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難不成高寒還有什麼別的子嗣?」海王搖了搖頭,他確定此人不是高寒,因為高寒的實力,比現他強大太多了。

「你是誰?竟敢阻攔本座!」海王也冷冷的說道,他想從對方的口中,打聽點消息,是和高寒相關的消息。

那小型的高寒果然上當了:「本座?你是不滅王者?哼,小弟小妹,你們也太不知道事情了,居然跑去惹不滅王者了!」

「本君乃是高家長子——高天麟是也,有什麼事情,你就沖著本君來,別難為我的弟弟妹妹,不然的話,我就發去大兵,將你的地盤夷為平地!」

「哈哈哈,小小小兒,口氣倒是不小,那我就等你過來將我的地盤夷為平地!」海王聽到這,也不再客氣了,冷哼一聲說道。

「你知道我們背後的是誰嗎?滄域六大絕頂王者艷王你總該聽過吧,她可是我們背後之人!」高天麟果然聰敏,居然將艷王抬了出來。

「哈哈哈,艷王啊,我倒是很像與之一戰呢,告訴她,綁架你弟弟妹妹的,是西王海海王關中!」說著,就對著高天麟伸手揮去。

在這時候,高天麟忽然感覺到了什麼,向後面回頭,驚喜道:「父親的氣息!」

但是,話還沒說完,幻影就被一揮而散了。

「哈哈哈哈,海王的氣息,老子找你很長時間了,你是不是很期待啊!」高寒的聲音由遠及近,快速的向這邊傳遞著,聲音到達之時,高寒的身影也終於出現在上面的桅杆之上。

「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哦!」天琳對著天塵小聲的說道。

「不對,你看樣子,和大哥一模一樣,不會是父親吧!」天塵忽然驚呼道。

天琳雙眼一亮:「你試試,若是他答應就一定是父親無疑,若不是父親,也會就我們的!」

「好……」天塵又被機靈的天琳坑了:「父親!」

高寒詫異了一下,像下面看去,然後看了看四周:「你們是在叫我嗎?」

天塵點了點頭:「沒錯啊!」

高寒以手撫額:「你們是誰家的孩子,沒事別亂喊父親的,這是一個很嚴肅的稱呼!」

說完,高寒對著海王道:「來孩子,叫爸爸!」(未完待續。。) 黑森林,山谷裂縫。

路西法懸停在山谷上空,看着腳下空蕩蕩的山谷,不禁恨的咬牙切齒。

“紫靈,臭小子,下次別落到我的手裏。”儘管恨,但路西法此時卻並不敢真的去找紫靈尋仇。就算是這道山谷裂縫,路西法也是在確定絕對安全之後纔有膽子返了回來。

那個修爲強大的靈師到底會是什麼人?路西法始終弄不明白,按這個身體的記憶,這無非只是一個虛擬的遊戲世界而已,怎麼可能會有其他強大的靈師存在呢?

難道也是被自己拉進來的嗎?但憑自己此時的修爲,將那些普通人類的意識強拉進來也已是所能承受的極限,如此強大的靈師,自己是無論如何也拉不進來的。如此說,那個靈師難道是自己進來的不成?

路西法不敢想像,那個靈師到底是通過怎樣的手段穿越進來的,但路西法卻非常確定,自己此時的修爲在對方面前就是坨屎,人家甚至都不必動手,輕易就能將自己像捻死一隻螞蟻一般簡單殺掉。

“可惡,看來,又要重新再來了。”路西法憤然轉身,朝另一片大陸飛去,不論如何,此地既然已經暴露,便不能再來了。在修爲突破之前,自己一定要隱忍,直到打開時空之門,將自己無敵的真身尋回來爲止。

原始森林,寬廣無垠,一條大河如長蛇一般蜿蜒浩瀚,將森林截爲兩段。

此時,我站在河岸邊,看着寬廣的河面,右手一揮,一道光幕頓時便呈現在眼前。只見那是一塊塊的方格,每一個方格中都放置着不同的物品,而這些物品便是在穿越之前一直帶在身上的重要物資。

記得在剛剛穿越過來的時候,這種一揮手便能將揹包中的物品呈現在眼前的現象着實把我嚇了一跳。這種現象實在是太奇特了,跟以前在武靈大陸時完全不同。

記的那裏想要將如此多的物品隨身攜帶,可是要通過空間寶物才能夠做到的,就好比紫櫻身上的空間之石一般。但,也許這裏是遊戲世界的原因吧,這種一揮手便能打開隱形空間的現象倒也算是非常方便。

