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嚓麼,什麼時候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也太掃爺的興致了。

歐陽纔不管鼻子上的血流,流死了也開心啊!

藍凝雪還不知歐陽俊已經在自己的房間裏面,盯着僅僅隔着一塊玻璃自己那傲人泠然的身姿,她還擡起自己的小腿,手中的沐浴露在自己的小腿上一劃過,頓時冒氣了一層層泡沫。

“我…”歐陽俊心中的熱火已經被點燃了,雖然點燃了他還是能剋制自己,他要的是藍凝雪完全的能給自己,而不是自己去搶奪。

“受不了了…”歐陽俊奔門而出,如果再這樣的話,自己非要來一個霸王硬上弓,那樣的話對藍凝雪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他實在不想帶着藍凝雪這裏了,他要焚滅心中的浴火重生的火焰,他要…

等藍凝雪慢悠悠的洗完了,穿好裏面的衣服出來,準備再換上睡衣。

當她出來的時候,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啊!

一看,門?門怎麼是開着呢?再而低頭一看,地上是什麼?

“血?怎麼會有血?”藍凝雪有點不明白了,即使是歐陽俊進來了,地上也不應該有血啊! 匯聚內力,沉入丹田之中,歐陽俊感覺到渾身一股暖洋洋的氣流踊躍全身。

“呼…”歐陽俊的呼吸聲越粗越重了。

“納尼?什麼狀況?”歐陽俊的識海窺視着丹田之上,怎麼感覺到全身的力量現在怎麼反而被丹田給吸食。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我嚓麼?”歐陽俊真的是有點搞不懂了,自己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狀況,而且師父都沒有跟他說過,修煉的時候回出現意外的情況,難道自己是走火入魔了。

不可能啊!自己都是按照師父教的口訣,輪迴的吐納,怎麼會走火入魔呢?

“嘭…”

歐陽俊的腦海一炸,腦海裏面已經無意識了,坐好的身姿此刻向後倒去。

“曉詩姐姐,這傢伙怎麼還不回來啊!”唐睿兒坐在牀上,看着穿着一件淺藍色的碎花睡衣,只是這睡衣還是下面開叉,不知道怎麼曉詩姐姐喜歡穿開叉的衣服,難道僅僅是爲了勾住歐陽俊的心。

與唐睿兒坐在一起的北曉詩,臉上已經是睡意濃濃了,只是這唐睿兒不知道抽了什麼風,非要自己陪她等歐陽俊回來。

“睿兒,我好睏啊!哈欠…”北曉詩張開嘴說道,然後打了一個哈欠,看來是真的困了。

“曉詩姐姐,再陪我一會兒嗎?”唐睿兒心中還在生歐陽俊的氣呢,她肯定是睡不着,要等着歐陽俊回來找他算賬。

其實算賬的目的,內個只有唐睿兒心中才明白。

不就是這段時間,歐陽俊實在太忙了,回麻州歐陽俊來了,晚上只是享受了一次,可自己心中還是有點念念不忘的感覺,希望今天晚上歐陽俊回來,她要好好的發揮,要歐陽俊補償自己這麼多天的寂寞。

哪知道歐陽俊此刻意識不覺,他自己都不明白,剛剛都好好,怎麼下一刻自己就昏迷不醒了。

“睿兒,明天你還要上課呢?你就早點睡吧!我看歐陽俊今晚上回來的機會很渺茫。”北曉詩不想唐睿兒就這樣乾等着,還不知道歐陽俊去哪裏鬼混了,這人啊!時不時的就找不到歐陽俊的身影。

“呃?”唐睿兒心思一想,覺得北曉詩的話有道理,你管他明天上課不上課,那傢伙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你能跟他比嗎?時不時的逃課是他的家常便飯。

“那曉詩姐姐,你先睡吧!”唐睿兒有些歉意,雖然把北曉詩託在一起,只是一個人實在是太無聊了。

而北曉詩與自己又是共一個男人,怎麼說心中都有一些知心話可以說,但看北曉詩睏意倦倦,唐睿兒也只好口是心非。

“行,你也早點睡吧!明天你還要起早呢?”北曉詩再三的囑咐道,自己現在在家休息,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而你明天還真的要去上學,晚上弄的太晚了,明天怎麼保持體力上課啊!

