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聲音落下,紋路之上,一股恐怖之威籠罩中間的林劍青,彷彿有着可怕的光華,使得無數人皆都顫抖了起來。

“這是望氣宗的太上長老人物,他們聯手的滅魂之陣,專破人根基,看來林劍青必然難逃一死了。”諸人暗歎可惜,即便林劍青驚才絕豔,今日依舊必死無疑。

這一刻,大風起兮,狂風颳過,很冷、很冷。這一刻,天穹之上,有魔光灑落,無盡的魔氣照耀而下,落在了林劍青的身上。

這一刻,林劍青站在那,彷彿是來自遠古的魔頭,有大魔哭嚎。穹周修三千魔功,林劍青自然可化魔而戰!

林劍青眼中有血絲浮現,他的身體,正發生着駭人的變化! 無盡的魔氣,從天地間匯聚而來,落在林劍青的身上。諸人只見他的身體漸漸變得妖異了起來,長髮飛舞,在瘋狂的生長着,一尊尊恐怖的魔頭虛影閃爍變幻着,在林劍青身上交錯。

那彷彿是來自幽冥的魔神,降臨在了他的身上。,兇猛、狂躁。魔王持劍,掀起了狂風巨浪。

三千魔功,霸道非常,好似天地震盪,魔威震天。身化劍魔,俯瞰天地,不可一世。這些恐怖魔影,皆都降臨在了林劍青的身上,好似如同那來自虛無的身影。

這一剎那,無數人的眼眸皆都色變,那些望氣宗的強者眼中露出可怕寒光,只見一道道魂力演化,打入到陣法紋路之上,那些紋路相連,竟拔地而起,璀璨的光芒籠罩着林劍青,化作萬道神光,要將林劍青的神魂硬生生的誅滅。

但林劍青的身體越來越霸道妖異,魔氣直衝雲霄,破開那神光籠罩,他擡起頭,目光看向天穹之上,此刻,再無一絲多餘情感,唯有魔的冰涼。

“吼!”龍淵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在劍身之上,出現了震撼一幕,那裏,有着一柄魔之巨劍覆蓋,橫亙天地之間,劍光一閃,便是千里之地。

龍淵狂鳴,諸人內心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此劍,竟萬道皆通?

林劍青身上的魔氣越聚越強,他的身上,漸漸有了龐大無比的大魔虛影,龐大無比。魔氣依舊從八方而來、匯聚於身,化作實體,林劍青的身體,陡然間消失不見了。

大唐楊國舅 “消失了,這……”

眼前一幕,太過震撼,深深的刺激着諸人內心。而那懸浮於天的劍魔,陡然間睜開了雙眸,冰冷刺骨的眼眸讓人感覺到無窮無盡的寒冷之意。

陡然間,一聲怒吼,劍魔舉劍,橫跨而過,狂風大作,望氣宗前,魔氣縱橫。

“這是何魔功?”諸人只感覺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這樣的情形,他們聞所未聞。林劍青,怎能化身爲魔?

那天地魔氣,彷彿降臨於他之身體,魔之氣息,瘋狂攀升,比之林劍青的氣息,不知道強橫了多數,竟衝破了天元境,破入了天玄之境界。

“聚三千魔氣,以身入魔?”諸人感到深深的震撼,太可怕了,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有人徹底的化爲魔頭。在那宏偉壯闊的宗門之前,一尊金袍身影站在那,他看到了林劍青化妖,神色中閃過一道奪目之光。

“魔皇體!”千年時光以來,唯有紫幽造就這種體質,魔皇鑄體,乃是一種霸道功法,可化魔神之體,然而,據他所知,此術到至今,根本沒有人能夠修煉而成,更沒聽說過有人能使用出來,莫非,這傢伙在魔墓中得到了機緣不成?

