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肉球也醒了過來,睡了一覺,小傢伙的精神明顯好了許多,趴在一堆殘片中開始挑選。

在各自吸收之前,昆羽問了一下小肉球這種意識傳輸怎麼做到的,小肉球回憶了一下,再次按在了昆羽的腦袋上,看來用過一次發現非常方便,小肉球也懶得再比劃了。

很快一段信息傳來,這次是一種類似感悟的信息,小肉球沒法直接教昆羽怎麼做,只是將自己用了意識傳輸身體所帶來的的反饋傳了過來。

認真的感悟一番,感覺這和調動紅甲的感覺有些像,調動紅甲是一種物理剝離感,意識傳遞則是精神剝離,但歸根結底都在魚珠上。

有了調動紅甲的經驗,嘗試了幾次後昆羽就掌握了,抵在小肉球的腦袋上,將一段問話通過魚珠調動能量傳遞過去,然後盯着小肉球的反饋。

小肉球迷茫了一下,隨後翻譯成自己能理解的內容對着昆羽眨巴了一下眼。

很好!

昆羽興奮了起來,成爲魚至今最大的敵人不是各種兇猛的生物也不是無窮的危機,而是內心的孤獨,沒有可以交流的對象,沒有抒發內心的地方,昆羽已經憋了好久了。

現在有了這種可以直接無壓力溝通的方式,昆羽激動的都快跳起來,逮着小肉球開始嘮嗑,小肉球從一開始的感興趣到最後煩躁的用爪子不停的踢昆羽的腦袋,強行的結束了煲電話粥。

對於小肉球來說,和昆羽溝通還沒有眼前這些泛着光亮的殘片吸引力大,神經大條的他,一個石頭都能玩一天,根本理解不了無法交流的孤獨。

過了把癮的昆羽放過了小肉球,只要能溝通這個世界的層次就比想象中的更高了,現在昆羽更加期待這個世界到底有多精彩了。

收回胡亂飄蕩的思緒,昆羽開始吸收眼前的這些殘片。

小肉球吸收的方式是用尖角觸碰殘片,殘片上的殘存能量會自動匯聚過來,然後被吸收,剩下的就等着身體自動調節了。

昆羽則不一樣,他將殘片整個含在嘴中,然後進入意識空間,通過調整金色絲線來控制能量的流動,增強想增強的地方。

兩種方式沒有哪種更好,但是相對來說,昆羽會有一部分能量消耗在調整身體中,不能完全被吸收,不過殘片很多,足夠他完成這次進化的,他也有資本揮霍。

青石板水域內兩人正在飛速升級,分界線旁卻出現了一些黑影,這片幾十年沒有生物聚集的地方短時間內聚集了兩次。

相比於上次,這次匯聚的生物更多,所有的生物神情都有所凝重,他們都接到了這片水域的王——大章魚的命令,分界線水域將再次進入擴張期。

上次分界線水域擴張期還在百年前,那一次擴張直接導致中段水域喪身大半的生物,上一任的王被逼無奈強行進入分界線水域,最終永遠的留在了前端水域無法返回。

大章魚作爲即位的王自上位開始就在防範分界線水域的擴張。

他的根基都在中段水域,一旦生物傷亡過大,對他的打擊將會是致命的。

相比於生死危機,一個小小的昆羽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哪怕跟在旁邊的小傢伙可能是下游某個高能生物的後代。

位於中段水域深處的石壁最頂上,大章魚從洞中游動出來,身前四根觸鬚小心的託着一個藍色的骨頭。

藍色的光芒在骨頭上不停的閃過,陣陣強烈波動涌出又被骨頭給壓了回去,裏面似乎匯聚着磅礴的能量。

幾個身影從身後的石壁上翻了過來,每個身影都不比大章魚小。

這些身影漂浮在大章魚旁,大章魚只是瞥了一眼就沒再關注,看來是老朋友了。

有了上次擴張的慘痛教訓,這一次不僅是大章魚謹慎無比,就連石壁後面的水域一些王者也慎重異常。

他們很清楚,中段水域如果擋不住擴張,接下來要面臨這種困境的就是他們了。 外面凝重的氣氛一點都沒影響到青石板旁的昆羽,在過量吸收能量後,小肉球開始出現變化,體型已經恢復了,不僅如此,重新長出來的獨角上,一圈乳白色的圈圈正在緩緩形成。

脖頸也被拉長了少許,眼睛則小了一些,嘴終於露了出來,肉肉的身體則緊實了很多,四個粗壯的蹄子上的鱗片開始向上衍生,肉肉的身體上即將覆蓋上一圈厚實的鱗甲。

昆羽的變化則翻天覆地,身體變得更加修長,全身的鱗片已經變成了暗金色,濃重的金色幾乎都要化成黑色,光線照在身上被完全吸收,一點都沒有反射出去,這對他來說反而是好事。