北曉詩是安的好心,也是爲了唐睿兒的身體着想,可唐睿兒實在是睡不着,她的心中在等待…

“徐少,這北曉詩怎麼下午就沒有了人影了啊!”和晨坐在沙發上,臉上很沉靜的看着徐子雄說道。

“的確,這北曉詩不會是…”君玖雨想了想,既有可能是北曉詩在避開徐子雄,但他並沒有把話說完,相信徐少能夠想到。

徐子雄當然清楚,北曉詩此時竟然直接逃課了,那說明了什麼?她肯定是故意的在避開自己,躲着自己,避免自己的騷擾。

就算你躲開了,還怕我找不到你,你這樣的想法簡直是多此一舉。

徐子雄撅起嘴角,臉上露出了奸笑,說道:“你們想的很清楚,我也想的很清楚,既然她是有意的避着我,那我就把她給找出來。”

聽着徐子雄的話,幾人心中微微一驚,想想也是,自己能想到的話,那徐少是何等人也,他怎麼會想不到呢?

想着自己能聰明一籌,沒有想到自己卻在徐子雄面前裝/逼,想而徐子雄一說,自己確實傻/逼了。

徐子雄剛剛說完後,突然對着門口大喊一聲:“來人!”

聲勢浩大,把在座的幾人嚇得一跳,這徐少喊人要幹嘛?難道要去找北曉詩,極有可能?

五小隊長就在門外,隨時等候徐少的命令。

聽到徐少的喊叫,五小隊長推開大門,急速的走了進來。

“少爺,有何吩咐?”五小隊長微微躬腰,雙眼凌靜的看着徐子雄。

“把這個人給我找出來。”徐子雄說道,然後把手機裏面偷拍了一張北曉詩的照片,遞到了五小隊長的面前。

五小隊長雙手接着,看了看照片上竟然是一個女人,此女人美貌如花,那一件緊身的白色T衫包裹的她胸前火爆的高聳,竟然還能看出一片雪花白的溝壑,再看她那纖細的***,應該只有A4紙那麼寬,下身一條淺藍色的牛仔褲,極致的勾略出她那彈性十足的雙腿。

“太美了,太美了…”五小隊長的心裏一番妙贊。

幾人都看着五小隊長,不會是他看到北曉詩的相片,心中有什麼想法吧!

“咳咳…”徐子雄頓時咳嗽了幾聲。

你嚓麼,那是老子的女人,你竟然敢當着我的面,瀆褻我的女人。

五小隊長趕緊把他那妙讚的眼神收了起來,知道自己剛纔的確是有點過分了。

“少爺,屬下該死!”五小隊長雙膝一彎,“撲通”的跪在了徐子雄的面前,瞬間他的額頭已經與地面上來了一次親密的接觸。

還算懂事,徐子雄也知道,辦大事不拘小節,現在正是用人之際,如果自己把五小隊長給查辦了,那以後還有誰能跟着自己出來啊!

不過,五小隊長反應也算機靈,他這一跪也知道尊卑有分,現在就等着徐子雄說話。

“好了,起來吧!注意下次,去辦事吧!”徐子雄淡淡的說道。

“是,屬下遵命。”五小隊長說完了以後朝門外走去。

走到門外的五小隊長身上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剛剛真是好險啊!要不是自己反應快一點,真的要被徐子雄給劈了。

反正在你面前不能看,我自己私底下看,這就不管你的事了吧!

想想五小隊長的臉上露出了微笑,朝隔壁的別墅走去。

“徐少,你真的要把北曉詩找出來?”餘子溪抿了抿嘴,臉上露出犯疑的神色問道。

徐子雄不知道餘子溪話中的意思,這北曉詩現在肯定是在歐陽俊那裏,不容置疑的事情,你要是派人去找的話,那不是打草驚蛇嗎?

上次的事情,歐陽俊還不知道是誰,但是肯定已經懷疑到我們的頭上了,你再派人出去,那不是正好中了歐陽俊的下懷了嗎?

和晨和君玖雨傻愣的看着餘子溪,也不知道餘子溪話中之意,他們肯定是想不到,何況他們的腦袋瓜沒有餘子溪好使,他們想的就是能日日有女人,日日有美女,抱在牀上抖馬一樣,等跑完了千里,就像死馬一樣。

徐子雄摩拳擦掌微微一笑道:“當然要找出來,我還要把她給騎了。”

這徐子雄說出了自己心中真實的想法,上午就放過了好機會,不然的話今晚上一定可以嘗試一下北曉詩的味道。

在牀上是什麼樣的感覺?心中臆想翩翩。

想着北曉詩那嬌美的身姿,他心中已經等不急了,所有他要有行動,不管是歐陽俊還是誰,只要擋在他的前面,必定叫他死無全屍。

和晨與君玖雨一聽,心中微微的發笑,徐少就是徐少,竟然對北曉詩念念不忘,北曉詩真有福氣啊!

