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緊接著,嘭的一聲響起,拳頭與手掌相撞擊,

王小白此時只感覺到一股可怕之極的力量,沿著他的手臂直直的衝上來,

而且,這一股力量霸道到了極點,一下子就將他發出的那幾縷兩組之力都給震散了,王小白雖然有著種種的卸力之術,這時候卻沒有一種能夠派得上用場,

「啊,」王小白此時只來得及發出一聲低低的驚呼,

旋即,王小白整個人就被秦凡這一拳打得飛了起來,足足飛幾百丈高,方才將秦凡的力量卸掉,

這時候王小白只感覺到,自己的手臂骨骼發出了喀喀的響聲,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散架,

「嘶,」

此時,一直默默觀看著戰鬥的煉帝之境的武者們,齊齊的發出了一陣吸氣聲,

話說,一個半步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竟然被一個八重煉帝之境的武者給震飛了,這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了,任這些武者的見識再廣,卻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啊,你……」

王小白在眾多的武者面前,吃了一個小虧,整條的手臂都被震成了輕傷,霎時間又驚又怒,

此時,王小白冷冷的盯著秦凡,

旋即,王小白冷哼道:「好,你很好,想不到我王小白也會看錯眼,看不出閣下竟然是一個煉體高手,不過你的力量再強大,今天你也註定了要跌到地上去,天級巔峰武技:龍吟虎嘯拳,」

「啊,天級巔峰武技,」聽到王小白叫出了天級巔峰武技這幾個字,所有圍觀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

畢竟,天級巔峰武技乃是技近乎煉尊境界武者那種控制天地般的攻擊手段,有著不可思議的威力,

可是中州這一片天級巔峰武技很是少見,只有一些大家族和大勢力手裡,才有著天級巔峰武技,

然而,圍觀的人現在聽到王小白說要施展出天級巔峰武技,所有的人都緊張的盯著王小白,等待王小白施展出傳說中的天級巔峰武技,

聞言,秦凡喃語道:「哦,才天級巔峰武技麽,」

「吼,」

悠地,那王小白大吼了一聲,煉尊之力瘋狂的湧現出來,雙手揮動施展出了一套凌厲而玄妙之極的武技,沖著秦凡發起了驚天動地的攻擊,

王小白這一套龍吟虎嘯拳施展出來,秦凡只感覺到耳朵里聽到的全都是龍吟虎嘯之聲,

而且,秦凡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一條條的靈動異常的長龍,還有一隻只威猛到之極的老虎,

此時,這些龍與虎無窮無盡的朝著秦凡衝過來,一下子就要將秦凡掩沒,那種可怕的聲勢,饒是以秦凡的實力,也不禁的微微色變,

旋即,秦凡嘆息道:「唉,天級巔峰武技果然不愧是極品武技,一般的武技,根本就無法與它相比,」

秦凡的精神力量默默的感應著王小白的攻擊,臉上不禁的露出了笑容,

此時,王小白施展出這套龍吟虎嘯拳,戰鬥力瞬間大大的提升,相當於兩個王小白一起朝著秦凡攻擊,即便是秦凡有著底牌,也不得不認真的應對,

秦凡此時看到了這一套天級巔峰武技的威力,微微的吸了一口氣,

突然間,秦凡將斬龍劍拿了出來,紫色的光芒爆閃起來,與王小白展開了對攻,

「轟,」

「轟,」

「轟,」

……

隨即,一陣轟轟聲響起,

畢竟,王小白的源氣比秦凡要深厚,再加上他的這一套龍吟虎嘯拳,攻擊簡直就像大海的怒浪一般,一波接著一波,

此時,如果是普通的半步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只怕幾個眨眼的時間裡,就要被王小白的拳頭擊得身受重傷了,

不過嘛,他遇到了秦凡啊,

雖然,秦凡體內的源氣不如王小白,但秦凡的精神力量卻比王小白要強大何止百倍,

…… 畢竟,秦凡的肉體防禦以及力量比王小白也要強悍得多,

秦凡完全可以憑著強悍肉體的力量加上敏銳的精神力量進行抵擋王小白的攻擊,

此時,秦凡的精神力量已經察覺到王小白的每道攻擊路線,

嘿,精神力量的作用可是不能小趨喔,

旋即,秦凡身體之外舞起了一層層的龍捲颶風,將王小白的攻擊完全的接了下來,

「轟,」

「轟,」

「轟,」

秦凡此時每斬出一劍,帶起了一股龍捲颶風,每斬出一劍,都像是一把開天劈地的巨斧,

王小白之發過來的龍與虎,在秦凡凝練到了極點的力量面前,就像是泡沫一般被打散了,根本就無法沾得到秦凡的衣角,

此時,更讓王小白感覺到驚駭的是,秦凡施展出來的劍法,蘊含著無窮的意境,

畢竟,以王小白的眼力,都無法找得到秦凡劍招式中的破綻,

在這種情況之下,王小白施展出來的龍吟虎嘯拳,竟然完全無法奈何秦凡,

唉,這王小白越打就越是憋屈啊,

此時,圍觀的人群議論道:「嘿,好厲害的天級巔峰武技,今天我算是開了眼界了,這王氏家族不愧是中州的大家族,隨隨便便的一個核心弟子都用一套天級巔峰武技,都這般的厲害,」

緊接著,又有人呵呵笑道:「呵呵,是啊,不過這一套天級巔峰武技雖然厲害,但是那個少年更加厲害,連王小白的天級巔峰武技,竟然都能如此輕鬆的接了下來,不簡單啊,」

聞言,有人嘆息道:「唉,是啊,那王小白似乎是王氏家族年青一輩的高手中也是佼佼者吧,,沒想到他竟然連一個八重煉帝之境的少年都拿不下,他這一套天級巔峰武技,算是白白地修鍊了,肯定沒有修鍊到家啊,」

