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歸想,可江萬里並未表現出來,而是拱手一抱,笑著說道:「讓我來的人叫江霸!他是神宮刑罰宮的弟子,托我傳話給宮主,說是魔族在幻心澤發現了一件重寶,要神宮快些行動,切莫讓魔族搶了去!」

「江霸?……小子,你最好不要騙我!這面令牌,乃是我兒李浩然的令牌,他乃是神宮少宮主,怎麼可能是刑法宮的弟子!……來人,給我拿下!殺了!」

老者眼中閃過了一絲陰冷,沉聲喝道。

嗡!

接著,老者身後的人就要行動,江萬里見此心神一顫,趕忙退後,正待雙方都行動的時候,空氣中忽然傳出了一股震動,緊接著江萬里身前閃現了一個人影,下一瞬欲要殺掉江萬里的武道強者,被這人一拳砸成了血雨。

「王長老,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冒充本宮主!你當本宮真的不知道你是魔族安插在神宮的姦細么?」

寬厚的背影沉聲說著,接著這個人在江萬里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先前那個冒充李霸天的老者,捏著老者的脖子沉聲吼著。

瞬間,江萬里感受到了一股不可言喻的霸氣,此霸氣讓他心神震蕩,眼中露出了一抹驚人的光芒,不由震動的喊著:「這才是霸者!這才是天地間武者該有的霸氣……他是我的偶像……」

「不可能!你不是在閉關么?怎麼可能……」

王長老看著李霸天凝重的喊著,話語之中滿是不可置信。

李霸天哈哈一笑,看著王長老沉聲說道:「我閉關就是為了等待他的消息,如今他讓人前來報信,我自然不會在留下你們!」

「哈哈!那一戰死傷無數,他早就死了!」

王長老看著李霸天,笑著說著。

噗!

李霸天戲謔的看著王長老,抬手一抓將王長老整個人捏成了一團血氣。

接著,在王長老身後猶如定身的眾人,也如同王長老一般,紛紛炸裂,變成了一團血氣。

「我是李霸天!說吧!李浩然讓你傳回了什麼話?」

李霸天扭頭看著愣在了那裡的江萬里,淡淡的說著。

似乎方才的殺戮,對於李霸天來說,只不過是小菜一碟一般,根本不值一提。

聽到李霸天的身影后,江萬里回過了身來,想也沒想,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叩首說道:「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慢!我沒說要收你做徒弟,說吧!李浩然讓你傳什麼話?」

李霸天眉毛一掀,將江萬里托起,沉聲說道。

江萬里這才聽清了李霸天的話,心中頓時又是一驚,失口說道:「李浩然?他不是叫江霸么?怎麼可能……」

「呵呵!那孩子離去時,為了防止人暗算他,才用了江霸的名字!且他懂得易容之術,你自然看不到他的真容!」

李霸天呵呵一笑,看著萬里淡淡的說著。

聽了李霸天的話,江萬里眉頭皺起,淡淡的說道:「他竟然叫李浩然,莫非和我兄弟同名,天下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想到這裡,江萬里這才有些猶豫的問道:「您確信,你真的是大唐神宮的宮主李霸天?」

「哈哈!你是第一個質疑我的人!不錯,我就是李霸天!」

李霸天哈哈一笑,爽朗的說著。

話音落下,還在遲疑的江萬里一動,選擇了相信李霸天,抬手一招,將李浩然給他的畫桶拿了出來。

李霸天一動,直接拿過畫桶,打開一看,發現裡面竟然是一卷畫,他將此畫慢慢展開,卻發現此畫竟然是一座他不認識的山脈。

此山李霸天不認識,可江萬里認識,他不由臉色一變,心神一震,整個人的血液沸騰了起來,不由失聲說道:「靠!他的身份竟然如此的厲害……我竟被他騙了這麼久,這混蛋小子,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一定要揍他……」

看著手中的畫卷,李霸天只覺得這畫畫的極好,內蘊精神,讓他感覺這山好似真正的山一般,雖然他未曾見過此山,可他相信,只要他在真實的世界見到了這座山,就一定能夠認得出來。

嗡!

