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出現萬年屍王,整個神州大陸都是一場災難。

眼前的千年屍王,再有一兩百年就能二次蛻凡,如果能離開萬葯空間,走到外面的人類世界,也是一場災難。

葉陽現在站出來,就是為了阻止災難的發生。

「大言不慚?」

千年殭屍聽見葉陽的冷哼,嘴裡發出來令人心悸的冷笑:「是不是大言不慚,等會兒你就知道了,死吧,成為我的祭品吧。」

咚咚咚。

兩米高身軀的千年屍王腳踏大地,彷彿一頭巨象進行踐踏,大地都在顫抖,向葉陽橫衝而來。

在衝來的同時,千年屍王布滿金毛的手臂一張,出現了強烈屍氣,凝聚出來一口長矛氣兵,對葉陽進行刺殺。

千年屍王這口所凝聚出的氣兵長矛,是那種最濃烈的屍氣凝聚而成,如果洞穿在人身上,就算不會立即要人命,被屍氣入體,也要身受劇毒,輕則慘死當場,重則被同化成殭屍,成為被人控制的行屍走肉。

被屍氣入體,人死了還好,什麼都不知道,若是成為人不人鬼不鬼的殭屍,那真的就墜入地獄了,造出來的殺孽九死都不能超生。

眼下的千年屍王一出手,就是歹毒的攻勢,對葉陽抱了必殺之心。

轟!

滔天屍氣,閃現在長矛的周身,帶著烏黑光芒,直奔葉陽的腦門。

砰!

葉陽一掌打出,雷光閃爍的掌印出現,轟擊在了那口刺來的長矛身上,立即爆炸而開,連石頭都能震碎成齏粉的爆炸力,卻連千年屍王手中的氣兵毫毛也沒有傷到。

「哈哈哈,螻蟻,我的氣兵是由我體內最純凈的屍氣凝聚而成,豈是你一個小小螻蟻就能擊破的?」

千年屍王得意大笑,長矛一刺:「你還是躺下吧。」

砰砰砰!

葉陽冷哼一聲,雙掌齊發,像打沙袋般瞬間打出十幾掌,要對千年屍王的氣兵進行連連轟擊。

一道掌印不行,積少成多,也是一股無法抵擋的大力量。

「瞬息十幾掌?」

千年屍王臉色一變,發出來陰冷的笑聲:「的確是小看了你,不是普通的神氣境,就你這一手段,已經堪比一次蛻凡了。可惜,你遇到了我,再有手段也是困獸之鬥!」

「給我刺殺了!」

千年屍王暴吼一聲,手裡的烏光長矛連番刺出,瞬息間就刺出了十幾下。

每一刺,它的矛尖都準確的刺在了掌印之上,葉陽所打出的十幾道掌印,頃刻間就完全被千年屍王刺爆了。

掌印雖然爆了,但卻炸裂成了漫天的雷弧,形成一片雷海,順著千年屍王的長矛,企圖向千年屍王的身上蔓延。

「我可不是那些小殭屍,雷霆之力對我沒用。」

千年屍王洞穿了葉陽的企圖,手中長矛一震,烏光一閃,雷弧就被震散在空中,噼里啪啦的聲音消失。

「死!」

千年殭屍沒有半點停留,在破掉葉陽掌印的下一刻,長矛就帶著衝天屍氣,向葉陽刺殺過來。

這個時候,千年屍王的長矛已經到達葉陽身前,下一個呼吸,就能將葉陽的身軀洞穿。

突然,葉陽手裡也出現了一口長矛,是一桿青銅長矛。

狼神之矛,被他取了出來。

葉陽是要用這口靈器,來和千年屍王進行近距離的拼殺。

「啊啊啊,葉陽,你小子竟敢把本王關在儲物袋裡這麼久,可憋死本王啦!」

狼神之矛一出現,就傳來了千年狼妖的怒罵聲:「現在本王已經恢復傷勢,看你小子還能追住本王。」

狼神之矛一出來就想逃離,但是,它駭然的發現,無論它如何用力,吃奶的勁都使用了出來,還是不能掙脫葉陽的手心,彷彿葉陽的手掌,就好似巨鉗,狠狠將它夾住,沒有半點逃離手心的可能。