此時,很多人議論紛紛道:「唉,是啊,是啊,這王小白連一個八重煉帝之境的武者都拿不下,這也太丟王氏家族的臉面了,」

「是啊,是啊,他的哥哥王大白,雖然也是九重巔峰煉帝之境的武者修為,但是戰鬥力比這王小白要強悍多了,王小白的這種表現,實在是太遜了……」

「唉,也不知道這個少年是誰,我看他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無窮的大力,照這樣下去,王小白只怕就要敗到他的手上了,」

「呵呵,我們修鍊了幾十年,還沒有見過八重煉帝之境的武者擊敗半步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

此時,圍觀的武者們,見到王小白施展出來的天級巔峰武技,竟然被秦凡完全的擋下,

突然間,紛紛的議論了起來,

王小白的耳力何等厲害,雖然在交戰之中,但是武者們的議論仍然清清楚楚的傳入到他的耳朵里,

王小白此時聽著這些議論,只感覺到陣陣的恥辱,還有陣陣的怒火,

「啊,」王小白大吼一聲,

旋即,他怒吼道:「龍虎天降,」

隨著,王小白的這一聲大吼,漫天的龍與虎突然間匯聚到了一處,化成了一隻巨大的龍,還有一隻巨大的猛虎,

「吟,」

「吼,」

緊接著,巨龍與猛虎同時的大吼,直直的朝著秦凡衝擊而來,一時之間,天空之中瞬間風雲變色,大片的烏雲不知何時竟然籠罩住了天空,大風也瘋狂的颳了起來,

此時,看到王小白的這一擊,圍觀的人都瞪大的眼睛,

畢竟,王小白的這一擊,已經相當於五個王小白同時全力出手,那種威力比起進入一重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已經的高手全力一擊都要強悍,即便是即將邁入三重煉帝境界的武者的全力一擊,也不過如此了,

此時,有人出聲道:「嗯,這小子,死定了,」

王小白此時看著秦凡,就像是看一個死人,

話說,這龍吟虎嘯拳不愧是天級巔峰武技,這一式『龍虎天降』施展出來之時竟然連天空都為之失色,

一龍一虎此時距離秦凡還有十多丈,而秦凡此時就感覺到無盡的殺機撲面而來,在這種濃濃的殺機面前,整個人猶如突然間落入到了冰窖之中,

旋即,秦凡心中喃語道:「嗯,好厲害的龍吟虎嘯拳,想不到這王小白竟然能夠施展出這種厲害的手段,倒是我小看他了,」

秦凡此時心頭一凜,這一招『龍虎天降』凌空而發,威凌霸道,飛過來的一龍一虎蘊含著種種精妙的攻擊手法,

而且,每一道攻擊裡面都蘊含著龐大的煉尊之力的波動,

嗯,這麼玄妙的手法,以秦凡的精神力量,一時之間也無法完全看透,

可是,在這種情況之下,秦凡最理想的應對方法,就是施展出靜演之力或龍族能量,以硬碰硬將這一龍一虎打散,

然而,問題是這裡圍觀的武者眾多,其中不乏見多識廣的人,

秦凡如果動用了靜演之力或龍族能量,那麼他的這兩種力量就再也是不秘密了,由此造成的後果很難預料啊,

此時,秦凡心中糾結道:「龍族能量和靜演之力,到底是用,還是不用,,」

悠然,秦凡瞬息間就作出了決定,

因為,秦凡剛才使用的靜演之力只是非常少量的部分,若是現在全部暴露出來,恐怕以後起不到奇效的作用了,龍族能量更是不可輕易暴露的,

否則,秦凡將會被眾多的武者追殺逼問秦凡龍族能量的修鍊方法,

秦凡最終沒有動用體內的龍族能量和靜演之力,

旋即,秦凡將全身的源氣都注到了雙手之上,

秦凡心中暗忖道:「哼,現在我只能用這雙手套拼一把了,這雙手套連斬龍劍全力都砍不破,希望它能夠抵擋得住煉尊之力的轟擊,」

秦凡在離開聚集點沼澤城池的時候,就已經將那雙神秘的手套戴到了雙手之上,

秦凡現在面臨王小白的強橫攻擊,心裡突然有了一個念頭,他打算利用這一雙手套,配合自己的恐怖的肉體力量和精純的源氣,硬拼這王小白的『龍虎天降』這招攻擊,

緊接著,精純的源氣在秦凡的雙手上涌動,雙手上面淡青色的光芒大放,似乎平空變得亮了許多,

秦凡精神力量此時鎖定著飛過來的一龍一虎,

旋即,秦凡目光之中瞬間閃過一絲狠色,他的右手突然間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動作,,張開手掌就是一把抓去,

而此時,秦凡的右手伸出去,到了重重的氣勁之中,正正捏到了龍頸,

畢竟,龍是變化莫測的,秦凡手裡的這一條龍雖然乃是煉尊之力所化,卻也有著無窮的變化,

可是,這條變幻無窮的煉尊之力凝聚的龍,在秦凡的精神力量面前根本就無法展開變化,一下子就被秦凡給捏住了,

「轟,」這一條煉尊之力匯聚的巨龍,被秦凡狠狠的一捏,一把就捏到了煉尊之力的凝聚點,頓時發出一聲巨大的聲音,就像天上的雷霆在秦凡手裡爆開,

此時,巨響之中這一條威力無窮的龍形攻擊,竟然被秦凡硬生生的捏散,化成了狂風朝著四面八方衝擊而出,

秦凡此時首當其衝被擊飛出來,一道道靜源聖炎凝聚的火焰甲被擊碎又恢復,一直退出幾十丈遠才停止,火焰甲也隨之流入體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