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沒有時間聽你廢話,如果說你要和我說話的話,那麼我們明天再說,實在不行的話,那麼可以找個時間說。”唐影沒有理會張天霸的話,繼續地道:“今天晚上是我們班主任的晚自習,我不想因爲你而遲到,因爲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如果說你非要纏着我不放的話,那麼我還真的會像主人打狗一樣的打着你們!”

唐影說的這些話,聽在了張天霸的耳朵裏還真的是覺得很生氣,因爲他從小到大都沒有人敢和自己這麼說話,今天既然是聽見了一個自己的‘仇人’說出這樣的話來,還真的是覺得不舒服。

不過張天霸此刻又是在想着,如果自己讓他走的話,那麼自己今天下午設計的這個計劃可以說是完全的破滅了,但是如果說張天霸不讓唐影走的話,那麼他還真的是會成爲唐影口中的‘主人打狗’的形勢這樣了。

不過,在張天霸再三思考了之後,還真的是覺得如果讓唐影走了的話,那麼他的這個計劃還真的是破滅了,所以這個時候張天霸想着,不能夠讓唐影走。

雖然說唐影很強大,但是張天霸這麼久以來都是沒有出現在唐影的身邊的,這一次張天霸是完全的做好了準備纔會找到唐影的,如果說唐影走了的話,那麼自己今天所做的也一切還真的是破滅了。

俗話說得好,機不再失,失不再來。張天霸現在心中想着的就是這個問題。

“想走?可沒有那麼容易的,我今天倒是要看看,到底是會成爲那條狗!!!”張天霸的語氣越來越重,怒道:“你們兩個,給我上!!!”

張天霸的話音一落,他的那兩個小弟就立刻的衝向了唐影這邊來,而唐影身邊的劉梓涵,也是向着唐影的身體那邊靠得更加近了一些,因爲她害怕。

不過唐影可又是那麼好對付的麼?當然不可能,唐影這個時候看着他們倆衝向自己的速度就覺得有些可笑,不過即使是可笑,唐影還是認爲,他們兩個還真的是成爲了張天霸的兩條走狗。

“靠近我!”唐影對着身邊依偎在他身上的劉梓涵說道。

唐影在說了這句話的時候,身體可以說是立刻的向着他們兩個衝去,他們兩個在看着唐影一瞬間就到了自己的面前了,不禁愣了一會兒,但是也就是在他們發愣的那一會兒,唐影是控制住了他們手上的刀具的,左手拿起刀具就是向着他們的後面一扔。

之後唐影看了看他們還在發愣,不禁覺得他們的反應力還真的是很差,差到了極點了,雖然說唐影能夠快速的將他們兩個剛掉,但是這個時候唐影想了想還是不要那麼做了吧,畢竟他們也還是學生去了。

雖然說現在的他也是學生,但是如果說老師知道了這件事情的話,那麼唐影可還真的是會吃不了兜着走的,所以這個時候的唐影還是想了想,只要是輕輕的教訓他們一下就好了,他們也是無辜的,如果說要真的把他們打一頓揍一頓的話,唐影倒還覺得侮辱了他的風格。

這個時候的唐影雙臂青筋一爆,就連在唐影身邊的劉梓涵也是感受到了唐影的身體給她帶來的那種強悍,不過即使是強悍,劉梓涵這個時候也還是不能夠離開唐影半步的,因爲身後畢竟是有着一個張天霸在那裏的。

如果說劉梓涵離開了唐影的話,那麼唐影還真的是覺得劉梓涵進入了虎口了。

唐影拽緊雙拳,向着他們兩個的胸口處一衝拳,他們兩個就情不自禁的向着後面倒去了,雖然說他們這個時候回過了神,但是這個時候的他們已經是被唐影打了出去了。

唐影的能力可以說是這一次讓他們見識到了唐影的強悍之處了,不過對於張天霸來說,張天霸會認爲他的那兩個小弟真的是很沒有用,不是說他們人沒有用,是說他們兩個的發愣時間也太長了一點兒了吧。

