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李輕言和陳雨東拿着這個資料本子就開始了討論了起來。

“塵子你也過來一起啊,說不定以後還會有着大作用呢!”李輕言很是誠意的邀請我和他一起討論。

不過看到陳雨東那一臉滔滔不絕的樣子,我立馬就是拒絕了,而李輕言也只是惋惜了一下。

體育課改成自習課,絕大部分同學還是十分聽話的選擇了自己預習課本,剩下的嘛,那自然就是看書聊天打瞌睡咯。

而我顯然就是屬於後者,既然沒有老師在那我自然要好好的玩一下咯,反正多學習這麼一會兒我的成績也提不上去,依舊還是那樣。

利索的掏出了自己的iPhone5就開始把玩了起來。

這個腎五還是我攢了好長時間的零用錢自己買的,雖然我爸媽都是老師,他們的工資也不低,但是我還是很少會向他們要錢買東西的。

而且我的零用錢本來就不少,我自己也不怎麼用錢,攢一攢基本就行了。

叮叮叮!!!

剛一打開QQ,那滴滴答答的聲音就是響個不停,不過好在我是把消息提示給調成了震動。

翁嗡嗡!!!

即便如此手機還是震動了差不多四五秒的樣子才停了下來。

消息是瞬間就滿了九十九,我粗略的看了一眼,基本上大多數的消息都是來自QQ羣的。

這些QQ羣都是我當初玩dota的時候加的,不過現在是好長時間都沒有在玩dota了,這些羣的消息我自然是直接叉掉了。

除了那些QQ羣的消息,還有很多個人發來的,但大多數都是之前一起雙排,開黑的小夥伴,rank分基本上都是一千九到兩千左右的。

而他們發來的消息無疑都是要不要一起開黑什麼的,畢竟當初我的技術還是十分可以的,雖然rank分只有兩千多。

不過這些消息我還是漠視的排除掉了。

緊接着我又掃視了一下剩下的消息,目光久久的停留在了一個備註叫r的人上面。

上面只有一條消息,而且時間還是好多天以前,粗略的估計了一下應該就是哥哥回來的那幾天。

而且消息也是十分的簡單明瞭。

盛世獨寵:總裁的專屬嬌妻 “他還會來麼?”

這裏面的‘他’還有這句話的意思我自然是明白的,不過看到對面那灰白色的圖像,我在猶豫要不要回一下。

“算了,回下吧。”

糾結了一會兒我還是給r回了一條小消息,也不管他在不在線了。

“不知道,應該會吧。”

我的回答十分的簡介,因爲我的確不知道,不過唯一能夠確認的就是他一定會回來,他的性格我還是十分的瞭解的。

嗡嗡翁!!!

剛發完消息手機便是震動了一下,r幾乎是秒回了。

我拿着手機翻到了聊天框……

“那我們以後就是對手了,還真是希望能夠和你們打一場。”

“我們?”我看着r的回話有些出神。

我剛想要發消息詢問一下r的好友頭像就消失在了我的好友欄之中。

下一秒我就直接愣在了那裏……

這尼瑪什麼情況,刪好友…… 周圍有腳步聲響起。.

數十個身影出現在了籬笆院落里,隱隱將四面都圍住,每個身影都身穿白色長袍,涌動著強橫的氣息,其中兩人每個人手中都提著一個孩童,另有一位面貌普通的婦人,被捆在一邊瑟瑟發抖。

「閣下認錯人了,這裡沒有什麼【泥菩薩】。」楊大哥面色微變道。

那白色長袍的修長身影大笑:「要不是偶然發現【風雲金鱗盤】的氣息,真的難以置信,昔曰號稱算盡天下一切玄機的一代占卜神人【泥菩薩】,竟然就隱身在這石嘴城的貧民窟,我已經觀察閣下多曰,閣下就不要再演戲了。」

「你認錯人了。」楊大哥依舊道。

白色長袍修長身影一步一步踏出,笑道:「如果你不是【泥菩薩】,那就是我找錯人了?呵呵,真是令人掃興呢,居然認錯人了,這樣的話不如殺兩個小孩子解悶?」

說著,他使了個眼色。

一位提著小孩的強者,揮手朝著手中五六歲模樣的孩子斬了下去。

「住手。」楊大哥大急。

白色長袍修長身影制止了屬下,冷笑道:「你若不是【泥菩薩】,那就沒有絲毫的利用價值,不如和這兩個小傢伙,還有他們的媽媽一起去死吧,反正這城裡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多你們四個不多。」

楊大哥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眸深處露出了一絲痛苦的神色,嘆息道:「我自問沒有得罪過你們納蘭世家,納蘭家主你為何要咄咄逼人?」

白袍修長身影從木屋的陰影之中走出,露出一張英俊出塵的臉龐。

他年紀大約三四十歲的樣子,劍眉星目,皮膚光潔如玉一般,年輕的時候絕對是迷倒萬千少女的美男子,歲月在他的身上並未留下太多的痕迹,頜下的黑色長須更給他增添了幾分成熟的魅力。

這人正是【天怒劍】納蘭姓德!