天元境界的他,唯他之言,根本無法駕馭這種魔功,望氣宗各長老神色也是極受震動,他們斷然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天元境之人,竟能夠在他望氣宗逞威,造成如此震動。

只見,那幾位圍剿林劍青的強大存在身上神魂力量瘋狂的撲出,降臨在陣法之上,炫目陣紋,發出璀璨之光,光環灑落而下,降臨大魔身軀之上,一股無上的力量,似要將他的本命神魂剝離出來。

大魔擡頭,揚天,狂嘯。魔氣狂亂的飛舞,魔威震盪,遠處的身影竟被狠狠的拍打着飛退,他們,連餘威都承受不住。

但他們的目光,依舊緊緊的凝視着那強大而可怕的大魔身影。

魔之巨人,殺伐一切,他真的是林劍青所化嗎?那麼林劍青,現在還是他嗎?他們看到,巨魔的雙手託劍,瘋狂長鳴,只見那雙魔眸無比的冰涼,抵抗着滅魂法陣剝奪神魂的痛楚,他的腳步猛然間踏下,竟直接邁入法陣正中,魔主霸道,以力破力。即便魔軀堅韌,然而陣光劃過之處,鮮血淋漓,那尊龐大的魔身,依舊被開出了一道巨大無比的口子。

他的身體,被破出了一條裂縫,從這條裂縫之上,滾燙的鮮血,順着手臂落在了劍身之中。

“瘋了,太瘋狂了。”諸人看到林劍青的舉動無言。他不僅身化大魔之軀,如今。更是與陣法正面碰撞,冰冷的雙眸閃過魔光,冷視望氣宗太上長老,他的眼中,有着來自地獄的寒意。

“殺死他。”望氣宗太上長老感覺到了強烈的威脅。然而滅魂法陣,竟廢除不了林劍青的神魂,此刻化身魔皇之體的他,神魂似魔,無比的穩固。

轟隆隆,大陣交替,沖天而起,只見他們幾人直接發起了攻擊,轟出了一道道法印,這一道道法印落下,彷彿天地間的力量都要被陣法抽空來。

這片空間一片死寂,壓向魔軀。

“嗡!”狂風大作,魔軀舉劍揮出,一股無上劍芒爆發而出。那一道道紋路直接破碎,隨即在劍氣之下化作粉末。

嗡……魔軀閃動,隨即只見一位太上長老的身上,插着一柄巨劍,魔軀的手掌抓在巨劍的一端,另一隻手掌握拳直接轟了下去,剎那間,他的身體直接被貫穿粉碎。

此刻,魔軀雙眸凝視其餘太上長老,剎那間,他們只感覺渾身冰涼徹骨,只是那一個眼神,就令他們生出絕望之意。

“嗡!”狂風大作,千米巨魔何等速度,他們知道根本躲不了。

“住手。”一道冰冷的聲音突兀降臨,龐大魔軀降臨在其他幾位太上長老身前,不過,卻被一人擋住。此人站在他們面前的剎那,天地間魂力竟被阻隔在外,彷彿自成一界。

這片界域蘊藏無盡的偉力,落在那金袍身影之上,他隨意擡手,竟然抵擋住了這霸道攻擊。

“道域,天玄上三境。”遠處諸人看着那界域,連望氣宗的宗主,都親自出來了。宗主不出,太上長老將隕。恐怕,無人能夠想到,林劍青,能夠做到這等地步。

“死!”金袍身影吐出一道寒音,天地間的靈氣匯聚而來,籠罩魔軀,剎那之間,魔軀之上渾身被一股威壓震盪開來。

“嗡!”狂風略過,慧空和尚眼裏閃過冷芒,他一直從未出手,等的便是此刻,他的身體俯衝而下,龐大的佛門法相出現,轟隆隆的巨響聲傳出,佛陀口吐佛音。

“阿彌陀佛,佛諦,一步生蓮。”慧空和尚踏出一步,朝着金袍身影揮出一指,頓時諸天青蓮浮現,那片界域,發生了強烈震動,好似就快崩裂開來。

這一幕,驚的所有人的呼吸都彷彿要停止。

“禿驢,你敢!”金袍身影怒吼一聲,神魂綻放,氣息更加可怕,但青蓮不滅,化身成劍,從天斬落而下。

“噗呲……”青蓮劍斬落而下,那界域釋放出璀璨之光,似有滔天力量抵禦,然而,劍光彷彿化身古佛親臨,有破天之氣概。咔嚓的清脆聲響傳出,劍,從中間劈了下去,金袍身影的界域,被斬斷開來。

站在周圍的許多人震撼的看着,隨即一股劍風颳過,噗呲的輕響聲傳出,一道道身影,竟在劍風之下直接化爲了塵埃,隨風而散,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一劍,劈開了界域,隕落了不知多少強者。遠方諸人,似已窒息,凝視前方一幕,眼睛都忘了動。這和尚竟然劈開了天玄上三境強者的道界,這怎麼可能?

