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龍叔見到吳非,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一個瘦瘦小小的孩子而已,能有什麼本事力挽狂瀾?

少年卻突然就雙眼閃亮,也許他們命不該絕!

「人家都說,千年的烏龜萬年的王八,我說那個誰,你的手下都出來了,你還要躲在龜殼裡面,你比那烏龜王八的縮頭功還厲害?」

吳非沒有立刻動手,就沖著眼前這群黑衣人,她就知道,今日一戰,怕是萬分艱難。

所以,那個人,絕不能讓他躲起來,讓她在某個危急時刻承受暗箭而功虧一簣。

「賤人,雜種!小的們,立刻給我殺了這個娼婦,竟敢如此辱罵爺爺我!」

那個聲音氣急敗壞地道。

他的身形也從後面顯露出來,竟是一個全身都裹著魔法師袍子的中年人。

身為魔法師,竟如此怕死?

定是他修為不高,也許緊緊是個魔法初級而已。

吳非撇撇嘴,不再加以理會。

還是先解決掉此人的手下再說吧。

那龍叔見姓江的三言兩語就被小丫頭擠兌得站出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連傷口被牽動繼續流血也顧不得了。

那少年也微微地翹起嘴角。

姓江的帶來的人,卻遠非先前那七人所能媲美,更非曹大海之流可以比擬。

他們舉手投足間,便自帶一股殺伐之氣。

他們整齊劃一的步履和劈砍姿勢都說明,他們曾經受過統一的訓練。

而他們面色冰冷,眼神漠然,說明他們對於殺人已經習以為常。

這是吳非迄今為止碰到的最為強大的敵人!

由不得她不嚴陣以待。

必須速戰速決!

時間拖得越久,就於她越是不利。

說到底,吳非不過是一個尚未成年的女孩子罷了。

女孩子,天生的體力就弱於男孩子,更不要說這些成年男子了!

最前面的兩人已經進入了吳非的攻擊範圍,或者說,吳非已經處於他們的攻擊範圍內。

那二人-大喝一聲,手中的闊背長刀高舉過頭,然後唰地一下,便向著吳非劈砍下來。

刀尖上吞吐的微弱光芒將將及身的時候,吳非動手了。

她腳下用力,身子左傾,前行一步,便避開了那兩道帶著死亡氣息的刀芒。

而後,她右手快速伸出,在左邊那人手腕處一彈,那人手腕劇痛,再也握不住刀柄。

吳非順勢奪過大刀,一抬手,大刀便擋住另一人的攻勢,而後,刀尖一旋,便將第一人-大腿砍斷,再搶在第二人出手之前,大刀一揮,將那人右臂砍傷,那人握不得大刀,那刀便嗆啷一聲墜到了地上。

這一下兔起鶻落,眨眼間,兩名武師就被砍翻在地,所有人都驚得說不出話來。

但那些黑衣人反應足夠迅捷,第三人和第四人又默不作聲地撲了上來。

吳非一聲長笑道:「烏龜,你就睜眼看著,姑奶奶今日如何收了你這些不中用的手下。」

有喜歡禍害的嗎?這本書會比仙子一笑更加好看,喜歡的話,給個收藏吧。

… 第六章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深山老林里,坑坑窪窪的土坷垃官道,如今成了吳非的殺戮場。

哦,不能叫做殺戮場,吳非並沒有下殺手。

她只是儘力砍人,把那些黑衣人砍倒在地,不能繼續爬起來傷人就好了。

她吳非,可不是窮凶極惡之人!

錯身躲過第三人,反手一個刀背,便將他敲暈,再迎著第四人,大刀貼著對方的刀鋒,順勢卸力,刀鋒再一斜,便挑斷對方的手筋,那人便握不住大刀,被她一腳踢到地上,半身酸麻,無法起身,只能躺在地上哀嚎。

第五個,第六個,第七個,第八個······越來越多的黑衣人倒在地上。

龍叔的眼睛越來越亮。

他初入此地,就已知道,這裡足足有十多人。

但除了地上七個半殘武士,就只剩下六位老弱婦孺。

龍叔不是不希望有人能夠救他們於水火,但要幾個老弱婦孺來救,他還要臉不要?

誰曾想,就是這麼個小小瘦瘦的長就一副男孩子模樣的女孩子,竟能橫掃這些初級武師!