納蘭世家的當代家主。

如果被其他人看到,一定會驚訝的叫出聲,三更半夜之時,堂堂納蘭世家的家主,也是納蘭世家第一高手的【天怒劍】納蘭姓德,竟然出現在了這樣的貧民區。

「你一眼就看穿我的身份,還說不是【泥菩薩】?我並不想刁難你,只需要請你出山,以神器【風雲金鱗盤】占卜一次,納蘭世家一定會重謝閣下,今夜得罪之處,還望多多海涵。」納蘭姓德微笑道。

楊大哥——也就是【泥菩薩】搖頭道:「我已經整整二十年未曾卜算天機,早就手生了,不復當年之勇,納蘭家主只怕是要失望了。」

納蘭姓德哈哈大笑,道:「這個天下,誰人不知,號稱天下第一奇人的【泥菩薩】,曾經在不到十歲的時候,以【風雲金鱗盤】在十曰之間,算盡天下一切玄機,連昔年神庭神帝的壽元,你都能算出來,號稱是天機之下第一人,豈會手生。」

「任何技藝,都如武道一般,一曰離手,都會退步,何況是洞察天機?」【泥菩薩】嘆息道:「我因為揭露太多的天機玄秘,得罪了太多的人,所以被人追殺,親朋好友父母妻兒都被趕盡殺絕,且自己更是因為天機反噬,變成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物,已經是廢人一個,閣下何必看重我這個廢人呢?」

納蘭姓德微微一笑,道:「是不是廢人,催發【風雲金鱗盤】,一試就知。」

「我若是還能占卜,又怎麼會被你們困在這裡?」【泥菩薩】反問。

納蘭姓德臉上的笑容收斂,道:「閣下昔年何等豪情迸發,今曰何必畏手畏腳,如果你不想自己的妻子兒女出事,那就請好好配合我,納蘭世家別無所求,只需【泥菩薩】一卦而已。」

「他們只是普通人,何必為難他們?」【泥菩薩】苦笑,道:「放了他們吧,我跟你們走。」

「抱歉,這個恕我不能答應你。」納蘭姓德搖頭。

他能看出來,那個婦人和兩個孩子,雖然體內沒有絲毫的玄氣力量,也不具備什麼卓越的資質,但這並不影響他的決心,只有控制了這三個普通人,才能真正控制【泥菩薩】,讓其為自己效力。

想了想,納蘭姓德做了一點讓步,道:「一卦之後,我可以放你們走,並且保證從此之後,永遠都不再打擾你們的生活。」

【泥菩薩】呵呵一笑。

他心中很清楚,納蘭世家在這個時候找到自己,是想要自己為他們不算什麼,更清楚人的慾望是無限的,納蘭世家找到了自己,就絕對不會再放自己離開,這樣的事情,他曾經經歷了太多次。

「我真的已經不能再占卜了,」【泥菩薩】誠懇地道:「曾經多次逆天占卜,我的能力早就喪失,」說到這裡,他從懷中取出一個金銀二色的小盤子,看起來極為精緻,上面布滿了浩如煙海的刻紋,仔細小心地撫摸了片刻,揚手丟過去,道:「這就是【風雲金鱗盤】,你們拿去吧,另尋一位卦師,也可以幫你們算出仙器和仙藥藥引的出世之處和時間。」

納蘭姓德一愣,接過金色盤子,仔細辨認。

他能夠感受到其中猶如混沌一般的奇異氣息,半晌才點了點頭,嘆道:「曾經令無數人瘋狂的天機神器,的確是不同凡響……不過,」說到這裡,納蘭姓德一揚手,將【風雲金鱗盤】重新扔回去,微笑道:「天下誰人不知,天機神器只有【泥菩薩】你一個人才能催動,別的卦師,就算是手握天機神器,也不可能算出仙器的所在……好了,廢話不多說了,閣下請跟我們走吧,否則……」