「怎麼會這樣?這才過去多久,這小子又變強了?」

千年狼妖氣得大罵,「小子,趕緊把本王放開,本王那是要成為神器的存在,怎麼可能屈居於你一個小小人類手裡?」

它的話才剛剛說完,一口烏光長矛,忽然出現在了它的視線里。

本來狼神之矛出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葉陽的身上,現在才發現自己的身體,正朝一桿長矛撞去。

而且那長矛的主人,居然是一頭千年屍王。

「千年屍王?」

發現千年屍王的千年狼妖,嘴裡發出了慘烈的叫聲:「葉陽,果然你小子只要將本王拿出來,肯定就沒有半點好事。什麼人不去招惹,你小子居然招惹一頭千年屍王?難道你小子已經成功蛻凡了?」

「什麼,你小子還是神氣境,神氣境你居然招惹這頭眼看就要二次蛻凡的千年屍王,嫌命長啊?」

「啊啊啊,本王還不想死,你小子趕緊把本王放開。」

狼神之矛對葉陽連連怒罵,對面千年屍王刺來的長矛將它嚇破膽了。

「再聒噪,信不信我將你神智抹去?」

葉陽拋出來千年狼妖最怕的殺手鐧,果不其然,他的話一出,手裡的狼神之矛立即就老實了,哪裡還敢有半點不滿。

「咦?會說話的兵器?

對面刺來的千年屍王,盯著葉陽手裡出現的青銅長矛,舔了舔嘴唇,有毫不掩飾的貪婪:「居然是一件靈器!簡直是天助我也,剛好本王就使用的是長矛,有了這件靈器級別的長矛,本王實力又會暴漲一個層次。」

「什麼?你一個醜陋的殭屍說什麼?」

狼神之矛突然怒了,「你一個小小殭屍,居然在本王面前自稱本王?是不是活膩了?老虎不發威,你還真將本王當成病貓了?還想使用本王?本王就是給葉陽這小子用,也不會給你一頭殭屍使用。」

「一件靈器也敢如此囂張?」

千年屍王被千年狼妖那『醜陋』兩字氣得不輕,當即就冷笑起來:「等將你搶到手,直接抹去你的神智,看你一個小小的器靈還敢不敢如此囂張。」

「驚天矛法,給我死!」

千年屍王暴喝一聲,手中的氣兵長矛終於是在此刻到來,要對葉陽進行刺殺。

砰!

