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因爲我的身體在撞上月球之後,正好引發了一座火山的爆發,一不小心就那麼融化到了岩漿裏面,你不知道沒有軀體就沒辦法進行復活的嗎?”

“那麼你的意思是,我還有機會?”

“當然,你那個敵人還真是有夠善良的,居然沒有把你給碎屍萬段,否則就算是讓你遇到我也沒有辦法使用復生術!”

“那快呀快呀,趕快讓我復活,我去殺光阿曼瑟爾的後代幫你報仇雪恨!”死了居然還可以復生,着實讓八六高興得夠嗆。

沉默,罕有的一陣沉默,好一會兒過後蚩尤才嘆息道:“早就厭倦了這種四處飄蕩的鬼魂生活,也不用說什麼殺光泰坦的大話了,只要你能夠振興我牛頭人一族,讓薩滿教統延續下去就可以了。”

“復生術這種神技只有依靠自身領悟才能學會,以你的資質即便是過上一萬年估計也夠嗆。這次施展將由我來引導,一旦完成我就會消失掉,所以你的復生機會就只有這麼一次,今後再要死掉的話那可是真的沒救了。”

八六還想說說什麼感謝一番,忽地感到一暈,就感應到一大團亂七八糟的符號洶涌地朝着這邊撲了過來。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感覺和當初在外域那根最大的原石圖騰柱上的符號有些相似,只是這次的符號更多、更大、更亮……

“轟!”無數銀亮色的符號組合成一個巨大無邊的十字章造型,緊緊將八六靈魂包裹在其中的同時,不斷地壓縮壓縮再壓縮,最終縮成一個無比耀眼的亮點投進他的體內。

就在古爾丹之顱剛剛恢復能量,伊利丹想要使用靈魂置換變化成一秒鐘人妖進行離間計劃的時候,異變頓生。

在短暫的一陣波動過後,地面下生出一股浩瀚無匹的能量,對於上面的三個過來人來說,那分明是由精英升級到半神的熟悉變化。

到底是誰,竟然能夠在這個得不到能量補給的地方升格爲半神,難道是這個地方土生土長的土著?

用不着浪費腦細胞去猜測,隨着“轟”的一聲巨響,一個牛頭人飛速地從地底下竄了出來,在他的身上,確實感受到了神核的強大波動。

與之前八六形象不同的是,眼前的牛頭人看起來要年輕得多,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幼小,讓人忍不住想要問一聲:“小朋友,有沒有三歲呀?”

原本的白髮已經變成了全黑色,斷掉的半截牛角也長了出來,身高從兩米出頭減低到一米九左右,臉型看起來更是有些稚嫩……升格成半神之後,不但會對身體上的缺陷進行修復,普遍的潛意識還會讓外貌變得年輕幾歲,奈何動手腳的蚩尤壓根就沒有注意到自己這個牛頭人後代竟然是如此之年輕,以至於變成了如今這副有那麼些些幼齒的造型,並且,終生都無法改變……

“伊利丹,受死吧!”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的八六,估計自己差不多快要無敵了,才懶得和敵人廢話,只想着立馬乾掉這個讓自己死過一次的仇人。

幾乎是每跑上一步,八六就使出一輔助技能,這還沒有衝到對方的跟前,他那層出不窮的薩滿魂術就將伊利丹嚇得差點破了膽。

原石盔甲是少不了的,這玩意兒防禦力可不是一般的高,只可惜在月球上不能用來加快魂力的吸收速度;不同以往的是,除了八六本身最主要的兩隻手之外,他還用原石組裝出了四隻副手。

其中一隻手握着狼窩短刀,封印在裏面的六十級幽魂狼再參加這種高層次的戰鬥已經有些不合時宜,已經沒有召喚的必要了。

另外兩隻手則是把持着蛇形權杖幻化成的蛇形弓,箭支也由以前的六十級氣箭升格成精英級冰火箭,創意取自守望堡一戰那個人類法師的冰火九重天,將火元素凍結起來形成實質化的箭支。

已經用不着再往冰火箭內部灌注毒力了,神核完美地將魂力與毒力融合到了一起。從此以後有魂力的地方就有毒力,有毒力的地方也有魂力,只要被擦破點皮就必死無疑!