再一揮手,揹包光幕頓時又消失不見。而在別人眼中,卻是完全看不到我這道光幕的,就如同我一樣也看不到別人的揹包光幕一般。雖然已經熟悉了這種現象,但還是忍不住偶爾揮出來欣賞一番。

“再穿過前面那道大山,就能看到海了,咱們的村子便在海的另一邊。”不知何時,紫櫻已閃身走到我的近前。

“嗯,這幾天,謝謝你了。”我頓時朝紫櫻點頭一笑。連日來,也幸虧有紫櫻的指引,我們衆人才能夠找到回家的路,因爲以前在遊戲時,每次回家,除了直接傳送之外,便是按座標位置尋找。

但,此時置身於這片遊戲世界,卻是完全沒有了遊戲的便捷,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走路要用腿,吃飯要用嘴,想要砍棵樹,除了用斧子外,徒手卻是根本連想都甭想的。不過我卻發現,用劍或鏟子同樣也能砍樹,只不過砍樹的速度卻一樣不如一樣。

還有就是,一路上,我們砍倒過幾十棵樹,包括橡樹、金合歡樹、叢林樹以及杉樹等等,卻沒有一棵樹上能夠採到蘋果,這與遊戲中是完全不同的。

這就給我們上百號人出了一個巨大的難題,因爲穿越的關係,每天如果不吃上一兩頓飯,大家是真餓呀。紫櫻和我,以及還有晨䂀三人還好些,可以通過修煉來抑制對食物的需求。

但其他人卻都只是普通人,並不會修煉之法,除了吃東西外,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來解決肚子的問題。好在有少數人身上都帶有一些吃的東西,比如蘋果、麪包之類的,但卻架不住人多啊。

一開始還好些,大家分一下便能挺過來。但幾日下來,所有人身上的存糧全都吃光了。此時,好多人都已經有兩天沒吃過東西了。今日看到這條大河,頓時便令衆人眼前一亮。

所謂“有水便有魚”,那些隨身帶着魚杆的人頓時一個個眼冒精光,扛着魚杆便朝河邊衝去。其他衆人也都一個個擦拳磨掌,躍躍欲試,有收集物資製作魚杆的,有架起爐子引火添柴的,只等着魚一上鉤,馬上便能進行烤制。

而那些垂釣的人也真是給力,火還沒生起來,便已經有魚上鉤了。這不禁令這幫餓肚子的兄弟士氣大振,一個個全都專注的盯着河面,只等着浮飄一沉,便將肥美的大魚給拉上來。

另一邊,晨䂀則是選了河邊一塊巨石,盤膝而坐,似是在閉目打座修行,此時雖是白天,但依然能夠看到晨䂀身上隱隱散發出來的微弱靈光。幾名男子好奇的圍坐在晨䂀身前,有模似樣的按晨䂀的方法打座,不時的偷瞄晨䂀兩眼,卻是滑稽的很。

看着眼前一派活躍的景象,心中不禁暗歎,若不是因爲穿越到了虛擬世界,加上有魔皇路西法的威脅,這或許應該算是非常令人愉悅的穿越之旅吧。

但此時,衆人卻並不知曉,遠在大海另一方的狙擊手小窩中,一幕爲食物而起的保衛戰也拉開了序幕。

由於在穿越之初,路西法帶走的人都是隨機的,所以剩下的這些人中不光只是狙擊手小窩加上鬼武的人馬,信宇軒的人馬同樣也不在少數。

而未被路西法抓走的宇城主,此時便成爲了這批人馬的首領。在弄明白穿越的事實後,宇城主也未打招呼,帶着信宇軒及邪天大陸的人馬便俏俏退了出去。

由於此時與遊戲時不同,大家都是穿越過來的人類,本應該站在同一戰線上,所以,對於信宇軒衆人的離開,村長sniper也未加阻攔,帶領手下衆兵目送着曾經的敵人消失在城外。

所謂人各有志,sniper村長也不便阻攔,加上剛剛穿越過來,好多事情都急待處理,所以,在信宇軒衆人離開後,sniper村長馬上召集兩大勢力的首腦召開了緊急會議,商議下一步該如何進行。