張天霸這個時候看着唐影向着自己走了過來,跟着走過來的還有劉梓涵,唐影的怒火現在還沒有消去,雖然說唐影能夠很快的解決掉張天霸這個人,但是唐影還是很佩服張天霸的毅力的,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了,張天霸也還是沒有對唐影感到震撼,唐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震撼之處不夠強大怎麼的,但是在唐影看來,如果他還要向着張天霸打去的話,那麼就會真的過火了一些。

畢竟張天霸身後的勢力是讓唐影覺得頭疼的,如果說唐影把張天霸不小心打傷了,那麼唐影會認爲,自己肯定是躲不了社會上那些人的追殺的。

“記住,以後要找我打架,記得給我找個難對付一些的,這樣的人在我的眼裏,還真的是成爲了走狗!”唐影左手指着身後的那兩個張天霸的小弟,繼續地道:“還有,她是我的人,如果說你真的要動她的話,那麼你可以想象一下你的後果會是什麼樣的,我不管你是不是黑社會老大的小弟還是什麼,只要是觸碰到了我的極限,那麼你們將會面臨的是一場死亡的來臨!!!” 張天霸聽着唐影說的話,雖然說是有些害怕的,但是他張天霸從小到大又怕過誰?即使是面前來了一個巨人,張天霸還是在想着他也不能夠拿自己怎麼地。

唐影的話語,也是說的非常明白的了,但是這個時候看着張天霸一臉不在乎的樣子,唐影還真的是認爲張天霸這小子有些太看得起自己了。如果說剛纔不是唐影沒有把張天霸的那兩個小弟打的重一些,張天霸估計還會認爲唐影也就是隻有這麼點能耐而已。

所以這個時候的張天霸也還是在認爲着,唐影也就只有那點兒武功能夠和他對抗了,如果他請來一個等級比唐影還要高上一些的修煉者來,那麼張天霸還是在想着,唐影到底能不能夠抵制得住。

如果說抵制不住的話,那麼張天霸也是會找兩個等級比較低的修煉者來和唐影對抗,但是如果唐影抵抗得住的話,那麼張天霸還是認爲,就不要再去找修煉者了。因爲那個修煉者已經是和唐影可以抗衡的,那麼他這個好心人也是沒有必要再繼續的花錢去請人了。

畢竟以現在的市場上面來看,要想請到修煉者,是分了很多種付費方式的。

就比如請到的是黃階高手的話,那麼付費是最低的一個層次,但是如果要請一個玄階高手的話,那麼在黃階高手的價格上再加百分之二十的成本費在裏面的,如果說是最後完成了任務的話,那麼也還是能夠在完成的任務裏面分百分之三十的收益的,所以如果說是要請到玄階高手的話,那麼是有着很大的利益方面的問題的。

而玄階高手和黃階高手的價格也就是在於最後完成了事情之後能夠收到提成和利益的分成的,所以許多人在請修煉者的時候,都是會請一些黃階高手,而不是玄階高手,因爲玄階高手實在是太有着多的提成可以拿到了,所以許多購買者寧願自己多請一些黃階高手,也不願意去請一些玄階高手的。

至於地階高手和天階高手,在修煉者商品市場裏面是沒有出現過的,所以有的時候想要請上一個地階高手和天階高手,那是完全的很困難的,而購買者也是清楚地階和天階的高手他們都是請不起的,所以就從來都不會問老闆有沒有地階高手和天階高手這樣的話題的。

他們也是清楚如果市場裏面真的是有地階高手和天階高手的話,那麼這個市場也不是會叫做修煉者市場了。

所以這個時候張天霸就在想着,等下一次,自己是一定要去修煉者市場裏面逛一逛,順便再請幾個修煉者來自己的身邊保護自己,到時候的話,那麼張天霸就不會再繼續的怕着唐影了。

“她是你的人,她同意了沒有?”張天霸冷笑了一聲,突然地道:“如果說她同意了的話,那麼你說出這樣的話來是完全可以的,但是你要明白,這是在她沒有同意的情況下面說出來的,如果說你真的是得到了她的同意的話,那麼你說這樣的話還是我還是能夠理解的。”

“呵呵,她有沒有同意我這樣說,好像並不關你什麼事情吧?”唐影苦笑了一下,然後道:“我現在是要讓你以後不要在繼續的騷擾她就行了,而不是在和你繼續地研究這個話題!”

