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想越覺得氣人!

硬的不行,他決定來軟的!

於是又開啟唐僧烈焰模式——

他坐在小花旁邊,「小花啊,你聽我說!人要有人的樣子,妖要有妖的樣子,狗要有狗的樣子,狗就應該是聽從主人的話,就應該是乖乖撿骨頭,聽指令的……」

小花聽著他絮絮叨叨,本來一直沒吭聲,被說的煩了,突然抬起大腦袋,冷眼一橫,「你很想死嗎?」

烈焰被它那麼一瞪,竟忍不住悲從中來,哭了起來!

「在花非語身邊的時候,被他欺負!在毒蛇旁邊的時候,被毒蛇的毒舌欺負!現在一隻狗陪著我,我居然淪落到被狗欺負的下場,我怎麼會這麼沒用?嗚嗚嗚……我剛出生,我爸媽就應該把我這沒用的東西掐死!嗚嗚嗚嗚……」雖說是哭,但是卻是沒有一滴眼淚的!

說到被人欺負,他開始繞到他跟花非語的關係上了!

「好想他,想到無法自拔!不知道我不告而別,他會不會想我!」

「估計不會吧,他那人好冷漠,覺得他就像空氣,老是有一種抓不住的感覺!虛虛實實的,好不真切。」

一旁的小花眼神詭異的流轉著,半響,突然打斷了他,「我撿不撿那骨頭真的對你很重要?」

烈焰忙點頭,「很重要!」

小花眸色沉了沉,想想,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了過去,又以可以媲美光速的速度跑了回來,它瀟洒的把骨頭往地上一甩!

(今天沒有了,八更完!) 小花眸色沉了沉,想想,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了過去,又以可以媲美光速的速度跑了回來,它瀟洒的把骨頭往地上一甩!

「這夠了吧?」

「不,當然不夠,狗應該是這樣的!」他學著狗的樣子,大口大口的喘氣,一臉求主人表揚的樣子!

「你在床上要是能這麼表現倒是不錯。」冷不丁的,一句話從小花嘴裡冒出。

瞬間把烈焰的心澆的透心涼,「你……你這說得什麼意思。」

小花傲嬌的聳了聳鼻子,「誠如我字面上的意思。」

「你……你……你……」烈焰連完整的話都說不了一句了!

小花眨了眨眼,緩緩從地上爬起來,就連伸懶腰的樣子都是那麼傲氣!

可旁邊原本的結巴聲瞬間被幾乎笑岔氣的笑聲所替代,「哈哈哈……」

烈焰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笑得根本停不下來!

「你笑什麼?」小花冷眼睨他。

烈焰收了笑,「你說這話的調調真是越看越像一個人,你不是因為我想他,所以故意扮他來減輕我的思念吧?」

小花一雙狗眸瞪著,像看傻子似的。

烈焰臉上的笑容綳不住了,打死他也不相信花非語那麼一個驕傲到骨子裡的人會變成一隻狗,每天和他如影隨形!

可是他說得理由也倒是說得過去,平日在小花面前說花非語太多,小花也大致知道花非語的個性是怎麼樣,再說了,它的個性本來就跟花非語很像!

但是這狗眸中充斥的眼神將讓他有種看到花非語的感覺!

他竟恨不得衝上前去,好生的抱一抱它!

頃刻間,對花非語的思念全都化作行動,他手一伸,輕輕的抱住了小花,抱的好緊好緊,頭趴在它的皮毛間呼呼喘氣!

卻聽見小花慢條斯理的聲音響起,「你睡覺怕冷,沒安全感,別人都是抱腰,但是你必須抱著我的腿才能睡著,還美其名曰,抱大腿,求包養。」

「你平時喜歡吃醋,吃酸的,歐陽紫玥那丫頭老實嘲笑你,說你像有喜了似的。」

「你睡覺的時候很不安分,一會兒大字,一會兒人字,老是一下子不注意就霸佔整張床。」

這些細節,烈焰不相信一隻狗能發現得了……

他瞠目結舌之中,最關鍵的一句話冒出……

「你XX的時候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雅/滅/蝶,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應該不是句好話吧。」

烈焰:「……」

不會錯了……不會錯了……

這廝居然真的是……

烈焰活像見了鬼似的,原本溫情滿滿的抱著小花,這會兒卻覺得它就像個燙手山芋,一下子將它推出去老遠!

他的臉色一開始從煞白,變成紅色,最後脹為紫色!

天吶……他都當著小花的面說了什麼啊,因為平素沒什麼聊感情的對象,所以他便把他對花非語的困惑,還有他對花非語有多愛全都說給它聽了!

可是他只以為它是一隻普普通通的小狗,誰能知道,它就是花非語變得呢? 可是他只以為它是一隻普普通通的小狗,誰能知道,它就是花非語變得呢?

這下,他挖個地洞把自己活埋的心都有了!

「你……你好有心機,你為什麼要變成狗,為什麼要偷聽我講話!」烈焰反應過來之後,語速快如彈珠,一番狂轟猛炸。

小花無語的看著他,「我沒有偷聽,都是你自願說給我聽的。」

烈焰竟找不到半個反駁的理由,因為確實小花並沒有偷聽,一切都是他絮絮叨叨,硬要灌輸給他的!

