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光的速度越來越慢,在慢慢的跳動。。

而這軌跡是按照順時針的方向,分別是天地玄黃神秘,綠光每跳動一下,張楠的心都不由的跳動一下。

女子也盯著手中的玉盤,雖然她對張楠並不看好,能夠獲得個地級或者玄級的就不錯了,但是此時的她心裡竟是也微微有些緊張。

「我為何也會緊張?難道僅僅因為他跟他長得很像嗎?我把他收為奴隸,留在自己身邊,這是對還是錯?」

她心裡也是百般滋味,這麼多年過去了,竟然會遇見一個如此神似和形似之人,只是,他當年的臉龐,沒有這般稚嫩。

「停。」

功法神盤上面的綠光,越來越慢,在地級那裡閃爍一下,張楠緊握拳頭,心裡暗自叫停,因為現在這個速度,證明格子已經快要跑完了,這感覺就跟以前玩老虎機一般,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賭注很大。不求天級的了,地級的對於他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然而,綠光再次一閃,跑到了玄級的區域,而且現在這個速度……

「停啊,他娘的,不能再走了。」

張楠無語了,指甲都快抓破到肉里去了,若是再走的話,就到黃級了,那他修鍊起來,不是會跟烏龜一般?與其要死不活的,還不如死了算了。

女子也冷冷一笑,心裡竟是有些失落,看來多半就是玄級的或者黃級的了,一般情況下都是這樣,那地級的和天級的功法,都是屬於天才的,潛力極高的人,才會獲得。

然而,綠光在玄級區域停留了一秒之後,再次一閃,跑到了黃級區域。

「不會吧。你再走兩格啊,去天級啊。」

張楠心都涼了,竟是忍不住喊出了聲,到那神秘區域很難,因為自己這個美女主人說過,百萬人都很難有一個獲得裡面的功法,但是現在停在這裡,這是什麼意思?所以,張楠只能祈禱,綠光再走兩下,跑去天級區域,改變自己的命運。

「黃級的功法,未必不好。。」

女子見張楠失落的樣子,出言安慰,心裡也在嘆息,果然,不是任何人都能像他一般的,不過是長得有些像罷了。

時間已經過去了五秒,綠光沒有任何的變化,停在了黃級區域,而張楠心情也變得無比失落。

「取消我的奴隸印吧,我這樣的人,當個奴隸也不過是給你丟臉。」

張楠自嘲的笑了笑。

「我做出的決定,豈會輕易改變。」

然而,女子卻很堅定。

突然,那停留在黃級區域的綠光,竟是不斷的閃爍起來…

「這…這怎麼可能?」

女子驚訝,紅唇微張,不敢相信這是事實,這綠光為何還會不停的閃爍。

「噹..」

猛地,綠光一下子跳到了神秘功法區域,令張楠大喜,難道還要再走一格?哪怕現在不走了,停在這裡,那也比停在黃級功法區域好啊,至少,自己還有一半機會獲得厲害功法的可能。

「不會就停在這裡了吧?」

女子吞了吞口水,有些難以置信,剛才那綠光竟然在停了那麼久之後,發生了從來沒有發生過的現象,而現在這個位置,的確是神秘功法的區域。

「咻…」

一道白色光芒,一閃便是鑽進了張楠的腦袋裡面。

張楠仔細感應腦海中多出來的內容,頓時心中狂喜,他呆愣在那裡,心情難以平靜,僅僅看了下前面的內容,張楠就可以斷定這功法絕對是逆天級的,這已經足夠了,當他想看後面的內容事,卻是發現腦袋一陣暈沉,立即退了出來,看來是自己現在的修為不夠。

「怎麼樣?」

女子吞了吞口水,心裡竟也無比激動,這麼多年了,終於出現了一個獲得神秘功法的人,若是逆天級的功法,那這個世界,用不了多少年,必將瘋狂。當然,若是那種比黃級功法還爛的功法的話,這個世界將多一個苦b。

「哈哈哈,六道訣,功法叫六道訣,逆天級功法。」

半響后,張楠才回過神來,於是狂笑起來,激動的他,一把拉住女子的手。

「逆。。。逆天級?」

女子似乎並沒有注意到張楠此刻正拉著她的手,她眼裡依舊寫滿了難以置信。

「嗯。」

張楠點頭,從沒感覺這麼高興過,差點掉落萬丈深淵,但是最後卻是一步登天,這樣的感覺,如同再次經歷的一次生死,果然,蒼天有眼,他張楠有了崛起的希望。

「太好了。」

女子竟是一把將張楠緊緊的抱著懷裡,眼裡淚水奪眶而出。

感受到女子身上那淡淡的香味,張楠陷入了沉醉,只是,為何她會比自己還激動?現在的張楠,*著上身,被這麼一俱柔軟的身子一抱,心裡微微一顫,這女子到底是怎樣一個女子?

