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狠狠的抽了兩口,過了良久才說:「行,我雖然不能保證我不會動黃陽,但是我能向你保證,等黃陽四個月期滿的時候我會讓他交上滿意的試卷的,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金爺聽見我這麼說忽然就笑了起來:「說吧,這一點兒我早就準備好了,不提要求你就不是黃濤小少爺了。」

「第一,給我二十萬。第二,給我安排一個同學在家族旗下的一個正規公司里上班,待遇問題不能給我虧待嘍。」雖然我現在手裡有錢,但是十萬元錢根本就不夠。再則就是我也希望能夠給依依安排一個好一點兒的工作,反正我也看出來了,在這個學校里也學不到什麼東西,如果僅僅只是為了一張大學文憑,那還不如讓依依在社會上去歷練歷練,比在大學里混日子要強得多。

「行!」我沒想到金爺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並隨隨即拿過了手機打了一個電話,沒超過兩分鐘金爺就告訴我說我那張銀行卡里已經有了我滿意的金額。

既然現在金爺找我也已經將事情給談判完了,我回到學校后便將這件事情給依依和朱勤說了一下,剛開始的時候朱勤還比較懷疑,不過最後還是被我給三言兩語給說動了。當天依依就在朱勤的陪伴之下去了一家我所說的大公司面試,面試的結果自然是在我的預料之中。

不過這也令我很擔心,金爺開出的薪資的確挺讓人滿意的,但是我憂慮的是當依依有了錢之後會不會瞧不起朱勤,將朱勤給甩了。

朱勤這個情種似乎看出了我的擔憂,拍著自己的胸膛說只要依依能夠過得好比什麼都強。

其實朱勤對於依依的那種感情的確讓我很佩服的,很單純並沒有任何的雜質,不過我也給金爺打了一聲招呼,讓公司里的那些男性盡量遠離依依,畢竟我還是很憂心依依這個人的性格。

傍晚我們幾人在食堂里吃完了晚飯後我便回到了寢室,儘管今天我答應過金爺會讓黃陽交出滿意的答卷,但是我又並沒有向金爺承諾不會動黃陽。不過現在我要等的就是魯威的消息,不知道他經過了一天的考慮之後會給出一個什麼樣的答覆,不過據說明天就是他約黃陽決戰的時刻了,我還是有些擔心魯威不會和我結盟。

一直到了晚上快熄燈的時候忽然我們的寢室門被人給撞開了,我發現魯威竟然站在門口。

當時我正坐在床上玩著手機,當我看見魯威的時候便輕笑了一聲,問道:「怎麼?想好了嗎?」

魯威似乎挺警惕的,警覺的打量著周圍的周大力和周沙幾人。

而我也看出了他的顧慮,笑著說沒事,這裡都是信得過的人。這時魯威才鬆了一口氣,胡天一急忙給魯威搬來了一張凳子,魯威先給寢室里的所有人遞了一根煙,然後才做到了凳子上,說他考慮好了,願意與我結盟幹掉黃陽。

我心中竊喜,便立即讓周大力他們幾人圍過來商量一下明天的計劃,畢竟我們和黃陽的人數有著十分明顯的差距,如果真的硬碰硬的話,我們根本就討不了好果子吃的。

接下來一直到了凌晨十二點鐘的時候我們才商量出來了一個計劃,說是一起商量,其實都是我再說,他們在聽。畢竟對於這方面的事情我還是比較擅長的,而魯威和周大力幾人就好像是愣頭青似得,聽得一驚一乍,直接豎起了大拇指。

原本我還擔心朱勤和魯威兩人之間有些隔閡,不會真心幫助的,但朱勤卻比我想象當中的要大度許多,自然也就沒再記恨魯威的仇,這也令我放心了許多。

商量完一個完整的計劃后我便讓其他人趕緊都回去睡覺,因為我都兩天一夜沒睡覺了,而且昨晚還做了那麼劇烈的運動,如果不是今天早上金爺請我喝了咖啡,我還真的擔心自己熬不住。 功夫不負有心人!

經過易天師三人大半個下午的打探,他們終於打探到了天目那組被抓住那人到底管在了哪?

雖然是誰,他們還沒有查出來,但知道在哪,問題也就不大了!

