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萬獸晶,你如果要的話就拿去,如果不要,我就準備要收拾收拾回去了。」蘇淺雪估測了一下,能賣到兩萬獸晶也算是頂天了。

當然,如果把這隻鎧獸幼蟲拿去喜歡收集稀有鎧獸的六長老那裡,也許可以換到比兩萬獸晶多的多的好處,不過蘇淺雪並沒有那個打算,一則是他沒有去見六長老的門路,新入門的弟子,如果沒有特殊的事情,是不能離開北海城的,而六長老卻是在海皇城。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蘇淺雪也捨不得去鐵龍脊的機會,那對於別人來說如同牢獄之災的鐵龍脊,對蘇淺雪來說卻是一個巨寶盆。

「兩萬……也行……不過我身上沒有那麼多獸晶,我這些師兄妹們幫我湊了起來,也只有一萬五,能不能用東西抵剩下的五千?」年輕人看蘇淺雪收拾東西真的要離開,連忙說道。

「你想拿什麼東西來換?」蘇淺雪沉吟了一下問道。

「你看這柄骨劍如何?二級神具。」年輕人從腰間抽出一柄白色骨制的短劍,上面有一個青銅鎧紋。

蘇淺雪微微搖頭,二級的武器他有一柄雨魔刀已經足夠,那短劍比雨魔刀差的多,他沒有必要多此一舉。

「不喜歡這骨劍嗎?那這皮甲怎麼樣?」年輕人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的皮甲。

蘇淺雪又搖了搖頭,二級的青銅鎧紋皮甲他也不需要,身上有佛衣已經足夠,多套一件反而顯得有些累贅。

蘇淺雪現在需要靈活的身法,才能夠與強者周旋,那皮甲看起來太厚重了一些,但是防禦力又不如金屬鎧甲,蘇淺雪拿了也用處不大。

「兄弟,我身上只有這麼兩件神具值五千神具,你就湊合著挑一件。」年輕人苦著臉說道,其他的師兄師妹們也都勸說蘇淺雪。

「那支短刀看著不錯。」蘇淺雪指了指那群年輕人當中一個女子腰間掛著連鞘短刀說道。

「那不是我的東西,我這短劍也不差的。」年輕人連忙說道。

那女子猶豫了一下,從腰間摘下了那短刀送到年輕人面前:「蒙師兄,這刀你先拿去用,等回去后再還我一柄就是了。」

「瑩師妹,真是太謝謝你了,我回去后定然會送一柄更好的給你。」年輕人有些歡喜又有些尷尬的收下了那柄短刀,連同一袋獸晶交給了蘇淺雪,終於換到了那隻寶體鎧獸。

蘇淺雪心情愉快的回到自己住處,一隻寶體鎧獸就能夠賣出二萬獸晶,而他幾乎可以無窮無盡的從巨大世界中弄出鎧獸,簡直就是一座巨大的獸晶山在向他招手。

只是蘇淺雪也明白,偶爾出售一隻還可以,若是大量的這種鎧獸出現,只怕很快就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遲早會找到他頭上。

「還是實力太弱了,空有寶山而不敢取。」蘇淺雪恨不能立刻修鍊到四級,至少在附近海域可以橫行無忌。

只是如今他的《邪情種玉鎧》遲遲沒有突破為邪玉寶體,《逆刃術》更是毫無動靜,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再突破一層的希望。

有了一萬五千獸晶的收入,蘇淺雪在去鐵龍脊之前採購了不少的東西,裝了滿滿一車拉著前往鐵龍脊。

鐵龍脊緊靠著大海,之所以有鐵龍脊之名,就是因為這塊神地就是像一隻神龍般突出大海之上,實際上就是一懸崖。

整個懸崖就是三級神地鐵龍脊,黝黑的岩石就像是鋼鐵一般閃著金屬光澤,蘇淺雪交出自己的任務手令,上了鐵龍脊之後也忍不住暗自苦笑,這裡根本已經不能稱之為地,目之所及就如同鐵板一塊,連縫隙都很難看到。