金袍身影,身軀抖動,隨即嘴角竟有鮮血滲出,這道界乃是他的本命神魂所化,如今被毀,他也不好受,金袍身影身上披着的長袍飄動着,獵獵作響,他看着虛空的慧空,眼中的殺意,無比的可怕。 “既你找死,便先殺你!”望氣宗宗主一掌印出,可怕的掌印從天而降,透着可怕的死亡之意,然而慧空彷彿沒有看到般,神魂佛陀化青蓮於身前,抵抗對方的攻擊,他的身體被掌印覆蓋,然而他卻彷彿感受不到般,身體往前,所過之處,佛光席捲天地,掌印,皆都崩於佛威之下。

如今的慧空,彷彿便是一尊佛陀。他那雙有神的雙眸,望向前方,滔天的青蓮劍威,又一次匯聚在了一起。

只見望氣宗宗主的身體降臨慧空的身前,他的目光透着可怕的寒意,一股毀天滅地的威能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

“轟!”慧空的身上,彷彿都燃起了金色火焰,那是心火的力量在燃燒,他的氣息,在瘋狂的攀升着,越來越強,那股氣息,跨入了天元境巔峯的層次,甚至想要衝破那一境界。

“嗡!”神魂法相攜無上之威,青蓮劍氣彙集,化成颶風,佛陀與慧空一起踏步,所過之處,寸土不生,大地撕開,轟隆一聲巨響,那股威壓破碎。

望氣宗宗主身體豁然間閃避開來,那青蓮劍意從他中間穿透而過,不知要去何方。

“嗡!”狂風怒號,化身颶風的劍氣直接消失了,卷着風,隨同神魂佛陀一起而去,直接從望氣宗宗主的中間穿過,在他閃避的剎那。

“不好!”望氣宗宗主看向那劍氣的盡頭,神色陡然間變了,慧空,這是衝着那宗門內部而去的。他的腳步踏出,瞬息消失,然而已經晚了。

劍氣的速度何等之快,所過之地,望氣宗宗門毀,地面撕開,直到,沒入了其中。

劍氣直接將門檻震碎,繼續衝入其中,破開了周圍一切,撕裂了那內部的樓閣,直接沒入了一座假山山壁之上,那假山,不斷破碎來,巨石墜落而下,朝着下空埋葬而去。

一股可怕的氣息,瀰漫而出,將那些墜落的巨石撕碎。同時林劍青魔軀消散與慧空幾乎同時降臨,速度都快到不可思議。

在那裏,玄子風從樓閣中瘋狂逃竄而出,看到玄子風的剎那,林劍青身上的寒意,不知有多可怕。

“還想往哪裏去。”林劍青的嘴中,吐出寒冷至極的聲音,此刻,他恨不得讓這所謂的望氣宗天驕,飛灰湮滅。

林劍青的聲音飄向了遠方,傳入玄子風耳中,他聽到這聲音內心狠狠的一顫,他此刻感覺到了一股強橫的氣息,將他牢牢鎖定。

玄子風自然感受到了這股力量,他的臉色難看,難道,自己真要死在這裏了嗎?憑什麼,憑什麼他們比自己強大,他不甘心,他是望氣宗的天才,這片舞臺只屬於他。

“子風,逃。”玄子風師尊怒吼一聲,望氣宗宗主也是臉色一沉,掌中彷彿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法印,朝着前方轟了出去。

