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美目中出現一絲喜色,能讓他說只強不弱的,那肯定是高手了。

在場的武林人士這麼多,自己沒注意到的,也很正常。

“既然如此,明月公子請講。”黃蓉看着林平之說道。

林平之將目光看向西門吹雪和陸小鳳。

心想,對不住了西門吹雪還有陸小鳳。

所有的人都將目光看向西門吹雪和陸小鳳。

陸小鳳的心突然緊了起來。

他的武功是不弱,而且與西門吹雪比起來,只是略輸一籌而已。

只是他不知道爲什麼這個西門吹雪心中武功比自己高,能與西門吹雪同等的人,不參加就算了,還打算慫恿他們參加。

就算自己是朝廷的人,可不代表自己必須要參加武林中的爭鬥啊。

他只是帶着西門吹雪來看看熱鬧的而已。

“明月公子,你看我幹嘛。”陸小鳳故作鎮定地看着林平之說道。

林平之微微笑着,心想你還打算帶着西門吹雪看戲?

那是不可能的。

“西門吹雪與陸小鳳,江湖中人,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林平之先捧一下,見陸小鳳笑了,似乎很受用,然後繼續說道,“我想只要二位肯出手,拿下兩局豈不是輕而易舉?”

所有人這才注意到,原來西門吹雪和陸小鳳也到了。

他們很多人只是聽過他們的名字,卻沒有見過本人。

黃蓉和郭靖聽到林平之說他們來了,也是眼前一亮。

“還請兩位出手相助!”郭靖抱拳,誠懇地說道。

陸小鳳正準備說,明月公子不參加,他也不想參加。

但是西門吹雪說話了。

“我有個要求。”西門吹雪目光冷冷地看着林平之。

黃蓉一聽,肯答應就好。

不管是什麼要求,肯定有辦法滿足的。

“請講。”黃蓉急忙說道。

林平之心想,這西門吹雪的要求,不會是跟自己有關吧?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要與你決鬥。”西門吹雪的語氣依舊冰冷。

只是這話之中,多了一絲決鬥。

他的目光緊鎖林平之,眼睛微微顫動着。

林平之愣了一下,草泥馬,你不是應該跟葉孤城決鬥麼?

郭靖有些爲難地看着林平之。

他無法替別人做主。

然而西門吹雪要與林平之決鬥一事,所有人都震驚了。

“師妹姐姐,那個冷冰冰的大叔,爲什麼要跟師傅決鬥啊?”小舞好奇地問道,“他很厲害麼?”

完顏萍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爲什麼要決鬥?這我也不知道,但是……”完顏萍擔憂地看了林平之一眼,“西門吹雪是當今世上劍法最厲害的人之一。”

“比師傅還厲害麼?”小舞似乎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這……不知道。”完顏萍也不知道,她沒有見過林平之用劍。

小龍女與苗若蘭還有程靈素也是聽過西門吹雪的威名的,她們也有些擔心。

她們希望林平之拒絕,但是又不想妨礙林平之自己的決定。

周伯通不滿意了,他跟自己的大哥決鬥,這算什麼?

“不行,你要先跟我決鬥,否則的話,你沒資格跟我大哥決鬥。”周伯通不高興地說道。 靈武宗,地底殿堂,

「踏」、「踏」的腳步聲響起,

在場的眾人聞言之下,從原本瞌睡的狀態,醒了過來,

「來了來了,和我們一樣,應該是最後的一波人來了,咦,最前頭的那個人……莫不是葉子鋒么,」

「前陣子斗丹大會的時候,我見過他,記得他是雷州城的人,他怎麼也能來這裡,靈武宗應該沒有邀請雷州城的人吧,」

「斗丹大會,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拜託你們睜大眼睛看看清楚了,他的那件青色道裝,所代表的是玄門,」