作者按:好吧,首先是,我失言了!定好的昨天開始恢復連載,但由於昨天是年假後第一天上班,各種忙,沒趕出來,昨天晚上奮鬥了一下,總算是趕出來一章,雖然是趕出來的,但好看就是好看,還望大家繼續支持,我們的第七夢境,第二部連載開始,大戰一觸即發,還等什麼,讓我們跟隨紫靈一起開啓穿越佂途吧! 「高寒,你真的過來送死了!」海王沒有理會高寒的挑釁,在他的眼中,高寒早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高寒嘴角微微翹起,一抹熟悉的邪笑出現在高寒的臉上:「沒錯啊,正是你爹我,來啊,你個不孝子,讓我來看看你的實力到底增長了多少!」

兩個小傢伙在下面咯咯直笑:「真的是父親,名字一樣,模樣和哥哥長的一樣,描述的也跟媽媽說的一模一樣,臉上帶著一抹淫笑!」

高寒聽到了,簡直就想吐血:「什麼,我這頂多也算是壞笑,什麼淫笑啊,還有,這誰家的孩子,能不能管了,咦船長,你過來,告訴我,這是那個孫子的兒子!」

高寒認識這個船的船長,而這個船的船長怎麼可能忘了高寒呢,他怯怯的指了高寒一下:「你的孩子啊!」

「額……」高寒雙眼詫異:「不會吧,我的兩個孩子,即使是出生也應該和我的大兒子一樣,在幾年之後了,而且,他們出生之後,都是七八歲的樣子,怎麼可能是現在這一兩歲的樣子呢?」

聽到高寒終於承認自己就是高寒了,兩個小傢伙喜不自勝,紛紛騰空而起,來到高寒的旁邊,分別坐在高寒的兩個肩頭。

「父親……咯咯咯……」兩個小傢伙異口同聲的說道,隨後咯咯的笑了起來。

高寒的確在這兩個小傢伙的身上感受到骨肉至親,血脈相連的感覺,但是,還是有些不敢確認。

「你們叫什麼,母親分別是誰?」高寒詫異的問道。

「我叫天塵,我娘親是司徒嫣!」天塵一副愁眉道:「父親你也太不負責任了,給我們起了名字之後,就跑出去了。還得讓你兒子我這雙小腿來找你!」

天琳嘿嘿一笑:「父親,我是天琳,是林靜怡的女兒呢,而且,我可是這傢伙的姐姐呢!」

高寒:「額……哦!是嗎,你們兩個小傢伙怎麼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自己出來找我,就不怕這一路上有什麼危險嗎?」

對於這兩個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孩子,高寒已經十分的清楚了,那絕對是啊。要知道,正常的事情是絕對不會在自己的身上發生的。

高寒親熱的將兩個孩子從肩膀上拿下來,抱在自己的懷中:「來來來,讓我好好的看看我的兩個寶貝!」

現在他的心情好極了,這兩個孩子,高寒並沒有打算同麟兒那樣的教育方法,以前嚴厲的教導麟兒,因為麟兒是自己的長子,以後家中有什麼事情。自己不在家,就靠麟兒了。

而這兩個孩子,高寒相信,麟兒會教導好的。

如果說。對這兩個孩子是溺愛的話,那麼對麟兒就是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那個孩子的身上了。

「高寒,你現在享受天倫之樂是不是早一些了,你的這兩個孩子。本座我是要定了!」正當天塵與天琳在高寒的懷中嬉鬧的時候,下面的海王有些忍不住了。

高寒嘴角微微翹起:「怎麼海王,我在海中尋找了你很長時間。希望能夠和你了解這段恩怨,沒想到,你竟然真的長出息了,跑到這裡欺負我的孩子來了?」

聽到高寒那冷冷的話,天琳眼睛一轉:「對對,沒錯,父親,這個老不羞就是在欺負我們,還想將我們手中的奶瓶給拿走呢!」

天塵也是唯恐世界不亂,連連點頭:「而且,還說想要餓我們幾天幾夜的,讓我們永遠都看不到父親你呢!」

這兩個小傢伙居然在高寒的面前告起了黑狀,嘴中不斷的說著海王的壞話,而且,還會無中生有。

下面那個船長臉都綠了,生怕這兩個小惡魔將自己也誣陷一番,那時候,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幸好,這兩個小傢伙似乎並沒有什麼誣陷他的意思,這倒是讓他的心中長長的疏鬆了一口氣。

高寒雙眼一寒:「海王,沒想到你卑鄙到這種程度了,看來,老子今天就得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受虐!」