“轟!”慧空轉身和掌印碰撞。望氣宗剩餘府邸不斷被撕毀,兩人的身體一路後退。

而在此刻,林劍青風雷劍步閃爍降臨,奪天劍意纏繞虛空,將玄子風包裹在了劍氣裏面。

“死。”龍淵劍嘯,以劍直接刺入對方的身體。沾染着無盡的血液。

“噗嗤……”玄子風鮮血狂涌,噴吐而出,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子風。”望氣宗諸強怒吼,宗門天驕當着他們的面被當場格殺,他們對林劍青的殺意猶如實質噴薄而出。

“殺了他們。”望氣宗宗主雙手一揮,邁步而出,吐出一道冰寒的聲音。

遠處許多望氣宗強者這才反應過來,他們這些放眼沛城都是極爲強大的人物,竟然被剛纔的一幕震得只能發呆。此刻,聽到宗主命令,這才紛紛漫步而出,朝着林劍青兩人而去。

“都住手吧。”虛空中,有着一聲雷霆響動,隨即咔嚓的聲響傳出,那些向前的身影,直接被震到兩邊,一道身影,負手而立,從天而降,瞬息,懸浮於望氣宗上空。

這身影揹負着雙手,戴着一副黑色面具,他的目光,卻是看着依舊平靜的林劍青,在他的眼眸中,有着無盡的欣賞之意。

“你若歸來,我等亦誓死追隨。”此人看着天穹,心中嘆息,彷彿有着深深的思念和回憶。

“何人?”望氣宗宗主神色鐵青,他看向那虛空的身影,他根本沒有想到,空間中還藏匿有如此強者,他根本毫無察覺,此人又爲何而來?沒有人迴應,虛空中的身影,直接無視瞭望氣宗宗主的問話。

“你也配知道我之名諱。”只見那神祕身影緩緩伸出手掌,天地彷彿都在瘋狂的震盪着,一股無上的力量,控制了整片天地的脈動。

“滾!”他的手掌一握,震撼的一幕出現了,整座望氣宗,彷彿在剎那間崩滅來,在同一剎那,爆碎,化作了粉末、塵埃。這一幕,讓望氣宗宗主面色鐵青,他目光往遠方望去,只見宗門內,早已不堪的亭臺樓閣不斷髮出咔嚓的聲響,終於,清脆的聲音傳出,同時崩滅,破碎。一切,皆要化作塵埃,沒有什麼能夠逃離這一握之威。

望氣宗宗主神色鐵青,他的腳步一踏,地面崩塌,無盡的力量朝着對方轟殺而去。

“不知所謂?”神祕身影手掌往前一握,剎那間,那望氣宗宗主身體直接破碎,肉身裂開,現出本命之魂。這神魂依舊瘋狂逃離,蘊藏可怕的力量。

“滅!”神祕強者手掌朝着虛空揮動,咔嚓的脆響聲傳出,慘叫聲傳出,那神魂破碎,虛空中,似出現修羅道域,這片界域有璀璨神光灑落而下,落在了神魂碎片之上,那片空間,所有的一切全部在光芒下毀滅掉來,一切的一切,那魂體的每一寸,都化作了塵埃,灰飛煙滅。

這望氣宗宗主,天玄上三境人物,在對方手裏毫無反抗之力,如今徹底的化作了塵埃,從世間消失。

隨後,那神祕強者擡頭望向其餘望氣宗之人,他的身體,緩緩落下。片刻,目光望向前方,看着林劍青,他的眼中,閃過柔和。

“幾世輪迴,我終於再次見到你。”這身影喃喃低語,他的臉上,露出溫和的笑意,眼中,似乎有着絲絲的回憶!笑着,他的腳步,往前微微一踏,剎那間,整片大地,都在顫抖!

神祕身影漫步之時,望氣宗廢墟之地,顫動不休,彷彿有着一股奇妙的律動,那是整片天地在顫,彷彿,只要他心念微動,一個念頭,就能讓這望氣宗人瞬間毀滅。

腳步緩緩的往前走着,每走出一步,地面便出現裂縫,那破碎的青石漂浮在空中,漂浮在那神祕人的身前。每一步,皆如此。

這一刻,望氣宗諸人的心跳,也隨着他的腳步而動,似乎,只要他願意,一道步伐踏下,便能讓人的心臟都破碎。

這種感覺無比奇妙,聽起來似乎都會覺得不可思議,不相信那會是真的,會有如此可怕的人物,但此刻的諸人,卻真真切切的有了這種感覺。 “閣下何人?”諸長老平穩氣息,目光凝視前方的身影,他們的眼眸之中,有着極強的警惕之意,即便是面對一佛一魔的林劍青兩人,他們也只是感覺兩人妖孽,但依舊有自信全身而退。然而,眼前之人,卻讓他們感覺,根本不可能能夠和此人抗衡。若是碰撞,一點希望都沒有,他們會很輕易的被輾壓。

