,武修,而一襲紫裙帶着面紗的兮若則手持長劍,屠殺商隊衆人。

“天地之間,強者爲尊,弱者唯有臣服,或者是死!”當這一句迴盪在腦海中的時候,這段記憶在識海中湮滅,一切成空。

“若是暫且不論九天,在這洪荒天地,我也算得上是頂尖的強者了。”念頭通達,蕭凡感覺一股冥冥中的頓悟感涌上心頭,肉身的力量不斷膨脹,再膨脹…..

“吼!”蕭凡併爲變幻龍身,但是卻張口向天咆哮出震天龍吟,強大的氣勢直激盪的周圍風雪四散開來,方圓百里的雪花飛散,露出了下面枯黃色的憂草。

一切成空,心境暢快,通達之後,蕭凡終於突破了九爪龍王身的瓶頸,成就了九爪龍皇身!

嘴角會心的撇起一絲笑意,蕭凡同樣是頭也不回的繼續向東行去,第二處回憶點的記憶已經了結,蕭凡有些期待自己將所有記憶湮滅與識海,將心靈遁入空明之後,自己到底會成就怎樣一個境界?

氣息斂入體內,蕭凡看起了更像是一個凡人,由此可見他現在對於自己修爲境界的掌控愈加的精深了。蕭凡本應凡,反而天生不凡,真正明悟了凡的真意之後,或許才能知道,凡要比不凡,更加精髓,更加讓人難以明悟。

一邊走着,蕭凡的背後六道天輪隨着心念一動,便顯現而出。再向前走一步,六道天輪漸漸變小,化作一道光點沒入蕭凡的後腦,六道合一!

大約接近一炷香的時間,蕭凡眉頭一皺,將六道天輪從體內喚出,腳步頓住,停在原地,嘆道:“即使是九爪龍皇身,最多也就是一炷香,唉……” 就這樣,童川與晏紫便在恢復傷勢之中度過了數月的時間,每次冥想都會長達數天的時間,而冥想結束后,童川便會外出尋找野獸。

隨著時間的度過,童川的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不過讓他更加欣喜的是,他實力已經達到了不惑大成的程度,距離巔峰也不過半步距離而已,而這點距離若是用元液補充的話,也僅僅只需要數十滴而已。

相對於童川,晏紫的傷勢也恢復得差不多了,至少從表面看來,她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至於到底恢復到何種程度,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在這數月的時間內,晏紫明顯有很大的變化,而這種變化主要是對童川的態度,很明顯是因為上次的事情,讓她對童川抱有懷疑態度,這也難怪,任誰突然發現原本一個不惑實力的同伴,突然散發出具有巔峰高手的氣質,也會如此。

「你怎麼樣了?若是恢復得差不多的話,我們就要離開這裡了!」這rì,童川見晏紫退出冥想狀態,問道。

被童川所問,晏紫並未立即回答,反而陷入沉思之中,這裡是西域,若她想要回到南域晏家的話,就必須通過域門才行,若是以自身實力趕路的話,不知需要多少年才能夠辦到。

而建立域門這種手段唯有渡劫高手才能夠做到,而且建立從西域到南域如此遙遠的域門,恐怕至少也要渡劫巔峰的人才能夠建立,而這種高手她雖然認識不少,但是卻都無法聯繫上,在西域,也不認識這類高手。

見晏紫沒有開口,童川也沒有任何不滿,繼續道:「你要回南域么?雖然我認識渡劫高手,不過恐怕以他的實力也無法建立通往南域的域門,就算能夠建立,我也不敢擔保他能夠出手,畢竟這建立域門的消耗可不簡單,單單是元jīng,就需要不少。」

自從上次通過龍塵建立域門來到西域,童川便對這域門了解了一番,自然也知道這建立域門需要不少的消耗,而這種消耗,主要便來自於元jīng。

而域門的傳送距離和元jīng息息相關,數量的多少代表著傳送距離的遠近,不但如此,還需要不少的晶石來穩定傳送時空間,至於這些晶石是是否值錢,他便不得而知了。

「那你有什麼打算?」半響后,晏紫道。

聞言,童川點了點頭,道:「我當然是繼續在西域闖蕩啊,原本是打算在上次遇見你的那個城池之中待一段時間的,不過現在看來不行了,因此我打算前往西域的中心地帶,也就所謂的黑海。」

「黑海!」

晏紫大吃一驚,黑海之名可是響遍了整個落煙大陸,那裡是落雁大陸最大的內陸海,據說黑海容易進去,出來卻是十分困難,其內爭鬥不斷,神虛實力裡面都要夾著尾巴做人。

而西域之所以是四域之中最混亂的地方,主要便是因為這黑海,據說,當初一個北域頂尖勢力為追殺一個叛徒,傾盡全力進入黑海,但是即便如此,這個在大陸上都排得上名號的勢力卻在一夜之間消失,而據傳出來的消息,動手的僅僅十餘人而已。

十餘人動手覆滅一個大陸頂尖勢力,這種事情讓人難以置信,但是黑海之中卻被傳得沸沸揚揚,使得這個事件在大陸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一個不惑進入黑海,完全就是找死的行為,沒有人會懷疑,在黑海之中,即便是你低調行事,但是很有可能你長相惹人討厭,便會因此丟掉xìng命,雖然這看上去如同一個笑話一般,但是了解黑海的人都笑不出來。

「你幹嘛這樣看著我?我知道黑海的混亂,不過那種地方才能夠儘快的提升我的實力,我不想如同大多數的修鍊者那般,數十年上百年也不過神虛神魔實力。」童川道。

晏紫發現,童川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神sè的堅定並不像在開玩笑,讓她心神一凝,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得一位才不惑的修仙者便要進入黑海。

「不惑實力進入黑海的確很危險,不過這裡距離黑海還有很遙遠的距離,而在這趕路這段時間中,我會進入元道,我早就有了自己的道,只要元氣具備,突破元道沒有絲毫困難。」童川道。

黑海很危險,童川他自然知道,當初藍貝便說過帶他去黑海,不過小魚卻說,就連藍貝去黑海,連自保能力都不足,一位神虛大成的高手,卻在黑海之中連自保能力都不足,僅僅這一點便能夠大概了解黑海的恐怖。

而童川之所以要進入黑海,他所說的原因自然有成分,不過更多的還是因為純陽,不錯,就是因為純陽。

就在三天前,沉寂了數月之久的純陽終於開口了,從聲音中童川能夠判定前者恢復了不少,不過還是沒有盡數恢復,而純陽開口所說的第一句話便是讓童川進入黑海。

「主人,前往西域黑海。」

這是純陽的原話,童川不明白為何純陽會讓他進入黑海,他還知道,純陽根本不知道黑海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而黑海也是因為前不久他取出阿浩所給的地圖的時候,純陽發現了這麼一個地方而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