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得他們離去,附近的人才敢喘一口大氣,感到心中的壓抑消失。很多人暗呼僥倖,還好沒有異心,對葉風有不軌的動作,否則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除了極少數人,這些人都不知道葉風背後竟然站著這麼一位恐怖的大神。

大戰終於落下帷幕,眾人相互交流著,陸續散去。數場大戰發生了太多意外,可謂精彩連連,其中的璀璨,非親眼目睹不敢想象。

本來是年輕天驕之間的戰鬥,最後卻惹出蛻凡境強者和通玄大能出動,簡直是震動天下。

這一戰的影響深遠,葉風的實力讓所有人震驚,燕家的人更是聞之色變。

隨著那些親身經歷的人將戰鬥傳開,整個東域都轟動,老一輩的人都警告後輩弟子不得招惹葉風,年青一代更是視葉風為偶像,為之傾服。

數天後,聞人離突然降臨燕州城,對著燕山斬出三劍,三劍通天,威能滅世。僅此三劍,讓燕家損失慘重,死者數百,傷者更是不計其數。若非燕家護族大陣一直運轉著,死掉的人將會更多。

這是敲山震虎,殺雞儆猴。

劍宗不出手則已,一旦發怒,必定驚動天下。

燕家受到巨大損失,卻偃旗息鼓,不發一言,躲在角落裡舔著身上的傷痛。

劍宗的強勢,可見一斑,百萬年的威勢,無人敢抗拒。

這一次,燕家實在是做得太過了,接連挑戰劍宗的底線,也難怪劍宗發火。像葉風這種絕世天驕,是劍宗的未來,重點培養的對象,豈容人算計。還好他沒有出事,若是燕家大能擊殺葉風,劍宗絕對會雷霆暴怒,滅了燕家都有可能。

聞人離的出手,果然震懾住了無數人,一些勢力都沉默下來,改變策略,停止暗中的動作。(未完待續。。) 這次連續的血戰,葉風可謂遭受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傷勢,尤其是在燕家大人物的攻擊下全身受創,骨骼粉碎,內臟破裂,整個人虛弱到了極點。

不過,好在他聖體蓋世無雙,生命之源無窮,一路上肉身自發恢復,稍有好轉。回到劍宗后,葉風立即閉關,開始徹底的療傷。

石室中,葉風盤坐在蒲團上,寶相莊嚴,生命精華源源不斷的湧出,修復傷體。

這個蒲團也是一宗異寶,叫做悟道蒲團,由各種天材地寶煉製而成,乃是血神子的收藏,如今成了葉風的。坐在悟道蒲團上修鍊,更加容易進入空靈境界,領悟各種道與法。

生命元力化為一道道細流,滋潤著血肉、骨骼筋脈、內臟器官,蓬勃的生機在流動,傷勢逐步好轉。

一天後,葉風的傷勢完全穩定下來,血肉再生,斷骨重續,臟腑完好如初,體內氣血翻滾,力量洶湧澎湃。

但是,葉風仍然感到有些不適,尚有虛弱感,連番大戰,不斷的施展逆龍戰步,動用秘法,消耗了大量的本源,這需要補充。

最後,葉風從諸天御藏碑中取出一株靈藥,這是一株年份超過十萬年的蓋世寶葯,得自上古血魔宗秘境。

寶葯是一朵拳頭大的色彩迷人的奇花,流動著琉璃般的光華,芬芳馥郁,讓整個石室都瀰漫著濃郁的葯香。

奇花有著九片花瓣,每一片花瓣都呈不同顏色,能量充沛驚人。上面竟然有一絲道韻流淌。

葉風輕吸一口氣,頓時感到靈魂一陣舒爽。體內所有的肌肉細胞都在歡呼雀躍,虛弱感也彷彿在減輕。

這僅是聞了一口葯香。就有如此神奇的效果,要是整株寶葯服下,絕對會帶來不可想象的變化。

不再遲疑,葉風將九彩奇花吞下,花朵入口即化,化為甘泉流入體內,藥力異常的充盈,如同江河般澎湃。能量雖然驚人,卻不狂暴。反而顯得非常平和。

葉風聖體無雙,所有的毛孔封閉,封禁住全身,不使一絲藥力損失。源源不絕的藥力洶湧,滲透進肉身的每一處地方,滋補大戰的損耗。

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的暗傷都在恢復,血肉、臟腑、骨骼綻放光華,變得更加強大。虛弱感一掃而過,葉風終於恢復巔峰狀態。