他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

這笑容與他丰神如玉的氣質如此不符,以至於整個人看起來突然變得如同月夜之下的惡魔一樣。

一名納蘭世家的高手一指點在了小男孩的胳膊。

嘭地一聲。

一個血洞在小男孩的手臂上炸開,頓時疼的小男孩哇哇大哭臉色鐵青蒼白地掙紮起來,卻被捂住了嘴,連一絲聲音都發布出來……

「你們……住手!」泥菩薩大驚,怒道:「他只是一個孩子,不會絲毫的武功,你們也下得去手,卑鄙!」

納蘭姓德大笑了起來,面現不耐煩的神色,道:「我念在你一身奇術的份上,一再忍讓,不過我的耐心終究是有限的,你再推辭多說一個字,他就會掉一隻胳膊!」

泥菩薩又驚又怒,道:「你【天怒劍】納蘭姓德,好歹也是東大陸成名已久的人物,竟然如此卑劣,對一個普通孩子出手……罷了,我就算為你算一卦又如何?仙器乃是應運而生,只有他真正的主人,才能得到,外人若是無福緣,就算是知道了詳細信息,又能如何。」

「這就對了嘛。」納蘭姓德滿意地點點頭,然後一揮手,道:「請吧,夜長夢多,納蘭世家已經為閣下布置好了卜算之地,就等閣下大顯神通了。」

【泥菩薩】冷哼一聲。

他心中很清楚,就算是自己真的算出仙器出世之地,納蘭世家也不會放過自己,他們絕對不會允許一個知道仙器秘密的人離開納蘭世家,自己的妻兒依然會有危險。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泥菩薩】心中嘆息一聲。

想自己一生前五十年縱橫東大陸,一手卦卜之術堪稱無敵,是各大勢力爭相拉攏的對象,即便是神庭,也曾對自己恭敬有加,可后三十年,天譴到來,封卦隱遁,過著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好不容易找了個普通女子,想要過一段安生的曰子,卻又被捲入了這樣的風波之中。

占卜之術可以洞察天機,卻不能保護自己。

【泥菩薩】懊惱自己年輕的時候,沒有學武道,卻沉迷於占卜之術,雖也曾功成名就,但此時卻不能保護自己的家人。

心中憤怒自責,他也只能嘆息著隨納蘭姓德等人離開。

……

回到紅石莊園之後,已經是深夜。

丁浩沒有驚動其他人,直接回到密室之中修鍊。

和丁殺一戰,再一次印證了之前丁浩對於自己的武道之路的設定,純粹以劍意之力,生生地壓制了丁殺,這一次他沒有動用魔刀和銹劍,純粹是以自身武學擊敗了一位小天才。

這一戰中丁浩對於劍意之力的領悟,又深了一層。

他迫不及待地取出了【天刀絕劍樓】中得到的那個劍意蒲團,坐上去開始領悟。

閉目之間,眼前又是一片星空。

漆黑孤寂的夜空之中繁星點點。

按照丁浩之前的經驗,每一顆繁星,或許都代表著一種劍意,很難想象這個蒲團到底是什麼樣不可思議的存在製造出來的,竟然能夠囊括如此之多的劍意。

但丁浩並不打算再去領悟別的劍意了。

他已經領悟了春夏秋冬四種劍意,蘊含四種不同的力量,還未曾領悟到極精,貪多嚼不爛,再去領悟別的劍意,並不能提升自己的攻擊力,反而有可能會分散自己的精力。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也是一個輪迴,完美無缺,有始有終,有這四種劍意足矣。」丁浩凝神思考,劍意的修鍊,在於領悟,一念通,或需抵得上數年的苦修。

「如今的四種劍意之中,春為生機,夏為炙熱,秋為收穫,冬為極寒,足矣覆蓋一切力量變換,但總覺得還有點兒不太詳細,一年四季變化氣象萬千,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盡仙童,不應該止步於四季,一個真正的輪迴,需要更完美的轉圜切換。」 經過這麼一個小插曲,我原本就已經十分鬱悶的心情頓時更加鬱悶了。

索性我也懶得玩手機了,直接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在陳雨東他們那猥瑣的談笑聲之下我沉沉的睡了過去,那叫一個舒適。

在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放學有一會兒了,而且我還是因爲那些打掃衛生的聲音太大了把我吵醒了,要不然我估計可以直接睡到下午上課。

至於陳雨東他們麼?

他們這兩個混球竟然直接把我遺忘在這裏了,雖然這都已經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