整個鐵龍脊上面只有三間小木屋,就建在緊挨著神地的地方,強烈的海風吹的破舊的木屋吱呀作響。

「阿雪,這地方也太慘了點?不是說海皇宗的待遇很好嗎?怎麼我們卻要住這種地方?」沙沙不解的看著蘇淺雪。

「你不懂,這裡可是好地方,整個海皇宗都沒有多少地方比這裡更好了。」蘇淺雪笑著說道。

把帶來的東西都搬進木屋裡面,沙沙也一直幫忙打掃,因為太久沒有人住,木屋裡面到處都是厚厚的灰塵。

兩人忙活了半天,終於讓木屋看起來像是人住的地方,只是有很多已經破損的地方,只能以後慢慢修補了。

「我到神地裡面去看看,你先做飯。」蘇淺雪對沙沙說了一聲,自己扛著三級神具斷金錘跑到了神地裡面。

一般的工具自然不可能翻的動三級神地,就算是雨魔刀斬在這神地上面,也只能留下淺淺的一道痕迹,根本不可能翻地。

斷金錘就是專門為翻鐵龍脊而製造的三級神具,本身的材料對於金屬無素就有一定的剋制功效,上面鎧印也有碎裂等能力,不過蘇淺雪只是一級鎧武者,並不能完全發揮出斷金錘的能力。

斷金錘與普通的鐵鎚不同,鎚頭是尖錐形狀,蘇淺雪高高舉起斷金錘,狠狠砸下去,頓時火花四濺,那生鐵板一樣的地面上,被斷金錘釘了進去,蘇淺雪抬起斷金錘之後,地面上出現了一個海碗口大小的坑洞,裡面的岩石都碎裂成了小塊。

「這鎚子也太重了,這下去,我一天能揮一千錘就已經了不起了,不知道何時才能夠把這鐵龍脊全部翻一遍?」蘇淺雪揮了幾下斷金錘,就感覺有些氣喘。

蘇淺雪也不以為苦,依然幹勁十足,前面幾天都在努力的翻地,每天都拚命的揮舞著斷金錘,直到沒有力氣為止,每天都弄的自己筋疲力盡全身酸痛。

在鐵龍脊上面住了幾天,確定並沒有什麼人在監視他,下面守著上鐵龍脊的守衛,也從來不到鐵龍脊上面來之後,蘇淺雪終於悄悄的進入了巨大化世界,從裡面弄了一批蟲卵出來,把蟲卵埋進了三級神地鐵龍脊裡面。

「小寶寶們,快些出世,到底能夠孵化出什麼樣的鎧獸來呢?會不會是二級鎧獸的幼體,甚至是三級鎧獸的幼體呢?」蘇淺雪每天看向埋著蟲卵的地方,都彷彿看到了成堆的高級獸晶在閃閃發光。 也許是因為元素太過充沛,才過了一天時間,大部分蟲卵就孵化了出來,剩下的一些也都快要孵化出來了。

只是讓蘇淺雪有些失望的是,在三級神地中,並沒有孵化出更高級的鎧獸,孵化出的依然是一級鎧獸,不過也有好的一方面,這些孵化出的一級鎧獸,全部都是寶體鎧獸,系別也都是金屬系。

看著一個黝黑似鐵的巨大毛毛蟲,每個都是一大筆財富,可惜現在蘇淺雪不敢真的這樣一隻只把它們賣出去,否則這麼多寶體鎧獸幼獸出現在北海城中,定然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應該是蟲卵的本身資質所限,就算元素再充沛,最多也只能孵化出一級鎧獸了。」蘇淺雪這樣想著,也沒有太過失望,只是在想怎麼樣才能把這些寶體鎧獸轉化為自己需要的東西,特別是高級鎧獸血肉,一級鎧武者最多可以食用三級鎧獸的血肉,不過必須經過高手烹調師的烹調才能夠食用,若是直接食用,三級鎧獸內蘊含的恐怖元素,一級鎧武者的身體根本無法承受,反而會傷了身體經脈和內臟。

而一道三級鎧獸血肉製成的膳食,至少都要上千獸晶,若是每天吃這樣的膳食,每天都需要大筆的開銷。

但是若能每日食用三級鎧獸血肉製成的食物,他的修為不但能夠突飛猛進,身體素質也將大大增強,也許一兩日看不出與食用一二級鎧獸血肉的差別,但是日久天長就會顯出不同來。

「怎麼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這些寶體鎧獸幼體賣出去呢?」蘇淺雪思前想後,也沒有想到太好的辦法。