不過,很快女子便是發現了自己的失態,立即鬆開了張楠,旋即後退了好幾步,才把手裡的功法神盤收了起來。

「主人,我現在是你的奴隸,那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你的名字,還有這主人的稱呼能不能換一換?」

見兩人一時陷入了尷尬,張楠才岔開話題。

「嗯,我叫權穎草,不過,你以後得叫我仙女。」

權穎草很快就恢復了過來,好像之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般,變得極其冷靜。

「哦,仙女?我還是叫你權仙女吧,這樣習慣些。」

離魂記 這樣的稱呼,張楠只能苦笑,哪有人這麼自信的,自稱仙女,不過,自己現在的身份,也不好多問什麼。

「今天的事情,不得說出去,否則我心念一動,你就得死,知道嗎?」

權穎草想了想,告誡道。

「我還不至於那麼傻,呵呵。」

張楠笑了笑,開玩笑,他獲得了六道訣的事情說出去,說不定很多人就會羨慕嫉妒恨,然後找自己麻煩,當然,這六道訣是自己的,誰也偷不走,因為從功法神盤中獲得的功法就是那麼奇特,即便是搜魂之法,也無法獲得對方的功法,這便是功法神盤又一奇妙之處。

他感覺權穎草這女子還不錯,而且這個大機緣也是對方給的,所以才告知了其實話。

「那,跟我走吧。」

權穎草不再多說,準備帶著張楠回明月宗,想起剛才自己竟然高興到忘乎所以抱住了這個半大少年,她臉上也是微微泛紅。

不過,張楠再次提出了一個要求,他要帶上自己的父母,離開這個地方,而且,那方林,他得殺了才行。

「需要我幫忙嗎?」

權穎草見張楠心意已決,繼而說道。

「不必了,一年以後,我去明月宗找你,放心,我相信,用不了多少年,我就會擺脫掉奴隸身份的。」

張楠揮了揮手,轉身離去,雖說做明月宗裡面的奴隸,並沒有什麼,但是張楠對這兩個字卻是不感冒。

「用不了多少年嗎?我等著那一天。」

望著張楠離開的背影,權穎草心裡暗暗的道。

天域城,高高的城牆,顯得極其雄偉,透露出淡淡的霸氣。

然而,在天域城外,卻是有著數十個貧民區,他們為城市創造了繁榮,卻只能住著破爛的屋舍。

在這數十個貧民區中,有一家人,卻是陷入了無比的悲痛之中。

張雲山到了現在,才終於得知了消息,自己的兒子死了,和**一起出去的人馬,只有**一人返回。

「我兒子已經是後天九重天之境,怎麼會這麼輕易死去,不會的,我要去討個說法。」

雙眼微紅的張雲山,氣得臉都變了顏色。

「砰。。」

終於,他狠狠一拍,旁邊的那張木桌頓時化為了碎片,而桌上的那些金幣也叮叮噹噹掉落在了地上。

「雲山兄,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去了又如何?唉,節哀吧!」

送撫恤金的男子,拍了拍張雲山肩膀,同樣作為下人的他,深深明白他們這些人的悲哀。

他們這些下人,沒有達到先天境界,都不會受到張家的重視,比如這次,那些有著一些血緣關係的護衛死了,獲得了上萬的撫恤金,而張楠之死,只換來了兩百金幣,與其說是撫恤金,到不如說是安葬費。

「我哥哥不會死的,他不會死的。。。嗚嗚。」

一個十一二歲的小丫頭,圓圓的臉蛋顯得十分可愛,一雙清澈的眸子彷彿沒有任何雜質,然而,現在的她卻是哭的梨花帶雨,把腦袋埋在一名中年美婦懷裡。

「對…我家楠兒不會死的,他不會死的。。」

中年美婦咬牙堅定說道,她眼角的淚水,卻是忍不住滾滾滑落。

「唉…」

院子裡面的鄰里,分分搖頭嘆息,最後很是無奈的離去,對於這樣的事情,他們根本無能為力,這便是弱者的悲哀。

ps:謝謝滄海一束的神筆,也感謝大家的收藏…收藏終於上兩位數了…么么噠。。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加群:340227229.兔子也在裡面哦。。咳咳。 天色越加黯淡了下來,如同張雲山一家人現在的心情。

望著前面那個即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家,張楠笑了笑,然後緩緩走了進去。

「父親,母親,小丫頭,我回來了。」

推開門,望著眼睛泛紅的三人,張楠心裡微微的顫抖了一下,他褲子破爛,*著上身,頭髮有些凌亂,臉上也很臟,顯然即便是達到了先天境,這從黑風森林回來,也並非容易之事,一路上經歷了好幾次戰鬥。

「混……混小子……真的是你嗎?」

張雲山揉了揉眼睛,那雖泛紅卻一直未曾落淚的雙眼,終於落下了眼淚,聲音微微顫抖,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楠兒……是楠兒……真的是楠兒,我家楠兒還活著。。」

黎美嫻沖了過來,把張楠攬入懷中,差點讓張楠喘不過氣來。

「雪兒就知道哥哥不會死的…」

粉嘟嘟可愛的雪兒也跑了過來,哭成了淚花兒。

「呃」

張楠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從張楠的記憶里,他知道張楠的父母都很愛他,但現在這般真切的感受,卻是令他心裡不停的顫抖。

「張楠,你有這樣的一個家庭,真的很幸福。」

心裡默默的說著這麼一句話,此時的張楠,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在說給自己聽。

「呃,母親,我餓了……」

過了很久,見三人都哭得差不多了,張楠才低聲說道。

「好……好好……我這就給你熱飯去,你看你身上這麼臟,先去洗個澡。」

黎美嫻接連說出幾個好字,才擦乾淚水,向著廚房走去。

「混小子,其他的護衛都死了,你活了下來應該也吃了不少苦吧,快去洗個澡,我去給你準備點酒,等下我們爺倆兒好好喝兩盅。」

張雲山把手掌在張楠的腦袋上揉了幾下,心裡說不出的歡喜,只要自己的兒子還活著,即便是金山銀山在他眼裡都如同糞土一般。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