「高寒,少說大話為妙,這次可沒有狼王來幫助你,即使是我的分身,你都打不過,更別說我的分身了!」海王現在還沒有探查高寒的實力。

在他看來,高寒的實力即使能夠快速的增長,也絕對不會增長的太快。

但是,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高寒雙眼開始變得冰冷無情,面前十三道影子不斷的閃爍,十三刑罰使出現在高寒的面前。

「拜見主人!」十三刑罰使看到高寒之後,紛紛跪下。

空中的風急速的在高寒的兩側飄過,高寒滿頭銀白色的頭髮隨風飄蕩:「你們,監管這艘船,還有,這兩個,就是我的孩兒,也是你們的少主,要聽從他們的命令,將他們給我保護好了!」

「是,屬下等參見兩位少主!」面對高寒的話,幾個人連一絲反抗的心思都沒有,他們已經徹底的臣服高寒了。

「寶貝們,你們跟著十三位叔叔好好的玩耍吧,父親我幫你們報仇去!」說著,手中一托,兩個小傢伙就輕飄飄的落到了甲板上,十三刑罰使也團團的將兩個小傢伙保護起來。

「海王,這麼長時間沒見了,你永遠想不到,我現在是什麼修為!」說著,在高寒的身上還是爆發出強大至極的寒氣,瞬間,這百萬里的海域都被冰封了,連同下面,都延伸到百萬里。

只不過,這百萬里的海域的冰,全部變成了透明的顏色,其中蘊含著高寒的武魂之力,這也是高寒為了防止海王逃走。

自己的真正實力,高寒到現在都不是很清楚,因為,他從來都沒有盡全力一戰過,今天,他便打算全力一戰。

「高寒,這話說的有些大了,你想擊敗我,恐怕還真是……不滅王者境界,而且是一重天,你怎麼可能這麼快……「

海王說到一半,高寒的身上就開始散發出淡淡的氣息,那氣息,海王感受的十分的清晰,正是不滅王者的境界。

他驚恐的看著高寒,渾身的血都涼了,他沒想到,高寒的實力居然提升的這麼快,竟然現在就到達了這種境界。

高寒身影一閃,迅速的出現在海王的身邊,口中淡淡的說道:「那就,讓我來實驗一下,你的實力與狼王到底有什麼差距吧!」

「你和狼王戰鬥過了?」海王心中一驚,要是單論實力的話,他的實力,比起狼王來,還要弱上那麼一分:「你和狼王,到底誰強誰弱?」

高寒微微一笑,用手指了指天上:「在接近長生天最近的地方,紊亂的空間之處,他就被禁錮在那裡,雖然很快就會出來,我相信,即使他出來,也不會這麼快來找我吧!」

海王心中一驚,他懷疑高寒的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若是真的話,那高寒的實力也太可怕了,要知道高寒的才只不過是不滅王者一重天而已。

而他和狼王,那可都是不滅王者二重天巔峰的武者啊,沒想到卻敗在高寒的手上。

「真?吞噬天下!」還望不相信,口中冷冷的說道,他打算,要和高寒一戰,來證明高寒話的真偽性。

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開始不斷的向高寒的身上覆蓋而去,四周的空間,都開始被不斷的吞噬。

被吞噬的空間,消失的一乾二淨,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既然你的力量這麼的強大,那你就試試我的力量,你能不能吞噬!」說著,高寒伸手一揮,無數的寒氣從四面八方開始憑空出現,並且向那些力量包裹而去。

「極致的冰封,無相寒冰!」那強大的力量居然吞噬不了,而是被緊緊的包裹在寒冰之內。

幸虧,整片海域都被冰封住了,才沒有發生這麼大的異動,但是,空中可是沒有這麼幸運了,這方圓百里的空間,都開始不斷的崩碎,方圓萬里的空間,則是出現了大量的空間裂縫。

那崩碎的空間,竟然沒有一絲空間的力量存在於其中了,而是完全的被消滅掉了。

「呼……」四周大面積的天地之力,都開始向這個地方開始聚集,並且不斷的開始修補那些空間,形成了一股極為強大的風。

上面那太風天,都開始破碎了,大片大片的天空,消失的一乾二淨,又一次天地異像出現了。

這是高寒的力量與海王的力量,讓整個天地,都有開始為他們的力量顫抖。

「你若是不想被天地之力懲罰,那咱們還是去長生天最近的地方去吧!」海王有些恐懼的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