唐影說話的語氣這個時候也是越來越厲害了起來,雖然說唐影不願意這樣子,但是這個時候唐影看了看自己的手錶,離上晚自習的時間還只有不到五分鐘了,如果說這個時候他還沒有回到班上去的話,那麼等到了還剩下一分鐘的時候唐影可就真的來不及了。

雖然說唐影有着瞬移這樣的技能可以使用,但是這裏畢竟是公衆場合,如果說唐影在公衆場合使用出那樣的技能的話,那麼唐影認爲,自己肯定是會被其他同學們當成是怪物來看的。

“我也沒有再和你研究這個話題啊!我只是看着你和劉梓涵走在一起有着很強的反感而已,知不知道什麼叫做觸碰人的底線的話,那麼那個人可是會不顧一切的爭奪自己想要的東西的?”張天霸看着唐影焦急的表情實在是覺得很可笑,但是這個時候如果還不激發唐影的話,那麼張天霸的時間可是沒有多少了的。

唐影是很清楚張天霸現在是在和他耗時間,但是這個時候身邊又有着一個劉梓涵在,所以這個時候唐影也不能夠拿出一些讓劉梓涵覺得可怕的事情出來的,所以這時的唐影也就只能是看着張天霸這個人到底是想要玩出一個什麼樣的花樣出來。

唐影倒是要看看,張天霸的這個花樣能不能夠壓制住他!

“我,我是唐影的人,張天霸,以後請你要搞清楚,雖然說以前的你很喜歡我,我也沒有喜歡的人,但是現在我已經是有喜歡的人了,所以以後請你不要再繼續的騷擾我。”劉梓涵這個時候突然地說道。

在她看着唐影和張天霸之間說的話之後,劉梓涵也是立刻的想清楚了這一點兒,因爲畢竟是這也是劉梓涵一直想要對唐影說出來的話,如果說這個時候還不說的話,那麼豈不是會被張天霸這個人給笑死,所以劉梓涵在思考了過後,還是覺得把這件事情說出來爲好。

“梓涵,你確定你喜歡的是唐影?”張天霸有些不相信劉梓涵說的話,於是道:“你可要知道,唐影現在可是楊夢穎的貼身保鏢,是給楊夢穎打工的,難道說你願意喜歡一個打工仔也不願意喜歡一個有錢的人麼?”

“張天霸,我已經和你說過多少次了,我喜歡的不是錢,我喜歡的是人,我不想因爲我和唐影在錢之間而吵架。”劉梓涵解釋道:“你應該也清楚,我是不會爲了錢財這個東西來取代我的一身的。所以,儘管現在的唐影還是一個貼身保鏢,但是在我的眼裏看來,唐影是我喜歡的男人。所以,以後還是請你不要再繼續的打擾我的生活。”

唐影很驚訝劉梓涵爲什麼要這麼說,雖然說唐影是清楚劉梓涵是有這樣一些喜歡自己的,但是也沒有必要爲了這樣的一件事情而中了他人的圈套啊!難道說這麼明顯的圈套劉梓涵都還看不出來麼?張天霸現在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在爲了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好,那既然是這樣的話,我也不好意思在打擾你們的生活了,你們可以走了。”張天霸點了點頭,然後道:“但是,唐影,你可一定要給我記住了,我們倆的事情,還沒有結束,我雖然說是可以答應劉梓涵以後不再打擾她,但是我想要說的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不會因爲這件事情就這麼的結束了,所以,請你不要把劉梓涵的這件事情和你的事情搭在一起!”

