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很清楚,大聖的目標有且只有他一個,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他並不清楚娘的存在。倘若自己能放棄進入『兩極之門』,那麼只要吸引住火力,自己和娘逃生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但,能放棄么?

一旦此刻放棄,下一次機會的來臨要等什麼時候?

局勢瞬息萬變,今日在這第六層禁制有『戰利品』的存在。它日並不一定,一旦妖族有了警惕心,增強防禦不在話下,將『戰利品』搬遷亦是有很大可能。

機會,錯過不一定會再有。

抉擇!

眼下,已是到了必須抉擇的時候。就算心痛也得放棄其中一樣。

但,都不捨得。

「可惡,若再有哪怕半炷香的時間,都是足夠!」林風緊握雙拳,暗道機會稍瞬即逝,卻是天不佑人,功虧一簣。雖說自己很想救父親,錯過這次的機會下次不知要等到何時,但為今之計。保住娘的性命方才是頭等大事。

至於救父親,唯有日後再想辦法。

不過,要將娘安然無恙的帶出去,在大聖眼皮底下逃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以娘的實力,能無聲無息的潛入,便能無聲無息的潛出,但偏偏眼下娘身受重傷。實力十不存一。

亦是一樁麻煩事。

「轟!」「轟隆!」妖皇島外,爆裂聲陣陣。咆哮聲如雷音貫耳。

完全可以想像大聖有多憤怒,直往妖皇島而來,顯然已是知曉自己所在位置。畢竟自己強闖妖皇島可謂明目張胆,無數妖族強者親眼目睹,這並不是什麼秘密。

「來吧。」林風雙瞳輕綻,此刻已是下定決心。

所有妖族強者都看著自己進入妖皇島第五層。大聖必定會進入第五層搜索,只要自己牽制住大聖,分身便能帶娘離開這裡。只要不被大聖氣息鎖定,以分身的速度,大聖絕對追不上自己。

至於本體的安危。此刻已不在考慮範疇。

是生是死,便由天來決定!

「呼~~」林風長吐出一口氣,做出最終決定,目光落向遠處,此時『兩極之門』已是隱約可見,儘管功虧一簣,但眼下必須以大局為重。咬了咬牙,林風感到幾分無奈,正是準備行動,倏地——

「等等!」林風微微一怔,眼眸亮起。

自己,似乎忘記了什麼。

靈物!

「我真是笨!」林風哂然而笑,卻是危機來的太快一時間反應不過來。自己有翼,有紅綾,有百毒彩蟒,一個個如今都是聖級的存在,只要派翼和紅綾進入,必有一個能進入兩極之門另外一極。

「不過,一旦進入『死門』,無論是翼還是紅綾都必死無疑。」林風眉頭微簇。

就算是百毒彩蟒同樣如此,它雖為妖獸體質,但身上的血脈卻早已不精純,準確來說已經成為『器靈』。倘若讓它們進入兩極之門,必然會犧牲其中一個,彼此都是一路共患難而來,無論犧牲哪個自己都不忍心。

「嗯!?」林風心之一震,彷彿想到了什麼,瞬時大喜於色。

「哈哈哈哈!」開懷大笑,林風望向母親,眼中散發著濃濃光彩:「快,娘,我們快去『兩極之門』,還來得及!」

賈雅竹美眸輕光微閃,心中雖感疑惑,但並未多問,只是輕『嗯』了一聲,隨即便是往前而馳。林風跟上,在母親帶路下,很快一道道幻像孑然而破,過關斬將,前方幻境好似海市蜃樓般消失無影,一道透射著詭異氣息的『兩極之路』轟然而現。

到達!

耳邊彷彿能聽見大聖怒極的咆哮聲,但此刻林風卻完全不在乎。

開弓沒有回頭箭,已經走到這一步,那便繼續走下去!

「出來,煉竜!」林風眼眸亮起,心之所動,一道熟悉的氣息頓時從無到有,霎時出現。那是一個帶著黑色魔族氣息,身上有著龍紋的男子,面色正然,有一種沉穩氣質。

黑霧魔龍一族,煉竜!

