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還是他的家嗎?

他不知道何去何從,他身後的二十餘位吳家護衛小廝也和他一樣,迷惘而惶然。

「你們沒有地契,我家老爺也不會苛求,他只是想要你們從此之後為我顧家做事,將這紅粉閣交於我家老爺豈不是皆大歡喜?你們此後也有了安身立命之地。」

那被稱作顧二管家的中年人很貼心地為吳十三出主意。

這是教唆吳十三他們背主,他來挖吳家的牆腳?

吳非眯起眼睛。

「這個,顧二管家,請恕吳十三不能同意。」

吳十三看了看顧二管家身後的那些帶著各種棍棒的武者,嘆了一口氣道。

他吳十三在這靈山城住了十年啊,從來就沒有誰敢膽大包天地明著欺辱到頭上來,從來都是他們帶著棍棒到別人家裡去。

可是如今,他只能也必須低頭。

誰叫吳家已經不在了呢?

誰叫吳家當家族長也被帶走了呢?

沒有了強有力的領頭人,那吳家如何成為家,又如何才能庇護他們?(未完待續。。)

… 咦,這吳十三似乎是個可造之材?

這個時候,吳家正是牆倒眾人推,他竟然能夠不背叛?

「吳十三,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們吳家完了,你們這些小蝦米已經被放棄了,那麼,你就投靠我們顧家,給我家老爺做事,以你這般年紀和身手,必會得我家老爺青眼,何必在吳家這顆歪脖子樹上弔死?豈不是可惜了你這二十多年的努力?」

顧二管家沒什麼誠意地勸道。

什麼時候,吳家成了歪脖子樹了?

吳非大感驚奇。離了吳維書的吳家就一定被人欺負嗎?

吳非撇撇嘴,倘若吳家徹底沉寂,淪為三流四流或者不入流的家族,相公會怎麼想?

吳家衰落,而後為人魚肉,那些依附於吳家的平民百姓將何去何從?

而且,吳家的衰落,還會讓相公被人笑話,那相公的臉上一定會難堪,這絕不可以!

不行,相公想與不想,吳非都決不能讓人小瞧了吳家去!

她要為相公守住吳家。

圍觀眾人也不禁讚歎:難怪顧二管家會被派來,此人倒有一番好口才,句句都說在了吳十三的心頭之大憂上。

一般人聽到這番勸慰的話語,都要在心頭三思再三思,而後自尋門路的吧?

這吳十三會怎麼選呢?

吳非也很想知道吳十三的選擇,所以一直沉默了下去。

不過,她收回自己對顧二管家的評價。

這傢伙就是愚不可及的。要勸降這種事情,不是關起門來做才好嗎?

這樣堂而皇之大張旗鼓地招搖與人前,一般人都不會答應的吧?

是啊。答應的人,根本就是腦袋被驢踢了。

不然,哪有人明目張胆地背叛自己的家族的?

這豈不是要背上一世的污點?

明知道對方不肯答應,還要這麼做,那就是說,顧二管家是個傻子。

可是,任誰看過去。此人都是一臉的精明樣兒,怎會行此愚蠢之舉?

或者,他們根本就不打算接受吳十三的投誠?

再更深一步想來。既然不接受,顧二管家還要招降吳十三,其實根本就是在找借口?

找什麼借口?

當然是強搶的借口!

吳非想得到的,吳十三這樣浸淫其中七八年的老油條就更加明白。

自己此刻正踩在懸崖邊上。一個應對不妥當。今晚便要命喪黃泉。

他的臉色蒙上一層青灰!

眼看著,顧二管家的態度囂張倨傲,眼看著吳十三的臉色越來越黯然決絕,紅粉閣前的人漸漸地沉靜下去。

緊張的氣氛卻越加濃重,你死我活的戰局即將展開,正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讓人的心裡無端地升起一股悲愴。