「可是你總可以告訴我吧。」

它沉吟片刻,「這算是微服私訪吧。」

「你耍賴。」

「不體察民情,怎麼知道你心裡真正在想些什麼?你總是那麼口不對心。」

一句話讓烈焰愣住,繼而延伸到一個新的高度!

能讓驕傲的花非語化身成為一隻他最不屑的汪星人,這絕對得給他烈焰頒發一個「終生成就獎」啊,特么的太有成就感了!

可是,這不正也說明他很愛他,為了他甚至可以做很多他想都不敢想的事!

甚至可以為他屈尊降貴,那以前的患得患失全都轟然崩塌,再也沒有不信任!

他竟是如此愛他的!

烈焰瞬間熱淚盈眶的,小花盯著他那副樣子,只覺得五心煩躁的,比它哭還難受!

「好端端的,你哭什麼?」

烈焰指著自己一顆顆很有美感的眼淚珠子,「傻子,這分明是感動的淚水啊……」

之前看《藍色生死戀》的時候,他覺得宋慧喬那麼流眼淚,一顆一顆的,像珍珠落玉盤似的,多麼有美感啊!

於是他有去練過,現在也終於練成了這種境界!

此刻淚水也不是那種一串一串的流,而是一顆一顆的,根本不連成線。

「你再說一句傻子試試!」磨牙霍霍,分明是花非語的樣子。

烈焰淚水流的更洶湧了,他指著小花,「你……你還能變回來嗎?不會像青蛙王子一樣,要親一口才能變回來吧?」

小花頭頂三根黑線滑下。

「這是我的一縷魂魄,我的真身還在千里之外。」

「哦。」

「當然,你要找個借口親我,我也不介意。」它指了指自己的狗嘴。

烈焰:「……」

「誰要找借口親你了!」烈焰暴跳如雷,每次總是被他一句話,好心情都打到無底洞了!

憋了半響,他似想起什麼,面色有尷尬,「你當小花的這段時間,聽到的那些話,就當個屁放了吧。」

「什麼話?」

「比如我愛你無法自拔什麼什麼的……比如我害怕失去你之類……」烈焰說到一半看到小花饒有興緻的神情,頓時恍然大悟,再外加各種無節操的嬌羞,「哦,你是故意這麼問,想要再聽一遍,你好無恥!」

小花一邊躲閃著他的粉拳,一邊補充一句,「這個屁很難放。」

「花非語……」難得見到他這麼沒臉沒皮,如潑皮無賴的時候,儘管是一個狗的狀態,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能讓他更隨心所欲發揮吧! 「花非語……」難得見到他這麼沒臉沒皮,如潑皮無賴的時候,儘管是一個狗的狀態,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能讓他更隨心所欲發揮吧!

想到這,原本的怒都變成了笑,烈焰像個瘋子似的,笑開了花。

小花對於他這種一會兒哭,一會兒笑早已經習以為常。

遠在千里之外的花非語正在魚水苑的三樓,軟榻之上閉目養神,突然睜開眼睛,眼底一片波光瀲灧!

房間內煙霧裊裊,如同仙境,他心情大好,兀自給斟了一杯茶。

眼神突變,突然薄薄的窗戶紙全都被弄破了,幾個鬼面人沖了進來,臉上帶著形如羅剎的面具!

花非語臉色微變,終是無奈苦笑,「我在魚水苑已經安設結界,居然還是被你們混進來了,看來最應該防的是自己人!」

沙啞的聲音驀然傳出,「你知道就好!就算你非人非魔,但是魔王大人是不會允許你這樣的孽種留在人界,容他人恥笑!要麼自縊,要麼跟我們走!」

花非語眼中閃現一抹凌厲,「若是我不從呢。」

二話不說,那些人窸窸窣窣的腳步聲響起,如同鬼影,瞬間形成一個包圍圈,不斷旋轉,虛虛實實,根本看不清。

花非語正站在最中間,被他們團團包圍住,眼見著包圍圈逐漸縮小,最後幾道紫光閃過,如同利劍,直插他的幾處要害!

他臉色不變!長袖一陣揮舞,只聽見「唰唰唰——」幾聲,那些紫光全被反彈回去……

片刻,鬼面人全都倒下!

花非語勾唇,美艷動人的臉浮動起笑意,帶著煞氣,再一揮,那些鬼面人就連屍首都不見!

可是遙遙的窗戶外卻傳來一個聲音,亦如方才的沙啞,「花非語,你違旨不遵,你珍視的人全部都會被殺死!忤逆魔王大人,沒有一個人會有好下場的!」

居然還有一個漏網之魚,花非語作勢想追,身子一動,「噗——」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他單手支撐著地面,還從未如此狼狽過!

嘴角留著猩紅的血絲,性感極了,浮起一抹苦笑。

看來分身一個出去,多少還是讓自己實力大打折扣,不過……

他並不後悔,眼下有一個自己的分身在他身邊保護著他,至少也可以讓他免受傷害!

那個他……不言而喻。

至於歐陽紫玥,是娘親的意識化身,有花溪和君無邪在身邊陪著,應該也並不大礙!

這下,多少能夠放心了!

他緩緩站了起來,身形幾度搖晃,眼下,他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他受傷的事,否則他就危險了!

原本死對於活上千年的他是種解脫,而現在,為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人,他從來沒有對生如此渴望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