「主人。」煉竜俯首恭聲道。

「時間不多,煉竜,交給你了。」林風雙眸精亮,徐徐開口。

不需要多言,契約魔獸和主人自是心靈相通,煉竜很清楚知道要做什麼,對他來說這次的任務相當重要。在那正然表情中,有雙睿智而堅定的眼神,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虧欠了主人,作為契約魔獸卻未曾幫助主人哪怕一次。

故而,他從來都是在默默的修鍊,再修鍊,耐心等待主人的命令。

如今的煉竜,已經是聖級存在。

「嗖!」彷如一道閃電劃過,煉竜半點時間未浪費,直接便進入兩極之路。望著那消失的背影,林風雙瞳精光亦是一閃而過,不需要擔心,煉竜的血脈相當純正,黑霧魔龍一族是毫無疑問的妖族。

當初,自己將煉竜收為契約魔獸,其實並未想那麼多。

事實上,比煉竜資質更好的黑霧魔龍多的是,但他很『聰明』,比所有黑霧魔龍都要聰明,而後更展現出了堅持不懈的毅力。事實證明自己的眼光沒有錯,儘管前期修鍊異常艱辛困難,但提升成為星主級別後,煉竜的實力突飛猛進,如今已是超越百毒彩蟒,後來居上。

以他身上所擁有的品質,特性,日後定能獨當一面,必成大器!

自己決不會看錯,而這次『尋寶』自己相信煉竜必能完美完成任務,只要兩極之門內…真的有星源石的存在!

「嗷吼!!!」吼聲越來越近,林風的雙瞳亦是從兩極之路中收回。

大聖,已經到達。

以極快的速度,進入了妖皇島第六層。

他彷彿知道自己位置一般,毫不猶豫的破關而入,不僅戰意沸騰,殺氣更是淋漓盡致。

「呼~~」長吐出一口濁氣,林風目光森然。

該來的始終要來,該面對的自己無法逃避,必須要面對!

和大聖這一戰,始終避不了。

嘩~~林風身體一分為二。

本體,分身同時間出現,有著幾乎一模一樣的臉龐,但卻是孑然不同的氣質。一個如剛如鐵,手執末世槍,金光纏繞,彷如不世戰神;而另一個,身上熊熊火焰纏繞,額頭上鳳凰星印閃動,更有著雙彷彿能看破世間一切的雙瞳。

無論本體還是分身,如今都已是站在了斗靈世界的頂峰。

真正的強者!

「放心娘,我不會有事的。」林風淡然一笑,額頭上鳳凰星印璨動。

對上大聖無論本體還是分身都沒有勝算,但本體卻尚有一絲機會,那便是新晉突破提升的『盤古瞳』。天魂師的實力,連如今林風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強,是否能與大聖相抗衡,但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

本體,必能牽制住大聖!

只要本體能牽制住,哪怕只是短短十秒鐘時間,都足夠分身帶著娘離開。以分身的速度,哪怕力量消耗巨大,也不是其它妖族強者能夠追擊的,屆時娘便能逃出生天,而本體的生死存亡……

則要看天意如何。

金光璀璨的宮殿。

林風站在宮殿之內,淡然懸浮在半空,神色平靜。

這裡,是大聖的住所,有他的『印記』存在,故而他能知曉自己的行蹤。兩極尊皇陣複雜萬千,娘和分身如今都在兩極之路中,想要找尋並不容易,以大聖的性格想來也不會去找自己分身。

畢竟他吃過大虧。

「來了。」林風雙瞳微閃,心之一動。

宮殿外,那磅礴的氣息未至,恐怖的威壓便已是降臨。

「還沒戰,就想給我個下馬威么?」林風渾然一笑,並不在乎。

戰鬥,最忌諱的便是未戰先屈,失去信心。

或許自己並不是大聖的對手,但要想擊殺自己,卻也沒那麼容易!

「來吧!」林風雙眸精亮,「就算死,我也要你付出沉重的代價!」聲音洪亮,在大殿中環盪連連,妖族的語言透射著獨特旋律,大殿前方,一道金色身影手執地柱而至,雙瞳寒光凜然。

大聖到達!

…(未完待續。。) 「誰這麼討厭,不讓人睡覺!」

昨天晚上熬了一夜,快到天亮時,郝仁和宣萱才睡覺。雖然他們修為都比較高,可以連熬幾天幾夜,但是總要補一覺。現在既然醫院裡有人管著,宣萱的公司又沒什麼大事,何不睡個痛快。