無論他是大批量的出手,還是分散了出售,只要大量的寶體鎧獸出現在北海城,就一定會引起別人的注意,畢竟寶體鎧獸幼體實在太惹眼了。

找不到合適的渠道之前,蘇淺雪只能把這些寶體鎧獸先處理掉,還好鐵龍脊上根本沒什麼人,他放心的宰殺取汁,熬成湯汁服用。

出乎蘇淺雪的意料之外,這些寶體鎧獸身體的汁液熬成的湯汁,所能夠給蘇淺雪提供的元素質量,竟然比普通的二級鎧獸血肉還要好,與那佛陀蟾蜍的血肉都差不多了。

「有了這些寶體鎧獸的汁液,到是可以省去一大筆的伙食費,而且能夠與佛陀蟾蜍血肉相媲美的膳食,若是去買,我現在還真是吃不起。」蘇淺雪暫時放棄了去弄三級鎧獸血肉膳食的想法,畢竟那不是一般人能夠享受的起的,整個海皇宗的年輕弟子裡面能夠有每天吃三級鎧獸血肉的,恐怕也沒有幾個。

蘇淺雪能夠每天吃佛陀蟾蜍這種等級的血肉,在真傳弟子中已經算是上等之人了。

蘇淺雪每隔一個月,就會進入一次巨大化世界,從裡面帶些蟲卵出來,現在有了時間,他對於巨大化世界的好奇心也有機會得到滿足。

再次進入巨大化世界,只是這一次蘇淺雪使用的卻不是一級獸晶,而是能夠讓他在巨大化世界中停留久一些的三級獸晶,這也是他身上唯一的一塊三級獸晶。

蘇淺雪先去取了一些蟲卵,然後就飛快的向著森林的方向奔跑,現在他的速度已經遠勝以前,他不知道三級獸晶到底能夠讓他在巨大化世界中停留多久,只是希望能夠盡量長一些,讓他能夠穿過西瓜地,看看那參天的樹林中到底會有些什麼。

蘇淺雪拚命的向著森林奔跑,可是森林距離他所在的位置還是有些太過遠了,他已經拼盡全力的狂奔,眼看著已經要接近森林了,可是身上的藤蔓圖案也開始發熱,預示著他快要離開巨大世界了。

「該死,三級獸晶竟然只能讓我在巨大世界中停留兩刻鐘多一些,比二獸獸晶也就長了一倍左右的時間而已。」蘇淺雪不甘心的繼續向著森林奔放,可是身上的藤蔓卻很快就開始從他身上鑽出來。

蘇淺雪飛身撲到地上,這時候他剛剛才接近森林的邊緣,撲倒在地上的時候,下面滿是厚厚的枯葉。

藤蔓卷著蘇淺雪的身體,要把他拉出巨大化世界,蘇淺雪本以為這一次浪費了一顆珍貴的三級獸晶卻要無功而返的時候,卻突然看到一旁在被他弄亂的枯葉下面有一些淺黃色的蟲卵,比他在西瓜地中弄到的蟲卵要大了一倍左右。

來不及多想,蘇淺雪伸手去抓那顆蟲卵,抓住后發現旁邊樹葉下面還有,連忙丟了先前的那些西瓜地蟲卵,去抓那些蟲卵,最後只抓到了三顆,他就被藤蔓拉扯出了巨大化世界。

回到了鐵龍脊,蘇淺雪把準備好的衣服穿著,看著懷裡的三顆甜瓜大小的淺黃色蟲卵:「丟了二十多顆蟲卵換回了這三個蟲卵,不知道這幾個蟲卵能夠孵化出什麼,如果還是一級鎧獸,那我就要虧大了。」