還剩了一條原石副手暫時沒有武器可以使喚,卻也犯不着扯下來,不爲別的,就爲了雙數比較對稱……

真別說,三個頭沒有,六條臂的感覺還蠻不錯的……

這還沒完,接下來纔是今天的開胃菜。隨着半神級魂力的不斷涌出,一個個元素生物憑空乍現,其中每一個都擁有着精英層次的實力。

這些魂術,都是八六在復生前不曾學會的。

一旦施展復生術,哪怕是被動地由別人來引導,在吸收銀十字章力量進化的同時,其餘等級遠遠低於復生術的薩滿技能,統統會在復生的一瞬間融會貫通。換言之,此刻的八六已經成爲了一個精通元素、增強、圖騰和治癒四系的全能型薩滿半神!

召喚土元素護衛、召喚火元素護衛、召喚水元素護衛這三大高級魂術,則是元素與增強兩繫結合起來的複合型魂術。

其中以土元素護衛的能力攻擊力最強,水元素護衛防禦力最強,火元素護衛由於沒有重量所以能夠短距離飛行……可惜,毒力無法延伸到召喚生物的攻擊上去,這是讓八六尤其感到美中不足的地方。

以八六目前的靈魂強度,足夠召喚出精英級別的土元素護衛、火元素護衛、水元素護衛各兩個,持續時間長達一個小時,海陸空三路可謂是齊活了,只可惜月亮上沒有海水……

別急,咱薩滿其它的沒有,就是絕招多……除了圖騰系魂術由於來不及製作圖騰棒而暫時無法使用之外,其餘剛學會的魂術卻也不在少數呢!

治癒系魂術暫時也用不上,厲害到這種程度,想要受點傷那可不是一般的困難……

單純的增強系魂術別嫌太多,閃電盾、水之護盾、火之護盾、大地護盾,呃,大地護盾就算了,純粹的防禦型烏龜殼招式,用了之後也別想進攻了。數不清的閃電球、水球、火球如同衛星一般圍繞在八六的身旁,如同一幅巨大的警示牌——閒人免近!

別忘了還有很多自創的絕招呢!地彈術用來加快跑步速度、閃電強化讓肌肉力量得到了大幅度提升、離體石拳隨時都準備着出擊、唾液化成的冰針隨時可以噴出一大片當然其毒性也晉升到了半神等級……

哦,增強系還有石化武器、火舌武器、冰封武器、閃電武器、風怒武器,不但有五種元素強化集中到狼窩短刀上,無處不在的毒力更是將它的破壞力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恐怕就算是神王都經不起這麼一刀……可惜冰火箭是將火元素凍結起來形成的純粹能量體,沒有金屬實體作爲有效載體,也就無法追加強化特性……

最先展開攻擊的則是那兩個精英級別的火元素護衛,誰讓它們沒有重量呢?可惜智商差了點,不但讓伊利丹躲過了攻擊,而且還被那廝趁勢躲到正在休息的法斯琪背後,兩個傻子護衛沒有絲毫猶豫的就想要來個一箭雙鵰!

“嘭!”說是遲,那時快,但見凱爾薩斯及時地召喚出火焰鳳凰,將兩個火元素護衛攔了下來。

這下子,八六可把眼前的三位半神全給得罪光了,也沒什麼好怕的,不就是一打三嗎?以他現在薩滿半神的實力,又有原石這種永不磨損的超級利器,就算是一打三十也無所謂的!

火元素護衛正好和火焰鳳凰鬥個勢均力敵,但是隨後,兩個水元素護衛又趕到了。緩了口氣的法斯琪挽弓搭箭,寒冰箭已然出手,並且陸續將兩個水元素護衛擊退。

下一刻,八六和剩下的兩個土元素護衛同時趕到,在分出土元素護衛牽制住凱爾薩斯之後,一頭六臂的他則是毫不猶豫地衝向了伊利丹這個罪魁禍首。

“叮叮!”主手握着的原石劍和原石刀分別擊在伊利丹的兩把戰刃之上,但是隨後,原石刀劍迅即變爲細長的繩狀,牢牢地將兩把戰刃纏了起來。

晉升爲半神層次的八六,同時也得到了蚩尤大神的部分傳承,其中就包括原石的祕密。現在的他,完全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改變原石的形狀,戰鬥力由此也得到了如虎添翼般的提升。

“嗖!”兩隻原石副手於關鍵時刻射出冰火能量箭,其中無影無形的毒力足以腐蝕掉上百個泰坦巨人,一旦擊中,必死無疑!