身體更加修長,鱗片更加緊實,層疊感已經消失,不仔細看以爲只是一片光滑的完整皮膚。

昆羽還廢了許多能量硬生生的給自己生出一條柔軟的觸鬚,這根觸鬚沒有別的作用只是爲了和別的生物交流,平時就收進大腦,需要交流的時候就從嘴旁伸出來。

相比較肉體,魚珠的變化是最大的。

從外面看魚珠大了一圈,內部空間直接大了兩倍,紅魚魂在裏面遊動的更加歡快,召喚紅甲再也沒有遲鈍,紅甲的數量也變多了,現在操縱紅甲完全沒有一開始那麼吃力,各種武器隨意變幻,攻擊力翻了幾倍。

殘片的能量比昆羽想的更加純淨,可能是陣法的淨化,幾乎沒有雜質,不僅能補充肉體,對於魚珠也是很好的補充,在升級完後,還一次性將魚珠空間填滿,濃郁的能量幾乎化成液體。

再次回到現實已經過了好幾個夜晚,小肉球的升級也完成了,整體感覺比昆羽威武多了,黑不溜秋的昆羽跟在小肉球后面,就像是個跟班一樣。

月光灑下週圍的河水再次變得清明,五個印記又亮了起來,光華再次在青石板上流轉。

是時候離去了。

最後看了眼青石板,昆羽讓小肉球打頭出去,還是像進來時一樣先破一個口子。

小肉球尖銳的尖角抵着水幕,有了第一次經驗小肉球將全身的力氣調動起來,水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外鼓起了個包。

完成進化的小肉球明顯輕鬆了許多,四個蹄子撐地發力,很快,水幕被頂到極限,鼓包凸出一大截。

跟在身後的昆羽看着凸起的水幕,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突然傳來,渾身的鱗片不受控制的炸起,腦海中的魚珠瘋狂的旋轉起來。

來不及出聲,昆羽甩起尾巴輕柔的將小肉球的扇到一旁,小肉球也發現了不對勁沒有抗拒順力滑向一旁。

水幕又回彈原樣,心中的危機感不僅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重,身後的黑暗中如同有一隻史前惡獸正在緩緩睜開眼睛。

猛然回頭,身後除了盈盈月光沒有其他東西,只是不知是不是錯覺,五個印在青石板上的印記亮了許多,其中的蹄印彷彿都要飄起來一般。

知道不是水幕的事,昆羽帶着小肉球飛快的回到水幕前,兩人同時發力,紅甲加上尖角用力的抵在水幕上,紅甲成鑽頭狀螺旋前進,尖角泛出白玉般光芒。

很快水幕撐到極限,幾乎下一刻就能破開。

一道能量波動推動水流從青石板上傳了出來,波動傳播的速度極快,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成環形擴散到了水幕旁。

水流先是撞在昆羽的身上,身體一僵,一個踉蹌,脊背上的骨骼一陣脆響,斷了。

隨後波動撞在了小肉球身上,血液飆射而出,慘嚎一聲,繼續向前抵着水幕。

波動穿過水幕毫無阻礙的擴散在外面的水流中,越來越遠。

一聲破裂聲傳來,水幕裂開了一個口子,小肉球猛然發力鑽了出去。

第二道波動悄無聲息擴散開來。

正在鑽裂縫的昆羽被水波撞上,瞬間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毫無掙扎的跌落下來。

等在外面的小肉球張嘴吼了一聲,焦急的來到水幕旁,硬頂着波動,想伸蹄子拉住正在跌落的昆羽。

正在下落的昆羽用最後的力氣伸出溝通用的觸鬚,碰在小肉球伸進來的蹄子上,傳遞出一段信息。

“快跑!”

第三波波動再次傳來,波動推着水流向着水幕擴散過來,破開的口子也在飛速癒合,小肉球不得不收回了蹄子,眼神追着已經下沉到底的昆羽,淒厲的嚎叫一聲,大眼睛裏晶瑩一片。

隨後擡頭看向擴散過來的波動,眼神變得兇狠無比,轉身向黑暗中游去。

此時昆羽早已失去意識,被迫進入了意識空間。

金色絲線構成的最粗的脊背斷了,金光閃過,很快又接上了,就是脊柱的斷裂導致自己瞬間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

還沒等掌控身體,金色的絲線又斷裂幾根,第三波來了。

看着不停閃爍的金光,昆羽自嘲的笑了笑。

到頭來還是心軟了,看來自己真的不適合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裏生存,其實剛纔自己是有機會出去的,但是不知爲何他讓小肉球先鑽了出去,他慢了一步。