所以郝仁這一覺就睡到中午,如果不是這個電話來騷擾,他可能還要睡到下午。美夢被吵醒了,他不由得抱怨一聲。等他拿過電話一看,原來是劉少澤打來的。

「劉哥,什麼事?」郝仁按下了接聽鍵。

「我們今天下午審理丐幫的案子,你要不要來聽聽?」劉少澤在手機那頭說道。

「好的,我這就去啊!」郝仁說著,開始飛快地穿衣服。他沒有叫宣萱,審訊的事就不讓她參與了。

劉少澤告訴郝仁,丐幫的幾個骨幹都被關在市局,所以這次審訊也在市局。郝仁出了大門,開著他的奧迪Q7,直奔龍城市警察局。

今天的案件主審是劉少澤,所以他有權叫個人過來旁聽。

瘋丐是被人架著來的。一夜之間,他就憔悴得象突然老了二十年似的。郝仁若不是與他交過手,根本不相信他昨天還是個有著先天修為的武者。

被郝仁廢了修為的瘋丐已經萬念俱灰,還沒等劉少澤他們發問,他就象竹筒倒豆子似的,把這麼多年做過的一切都說了。

瘋丐原本也是龍城武林的一個人物,與筱風大師、無塵道長、唐龍和財神四人齊名。但是,他又與其他四人不一樣。

比如,筱風大師身在佛寺,心在紅塵,借著能夠為人答疑解惑,這些年交遊遍天下。無塵首長好女色,門下收了無數的女弟子。唐龍四處投資,身家達到十位數。財神則喜歡混跡於世界各大賭城。

只有瘋丐醉心於武道,他從來不講究吃穿,只要餓不死,就抽時間練功。也就從那時候,他有了瘋丐這個外號。

瘋丐偶然間得了一本奇書,說是吃了幼兒的****,可以提升修為。恰好他的一個徒弟把持著一個乞丐窩子,做了幫主。於是瘋丐就做了這個乞丐窩子的長老。

瘋丐讓他的徒弟到處搜集男性的幼兒,做為他練功的藥引子。你別說,他這麼做還算有點效果。他的武功在筱風、無塵、唐龍和財神幾個人是最高的。

這些被摘除了****的孩子並不是從此就沒事了,他們還被整成各種殘疾,成為丐幫乞討的工具。小秦晉本來也要被摘,可是瘋丐因為前一段時間受了郝仁的傷,暫時還用不到,於是就把小傢伙先養著。

成了階下囚的瘋丐也沒打算能活著出去,他把弟子們做的壞事也說了,這樣好把大家留下來陪他。

總裁兇勐:純情老婆火辣辣 等瘋丐的筆錄做完,即將再架進號子的時候,郝仁提出,他有幾個問題要問瘋丐,希望大家迴避一下。參與審訊的幾個人都和劉少澤很要好,只要劉少澤點頭,他們是無所謂的。

等大家出去后,瘋丐主動問道:「你是不是想問那天在卧龍山峽谷的事?」

郝仁點了點頭。

瘋丐說道:「我在那本奇書上看到,卧龍山峽谷有靈獸,喝了靈獸的一口血,可以從鍊氣境直接突破至築基境。這比吃一萬個小孩的****更有效啊,所以我就動心了!」

郝仁心中一動,他又想起了君睿的話。他不動聲色地問道:「關於靈獸的事,書上有記載嗎?比如是什麼靈獸、靈獸活動時間、靈獸脾性什麼的。」

瘋丐說:「靈獸名字叫貔貅,活動時間是每逢月圓的前幾天,至於脾氣嘛,它喜歡吃玉屑。書上說玉屑是玉石中的靈氣被吸收后所成的粉末,可是,我到哪裡去找這種粉末!」

郝仁強壓著心頭的興奮,又問:「你說的那本奇書叫什麼名字?」

「劫經。」

「劫經?」郝仁心中一震,他記得,宣萱在桃花源的時候曾經看到過一本書,也是《劫經》,這本書怎麼又跑到現代社會來了,而且似乎內容與宣萱看到的也不一樣。宣萱看的《劫經》講述的是世界大劫的慘狀。他對瘋丐說道:「你把《劫經》的具體內容簡要地說一說!」

「這本書似乎內容不太全面,只是說,如果在世界大劫之前找齊所有的靈獸,可以解救一部分人!」瘋丐回憶了半天,就回憶出這些,「這本書的字都是小篆,我是找了一本書法字典,一個字一個字的對著認,才勉強讀出來。再說,我的文化也不高,初中也沒上完,能弄懂這些都已經很不容易了!」

「那本書是什麼樣子?」郝仁想仔細地問一下,等回去后再跟宣萱探討一下。

「我想起來了,那本書只是個續本。它是用羊皮裝訂的,看樣子很古老。封面很破舊,只有『劫經』兩個字。扉頁才有個小小的『續』字!」瘋丐回憶道。

「你是怎麼得到它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