可惜的是,沒能擊中,卻被伊利丹於關鍵時刻歪了下腦袋給躲過去了……射丟了的八六鬱悶不已,如此近的距離也能被對方給躲開,怪只怪自己爲了耍酷,將半數的魂力都用來召喚元素護衛了,否則箭支的速度還能夠快上一倍……

哼哼,別以爲躲過冰火箭就安全了,另外一隻原石副手握着那把加持了五種魂術強化的狼窩短刀,毫不留情地切向了伊利丹的脆弱脖子。

要說惡魔獵手出身的伊利丹躲閃起來那叫一個敏捷,急切間使出鐵板橋讓上半身朝後倒去,相當瀟灑地躲過了致命一擊。

但是,狼窩短刀卻如影隨形地追了過去,其快也速、其迅也疾。原石副手就是這點好,可長可短,可粗可細,絲毫都不遜色於露絲手臂的魔化特性。

“嚓!”被逼急了的伊利丹不得不放棄兩把戰刃,毫釐之差躲過了斬首危機,卻被削去了一段頭髮。

“嘭!”就在伊利丹拉開一點點距離,滿以爲保住了小命的時候,卻被八六那條離體的原石臂給擊了個正着,“哇”的一聲吐出老大的一口血來。

另外一邊,凱爾薩斯在被兩個原石護衛牽制住之後,先是硬捍了幾下,發現費力不討好之後就立馬飛了起來,心想這下子你可打不着我了吧!

然後他就看見四個碩大的拳頭迅速飛至,正是八六的獨門絕招離體石拳,在土元素護衛的手中使出來卻也有幾分威力。

嚇得凱爾薩斯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的好不容易纔躲了過去,不行,還得飛得更高一些!連續躲過了數次攻擊,凱爾薩斯纔算是飛到了兩個土元素護衛的攻擊距離之外,這時候正巧看到伊利丹吐血的頹廢場景。

雖然早就決定和伊利丹恩斷義絕了,可好歹目前都有一個共同的強大敵人,凱爾薩斯毫不猶豫地施出一個驅散術,試圖將牛頭人汽化之後任人宰割。

可惜八六穿着全覆式的原石盔甲,區區驅散術完全就無法穿透原石,甚至想要讓八六停頓一下都不能夠。

幸虧幫得上忙的並不止一個凱爾薩斯,飛上天擺脫了兩個水元素護衛糾纏的法斯琪同時使出了颶風術。雖然無法將八六捲上天空,卻也讓他暫時動彈不得,總算是讓伊利丹擺脫了生命威脅。

眼看着差那麼一點點就可以將仇人斃於手下,卻被旁人救下的行爲“噌”的一下點燃了八六的滔天怒火:“你們這些煩人的傢伙,全部都得給我去死!”

出乎意料地,大放厥詞的八六反而沒有了什麼動靜,看起來有點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發呆,完全就是一副正在準備大絕招的模樣。

中了一拳的伊利丹意識到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來融合古爾丹之顱了,趁八六發呆的片刻,索性觸發了神器裏面一個威力僅次於靈魂置換的法術——召喚毀滅守衛。

毀滅守衛一出場就是威風八面。不亞於泰坦巨人的身高、魁梧的身材和兇悍的外貌、穿着厚重的金屬盔甲、不嫌浪費的燃燒綠焰呼哧呼哧地只管從體內往外冒,手上拿着的則是兩把燃燒能量劍。

毫無疑問,這個召喚生物擁有着媲美半神的破壞力,即便八六的六個元素護衛加起來也未必是其對手。當然,與這玩意變態破壞力成反比的是它那極短的維持時間,估計五分鐘已是極限……

“啊哦,計算失誤,早知道就多弄一個了。”八六自言自語的同時,那收回來的離體原石臂已經變化成了三個同樣大小的圓球狀物體:“不過,即便是多弄一個也未必困得住這個大傢伙吧!”