又是一天一夜過去,葉風寶體生光,傷勢徹底復原。力量洶湧澎湃,好像飢餓的人飽餐后一樣,無比的舒暢。但他並未停止下來。仍然盤坐著,沉靜如磐石。繼續修鍊。

從燕州城一戰開始,和各方青年高手、老輩強者交戰。諸多感悟在心,卻沒有時間仔細體悟,這個時候正適合閉關,將大戰的積累納為己用,化為真正的實力。

此刻,葉風心中一片寧靜,有著悟道蒲團的輔助,各種感受紛沓而至。

心中空明,腦海中演繹著大戰的一切感悟,尤其是燕家大能和聞人離的交手,被葉風捕捉到那霎那間的光華,一種明悟瞬間湧上心頭。

這是一種明悟,一種極致的體驗,葉風的心境在升華,身未動,心在動,整片世界明亮了起來,各種道與法在演變。

這種明悟,是對道的追求,難以捉摸,但葉風卻在剎那間感受到了那道痕迹,進入不可名狀的狀態。

這種頓悟,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靈魂在悸動,精神力不斷的延伸,識海中的七魄變幻各種姿態,手結神奇奧秘的印記,如佛祖在拈花一笑。

葉風好似把握住了某一個方向,破開重重迷霧,直指本心,追逐最真實最本源的東西。

時間不斷的流逝,葉風處於一種奇妙的狀態,介乎於現實與夢想之間,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他好像看到了另一個世界,思維跳躍在一個個時空之中。

識海中的氣魄面帶笑容,發自內心的歡呼,不斷地變換轉化,雙手結印,天地至理在流動。

精神力婉轉蔓延,不斷地澎湃、收縮,終於,種種感悟發生了質的變化,一個虛幻的小人誕生,盤坐於氣魄中心。

在虛影誕生的瞬間,葉風彷彿莊周夢蝶一般,不明己身,不知他物,心神在蕩漾著。

他邁出了關鍵的一步,凝鍊出命魂,往更高的境界走去。

但這還未到結束的時候,只是走出了第一步,需要鞏固,使命魂由虛變實,成為真實的存在。

血神子留下的龐大記憶中,有著他一生的修鍊經驗,這是一種寶貴的財富。葉風看到了血神子的一生,自然也看到了他修鍊命魂的經過,這種經驗可使葉風避免不必要的錯誤。

當然,葉風只是借鑒血神子的經驗,不會照本宣科的接受,法不同,道亦不同。

隨著葉風的修鍊,命魂虛影越來越清晰,識海中龐大的純凈精神力也不斷湧進命魂中,使它變得更加凝練。

當那片精神力海洋消失十分之一后,命魂也真正成型,徹底鞏固下來。

至此,一切大功告成。

葉風本就天賦無敵,積累深厚,借著最近的連番大戰,終於厚積薄發,凝聚成命魂,在修鍊之路上走出了更加堅實的一步。

現在只要他願意,隨時都能將體內的元力轉化成靈力,成為凝神中期強者。不過,這還不到時候,滄瀾界出世在即,尚不是突破凝神境的時候。

果然,生死之間有大收穫,戰鬥才是突破的最佳途徑。

和燕家之間的交戰,葉風可謂在生死之間跳舞,雖然同代中沒有人能夠給他帶來死亡危機,但是蛻凡境強者的出手卻讓他數次徘徊在死亡之間。燕家通玄大能隔著時空的出手,使得葉風險些隕落,也正因為如此,讓他收穫頗大。