葉陽以狼神之矛迎擊,兩桿長矛撞擊在一起頓時火星四射。

本來狼神之矛是要喊痛的,但是,它實在忍受不了一頭小小的殭屍在它面前自稱本王,確實是怒了,賣命的配合葉陽,對千年屍王進行刺殺。

這是兩桿長矛的對決。

一方,是千年屍王凝聚出的絕世大氣兵,另一方,是由千年狼妖煉製而成的靈器,被葉陽掌握在手。

雙方無論哪一桿長矛,似乎都不好惹。

「葉陽,今天本王就讓你見識見識,本王的無上威力。」

狼神之矛全身血光閃爍,發出來千年狼妖這個器靈的聲音:「放在平時,本王肯定不會幫助你,現在就便宜你小子了。」

「醜陋的殭屍,給本王躺下吧!」

狼神之矛大吼連連,被葉陽拎在手裡連番的刺殺,閃爍間,突然爆發出了強烈的血光,凝聚成一道道血刺,洞穿在了猝不及防的千年屍王身上。

這是千年狼妖發出的攻擊,葉陽也沒有想到他手裡的狼神之矛還有這個本事,很顯然,以前狼神之矛故意留手了。

他心底冷哼了一聲,等自己成功蛻凡,徹底將狼神之矛煉化后,就能發揮出狼神之矛的威力了。

現在狼神之矛的器靈千年狼妖,並沒有被他完全煉化,很不老實,這一刻在幫你,說不定下一刻就反戈了。

噗嗤。

道道血刺貫穿入千年屍王的身體里,甚至有一根血刺射中了千年屍王的心臟部位,但是,千年屍王並沒有半點事。

這種級別的殭屍,不斬下腦袋,斷絕腦海內的屍核,是不可能死透的。

因此這點攻擊,對千年屍王並沒有造成多少傷害。

但是,千年屍王卻是爆發出了驚天大吼:「啊啊啊,你小子徹底激怒本王了,你,還有你這口兵器,都要死!」

轟!

一股衝天氣勢,從千年屍王的體內爆發而出。

滔天的屍氣與戾氣,充斥在千年屍王的周身,使得這頭千年屍王,此刻看起來就好似一頭絕世大妖魔。

這個時候,千年屍王真的怒了,接下來就要施展出驚天手段,將葉陽以及狼神之矛鎮壓。

就連一旁的龍晴,此時也是臉色大變,差點忍不住就要衝上前來幫助葉陽。

但是她知道,此刻消耗巨大的她,如果貿然衝上去,反而會扯葉陽的後退。

嗡。

突然就在這時,龍晴身上的傳音玉簡發出來震動,她微微一感應,立即露出欣喜的神色:「運氣太好了,張泉師兄發來信息,說就在附近,用不了多久就能趕過來,有張泉師兄過來,拖住千年屍王綽綽有餘了。到時候等飛雨師姐趕到,就是這頭千年屍王的死期!」 看見魔神似的千年屍王,龍晴對葉陽欣喜道:「葉陽,我師兄馬上就能趕來,你只要再拖住這個千年屍王片刻,等我師兄來了就沒事了。」

「什麼?」

豪門危情:總裁兇猛 千年屍王和葉陽同時臉色一變。

葉陽是沒有想到,龍晴還通知了其他人,他看了眼龍晴,問出了心中的疑惑:「龍管事,你是龍陽寶閣的人,怎麼會來參加狩獵大會?還有,你所說的師兄是誰?」

千年屍王停下了手中的攻勢,也盯著龍晴,想要看看她怎麼回答。

「葉陽,不瞞你說,其實我是飛鷹堡的弟子,龍陽城的龍陽寶閣,就是飛鷹堡門下所開的商會。」

龍晴解釋道:「至於我所說的師兄,則是張泉師兄,也是飛鷹堡的弟子,修鍊到了一次蛻凡巔峰,纏住這頭千年屍王綽綽有餘了。因此葉陽,你不必擔心,張泉師兄馬上就能趕來。」

「飛鷹堡?」

葉陽心中一驚,飛鷹堡是十大門派之一,和九庭宮之流的大勢力齊名。

他沒有想到,龍晴居然會是飛鷹堡的弟子。

想了想,他便想通了,難怪龍晴一個寶閣的管事也會有傳音玉簡,原來出自飛鷹堡這個大勢力。

「那個張泉等會兒就能趕來?」

葉陽心底嘆氣,他並不願意和這些大勢力的弟子接觸,行走在外,身不由己,他自己雖然不怕,但他擔心一個不留神,得罪了某個瑕疵必報的大勢力弟子,會給背後的炎陽宗帶來災禍。

「看來,只有快點解決這頭千年屍王,然後告辭離開。」

葉陽喃喃想著。

「哈哈哈,原來搬來了救兵,沒有二次蛻凡,救兵再多又怎麼樣?能威脅到我一根毫毛?」

千年屍王大笑起來,總算鬆了口氣。

本來它聽說龍晴搬來救兵,心裡很緊張,以為龍晴嘴裡的師兄修為高強,但聽到來人修為並沒有達到二次蛻凡,他就鬆了口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