現在想來,小肉球跟了自己這麼久,自己早就把它當做親人來對待了,在這種生死存亡之際下意識的先保護了對方。

當初還想着當應急口糧呢。

昆羽無奈的自嘲了一句。

很快,身體修補完成,昆羽放下心思,迅速恢復意識,眼睛還沒恢復,身體就下意識的向一邊遊動了一截。

好在,每次波動傳來都有一小段時間間隔,只要自己恢復速度比波動撞擊的速度更快,他就能在這極端的環境下找到存活的方法。

迅速掃視一圈,第四波波動推着水流從青石板傳了過來,眼光閃動,昆羽發現波動出現的時候,位於青石板下方,緊貼青石板的陰影處受到波動影響最小。

名門第一夫人 只要能躲在陰影處,以自己的身體硬抗應該沒問題,不過,想到腦海中的片段昆羽心中滿是猶豫,本能的不想和鎮壓在底下的高能生物有過多的接觸。

第四波波動傳來,沒時間猶豫了,等在這裏死亡只是時間長短的事情,躲在陰影處還有存活的希望,只期望鎮壓在下面的高能生物不要出什麼幺蛾子……

身體擺動起來,以最快的速度迎着波動撞了過去,很快兩方接觸,只是一瞬間昆羽就回到了意識空間,金色魚身斷裂了大半,腦海中的金色液體如同漏了般瘋狂的灌輸到身體裏,金色絲線在飛快的生成,修補身體。

很快,昆羽再次擺動身體向着青石板飛速游去。

第五次波動傳來。

越靠近青石板,波動的傷害越大,本來只能摧毀脊柱的波動,在靠近青石板的地方被撞,全身幾乎沒有完好的地方。

終於在硬抗了六次波動後,昆羽縮進了陰影,身體還沒修補好,第七次波動就傳了出來。

果然,青石板下是最好的躲避地方,意識空間裏昆羽緊張的盯着金色魚身,位於尾部的絲線突然斷裂,不過其他的地方只是猛烈抖動一下沒有再斷裂。

長舒了口氣,恢復了意識。

青石板很大,即使以昆羽現在的體型,縮在陰影處的都不顯的擁擠,活動了一下身子,沒敢隨意遊動,昆羽開始觀察這莫名其妙出現的波動。

波動其實不是青石板發出的,而是在青石板上面水流憑空出現的,就像是有一個無形的振動源在向外發散着振動一般,青石板更像是這個振動源的基座。

知道歷史的昆羽很疑惑,這個青石板明顯是用來封印下面的生物的,爲什麼會有一個振動源,而且這個振動源產生的振動波對青石板也是有損害的,緊靠這青石板的昆羽每一次都能明顯感到青石板的劇烈振動。

這完全沒必要啊,這和當初封印的目的完全相背。

除非……

昆羽長吸一口氣,猛然轉身盯着青石板下方,瞳孔迅速擴大。

除非,經過時間的沖刷,這個封印已經沒法完全緊固這個生物了,他在嘗試突破青石板的封印!

又是一次波動傳來,青石板再次抖動了一下,昆羽緊盯着青石板和河底接觸的地方,驚恐的發現,青石板貌似移動了微不可查的一絲。

昆羽沒有注意到,月亮此時已經西斜,照在青石板上的光束已經慢慢黯淡,五個印記也開始沉寂,周圍的泥沙再次匯聚。

月光完全消失,太陽還未升起,周圍水域猛然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波動再次傳來,只是這次,青石板下傳來一聲尖銳的摩擦聲,只這一聲,昆羽心跳直接停頓,濃郁的恐懼包裹着身體,彷彿已經被那隻惡獸含在嘴中。

周圍的水流開始翻覆起來,包圍在水幕外的泥沙像是被一隻大手操縱一般開始旋轉起來,周圍河水倒涌如青石板上方,一個小旋渦在青石板正上方逐漸成型。

突然,本來已經黯淡的五個印記猛然亮了起來,五個印記同時脫離青石板漂浮在旋渦旁,五個印記同時綻放光芒照亮了黑暗,剛剛成型的旋渦被直接磨滅。

一聲蒼老憤怒的咆哮聲透過青石板傳了出來。 此時在分界線外,中段水域所有的生物都聚集在分界線旁,在最後,三道龐然身影靜靜的立在河道中。

已經是第四道波動傳出了,強烈的波動擴散到分界線就悄無聲息的消失了,除了第一個波動讓分界線前生物有所騷動,後面的波動所都生物都淡然無比。

只有立在最後的三道身影面色無比凝重。

大章魚位於中間,左邊是一隻龍魚,龍魚通體血紅,長有四尾,腹下有兩隻小爪,兩支突出小角立在鼻腔上,有傳言,這隻龍魚和下游的某些高能生物又血脈聯繫。

立在右邊的是一隻魚頭虎身,背身四鰭,渾身黑白條紋相間,肋生雙刺,四肢鱗甲包裹,腳生鴨蹼的魚虎獸。

大章魚瞅了眼兩旁,擡起兩條觸鬚,看到大章魚的觸鬚擡起,龍魚的嘴旁的魚須伸長攀附而上,魚虎獸的肋間長刺也伸了出來和章魚觸鬚纏繞。

一條暢通無阻的溝通渠道在三個王者之間形成了。

大章魚沉默良久先行發送訊息。

“此次波動有些不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