毀滅守衛走上一步,相當於常人六七步的距離,轉眼間就來到了八六的跟前,雙手能量劍“唰唰”兩聲,眼看着就要將八六斬成四段。

“轟!”藉助地彈術的強大彈力,再加上八六本身作爲半神的飛行能力,不但躲過了必殺的一擊,反而高高地飛在天上讓那毀滅守衛使不出任何手段。

強如半神又怎麼樣?不會飛那也是白瞎,八六洋洋得意地揮一揮衣袖,將那三顆石球分別朝着地上的伊利丹,以及空中的凱爾薩斯和法斯琪飛去。

近距離的離體石拳或許會讓人有所顧忌,但是這種遠距離的石球嘛,簡直就沒有絲毫的威脅可言,技術含量實在是太低太低,躲都不用躲的。

失去戰刃武器的伊利丹一拳轟向了石球,凱爾薩斯和法斯琪卻沒有他那麼強的力量,反正是飛在空中的,稍微挪一下位置也就可以躲開了。

“嘭嘭嘭!”一連三響過後,只見三個石球驀地變化成一張張巨大的石網,分別將措手不及的三位半神給裹了起來。

哪怕晉升爲半神的八六可以迅速地改變原石的形狀,卻也沒有變態到於瞬間將一個石球轉化爲一張石網的程度。之所以能夠達成如此驚人的戰績,只因爲那三個石球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實心石球。

也就是和將一張漁網捏把捏把揉成一團兒,看起來像個小球球的道理。八六之前那麼長時間的準備活動,其實就是慢慢地改變着圓球的內部結構,讓那三個石球外表看起來只是石球,實則內部早就被轉化成了裹起來的石網形狀。

這就是八六在學會了四系魂術之後,再結合原石那無比堅固的特質,而自創出來的最強絕技——原石網術,只要讓球狀石網靠近身體十米以內就別想跑掉,實用性堪比神器,唯一的缺點就是不能夠讓別人知道,否則有所防備就不靈了。

所以呢,這招一旦使出,那就必須得殺人滅口!

“嗖!”第一支冰火箭插在了凱爾薩斯的身上,強悍至極的毒力順着冰火箭侵入到他的體內,瞬間就將他腐蝕得連點渣滓都不剩,只有一顆深紅色的火系神核留了下來。

正和兩個火元素護衛糾纏不休的火焰鳳凰也因此而失去了主人的控制,立馬變成一粒火紅色的鳳凰蛋,直接就被火元素護衛轟成了灰飛。

原石網可以困住伊利丹和法斯琪的手腳無法動彈,卻不能夠禁錮他們作爲半神的飛行能力。於是兩個嚇破了膽的半神全速逃逸,逃得越遠那石網上的魂力影響也就越小,脫困決不是夢想……

哼!想跑?白日做夢,追向伊利丹的八六射出了第二支冰火箭,卻是朝着法斯琪射了過去。

我閃!飛行中的法斯琪急忙閃向一旁,卻突然間感到石網一緊,將自己朝着反方向拽去。

“嗤!”冰火箭入體,瞬間死亡的法斯琪留下的卻是一顆深藍色的水系神核,與那把魔弓一起掉向地面。還真是有夠愚蠢的,殊不知原始網雖然無法禁錮半神的飛行能力,但是用來干擾飛行方向,使之中箭卻也綽綽有餘了。

伊利丹呀伊利丹,這下子可就只剩下你一個了,再也沒有誰來救你啦,看你還能往哪兒跑?

一個是剛剛晉升的半神,一個是受傷的老字號半神,原本飛行速度應該是不相上下的,奈何伊利丹受到了原石網的反方向干擾,漸漸地就被八六給追了上去。

“有種你就痛痛快快地給我一箭!”窮途末路的伊利丹竟然只是想求一個痛快,嘎嘎,沒想到你也有今天。

“一箭是不可能的,給你一刀還差不多!”八六微笑着將狼窩短刀**了伊利丹的胸口。開玩笑,用箭多浪費呀,這加持了五種魂術強化的獨門兵器,那可是專門爲你老兄準備的呢……