連夜把三顆蟲卵都埋在了鐵龍脊裡面,每天都會來瞧上幾次,可是這三顆蟲卵的孵化速度,卻比以前那些蟲卵要慢的多,過了五天還是沒有一點動靜。

蘇淺雪不驚反喜,以正常的道理來說,需要的時間越久,證明吸收的元素越多,很可能孵化出的就是高級鎧獸。

鐵龍脊下傳來幾聲鐘響,那是召喚蘇淺雪的聲音,那些看守鐵龍脊的守衛,也是不被允許進入鐵龍脊的,若是有事需要見蘇淺雪,就會以鐘聲召喚。

「我在北海城中無親無故,到底是誰要找我?難道是黃大師的人?」蘇淺雪想來想去,只有這麼一個可能性。

蘇淺雪到了鐵龍脊下,卻看到在入口處站著一個他完全不認識的人,那人看到蘇淺雪出來,連忙親熱的上前說道:「蘇少爺,總算見到你了。」

「你是哪位?」蘇淺雪皺眉道。

「我是你好朋友派來的,他知道你在北海城中受苦了,讓我送些平日里能夠用到的東西給你。」那人說著揮了揮手,旁邊幾個把一輛車子推過來,從外面看就可以看到上面放了不少的特製臘肉,看那臘肉的色澤,恐怕是極品二級鎧獸的血肉所制,而且使用了不少的神植作為輔料腌制,價格絕對不便宜。

「蘇少爺,東西都放這裡了,我們就先回去了。」那人揮手揮就帶著那幾個推車的漢子一起離開。

「慢著,到底是什麼人讓你送這些東西來的?」蘇淺雪冷聲叫住那人問道。

「海皇宗中還有誰會送東西給蘇少你?」那人卻沒有停止,只是回頭輕笑了一聲,便帶著人離開了。

蘇淺雪看了那車上的東西和那些臉上帶著古怪之色的守衛一眼,心中暗自冷笑,他已經猜到了是什麼人送這些東西來。

從那人的言行可以看出,送東西來的人絕不是黃大師所授意,除了黃大師之外,會送東西給他的,只怕就剩下司徒晨風了。

不錯,就是一心想要致他於死地的司徒晨風,司徒晨風當然不會好心送東西給他,看到這些東西,蘇淺雪也猜到了北海城為什麼會這樣對他的原因了。

「好一個司徒晨風,果然是一個厲害角色,這一車東西送來,我與他關係密切的消息,只怕就會坐實了,北海城主一系的人恐怕都會視我為眼中釘,以後的日子就會更加難過了。」蘇淺雪猜到了前因後果,但是卻沒有太過生氣,也不去理會那些守衛的眼神,把車子推回了木屋。

「阿雪,怎麼又買了這麼多東西回來?我們上次買的材料還有很多呢。」沙沙看到蘇淺雪推著滿滿一車東西回來,有些奇怪的問道。

「是有人送的,我自然沒有道理不收下。」蘇淺雪微笑道。

「想不到阿雪你的人緣這麼好,才到海皇宗沒有多久,就交到了這麼大方的好朋友。」沙沙把東西從車子上面搬下來,發現了不少的好材料,笑容滿面的說道。

「沒辦法,我這人走到哪裡都會有好朋友。」蘇淺雪依然滿臉笑意,只是眼睛深處卻是一片冰冷的殺機。

司徒晨風肯定不止這麼一點手段,以後只要有機會,定然會對蘇淺雪痛下殺手,只是現在沒有機會而已,才先用了這麼一點小手段借北海城的刀來對付蘇淺雪。

不過這也間接說明了,司徒晨風並沒有能力在海皇宗中為所欲為,這對於蘇淺雪來說未嘗不是一個好消息。

不出蘇淺雪所料,自那人送了那一車的東西來之後,蘇淺雪無論是去領每月的福利,還是去武技閣中看武技都受到了諸多的刁難。

蘇淺雪也不以為意,並不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那三顆埋在鐵龍脊裡面的蟲卵,在第十天的時候,終於有一顆破碎,從裡面鑽出了一隻鎧獸,那鎧獸的模樣與以前那些蟲卵孵化出的鎧獸模樣有類似,都是豆青蟲一般的模樣,只是這隻更大了一些,比先前那些大了一輩,更重要的是,這隻鎧獸的身上凝聚出了實質的金屬鎧獸。 白色鋼鐵包裹著的身體,頭頂卻是一塊黑色的金屬,從上面還伸出了一對黑色的金屬彎角,看起來十分堅硬。