有膽小的看客正逐步後退,以圖脫離戰局。

然而在這一片緊張的岑寂之中。卻還有一些人正意味深長地遞著眼色。

他們的眼神充滿了狡詐和陰險的算計,更有人私下裡囑咐自己的人見機行事。

如此行跡詭異。吳非不能不多加註意。

這一細察才知道,現場要打吳家主意的人可不少。

比如,吳非的左手邊,有一位三十歲許,耳朵異常肥厚的武師便低聲聚攏自己的人手,要他們在吳顧兩家兩敗俱傷的時候,搶佔先機,把紅粉閣搶到手。

這一股人馬大約有六人,均是武師二三級的樣子。

戰力頗是不弱。

吳非的右手邊,則有一位武師五級的三十五六歲的中年人。

他的個頭倒是極高,只是他本人善於隱藏自己,沒有多少存在感,易被人忽略。

吳非會注意到他,是因為他的武技雖高,卻對他身邊的十六七歲的少年畢恭畢敬。

那少年卻目光熾熱地盯著紅粉閣。

在吳非的斜對面,還有一個個頭偏小的少年。

他的身邊有四人,俱是武師四級,也是一股極強的戰力。

但是,這一群人最為淡定,那少年甚至還非常有耐心地教導手下冷靜行事。

他們也是為了紅粉閣來的嗎?

看其態度是像。

甚至那少年還咕噥了一句:「這顧家是抽風了嗎?我們幾家還沒有敢出手,他就上來了,難道是背後有人?不可不防。」

再回頭看顧二管家的樣子,卻未曾發現了他們。

嗯,這些人個個站在陰暗之處,且收斂了所有的氣息,那個蠢貨發現不了很正常。

紅粉閣的場地頗大,佔據了大半條街。

大門前更是圈出一個小型廣場,每到重要的節日或是舉行花魁賽事的時候,吳家的人就會在大門前架起高台,可歌亦可舞,紅粉閣也因此成為靈山城最大的青-樓。

這當然也因為,吳家勢大,不然哪裡能弄來這片地方?

靈山城的各個家族,早就眼饞紅粉閣許久了。

以前是沒有機會,難得吳家倒了,他們便摩拳擦掌,意圖一舉成功,拿下紅粉閣。

顧家便是最迫不及待的出頭鳥。

如今,這裡,正等待著一場血腥的廝殺!

這三方,不,加上顧家,是四方勢力,就不怕吳家報復嗎?

好吧,吳家的主事人已經被全部拿下,就表面上來說,吳家已經沒有了還手之力,所以他們便人人要分一杯羹?

只是,紅粉閣就一家,四家齊上,誰敢確定他們就是勝利者?

還有,作為一個外來者,這些人吳非一個也不認識,這些人背後的家族狀況如何,她也是兩眼一抹黑!

真沒想到啊,吳非才剛剛狠狠地打了地痞無賴,就認識到了他們的妙處!

地痞無賴的確有地痞無賴的好!

想了解這些人,只怕她隨便抓一個,就能知道得差不多。

可是,真的要像相公說的那樣,將那些人渣收為己用嗎?

吳非的心裡極度矛盾著。

她討厭那些人,討厭到見一次想打一次!

這種性子,要將那些人收為己用,吳非不敢高看自己。

小姑奶奶,正義感這麼強,你真的是被他養大的娃嗎?

你這樣,武聖大人也會鬱悶吧?

就見吳十三踏前一步,站到了顧二管家面前,語調鏗鏘:「吳十三,生是吳家的人,是是吳家的鬼,顧二管家所言,吳十三不敢也不能接受!強顧二管家回復你家老爺,說吳十三謝謝他的厚愛!」

這便是撕破臉了嗎?

顧二管家臉色一沉。

「吳十三,我家老爺求賢若渴,你們吳家已經完了,我勸你還是識時務的好,不然,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再說了,你就不肯為你身後的弟兄們著想,讓他們和你一樣,這般丟掉性命嗎?」

顧二管家這話足夠誅心。

吳十三你要死,也別拖著別人和你一起死啊!

吳十三聞言回頭。

他的身後站著紅粉閣所有的武者,全都是吳家人。

總數二十一人,其中武師四人,均是武師一級,剩下的十九人卻都是武士。

這和顧二管所帶來的兩個武師四級,五個武師初級以及十數個武士相比,吳家人必死無疑。

此刻他們的臉色都十分難看。

大部分都站在紅粉閣院里,畏畏縮縮,手抖腳抖。

甚至還有五六人已經退到了裡面的角門,隨時可以撤走。

能夠堅定地站在他吳十三身後,半步不退,願意與他生死與共的,只得二人而已。

「罷了,你們如有本事,就各自逃生去吧,如果你們有誰願意為他們顧家做事,也可以先站到旁邊去,免得一會兒誤傷了你們,只是,但願你們不會後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