強大無匹的毒力,瞬間將伊利丹那張驚恐的臉龐腐蝕得丁點不剩,這一次剩下來的神核,卻是黑乎乎的未知屬性。

天地間,只剩下那個毀滅護衛兀自追逐着空中八六的身影。那玩意兒是藉助神器古爾丹之顱召喚出來的,跟掛掉的伊利丹沒有直接關係,等上一兩分鐘消耗完能量也就自動消失了。

一直等到毀滅守衛消失之後,八六這纔將掉在地上的三顆神核、法斯琪留下的魔弓以及耗盡了能量的古爾丹之顱拾了起來,然後再把多餘的原石包裹在身上,再度變成了高達三四米的圓滾滾泥石怪物形象。

是時候離開月球這個鬼地方了。

八六無比留戀地凝望着遠方那顆水藍色的星球,心裏面五味雜陳的說不出是何滋味,薩滿半神的戰鬥力強悍無比,偏偏在飛行能力上卻很一般。

依靠三顆神核作爲能量補給,到底能不能夠成功地飛到地球上呢?即便僥倖地登陸地球,又會不會在通過大氣層的時候被**打下來呢,或者是降落後被當成外星人來解剖?

即便安全着陸後使用龍族魔法變成人類形態,可是對於喪失了前世絕大部分記憶的自己來說,地球上又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呢?難道那種安逸舒適的生活真的就是自己嚮往的嗎?

可爲什麼在幹掉伊利丹、凱爾薩斯和法斯琪三大半神的過程中,卻又有着一種無與倫比的快感呢?

到底是喜歡舒適安逸的生活,還是享受強悍實力帶來的殺戮刺激?兼而有之纔是最完美的吧……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艾澤拉斯自己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完,而回到地球卻不知道該幹什麼;回到艾澤拉斯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地球卻只在百分之五十左右。

那麼,答案似乎已經揭曉了。

罷了,既然仍舊是這麼一副牛頭人的軀體,又受了牛頭人一族那麼多的恩惠,不回報一番多少也說不過去,皮衣大嬸、白鬍子薩滿、蚩尤大神,還有那麼多關心過自己的族人。

那麼,從今天開始,我八六就安安心心地做一個牛頭人吧,生是牛頭人,死做牛頭鬼!上一世的地球人記憶,索性讓它隨風而去!

心動不如行動!下一刻,這個外貌有些些稚嫩的牛頭人便消失在了原地,消失在了月亮上,消失在了銀河系…… 獨立於元素、增強、圖騰和治癒四系魂術之外的薩滿絕技,除了復生術這一個失傳的神技之外,還有一個神奇程度僅次於復生術的魂術——星界傳送。

最低使用要求爲半神層次的星界傳送,可以讓施法者穿越扭曲虛空,直接回“家”。此時此刻,八六才明白“家”的含義,所謂的“家”,也就是出生地……

清風吹拂在他的臉龐上,如同少女的柔發一般;遍地青草散發着清醒的香味,竟是如此的迷人;還有那無處不在的魂力可以隨意吸收,補充着八六使用星界傳送時損耗的能量。

沒錯,這個家正是八六曾經的出生地——紅雲臺地。如果再精確一點的話,從旁邊那口古老的水井就可以推斷出,這裏正是皮衣大嬸當初所說的,撿到嬰兒時期的自己的地方,也應該是,投胎到艾澤拉斯大陸的第一個“家”。

那麼,也意味着,納拉其營地的舊址就在附近!

“我回來了!”八六恨不能大吼一聲來平息自己激動的心情。只有失去的東西,纔會感受到它的珍貴,以前覺得艾澤拉斯很原始很危險,但在去了外域之後才知道這裏的好,更別說是比起外域還要艱苦萬分的月球了。

從此之後,天高任半神飛,以自己如此強悍的實力,在這個世界上很難找到對自己有威脅的強者了。天大地大,我八六最大!

裹在體外的原石盔甲挺笨重的,八六索性將身上的原石全都卸了下來變化成一個石球模樣,直接埋到地下讓它跟着自己移動。既隱蔽又方便,還可以隨叫隨到,唉,智商高就是辦法多!

恩,接下來要走的第一步,應該是回到納拉其營地,然後振興牛頭人一族,進而稱霸全世界……到時候那些漂漂的人族和精靈族美女,統統搶回來當**隸,哞哞哞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