“這個我當然清楚,以前的你不是經常被我教訓的麼?”唐影點頭道:“所以你們也自然是會把那些事情記在心裏面的,放心好了,我從來都是一人做事一人當,只要是不做我在乎的人的事情,那麼我們還是能夠繼續的對戰的!”

“希望你能夠履行你自己的承諾!”張天霸淡淡地道。

“走吧,梓涵我們回教室上晚自習。”唐影點了點頭,看了一下身邊的劉梓涵說道。

“嗯。”劉梓涵點頭應了一聲。

而就在唐影和劉梓涵走了之後,張天霸一個人默默地站在了小亭子裏望着天空中的繁星,心裏不知道在想着一些什麼。

“老大,不用傷心,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想開點!”這個時候陳宇和張形兩人也是來到了亭子裏面,看着張天霸一個人在亭子裏面望着天空,陳宇道。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有沒有錄音?”張天霸望着天空,嘆了一口氣兒,搖頭道。

對於今天劉梓涵剛纔和他說的話,是完全的打擊到了張天霸的心的,因爲劉梓涵畢竟是張天霸喜歡的人,看着喜歡的人對自己說出那樣的話來,換做是誰,誰都不會高興。

不過這個時候張天霸有還真的是沒有一點兒辦法,雖然說張天霸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但是劉梓涵剛纔已經是和自己說得清清楚楚的了,所以這個時候即使是張天霸再想要劉梓涵回到自己的身邊來也是不可能的了。

張天霸是一個分得清楚討厭與不討厭的人,而就在劉梓涵對着他說出了那樣的話來,張天霸也是在想着,自己以後還真的是不能夠在她的面前出現了,因爲剛纔的他已經是和自己說的很清楚了,如果說以後他還出現在劉梓涵的面前騷擾她的話,那麼張天霸還真的是成爲了一個非常討厭的人了。

張天霸可是不想要自己擁有着這樣的一個名譽的。

“放心吧老大,在我們一來操場之前就已經是把手機錄起了音的,所以那個時候即使是唐影把我們打飛了,我們也還是能夠錄音的。”陳宇這個時候點了點頭,從褲袋裏拿出了手機說道。 陳宇和張形兩人,也是在這之前做了很多次實踐的,畢竟唐影的攻擊力他們可是見識過了的,如果說他們在做着這一次事情的時候還不能夠注意到一些細節的話,那麼還真的是會成爲了張天霸之前說的愚昧之人了。

他們也是知道張天霸再設置這一次的計劃當中花了很大的精力的,但是他們不能夠阻礙的是,事情都已經是過去了這麼久了張天霸還一直對唐影這件事情感到很不滿意。

雖然說張天霸以後不能夠去打擾劉梓涵了,但是張天霸這一次的錄音可是完全的把他們在場的每一個人的聲音都錄在了這個是手機上,如果說把這些內容給楊夢穎聽了的話,那麼張天霸在想着,楊夢穎肯定是會大發雷霆,罵唐影一頓的。

雖然罵唐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當時看在了張天霸的眼裏,唐影被罵,那是他最開心的事情,也是他的最終目的,這一次他突然出現在了唐影和劉梓涵的身邊,也是瞭解到了唐影和劉梓涵他們每週六下午放學的時間都會在操場上的小亭子裏面補習功課。

所以張天霸看着唐影和劉梓涵每一個禮拜六都會在這裏,於是張天霸就在想着,自己也終於是等到了一個好的機會了,如果說這個時候張天霸還不把握住這一次的機會的話,那麼真的就是機不再失失不再來來。

“不過,老大,我們已經是錄好音了,那麼現在該怎麼給楊夢穎聽呢?”張形這個時候看着陳宇的手機,說道:“楊夢穎可是從來都不會理會我們這些人的,她的性格說起來有的時候還真的是給人一種大小姐的性格,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她好!”

