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露佳不一起試穿嗎?”

“我就算了。上次有借過愛宕的穿過,果然還是不太舒服。”

(啊咧?艾露佳你竟然穿過了?什麼時候的事情?而且爲何是借愛宕的……對了,萊薇好像也沒bra來着。)

“那好吧,我去試衣間。”

舞拿着一套內衣褲走了。

“……”

而應有點激動了。

這可是內衣,不是泳衣,一般來說不是在外面給人看的,試穿之後給應看看真的沒問題嗎?!

舞的內衣姿態→想象→試衣間門打開,穿上性感內衣的舞走出來→“噗呦噗呦”→“唔,上面有點緊呢。”……

噗,這太糟糕了,會噴鼻血的。

從yy裏回到現實,應有些心跳不已地準備鑑賞拜見舞的撩人身姿,卻發現試衣間裏傳出了說話聲。

(?艾露佳也進去了嗎?難道兩個人都要穿?!但爲何在同一間?)

“似乎大小不一樣呢。”

“嗯,感覺有點緊了。”

(哇果然還是小了啊,舞的胸器,果然不是蓋的!)

“那這件呢?”

“這……會不會太大膽了?”

(艾露佳拿進去的是哪件?不會是剛纔的黑色蕾絲?)

“怎、怎麼樣?”

“唔,怎麼說呢,看起來,還不錯。”

“是嗎,這樣被舒服地托起來,負擔也小了很多呢。”

(哈……到、到底是何等的豔姿啊!)

“艾露佳也試試看吧。”

“呃,我還是算了吧。”

“誒,我都試了輪到你了嘛,試試看吧。”

“唔……”

應突然有種親眼目睹百合現場的感覺。

“……那個,客人?”

(→話說回來,她們什麼時候纔出來?)

“這位客人。”

(→→該不會不現身了吧?怎麼這樣。)

“您這樣我們會很困擾的。”

(→→→不管怎麼說,艾露佳總要穿着內衣問我的意見的吧?對,肯定會走出來。)

“難道是變、變態?”

“真失禮啊,你叫誰呢!”

被打擾思緒的應轉頭望去,卻發現了一臉慌張的店員小姐,以及,後面五六名正在交頭接耳的女性。

再回過頭看看現狀——

應正站在試衣間外頭,後面是一大堆女性內衣,而他手裏……

囧。

“保安,就是這個人。”

“……”

“絕對不是這樣,別把我和那羣變態混爲一談啊!!”

瞬間,服裝店裏傳出應的大聲吐槽。 一點反應也沒有。就連一絲燥熱也感覺不到。

彷彿眼前的美景根本激不起我的興趣……那當然不可能啊!我本人的內心已經翻騰了耶!

那麼這又是爲什麼?

剛剛被水一澆導致身體還沒緩和過來?但那又不可能讓我一絲波動也沒有。

好奇怪。

站在艾露佳、舞后面的我,將目光轉向前面的美少女部隊。

“哼。”

剎那鎮定自若的樣子也很可疑。明明三對一也不是艾露佳的對手,但面對我們三個人完全沒有怯意。

這胸有成竹的姿態是怎樣?就算胸部外豐滿也沒達到舞的程度啊,有什麼可自信的?

莫非,制勝的把握在於那個新來的少女?

“誒?”

這時,舞突然驚呼了一聲。

“舞?”

“這……我使用不了忍術了……”

下蹲的舞站直身子,用嘴咬住紙扇,做出忍者常用的直立姿態。——將右手舉到前面,指尖朝上,閉上眼睛似乎在凝聚着什麼。

查克拉嗎?

“……果然,火焰,使不出來。”

短短五秒之後,她說出這個驚訝的現象。

火焰,使用不了?

舞也是用火屬性攻擊戰鬥的嗎?這不算出乎意料,但,怎麼會用不了?

“……”

最前面的艾露佳聞言,手臂舉起,原本應該彙集於周身或者掌心的火焰,此時卻一丁點兒也沒出現。

是嗎,被擺了一道啊。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們的自信來源。如果我沒猜錯,就是剛剛的效果吧?”

放下手臂的艾露佳語氣冰冷。作爲火屬性的超能力或者其他什麼,一旦產生不了火焰,那麼這力量也就作廢了。

舞也是如此。似乎被剛纔的水滴淋到之後,我們就喪失了關於火的力量。

而我,大概也被影響到了。

那麼對於舞的豔麗我沒反應也說得通了。覺醒至少必須要有火焰在身體裏燃燒一樣的感覺,霸道模式纔在此之後出現。

不過,我可不認同啊!

先不管原理是什麼,我的火焰和艾露佳以及舞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啊,這也要無效化?!好沒道理!

——可惡,這完全是我的剋星嘛!

“終於察覺到了嗎。確實如你們所見,我封印了你們的火焰力量,要說原因的話那就是……”

“別多嘴遙!怎麼能把底牌說給對手聽!”

另外的辮子少女的解釋被剎那打斷,在這一點上,完全顛覆了我對名爲遙的女孩的策士印象。

不過,疑惑終歸是解開了。

“真虧你們能做到呢。”

“哼,很簡單的,你的情報一開始就有彙報,而我,就是專門派來壓制你的超能力者。”

遙看起來也是自信滿滿,當初艾露佳消滅那幾只機械的消息我猜也早已走漏了。不過,伊克美翁的應對措施還真是差勁,是在小看我們麼。

“也就是說,解決掉你就能破解封印了不是嗎。”

艾露佳冷笑着做出宣言,對她來說,被封印火焰也算不了什麼。

“哼,如果你還能做到的話!”剎那發出指令,“梔,未央,我們上!快速了結他們!”

與此同時,遙朝後面退去,似乎被艾露佳的魄力嚇到了。

下一刻,美少女部隊三人組對我們展開了攻勢。

“……”

毫無疑問先鋒是梔,她的香氣超能力最爲棘手。手上的輪盤轉動起來,無形的香氣必定已在空中散開。

“大家屏住呼吸!”

我主要是想提醒舞,她對於敵人還不瞭解,擅自把她牽扯進來真是糟糕。在忍術不能使用的現在,戰局有點不利了。

“啊?瞭解!”

她很機靈真是太好了。

“未央,要來了哦!”

清脆的童音響起,未央蘿莉的目標好像是艾露佳,但最關鍵的剎那卻不見身影。

她的高速移動也很棘手!可惡,在哪裏!

沒開啓霸道模式的我,看不清她的身影,於是這場超能力者的戰鬥根本插不進手,換句話說就是——

“首先解決最弱的!”

——我是個會拖後腿的。

“可惡!”

剎那朝我殺來,她真是討厭我啊,竟然說我要第一個解決……等等,我爲什麼會是最弱的?

在產生這個疑問的瞬間,剎那離我的距離只有短短一米多,她的拳頭立刻就要砸在我臉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