片刻的沉靜過後,

眾人齊齊變色:「玄門,」

聽到「玄門」二字,一眾人等,心中留存的些許輕視之意,統統化為了烏有,轉而帶著一絲敬佩,深深地看向了葉子鋒,

「好小子,什麼時候的事情,讓他竟然入了玄門,」

葉子鋒則是微微笑著,自言自語地說道,

「原來如此,玄門、銅火城、凌風城的弟子……靈武宗這回為了追緝逃犯,請來了那麼多宗外的幫手,也算是動了真格了,」

鬼影沉吟片刻,緩緩開口:「葉子鋒,我不管靈武宗怎麼想,你聽著,我還是那句話,那個逃犯的任務,你千萬別接下來啊,」

葉子鋒淡笑了一聲:「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你,」

鬼影無奈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的勸告,勢必收效甚微,

「唉……隨便你了,反正大不了接了任務以後,你消極怠工,輸了賭約,保住性命便是,運氣夠好的話,總會有再度崛起的那天的,」

話音落下,她就不再和葉子鋒搭話,轉而觀察起了周圍的情況,

四面環繞著數不清的火炬,殿堂的中央,則是一個超大型的圓桌,粗粗看去,差不多能坐下百人之多,

由於外門弟子大多沒見過什麼市面,新到一個地方,還是神秘的靈武宗,便到處東張西望,顯得尤其好奇,

至於王瑞塞來的十個水貨弟子,實力低微,屬於被拋棄的存在,此刻在他們臉上,儘是陰霾之色,彷彿一隻腳已經踏進了棺材,

而唯一的上師秦絕心,則是走在了隊伍的最後頭,看起來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我沒看錯吧……這些人,就是玄門派來的,三十人的精英隊伍,」

「玄門看來,最近也是漸漸沒落了啊,」

在最初的讚歎過後,其他城人士對玄門的態度,開始有了一定的轉變,儘是搖頭晃腦,

顧念奴和葉子鋒並排而立,神情淡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由於其他城的人議論聲音很響亮,便一字不漏地落到了他們耳中去,

顧念奴淺笑著開口:「聽到別人這麼議論玄門,現在,你的感覺如何,」

葉子鋒笑著聳了聳肩,淡然的臉色里,透著一種異樣的堅定:「比起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我只想,快點知曉我的任務目標,」

「噢,你倒是絲毫不受影響,」

顧念奴仔細地觀察著,葉子鋒臉上浮現出來的表情,似乎是在確認對方的資格,

在這個時候,其他人,卻是有些坐不住了,

「喂,人都到齊了,到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可不是么,靈武宗的使者,你倒是發個話,我們是過來給你們幫忙追緝逃犯的,不是過來受罪的,」

「是啊,快點分配了任務,我們早點完成以後,還等著拿獎勵了,」

顧念奴呵呵笑了一聲,轉而回過頭去:「大家稍安勿躁,我們正在決定,給各位匹配對應的逃犯,」

聽到「我們」兩字,葉子鋒的神情,明顯起了一絲變化,抬起頭來,掃視著周圍,

在場除了顧念奴以外,看起來沒有其他靈武宗的人才對,

除非,這個封閉的空間里,靈武宗的人,在用某種手段,觀察著他們的反應,

片刻過後,

顧念奴抬起他那纖細修長的手指,指了指殿堂中央的巨型桌子,笑著說道,

「大家站著多累,坐,」

眾人聽聞此言,對視了一眼,打量向了那巨桌,約有百人的位子,而眾人加起來,差不多有九十人,

「算了,一樣也是等著,那就聽使者的話,坐一會唄,」

「哼,銅火城的人啊,你也太好說話了,老實說,我海東辰最多再等半個時辰了,時間再久的話,我只能認為,靈武宗的誠意不夠,」一個凌風城來的年輕人海東辰,不由皺起了眉頭,

顧念奴眼見人們陸陸續續地坐上了位子,淡笑了一聲,

「放心吧,靈武宗的誠意,你們馬上便會知道,」

稍許過後,他笑著拍了拍手,發出清脆的聲響,

「鬼仆聽令,把東西,都給呈上來,」

「什麼,」

寒月驚聞此言,美眸里透著愕然到極點的目光,

葉子鋒臉色微變之下,笑了一笑,及時地遞了一個眼神給她,示意讓她閉嘴,

所幸,聽到「鬼仆」這個詞語而驚訝的人,不在少數,

因此,寒月的驚叫聲,倒也沒被人太過懷疑,

話音落下,從殿堂的簾幕背後,一排佩劍的年輕鬼仆,睜著失神的目光,神情漠然一片,緩緩走向了大殿中央,也便是,眾人的所在之處,

他們的瞳孔里,毫無生機,

「這……這是什麼鬼東西,難道都是死人么,」

「天啊,靈武宗的使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天道城裡,怎麼會有這麼邪門的東西,」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