“說什麼呢?”張天霸指責道:“楊夢穎起碼還是我們學校裏的四大校花之首,如果說這一次楊夢穎真的是聽見了這段錄音的話,那麼我想,唐影肯定是會要被楊夢穎這個人罵一頓的,到了那個時候,哼哼!他唐影還想要和我對抗?簡直就是笑話!!!”

“是的是的,老大,只要是把這段錄音傳到了楊夢穎的耳朵裏,那麼我想,楊夢穎肯定是會很生氣很生氣的!”陳宇這個時候點頭道:“到時候唐影沒有了楊夢穎楊家的庇護,那麼我想,你想要幹掉唐影,還真的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對了,老大,只要是你把唐影幹掉的話,那麼我想劉梓涵也還是會接受你的,畢竟那個時候唐影幹掉了沒有了唐影劉梓涵肯定是會很傷心的,如果說劉梓涵傷心的話,你在這個時候上前安慰她的話,那麼我想,劉梓涵也肯定是會答應你的。”張興這個時候提議道。

“呵呵,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要怎麼的才能夠把這段錄音傳到楊夢穎的耳朵裏面再做打算,不是在這裏做着你們的春秋大美夢!!!”張天霸苦笑了一下,然後道。

“老大,我看不如這樣吧,找鍾帆出手,我想他一定是能夠把這段錄音帶到楊夢穎的身邊的,你說怎麼樣?” 艦載特重兵 陳宇想了想,於是道:“畢竟鍾帆可是和楊夢穎在一個班上的,如果讓他給楊夢穎的話,那麼楊夢穎還是能夠聽見這段錄音的。”

雖然說陳宇的這個辦法很麻煩,但是這個時候也只能夠是想出這麼一個辦法來了,也就是隻有這個辦法才能夠讓楊夢穎能夠更快的聽見這段錄音。

剛纔劉梓涵和唐影還有張天霸說的話已經是完全的錄在了這個手機裏了,如果說楊夢穎聽見了的話,那麼陳宇他會想,楊夢穎肯定是會在第一時間暴走。

雖然他沒有見到過楊夢穎暴走的樣子是什麼樣的,但是有的時候對於陳宇這樣的花癡來說,無聊的時候也還是會想起楊夢穎暴走的狀態是什麼樣子的。這時的陳宇想了想楊夢穎暴走的狀態就覺得有些好笑。

畢竟楊夢穎可是四大校花之首去了,也是四大校花當中最有錢的一個,放在他們哪一個男生的眼裏,也都是想要去和楊夢穎套近乎的。

“是啊是啊,老大,我們可以利用鍾帆的這個關係,把這段錄音給她聽的。”張形隨即地道:“畢竟鍾帆的目的也是和你一樣的,只要是把唐影幹掉了,那麼你們兩個人不管是誰都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了。”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你們看最近鍾帆見了唐影都像是躲貓貓似的躲着唐影,看着他那個模樣啊,我也還真的是有些佩服他。”張天霸點了點頭,繼續地道:“畢竟他也算得上是皖江市的一個風雲人物啊,既然會被一個無名小卒給打成這個樣子,我還倒真的是覺得用鍾帆的話,還是有些棘手。”

“哎呀,老大,我們叫鍾帆是去給楊夢穎聽錄音的,又不是讓他找唐影的麻煩,而且就算這件事情在楊夢穎看來,也算不上關唐影什麼事情吧!”陳宇解釋道:“況且唐影一般客都不會在乎這些事情的,就算是知道了,鍾帆也沒有惹到他不是?”