觀察了一會兒,李霸天未曾察覺到任何的異樣,他也不明白李浩然到底想要表達什麼,心思一動,抬手之間將一道精神力量注入了內中,希望以這種方式,找到李浩然留下來的線索。

精神力量注入內中,頓時畫中的山好似活了過來一般,一道光影透過了畫卷,慢慢顯現在了李霸天和江萬里的眼中,緊接著這虛幻的山變得真實起來,隱約之間,兩人似乎聽到了山中的風嘯,水聲,還有那山中行人的談論之聲……

「這……」

見到此畫中顯現出來的立體三維和真正的大山一般的袖珍彩墨滄瀾山,李霸天心神一震,瞳孔不由一縮,呼吸有些急促的說道。 第三百零二章寶光沖雲霄

「這是他的畫兒么?一代翰墨,丰神蓋代都不足以來評價此畫之精妙……滄瀾山茫茫天地,橫亘滄瀾江岸,竟被他幾筆幾畫,畫的如同整座山被封印在了畫中一種……好美的畫兒,好震撼的畫兒啊……」

江萬里看著身前的畫卷,眼中滿是震驚,他已經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他雖然不是畫者,不是大儒,可卻感覺,今生唯此畫才算是畫,其他的畫都是糟粕垃圾。

他的呼吸越發的急促,看著那巍峨挺拔的山峰,看著那熟悉的景象,眼中泛起了昔日在滄瀾江山,他和李浩然夜中狂飲的景象,想起了在大千城千山閣內把酒言歡,出手揚名的場面,想起了李浩然一畫敗眾家的驚世……

和江萬里一通震驚的還有李霸天,他乃是大唐神宮的宮主,這一生什麼書畫沒有見過,可他卻覺得,眼前的此畫才是真正的畫,他們大唐神宮收藏的名家名作和此畫比起來簡直就是垃圾,漢學院整日研究學問,作書弄畫的那些儒者們作出來的畫和此畫比起來簡直就是糟粕,就是對畫的侮辱。

這天下之間,唯有此畫才是畫!

這也是江萬里和李霸天共同震撼之處,他們都被這畫震撼的無以復加,心神震蕩,呼吸基礎。

千言萬語卻無法形容他們此刻震驚且複雜的心思!

「好!好!好!真不愧是我的兒子,這畫我一定要拿給孔文看上一看,讓他這個心氣比天高的傢伙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畫,他們漢學院不過是垃圾,最徹底的垃圾!哈哈!……」

不多時,李霸天收拾了一下心情,爽朗的大笑了起來,他肆無忌憚的說著,話音比平日大了數倍不止,震得整個宮殿嗡鳴不止。

江萬里並未被震醒,他看著滄瀾山,尋找著李浩然以前待過的痕迹,很快找到了那一片楓林,想到了李浩然那一日對他說過的故事,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正當江萬里將目光落在野狗寨的時候,眼神忽然一震,高聲說道:「牆上有字……」

「……哪有字?……」

話音落下,李霸天一愣,扭頭看了眼周圍宮殿的牆壁,並未發現什麼字,不由疑惑的看向了江萬里。

江萬里迫不及待的走了兩步,在快要進入畫中虛幻的滄瀾山內的時候,指著位於滄瀾山邊緣的野狗寨寨牆上的一段文字說道:「這裡……」

「……還真的……」

接著,李霸天順著江萬里的手指看向了畫中的文字,他先是一愣,沒想到這磅礴大氣的山中,竟還有一座如此的山寨,待他看清這牆壁上的字時,不由一震。

「……浩然消息被女相傳出,不知真假,忘父親一查……被九天魔帝奪舍不成,反吞其殘魂,為保命,以九天魔帝奪舍之身潛伏魔族……特制定此計劃,以坑玄霄,坑天下宗門……請父親佯裝中計,聯合宗門可靠之人,入幻心澤反殺魔族……」

看著牆壁上面的字,李霸天覺得驚世駭俗,又覺得是必然。他的心情跟著上面李浩然講述的故事,而此起彼伏,好似那在戰場上面征戰的是他自己,那被魔帝奪舍而反吞靈魂的也是他自己。

這一刻,李霸天都覺得顫抖了起來,這一切看起來不可思議,可確是真真正正的發生了,尤其是後面的計劃,更是看的李霸天心神激蕩,眼神中的光芒也越發的複雜了起來。

「呼! 醫塵不染,愛妻入骨 ……女相,你到底為什麼這麼做?是擔心浩然,搶了他的位置么?……你太小看我李霸天了,我說過話就一定會實踐,再說浩然也不會覬覦這個位置的……」

看完這些,李霸天微微閉上了眼睛,他的心中久久無法平靜,默默的說著只有他才能夠想明白的話。

旁邊的江萬里更是攥緊了拳頭,看著李浩然的留言和經歷,他顫抖了起來,甚至羨慕起了李浩然,可他卻知道,他若是和李浩然置換一下,恐怕自己早就死了。

「……浩然,你是哥哥的驕傲啊……」

江萬里沉重的呼吸著,嘴角勾起了一抹濃烈的笑容,他輕輕的說著。

嗡!