總的來說,一路算是有驚無險,雖然動用了一些底牌,但繳獲更多,收穫大於付出。

能夠順利的凝鍊出命魂,葉風也是非常欣喜,雖然沒能讓他實力大步的提升,卻在修鍊路上走得更遠。

仰天長嘯,億萬載為虛,真實只在今朝。

嘯聲撕裂長空,在石室中震蕩,被禁制封鎖住,並沒有傳出去。

葉風精神飽滿,聖體強橫,無敵的力量在澎湃,寶體綻放璀璨的神光。

「對了,燕傷和燕家長老的空間戒指還沒有檢查,看看有什麼好東西沒?」葉風微微一笑,將兩人的空間戒指取出,神念探入裡面。

很快,葉風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這兩人都是身處高位,身家豐厚,戒指中有著大量的寶物。各種靈草丹藥、功法玉簡、法器神兵,應有盡有。

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果然還是殺人越貨最容易積累財富,斬殺燕家數十人,葉風得到的各種寶物可謂不計其數。雖然較為珍稀的很少,但勝在量多,這些修鍊資源和寶物,葉風自己用不到,卻可以留給葉家,作為家族崛起的底蘊。

真正讓葉風心動的寶物,還是還是幾件符寶和那件靈寶——黃金古塔,至於一些極品法器之類的東西,葉風並不缺少。

因為燕傷已死,黃金古塔中的靈魂印記也消散,成為無主之物。細細的把玩了一會黃金古塔,葉風將之收入諸天御藏碑中,並沒有煉化寶塔。他身懷數件逆天寶物,輪迴盤和天帝印不算,這兩件帝兵早晚要回到它們主人手中,葉風有這種預感。儘是諸天御藏碑和紫血劍,就需要他花費大量的精力祭煉,不想再煉化其他的神兵。

黃金古塔雖然珍貴,葉風並不需要,卻是可以留作他用,心中決定有時間的話就交給葉遠山防身。(未完待續。。)

ps:ps:求點擊、求收藏、求推薦、求賞!感謝各位的大力支持! 這次療傷悟道,歷經三天三夜,葉風不但傷勢盡復,更是凝練出命魂,戰力恢復巔峰,略有增強。

走出石室,聞人離、君言和喻行舟皆不在,葉風不知道的是,聞人離正好前往燕家,憤怒出手,給燕家造成慘痛的損失,震懾群雄。

旭日東升,絕劍峰籠罩著一層金色的光輝,氣勢磅礴恢宏。

葉風走出大殿,看到葉雷和李元霸在山頂修鍊,紫色小獸坐在山石上,吞吐雲霞。

「咿呀!」看到葉風出現,紫色小獸興奮的叫著,化為一道紫芒出現在他的肩頭,顯得非常的開心。

「三哥!」

「公子!」

葉雷和李元霸也發現了葉風,停止修鍊,來到他身前。

「三哥,你傷勢好了?」葉雷驚喜的道。

「嗯,都好了。」葉風微笑道。

「公子和以前有些不一樣。」李元霸畢竟境界不同,隱隱察覺葉風氣息有了變化。

「這次療傷有些小突破,修成了命魂。」葉風笑道。

李元霸心中震驚,葉風實在太妖孽了,先天境就七魄全聚,修鍊出命魂,簡直不可思議。一般來說,半步凝神武者大多都是凝聚出一魄就突破凝神境,雖然也有人像葉風這般,先天境就修鍊出數魄,甚至是魂,但戰力和葉風卻有天壤之別。難怪被稱為絕世天驕,可與劍一比肩的天才,天賦實在是太逆天了。