“不長進的東西,你們那點心思,當真以爲能瞞過天下人不成?”這身影繼續往前走着,手掌猛然間揮動。

最近的一名太上長老只感覺一股巨力直接轟在了他的身上,悶哼一聲。他噴出了一口鮮血,面色蒼白。他擡起頭來。凝視對方,目光中透着一抹憤怒之意,他是高高在上的望氣宗太上長老。

那身影看到對方露出這等神色,眉頭微挑,腳步再度往前一邁,一股更強的魂念波動力量,壓在了整片空間。他的腳步,往下一踏,這一腳踏出。就像是踏在了對方的心臟,轟隆一聲巨響,他的臉色慘白如紙,幾乎要跪倒在地上,不斷咳出鮮血。

那身影沒有說話,只是用行動告訴對方,什麼才叫高傲,在他面前露出如此倨傲的神色,他還不配,又是一步,邁出。

“轟!”無盡的魂念波動力量又一次落在了對方的身上,他的身體被直接撞飛了出去,不停的吐出鮮血。蹲在地上的他,已經沒有任何的血色,但他的心。卻緊緊的提着,因爲他清晰的感覺到那股力量再一次降臨。只需要對方一步,他便又要受傷。

這種無力感。讓他絕望。他擡起頭,看着那神祕身影,沛城望氣宗自從始至今,何曾受過此等屈辱?他爲何要幫此子?身爲望氣宗太上長老人物,此刻生不出半點的反抗心思,他甚至不敢去看對方的眼睛,他怕只要他再看對方,引得對方不滿,將他當衆誅殺。

哪怕如高高在上的望氣宗尚且如此狼狽,更何況其他人,他們已經無法形容此刻是怎樣的心情了,只是呆呆的看着這發生的一切。

今日所發生之事,顛覆了他們的認知。平日裏難得一見的望氣宗宗主,被人當場格殺,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如今太上長老更是被無情虐成了渣。至於另外兩位太上長老,此刻連出手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這樣的人物,降臨望氣宗,誰還敢反抗?玄子風師尊呼吸急促,滿面呆滯的看向那神祕而無敵的存在,他發現,對方的腳步停了下來。

正好,停在了他的面前,那身影目光緩緩的轉過,望向了林劍青。

“此人教徒無方,是你當如何?”神祕人柔聲笑道。

“還請前輩定奪。”林劍青拱手道,雖不知對方爲何幫助自己,但如此強者親臨,他還怎敢喧賓奪主。

“那好,你們先行離去吧,我作處理。”那人繼續說道,林劍青依舊拱手拜謝,隨即回過頭,風雷劍步的力量捲動着他的身體,將他以及慧空身影包裹在了其中。然而在此時,他回過頭,看了一眼那神祕強者,卻開口道:“待我謝謝他。”

話音落下,一股強大的風雷力量波動, 他帶着慧空身影,直接消失無影。神祕強者看到這一幕露出苦笑的神色,看來,他猜出來了。

他的目光緩緩轉過,望氣宗諸人心頭卻是咯噔一下。一個個臉色蒼白如紙。他說,交由他處理?此人,又會如何處理?

玄子風師尊心中不知是何感受,自己真的做錯了嗎?或許,他當初教導玄子風爲人處世之道,恐怕便不會有今日浩劫。玄子風師尊突然發現,他不僅錯了,而且可能錯得離譜,他親手葬送了自己的愛徒以及望氣宗。

“你想如何死?”那身影依舊是那麼的雲淡風輕,他看着玄子風師尊,身體緩緩懸浮於空,目光往下空望去,透着俯瞰衆生的睥睨之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