要是自己有妹妹的話,肯定送到徐子雄的身邊,讓他爽個夠,何況徐家家大業大,那徐家肯定要支持一下自己的家族。

餘子溪微微一嘆,太急了,時間還早着呢?想而徐子雄已經做好的決定,自己在說多餘無益的話,那豈不知徐子雄反感。

當然,餘子溪不知道徐子雄心中已經迫在眉睫,因爲他爸爸給他已經下達了死命令,得到北曉詩就能得到北家的支持,如果在下一次選屆的時候,還得不到北家的支持的話,那你永遠當不了皇太子。

皇太子何種身份,現在自己那不如皇太子那貴重的身份九毛之一,爲了那皇太子的位置,徐子雄要的就是破釜沉舟,佛擋**,人擋殺人,絕無毫疑。

“好了,今晚就到這裏吧!你們該幹嘛去都幹嘛去。”徐子雄笑着站了起來,對着沙發上的三個人說道。

和晨和君玖雨巴不得呢?這徐子雄要趕自己走,那先出去好好的瀟灑一番,不知道這段時間自己走了,這街上是不是多了一些美女。

可美女再多站在自己面前,他們的那些玩意也擡不起來了,好不容易休息了一天,他們那玩意剛剛萎靡下去,而且身下還有點痛,要等完全的恢復好,沒有十天半個月是不行。

兩人對目一看,無奈的搖了搖頭朝樓上走去。

即使現在他們兩個面前站着一個一覽無物的女人,他們兩個只有色心沒有色膽了。

“哎…”餘子溪嘴中嘆出沉重的一口氣,看來與歐陽俊的戰鬥要提前了。

聽到歐陽俊的事蹟的傳言,餘子溪大多相信是真的,因爲從歐陽俊身上的氣勢看出來,他不是一個平凡的人。 “罷了,罷了,早日解決早日完事,既然徐少已經做出了決定,那自己還有什麼好說的呢?”餘子溪仔細一想,真是杞人憂天,還擔心徐子雄了。

徐子雄知道,自己要是再呆子這裏,那餘子溪肯定要找自己說說,反正自己注意已定,趕緊撒腿走人才是正事。

幾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只有和晨與君玖雨在想,這北曉詩已經不在學校了,那明天還要不要上學啊!

只好等明天早上起來,看徐子雄的意思了,也只有先這樣,好好的洗洗小核桃早點睡吧!不然的話自己的兩個小核桃又要抽筋了。

五小隊長已經來了他們的駐地,走進了別墅裏面,看着大家都在廳裏面坐着,看電視的看電視,在喝點茶閉目養神,掃了一圈發現少了一個人,少了一個女人,米賽賽去哪裏了?

“看到米賽賽了嗎?”五小隊長對着一個隊員問道。

“在房間裏面。”隊員知道隊長肯定是在查人數了,一個女孩子怎麼和一羣大爺們呆在廳裏面。

聽到在房間裏面,五小隊長就安心了,這外面的世界不像地底下的世界,要是弄不好的話,米賽賽出去了被花心的大蘿蔔給騙了,那失身還不說還把自己的人給騙走了。

“集合!”五小隊長對着廳裏面大聲一吼。

頓時坐在沙發上懶散的隊員們,雙手在沙發上一撐,身體已經騰空而起,瞬間已經降落在五小隊長的面前,順着順序已經站好一排了。

“現在有緊急任務,大家聽好了。”五小隊長凌烈豪言的說道。

“是…”十四個男隊員張嘴一齊吼,聲音振聲入耳,嚎烈大方。

在房間裏面的米賽賽,無所事事的胡思亂想着。

當振聲入耳的吼聲傳來,米賽賽一個鯉魚打挺已經落在了地上,正好站在的位置就是她脫掉擺放整齊的鞋子上面,雙膝稍微的一彎,已經蹲在了地上。

她那白皙柔巧的小手,拿起鞋子就開始穿了起來。

五秒鐘,五秒鐘一雙鞋子已經被她穿在了腳上,鞋帶系成了一對蝴蝶結。

奔門而出,看到其他的隊員已經站好了。

“大家…”五小隊長剛剛要張開嘴,就看到了米賽賽的身影,正朝這邊來。

“還是等她一起來再說吧!”五小隊長心想道。

米賽賽接着第十四位隊員站在他的邊上,嘴脣微微的動了一下,想要說些什麼。

但五小隊長側頭看了一下米賽賽,眼神微微的動了一下,意思是說我並沒有責怪你。

這也是突擊任務,我也纔是剛剛得到徐少的命令,你既然來遲了,我也無話可說啊!

“大家先看一下這張照片上的人,腦海裏面記住了,今晚的任務就是找到這個人的位置。”五小隊長正過頭來,對着大家說道。

話聲剛落,五小隊長就把徐少給他的照片,朝第一名隊員甩了過去。

照片是橫着出去,在空中急速的旋轉着,飄逸的速度很快,就是不知道第一名隊員能否接得住。

Share:

Leave a comment