“那好吧,我晚上找鍾帆看看,看看他能不能夠幫助我們,如果說他樂意幫助我們的話,那麼我們就開始下一步計劃的實施,實在是不行的話,那麼我們就還是按照以前指定的那種方案實行,怎麼樣?”張天霸點了點頭,淡淡地道。

“嗯,可以的,只要是楊夢穎聽了這段錄音的話,那麼我們就開始實施我們下一步的計劃。”張形點頭道。

對於這一次的這個任務,張天霸和張形以及陳宇都是出了很大的力來製造這樣的一個計劃的,而現在他們又看着劉梓涵中了他們的計了,那麼他們還想着,真的是一個天真可愛的女孩子,連這樣的一個計劃都看不出來。

張天霸也是在想着,如果說唐影真的是被楊夢穎罵了一頓的話,那麼楊夢穎會不會讓唐影從此消失在她的面前?

不過想了想之後,還是覺得沒有那個可能性的,對於楊夢穎的爲人,張天霸也是從校園貼吧上面瞭解到了這一點兒的,雖然說不是很全面,但是在張天霸看來,自己已經是瞭解了大概的話,還是對自己有着一些幫助的。

唐影和劉梓涵兩人很快的就回到了各自的班上,唐影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的時候,就看見了有着一袋子盒飯放在了自己的課桌上的,不用唐影去想,他也是知道這個是誰送過來的。

看了看楊夢穎的座位,發現楊夢穎這個時候也是在看着自己的,雖然說楊夢穎在看着唐影的時候唐影不會覺得很奇怪,但是這個時候楊夢穎在看着唐影的臉色的確是有些古怪的,唐影不知道楊夢穎是不是對自己晚回來了幾分鐘有了一些意見了?

不過就在唐影想了想之後,還是覺得這樣的可能性會比較的大,因爲畢竟自己是說了六點半就一定會回教室的,但是這個時候已經是到了六點三十九分了,所以楊夢穎纔會看着唐影的眼神有着一些嚴肅。

不過唐影也是不想要這樣的,只是在路上面遇見了張天霸等人才耽誤了時間的,如果說張天霸他們沒有出現的話,那麼唐影現在也已經是吃完了飯開始準備上晚自習了的。

看着楊夢穎還是一直在看着自己,唐影對着楊夢穎做了一個很無奈地表情,表示晚上回去再和楊夢穎解釋這件事情。於是唐影也就是開始吃起了飯來了。

因爲唐影現在還不吃飯的話,那麼唐影還真的是沒有時間吃飯了,畢竟等到班主任餘老師進來了之後,那麼整個班上的同學也都是會老老實實的拿出課本安靜下來的。

……

“楊夢穎,給你聽一段錄音。”鍾帆下課之後,就向着楊夢穎的課桌邊走了過去,隨即給了一個手機給她,道。

“什麼錄音?不聽!沒空!”楊夢穎一聽是鍾帆找她,她就有些覺得煩惱,不想要與鍾帆這個人說話,所以她說話的語氣也是很果斷的,果斷地道。

“聽不聽這不是我的事情,聽完了之後,我包你對這件事情感到無比的有興趣?”鍾帆這個時候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說道:“而且我還敢保證,只要你聽了這段錄音的話,那麼我會肯定,你一定會對這個事情追究下去的!”

鍾帆的態度在楊夢穎看來覺得此刻的他不是在對這件事情很在乎似的,可是既然是不在乎,那麼爲什麼又要拿來給自己讓自己聽呢?楊夢穎有些不理解鍾帆是什麼意思,於是看向了身邊的唐璐。

唐璐這個時候可以說算得上是很在乎這個手機裏面的錄音到底是什麼,於是看着楊夢穎點了點頭,示意楊夢穎可以去聽一下里面的內容,雖然說她也不知道里面的內容是什麼,但是聽着鍾帆剛纔已經是那麼說了,那麼她還是覺得,先聽一下再說吧,如果說聽見了自己不想要聽的東西之後,那麼再把它給關了不就可以了麼?