正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中忽然傳來了一聲震動,緊接著一個個的破空聲忽然想起,將江萬里和李霸天驚動。

「出事了么?」

李霸天感受著大唐神宮各處高手紛紛踏空的場面,臉色微微變化,大步走出了宮殿,來到了外面。

他才剛剛來到外面,就被遠處天際邊一道沖入九霄的霞光所震驚。

這道霞光光彩萬丈,雖沒有什麼氣息波動,可卻看的人心頭激動,這是重寶出世的一種景象。

接著,李霸天緩緩飛上天空,待看到那一道光柱出現的方向是幻心澤時,他心中這才明悟,原來李浩然的計劃已經進入了至關重要的環節。

「傳我命令,神宮長老到長老院開會!」

李霸天一嘆,扭頭看著神宮中眾多欣喜的人,沉聲一喝,化作了一道光芒,徑直朝著神宮深處行去。

……

且在這個時候,幻心澤內,距離最中心的位置約有三百里的地方,田豐、蚩謀和李浩然正聯合兩位武王,快速的將一顆顆的元晶置入了陣法之內。

「啟動吧!」

不多時,李浩然微微一笑,看著周圍的眾人說道。

嗡!

田豐等人也沒有廢話,紛紛施展力量,開啟了這一套李浩然根據龍族陣法修改來的陣法。

此陣法乃是一種極光陣,被龍族用來傳遞重要軍情用的,作用類似於烽火狼煙一般,可現在卻被李浩然用作模仿重寶出事時,散發出來的那種強大的光芒。

陣法開啟,又一道光柱沖入九霄。

咔嚓!

接著,方才還顯現在地面上的陣法,被李浩然以另外一套陣法,沉入了地下,隱去了身形。

嗡!嗡!嗡!

也在這個時候,在幻心澤的其他地方,紛紛有光柱衝天而起,讓幻心澤看起來如同是一片光霞耀人一般。

李浩然長長出了口氣,心有餘悸的看著周圍的濃霧,沉聲說道:「走!」

說著,他的身形一動,抬手一指天空,頓時間這濃霧上方有陣陣雷音響起,接著李浩然的身上有一股電光浮現。

此刻他就是一個雷人,可就是這般的景象,竟讓幻心澤的迷霧紛紛退去,露出了一條道路,似乎這幻心澤在本能殺那個懼怕雷電一般。

這也是李浩然在開啟了雷元竅后,獲得半神雷鋒傳承的第一個雷電技能——雷電環身。

此乃是引雷術的第一步,因為時間比較短,李浩然並未去鑽研和感悟,而是在出略學會了這第一步之後,就出來嘗試了一下,接過卻驚訝的發現,這幻心澤的迷霧似乎有生命一般,竟然在退卻,這也讓李浩然知道了,原來幻心澤的迷霧害怕雷電之力。

故而,他才不顧蚩謀的阻攔,親自跟著他們來這裡布置陣法。

……

與此同時,距離幻心澤較近的魔族大本營中,正在開會商討下一步作戰計劃的玄霄魔帝被門外的震動所驚擾。

他快步來到了窗前,看了眼熱鬧起來的營地,心頭一冷,正待發話訓斥領軍統領的時候,忽然看到了天際邊上浮現的那一片寶光,不由眼神之中爆發出了一團驚人的光芒:「幻心澤有重寶出事!」

「魔帝大人,幻心澤中本就存在重寶,如今寶光衝天,明顯是將要出世的徵兆,咱們還需要抓緊一些行動啊!」

跟著玄霄魔帝來到窗前的眾人一愣,緊接著夏洪眼中爆發出了一抹驚人的光芒,他拱手一抱,沉聲說道。

周圍的魔族也都看的眼神震動,紛紛拱手請命第一個帶人前去探查,可內中的那一個儒衫打扮的謀士卻是拱手說道:「大人,這幻心澤的寶光沒有絲毫的氣息波動,恐怕是有心人製作出來的!」

「你是說九天那傢伙?……嗯!此事不可不查!文禮,這件事情你負責,夏洪在旁參謀,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

玄霄魔帝看著身前的文士沉聲說道。

……

與此同時間,在宋宗府內,趙印凌空漂浮,看著距離這裡極近的那一道道的光柱,眼中泛起了一抹鄙人的光芒,他想到了這幾日流傳出來的話,起初他覺得是有心人在推波助瀾,要坑人,可今日見了,他的心中竟隱隱有了一些衝動。

可這個衝動還是被他的理智壓抑了下來,他看著前方的那一片光芒,扭頭看了眼身後漂浮上來的老者,淡淡的說著:「師叔,幻心澤寶光浮空,就帶著人去探查一下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