地點是一個叫『望月閣』的地方,本來是一處閣樓,但在發生了第九神衛明圖那件事後,這就暫時變成了一個囚籠。

因為第九神衛明圖就是在這死的,白家和平洲王的人都不願意把事情傳出去,於是這就成了一個暫時的囚人之所。

易天師之所以能發現這,也是因為他控制的一個小廝在很意外的一個情況下得知的。但不過這個消息是真是假,易天師都得來一趟。

易天師沒有等到晚上。

因為論安全,現在的比晚上還要安全。現在是下午六點多,擂台上正在進行著最後的角逐,而且馬上十點天目就要再次登場了。

大多數人都集中到了擂台周圍,所以白家的警衛力量也都集中到了這個地方。

但並不是說這就沒有人防備。

雖然防備的人很有少,只有一個人,但這一個人就足夠了!

第四神衛,高應!

高應竟然還沒有死,這讓易天師三人挺意外的。畢竟在他們心裡,魏無敵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他還握有高應的一個絕對把柄!所以,無論如何,高應才是應該第一個死的,而現在,第九神衛明圖都已經死了,高應卻還活著。

而且還在這等著人。

等誰?當然是等易天師這些來救人的人呢!他之所以不殺掉被抓之人,就是為了等待來救他的人。

這個人可以是易天師,可以是天目,也可以是魏無敵,而現在易天師來了,所以這個人自然就是易天師了。

易天師不是一個人來的,陪他一起的還有呂青絲和明月心。

他們是一組,當然要同進退,共生死了!

直接闖進去肯定是不行的,無論怎麼說,這都是白家,更是平洲王的白家,一旦鬧出個什麼聲響,都會有很多高手過來的。

那時候,就算易天師有再大的神通也沒用!

所以,這件事只能智取,不能硬闖。而且救人是主要,殺人才是其次!

是人總要吃飯吧!吃飯的話高應自然是不可能親自去吃了!所以這就需要有人送吧!

而現在,易天師就是這送飯之人!

和易天師一起送飯的是明月心,呂青絲在負責在外面照應。

選擇明月心一起去有個好處,明月心除了攻擊還可以輔助,配合起來效果比較強。而呂青絲實力強勁,萬一有援軍來了的話,也可以替明月心和易天師多爭取幾分鐘!

不管怎麼說,要救人的話首先還是先要確定被救之人的具體地方。人是在望月閣,可在望月閣的哪?

所以,易天師和明月心來送飯第一步就是先確定人到底在哪?

不得不說,送飯是個技術活,也是一個危險的活!

說它是技術活,因為在不長的時間裡,你需要在最短的時間送到,還要保障菜的熱量質量不在來的過程中受到影響……

說它是危險的活,主要還是因為高應,高應是個脾氣暴躁的人,也是一個很講究很挑剔的人。如果高應只有兩點中的一點的話,那還好說,可現在他兩點皆備,那麼也就導致如果一旦有人不小心不合他的心意,那麼他那暴躁的脾氣……

而且,這次易天師他們還是冒著一個很大風險去的……

因為,高應並沒有叫人送飯,他們是主動去送飯的!

……

易天師和明月心運氣不錯,在他們剛想好要這麼做的時候,就碰上了一對小廝前去送飯。

那麼,易天師和明月心自然也就不用客氣了。

制服小廝,換好衣服后,易天師和明月心就帶著飯盒準備去望月閣。

望月閣。

顧名思義,是專門看月亮的閣樓。不過現在住在望月閣的是高應,他也沒有心思去望月,而是得去望人。

所以他很無聊,無聊的時候,高應就喜歡練練武。因為練武就不無聊了,而且練武還可以強身,可以健體,最重要的是,可以降低他死亡的機會……

而就在這時候,來人了,突然之間就來了。

兩個人!兩個男人!

不過他們不是小廝,也沒有提著飯盒。

他們白家的大少爺白忘和三少爺白夜。所以高應也不得不停下來了!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白家,該給的面子還是得給的!

「你們來幹什麼?」面子得給,但語氣上就不用那麼客氣了!

