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百里澤拿出了一件大殺器,極有可能是殘缺的道器。」劍神葉孤獨緊張道。

一聽劍神葉孤獨這麼說,噬月妖狼向後退了幾步,繼續開始了新一輪的吐納。

嘭!

終於,隨著一聲悶響落下,劍神葉孤獨口中所說的大殺器落到了地上。

「大殺器?」天心謠也泛起了嘀咕,她根本沒有感應到殺器的存在。

貌似百里澤身上能夠被定位殺器的,除了天火神爐外,就屬那柄八荒劍了。

等天心謠定睛去看時,差點一頭扎在地上。

什麼狗屁大殺器?

原來就是一口大黑鍋。

何嘗這小子還真要活燉了噬月妖狼?

「跳進去。」百里澤指著地上的噬月妖狼,霸氣道,「整天吃獅子頭有點膩了,現在也該換換口味了。」

百里澤這話一出,嚇得黃金獅子急忙鑽到了聖后的身後。

此刻,聖后正坐在一輛龍輦上,拉車的正是一頭黃金獅子。

聖后玉手一緊,抓得龍椅『咔咔』直響,就像手指甲在黑板上劃過一樣。

「該死!」聖后玉臉一寒,這小子實在可惡。

聖后能不氣嘛!

她就來自黃金族,體內流著黃金九頭獅無比高貴的血魂。

在聖后的眼裡,黃金九頭獅是高貴不可侵犯的。

「嗚!」噬月妖狼長嘯一聲,張口吐出了一團白色氣團。

那氣團就像蘑菇雲一樣,朝百里澤攻了過去。

寒冷的氣息傳來,整個巫殿前都結出了一層層的冰晶。

那些冰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撒,幾乎所有修士都被太陰之力凍成了冰雕。

只要噬月妖狼願意,它可以瞬間殺死所有被太陰之力凍成冰晶的人。

但噬月妖狼的主要目標是百里澤,它也不想看著新建立起來的巫教被它一口氣給毀了。

吞雲吐霧絕對是一門殺傷力極強的神通。

當年噬月族老祖施展神門神通時,百萬疆域直接被凍成了冰晶。

哪怕事神人,也都被一口氣給吹死了。

「哈哈,小子,你死定了。」噬月妖狼狂笑了一聲,只見漫天白霧落下,將百里澤給吞噬了。

坐在太師椅上的南宮媚也是心下一緊,擔憂道:「易大師,你看百里澤能躲過這一擊嗎?」

如果百里澤要躲的話會很容易,只要他利用『補天法紋』將縮地成寸催動到極致,就可以躲過噬月妖狼的攻擊。

「可以,那得看他願意不願意。」易大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了噬月妖狼。

吞雲吐霧,這絕對是一門了不得的神通。

所有修士都流露出了貪婪的表情,但易大師卻沒有。

易大師本就是智者,他是對這種神通感興趣,但卻不會去修鍊這種神通。

感興趣跟修鍊是兩碼事。

易大師在意的是,百里澤怎麼化解這種攻擊。

「哈哈,也只有本神才能製得住你。」噬月妖狼狂笑了一聲,大搖大擺的朝蘑菇雲中的百里澤走去。

噬月妖狼每走一步,地面上的冰晶就會加厚一層。

隨著噬月妖狼的逼近,所有修士都屏住了呼吸。

「死了?」見那團蘑菇雲沒有反應,木鎮獄嘀咕了一聲,同時舒了口氣。

木鎮獄可是紫霄山山主的親侄子,又是雷木神體,他怎麼甘心被百里澤虐呢?

跟在百里澤身邊的日子,木鎮獄被虐得老慘了,比孫子還孫子。

「死了好。」血陽神子冷道,「算百里澤運氣好,要是我出手,一定讓他屍骨無存。」

「又吹上了?」木鎮獄白了血陽神子,無語道,「閻九陽,你除了馬後炮外,你還會幹什麼?」

血陽神子瞥了木鎮獄一眼,臉上同樣多了幾道殺意。

這木鎮獄實在是該死。

木鎮獄不知道,此時的血陽神子已經對他動了殺意。

「就這麼死了?」劍神葉孤獨有點不信,他化形成了人身,立在巫殿前,冷冷的看著不遠處的白色蘑菇雲。

原本已經化為冰晶的蘑菇雲,突然間裂了開來,又重新化為了太陰之力。

嗚嗚嗚!