這個時候在後面的唐影看着鍾帆又在楊夢穎的座位旁,於是他也就沒有在意了,畢竟這麼久鍾帆可是老老實實的,沒有讓唐影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兒,而且是對楊夢穎保有着一絲不軌的話,那麼唐影也還是相信楊夢穎能夠感受得到的,畢竟和楊夢穎待在一起這麼久的時間了,唐影對楊夢穎也算是很瞭解了。 楊夢穎在聽了鍾帆的話之後,拿起手機聽了一下里面的錄音,裏面的錄音一開始楊夢穎倒還沒有覺得有什麼,但是聽到了後來,還真的是讓楊夢穎不得不在乎起來了,因爲唐影和劉梓涵說的話還真的是讓楊夢穎覺得很心酸,不知道要該如何的面對唐影。

不過緊接着,楊夢穎的頭腦裏也是立刻的想清楚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鍾帆怎麼會有這樣的錄音,難道說鍾帆是監視了唐影?

楊夢穎這個時候不想要繼續的往下想,只想聽完手機的錄音,雖然說楊夢穎是很生氣的,但是在別人在的面前,楊夢穎還是裝作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但是這個時候看着身邊的唐璐也是一臉驚訝的,楊夢穎還真的是覺得,小璐這個人還真是藏不住驚訝。

不過即使是這樣,楊夢穎也還是沒有一點兒覺得這段錄音能夠威脅到她,不是說楊夢穎不在乎這些事情,而是說這段錄音在楊夢穎的推理之下,是有着一定的不符合邏輯的,所以楊夢穎纔會覺得這段錄音當中是有着一定的問題的。

不過就算是有問題,楊夢穎也還是不知道自己的推斷正不正確。因爲聽着這裏面的聲音的確是唐影的,雖然說劉梓涵的聲音她不熟悉,但是對於唐影的聲音,那麼楊夢穎可以敢肯定的是,這裏面的聲音的的確確是唐影的聲音,而且就算不是唐影的聲音,那麼楊夢穎會認爲,這個聲音十有八九和唐影少不了什麼樣的關聯。

楊夢穎在聽完了之後,看着身邊的唐璐已經是失魂落魄了似的,就覺得很無語,心道,沒有這個必要吧,雖然說我也很傷心,但是畢竟也要弄清楚情況才下決定啊。

對於鍾帆給的這個奇怪的錄音,楊夢穎和唐璐兩人的確是很疑惑,但是即使是再疑惑,楊夢穎還是能夠站穩腳跟放穩心態的,因爲這個畢竟是從鍾帆的手裏拿出來的,如果說鍾帆的東西楊夢穎能夠輕易相信的話,那麼對於鍾帆喜歡自己是有着絕大多數的理由的。

所以這個時候的楊夢穎也還是在謹慎的思考着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的。

唐影和自己說過,他要幫助劉梓涵補習功課的,而且時間也是定在了每週六的下午,而對於昨天也正好是週六,那麼鍾帆給的這個東西理論上來說可以說是昨天錄得,但是即使是昨天錄製的,楊夢穎也是覺得昨天晚上班主任餘老師的晚自習鍾帆也並沒有出去過呀,再說了,鍾帆哪個老師都不怕,就怕班主任餘老師和校長大人。

所以這個時候楊夢穎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回憶着昨天發生的一切,至於昨天晚上,楊夢穎晚上回到了教室之後就看着鍾帆和他的兩個小弟就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面的,而對於楊夢穎那個時候也是注意到了鍾帆他們的表情的,所以這個時候即使是鍾帆拿過來這個手機裏的錄音給楊夢穎聽,楊夢穎也還是覺得,鍾帆昨天晚上完全的沒有時間去給唐影錄製這個錄音的。

而且這段錄音裏面還說到了那個時候也正是六點半的時候了,所以楊夢穎就把鍾帆錄製的這個嫌疑立刻的排除掉了,畢竟六點半那個時候按照常理,班主任餘老師會坐在教室裏面等着同學們準時來上晚休的了,所以鍾帆是絕對沒有可能性去錄製的。

不過,如果不是鍾帆錄製的話,那麼又會是誰錄製的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