高應不客氣,白忘和白夜可不能不客氣,想反的他們還得客客氣氣。因為他們有事相求,實力地位還都不如對方,能不客氣嗎?

「神衛大人您好,這次我們來是有事相求的!」白忘的態度很謙卑。

「什麼事?」高應並沒有因為白忘的謙卑而變得態度好點。

白忘放低了聲音輕輕說道:「有人要殺我們,我們想請大人幫我們個忙!」

高應笑了。

「有人要殺你們,管我什麼事,白流飛不是很厲害嗎?你們怎麼不去找他呢?」高應道。

白忘委屈道:「不是我不想,而是不敢啊!」

高應不說完。

白忘繼續說道:「那人掌握了我們的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而且他們還說,如果我們不能把神衛大人請去的話,就把這一切都公佈於眾……大人,我們也是沒辦法啊!」

高應憤怒了!白忘後面的話他已經沒聽了,他憤怒了!

這是赤裸裸的針對他啊!高應不能忍受,他要看看到底是誰竟然敢這麼囂張!

「說,時間、地點!」高應怒道。

白忘正準備說,看這是又有兩個人突然來了,一看來人,白忘立即停止了要說的話!

因為來人正是白茫和秦瑤!

白茫雖然是白忘的親妹妹,但兩人的關係卻不咋滴。一個是嫡長子,一個是嫡長女,按理說家裡的資源應該是向白忘這個嫡長子,可事實上,偏偏相反,現在的白家傳家之寶『茫茫玉佩』都交給白茫這個嫡長女,而白忘,也僅僅只有嫡長子這個名頭而已。

白茫搶走了應該是白忘的東西,白忘自然不服氣了。而讓白忘更不滿意的是,自己好歹也是白茫的同父同母哥哥,但白茫卻和那兩個丫鬟生的孩子搞到一起去了!甚至還多次拆他的台!但不論是他們的父親白流飛,還是他們的母親白梳,一旦兩人有矛盾了,不管對錯,全不都支持白茫。

不僅在家裡,在外面。平洲王的那些人,也對白茫這個嫡長女特別都在意,其中『天之驕女』秦瑤更是和白茫稱姐道妹的,要知道白茫也就僅僅是一個紫天境都不到的武者!

白忘實在想不通是為什麼!

白忘不想繼續說了,而更讓他憤怒的事也發生了,因為看見白茫來了,高應想都沒想直接迎了過去。

大笑著迎了過去。

「茫茫小姐來了,秦瑤你也來了!」

白忘快要瘋了!這對白茫的態度,這可是比秦瑤都要好啊!

高應本來就是一個心高氣傲的人,從對白忘的態度便可以看出來,而現在對白茫竟然是這態度,這怎麼讓白忘受的了。

「高四哥,來看看你啊!」白茫笑道。

一旁的秦瑤則是冷著一張臉沒有一點好表情。而相對的,高應對秦瑤也只是問候了一聲便不再搭理。

白忘想走,但一想到神秘人對他說的話,他又猶豫了,而看到白茫和高應這熟悉的樣子,他又氣都不打一出來。

「茫茫小姐來這,恐怕不是看看我這麼簡單吧!」高應笑道。那是熟人間才會有的笑。

白茫笑笑道:「嘻嘻,主要是來看四哥的,隨便來商量點事!」

高應也笑。

總裁,孩子是我的 這時,白忘終於忍不住的走了過來,對高應說道:「神衛大人,剛才說的那事?」白茫叫高應四哥,白忘可不敢這麼叫!

剛才高應還有說有笑,現在一開始白忘說這話,臉色立即變幻。一臉怒意道:「想找我就讓他自己來,我沒空搭理他!」

白忘頓時愣了!高應不去,他該怎麼辦呢?

白茫這時走了過來,笑問道:「大哥,你也在這啊,你找四哥有事?」

這是在看我的笑話!還是在故意羞辱我!

「和你沒關係!」白忘看都沒看白茫一眼,怒道。

白茫沒有生氣,她沒有必要生氣!

「你該待在這幹什麼?還不快走!」說這話的自然不是白茫了,是高應!

白忘既然在他面前這麼對待他的客人,高應自然要給他點顏色瞧瞧了!

白忘怒眼看向高應,一字一句道:「這是白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