可以看到在那黑色的部分,有著一個白銀鎧紋,這分明就是二級的白銀鎧紋鎧獸,可惜的是只有單鎧紋,若是極品白銀鎧紋的鎧獸,應該是雙鎧紋才對。

不過這已經讓蘇淺雪十分的驚喜,二級的單白銀鎧紋鎧獸幼體,雖然價格上面也許還賣不到一級寶體鎧獸的價格,不過這本身卻意味著另一個可能性。

蘇淺雪又等了兩天,另外兩個蟲卵也陸續的孵化了出來,同樣都是金屬系,其中一個也是白銀鎧紋的二級鎧獸,不過卻是雙鎧紋,除了一個本命白銀鎧紋,還有一個青銅鎧紋。

第三隻鎧獸則讓蘇淺雪更加的驚喜,同樣是雙鎧紋,只是本命鎧紋卻是黃金鎧紋,另一個鎧紋也是白銀鎧紋。

「如果能夠弄到更多的蟲卵,也許有機會孵化出三黃金鎧紋的鎧獸,甚至是寶紋鎧獸也說不定。」蘇淺雪心中暗自盤算。

一顆三級獸晶相當於一萬一級獸晶一百二級獸晶,不能算是特別的珍貴,但也是價值不菲,每個月用一個三級獸晶進入巨大化世界,那麼他就必須要賺到一萬獸晶才行。

可是以他目前的情況,根本沒有賺錢的地方,就算是完成了鐵龍脊任務,得到的也只是一些海皇宗的貢獻度而已。

想了想,蘇淺雪把兩個雙鎧獸的金屬系鎧獸幼體都宰殺了,只剩下那個單白銀鎧紋的鎧獸幼體,用木箱裝著運到了北海城中去出售。

二級的單白銀鎧紋鎧獸幼體,遠不如一隻一級寶體鎧獸那麼惹眼,不過價格也賣不了那麼多,最後蘇淺雪以五千獸晶的價格賣了出去。

蘇淺雪正準備離開北海城的時候,卻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叫喊,似乎是在叫他。

「喂……那位兄弟等一等……」蘇淺雪停下腳步,轉頭沿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那在叫喊他的人有些眼熟,蘇淺雪思索了一下,就認出那人正是購買他那隻一級寶體鎧獸的年輕人。

「閣下有什麼事?」蘇淺雪微微皺眉,目光警惕的看著那年輕人。

「朋友不要誤會,我沒有惡意,上次我買了你的寶體鎧獸,你還記得我嗎?」年輕人連忙說道。

「我記得你,有什麼事嗎?」蘇淺雪看年輕人不像是有惡意的模樣,語氣緩和了不少。

「上次那隻寶體鎧獸,你還能弄到嗎?有的話我都再要一隻,或者你把那種寶體鎧獸的產地資料賣給我也行。」年輕人急不可待的說道。

「怎麼,上次那隻寶體鎧獸契約失敗了?」 不妻而遇 蘇淺雪皺眉問道。

「沒有失敗,就是因為沒有失敗我才想再要一隻,那隻鎧獸真的很不錯。」年輕人說道。

「這麼說你已經培養成了成熟體?成熟體是什麼品種的鎧獸?」蘇淺雪有些驚訝的看著那年輕人,這麼短的時間就把一隻幼生體鎧獸培養成了成熟體,一定是用了特殊的鎧獸培養手段,這種手段可不是什麼人都會的,這年輕人不是大有來歷身份,就是身邊有高手御獸師。

「是一種蝴蝶,具體是什麼品種我也不知道,木系的蝴蝶,個頭很大,力氣也很大,到是能夠幫助做不少事情,比一般的一級昆蟲鎧獸強了不少。」年輕人有些急切的問道:「朋友,你還有沒有那種鎧獸啊?」

「沒了。」蘇淺雪攤開雙手說道,他並不想太過張揚。

「朋友,我是六長老的弟子蒙放,你放心好了,大家公平買賣,你若有的話,我還以兩萬獸晶購買。」年輕人害怕蘇淺雪心有顧忌,連忙報上了自己的身份。

「原來閣下是六長老的弟子,難怪對鎧獸幼體這麼上心,只可惜那種鎧獸幼體我是真的沒有了,真是對不住了。」蘇淺雪說道。

「那能不能把那隻鎧獸幼體的來源地資料賣給我?」蒙放有些失望,緊接著又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