突然,狂風四起,百里澤身後出現了一副星辰陣圖。

「妖狼,我說今天要燉你,就一定會燉了你。」百里澤雙手舞動,他掌心像是有了吸力一樣,將那些冰晶吸了進去。

浩瀚的太陰之力沿著百里澤的肉身行走了一個周天,最後在他的掌心匯聚。

「斗轉星移?」噬月妖狼抬頭看了一下天空,發現日月都顛倒了,就像幻覺一樣。

誰都沒有想都,百里澤將斗轉星移修鍊到了這個地步。

「小心!」劍神葉孤獨心下也是一緊,只見一道劍光落下,就像流星一樣射向了百里澤的胸口。

「雕蟲小技。」百里澤雙手抱圓,在他的掌心間出現了陰陽魚,就像太極圖紋一樣。

哄!

帝國總裁抱一抱 劍神葉孤獨的劍道法身直接被定格在了空中,再難向前一寸。

「妖狼,我還得謝謝你,要不是你施展吞雲吐霧,我還殺不掉葉孤獨。」百里澤雙手化爪,直接將劍神葉孤獨的法身給碾碎了。

「好濃郁的劍氣呀。」百里澤吸了口氣,直接將粉碎的劍氣煉化了。

劍神葉孤獨修鍊的是劍道法身,這種法身蘊含著濃郁的庚金之氣。

在煉化了葉孤獨的法身後,百里澤急忙運轉九轉金身。

噌噌……噌噌!

耀眼的劍芒射出,演變成了一條條的黃金巨龍。

葉孤獨很不甘心,他並不是心疼這具法身,而是不想死在一個無名小卒的手上。

「百里澤,你敢!」劍神葉孤獨凄厲的慘叫了一聲,他不甘心就這麼被吞噬掉。

可百里澤修鍊了吞龍術,他一張口,就將那些龍形劍氣吞噬了。

「哈哈,我的九轉金身終於突破到了六轉。」百里澤的頭髮都漂了起來,他的一雙銀色眼瞳逐漸變成了紅色,就像鮮血一樣。

那種鮮紅看起來有點瘮人,光血芒就射出了幾十米遠。

還有百里澤身後的鯤鵬魔翼越來越凝練。

「他怎麼了?」南宮媚心下一顫,緊張道,「易大師,百里澤出什麼事了?他的眼睛怎麼那麼可怕?」

「這是化魔的徵兆。」易大師臉色也是一變,他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如此霸道的魔血。

百里澤融合了饕餮血魂,之後又煉化了鯤鵬真血。

如果百里澤再煉化檮杌血魂、混沌血魂以及窮奇血魂,他絕對會成為史上第一大魔神。

可惜的是,百里澤體內還有著狻猊血魂,正是因為這種血魂的存在,百里澤才會變得這麼狂躁。

尤其是百里澤體內的神胎,隨時都有破裂的可能。

「死!」百里澤爆喝一聲,一個龍爪手鎖住了噬月妖狼的法身。

「你……你想幹什麼?」噬月妖狼聲音有點急促,但卻掙脫不開百里澤的鎖龍手。

「我要燉了你!」百里澤臉上流動著血色氣勁,那些血色氣勁都將他的皮膚刺穿了。

越來越多的血色氣勁冒出,似乎已經不受控制了。

「哼,這就是真神的力量?」百里澤哼了一聲,一拳頭轟碎了噬月妖狼的狼頭。

百里澤提著噬月妖狼的半個狼身,一步步朝應龍走了過去。

此時,那些爭奪神通種子的修士都停了下來,齊齊向後退去。

化魔后的百里澤,實力強得可怕。

「燭九剎,你不是想殺我嗎?」百里澤右掌發力,將噬月妖狼的法身給捏碎了。

濃郁的太陰之力湧出,百里澤張嘴一吸,便將噬月妖狼給煉化了。

「沒……沒有。」燭九剎有點虛了,他手裡的『日月弓』開始了顫抖,似乎很怕百里澤身上的氣息。

此刻,長弓逝水也停下了攻擊,他抬頭看了百里澤一眼,暗暗皺緊了眉頭。

「你本尊是燭龍?」百里澤看著燭九剎說道。

神箭侯燭九剎一愣,輕輕點頭道:「是……是。」

「很好。」百里澤的身形再次一閃,他一拳轟出,直接打穿了燭九剎的胸口。

出手霸道!

就連燭九剎也沒有想到百里澤會這麼果斷,這一拳下去,燭九剎這具法身幾乎不能復原了。

恐怖的魔氣在燭九剎體內開始了亂竄,並且發出了『嘭,嘭』的聲音。

「回去告訴的本尊,讓他洗乾淨等著我。」百里澤呲牙道,「我還沒吃過燭龍肉呢?」

「什麼?!」燭九剎捂著胸口,氣得臉色蒼白無比。

羞辱!

東洲排名第二的至尊侯,難道就這麼灰溜溜的回去?

燭九剎不甘心,如果死在長弓逝水的手裡也好,最起碼不用受百里澤的羞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