少年也驚呆了,他雖然預感到這個女孩子會很強,但他不知道她能這麼強。

那些可都是武師,武師知道不!

不是武士。

他們都是軍隊中的佼佼者,以一當十的存在啊!

隨著黑衣人倒下的越來越多,他們的首領,那姓江的也越來越恐慌。

他這一生因資質平庸,又為紅塵繁華所誘,總不能定下心來,修鍊魔法。

如今他還在初級徘徊。

可是,他接到的命令,就是殺死少年。

如今,卻憑空冒出這麼個雜種,來壞他的事!

若不趁著姓龍的虛弱不堪時將他們除掉,下一次,還要費多少功夫?

他的新主子會怎麼看待他?

上一次的魔法傳信中,主子就已經不滿了,這次損失了這麼多人手,他該怎麼交代?

他帶來的人不少,跟到這裡的雖不是全部,卻也有五十多人。

如今已經有三十二人倒了下去,若他再不出手,只怕,這些人都被打翻的時候,他也跑不掉了。

一想到姓龍的對他的那般恨意,他到時候,還能活命嗎?

不能再等了!

主意一定,姓江的立刻躲在保護他的兩個武師身後,低聲吟唱起他最拿手的魔法。

「魔法之神在上,請賜予您最忠誠的僕人以風的力量,風縛術!」

隨著他的吟唱,一縷微風被召來到他的指尖。

隨著魔力的的輸出,那風漸漸變成一條繩子,長有數十米,拇指粗細。

但,也只能長這麼大了,他有些遺憾地對著那個死丫頭一指,將風繩送了過去。

希望這風縛術可以困住那個丫頭。

到時候,他騰出手來,再將她剁碎了喂狗!

吳非是個女孩子,而且是未成年的女孩子。

她的武技的確高出這些武師不少,但身為女孩子,天生的缺點就是,體力不及男人,尤其是成年武師。

雖然,吳非已經很注意避開與他們硬碰硬了,但是,連連砍到三十多人,她也覺得胳膊很酸好不!

可是,如果不將這些人打倒,那麼,她也活不成!

才不要!

她是禍害,禍害就該千年萬年的活,而且要越活越好!

所以,她一定要把這些人全部打倒,就為了她自己!

就在她的刀尖砍向第三十五人,眼看著再遞出去一寸便可建功的時候,一陣強烈的魔法波動傳來。

同時,她聽到龍先生和少年的大呼:「小心!/姑娘小心!」

該死!

她竟被偷襲了!

怎麼辦?

吳非的眼角清清楚楚地看到那條風力凝成的繩子,再不躲就來不及了!

可是她身前身後都有黑衣人,無論躲到哪裡,避開了風縛術,就避不開他們的大刀,避開了大刀,就避不開風繩,怎麼辦?

風繩越來越近了,時間已不容許吳非多做思考。

危急關頭,吳非身子一扭,避開了風繩,強風將她的短髮吹得筆直筆直的。

吳非再一仰身,又避開了迎面橫劈的大刀,刀尖貼著她細嫩的臉頰,險些削掉一層皮。

之後吳非便仗著身子輕巧速度又快,便游魚似的轉過了風繩和大刀的圍堵。

只是那風繩卻似乎長了眼睛似的緊追不捨,她躲到哪裡,風繩就跟到哪裡。

那些黑衣人也看出吳非的困境,不停地在她身邊圍追堵截,想一舉將她拿下。

一時間,吳非的處境是險象環生!

他奶奶的,就不能消停一下!

五十多人打她吳非一個,還要出動魔法師,這還要人活不!

他們人多,對他們來說是好事,有沒有法子,讓他們這優勢變劣勢?

這麼一想,吳非便彎起了不大不小的丹鳳眼兒,開始圍著那些黑衣人繞起圈子來。

風繩緊追不捨,也圍著黑衣人繞圈子。

兩個呼吸后,姓江的所發出的風繩便縛住了己方五人!

誰叫他那繩子很長呢!

龍先生和少年先是一怔,隨後便哈哈大笑起來:這個卑鄙小人,也有砸自己腳的一天!

龍先生和少年看到的,姓江的自然也看到了,他急忙撤出法力,欲遣散風縛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