「元霸,這裡有些東西給你。應該對你有用。」葉風拿出一枚空間戒指,說道。

「我不能要。」李元霸連忙拒絕。

「給你就拿著。別婆婆媽媽。」葉風語氣不容置否。

「元霸大哥,我三哥給你的就拿著。他一向大方,好東西多著呢。」葉雷笑嘻嘻的道。

李元霸見不好拒絕,只好接過空間戒指,感激道:「多謝公子。」

神念滲進空間戒指,李元霸頓時嚇了一大跳,裡面的東西不是很少,而是太多了。極品靈石、珍稀靈藥、法器戰甲、瓶瓶罐罐一大堆,十幾枚玉簡一看就是記載著功法戰技。哪怕他曾經得到過一個小型上古傳承,獲得很多寶物。仍然被葉風的大方出手震住。

葉風身上寶物可謂不計其數,除非異常珍貴的東西,才鄭重收起來,其他的都是懶得整理,全都堆積在天帝戒中。給李元霸的東西,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其中最珍貴的是那些玉簡,是葉風特意從上古血魔宗傳承中挑選適合李元霸修鍊的功法戰技,威力巨大。

李元霸又是連番感謝。這份禮物實在是太貴重了,讓他都有點受寵若驚,不知所措。

簡單的交流后,葉風叮囑兩人好自修鍊。帶著紫色小獸回大殿中去。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又是半個月過去,這段時間。葉風一直都在枯木峰,指導葉雷修鍊。

大戰雖已過去。熱潮仍未消除,劍宗最近最熱的話題。就是關於葉風的事情,很多東西都被人們挖掘出來,爭相傳誦。可以說,除了劍一寥寥幾人,葉風已經成了劍宗年青一代最崇拜的人。

駱承皓自從被駱山河責令進入『煉獄道』閉關,苦修兩年,終於凝神圓滿,到達凝神境的極限,只要繼續增加積累,就能突破蛻凡境。本來大功告成,興緻昂揚,想要好好慶祝一番的,結果聽到葉風的消息,好似一盆冷水臨身,如入冰窖。

兩年前,葉風在駱承皓眼中,就是螞蟻般的人物,隨手可以捏殺,現在卻成為比他更加強大的存在,這怎麼不叫他心驚膽顫。要知道,他和葉風可是有三年之約,到時上生死台一決生死。曾經的十拿九穩,如今形勢驟然逆轉,簡直就是反過來了。

當初葉風不過武道圓滿,他已經是凝神後期,好似王者與凡俗一樣。不過世事變幻,滄海桑田,葉風的實力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反過來踩在他的頭上,這讓心高氣傲的他怎能忍受。

「該死的雜種,早知如此,當初就該殺了他。千不該,萬不該,給自己留下心頭大患。」駱承皓雙眼血紅,氣喘如牛,面色猙獰的道。

怒焰燃燒,狂暴的氣勢迸發,房間的所有物件盡皆毀滅。

「哼!」駱文華走進房間,冷哼道,「如此沉不住氣,怎麼成大事?」

「父親,葉風那個賤種實力變得這麼強,我已經不是他的對手,到時候生死台決鬥死的一定是我,你讓我如何不急?」駱承皓憤怒的道。

「那也要他能活到那個時候。」駱文華冷聲道。

「父親有辦法除掉他?」駱承皓聞言驚喜的道。

「想要解決葉風,並非沒有辦法。」駱文華道。

「什麼辦法?快告訴我。」駱承皓急忙道。

「再過數月,滄瀾界出世,葉風會進入裡面,隨便使些手段,就能讓他死在裡面。」駱文華陰沉的說道。

「不錯,滄瀾界與外界隔絕,絕對是殺死他的好地方。裡面到處都是險境,只要讓他身陷其中,絕無活命的機會。而且他與燕家有深仇大恨,燕家也肯定想要他死,我們只要推波助瀾,就是葉風的死期。」 無敵全能系統 駱承皓頓時興奮起來,陰森森的說道。

「這件事情你不要管,我自有安排。給我好好修鍊,早日突破蛻凡境,如果你能在生死戰之前成為蛻凡境,哪怕葉風僥倖不死,到時候仍然難逃一命。」駱文華道。

「是,孩兒知道。」駱承皓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